首页龙抬头 231 把他,杀了

231 把他,杀了

作品:《龙抬头

    既然决定逞英雄了,当然要有点做英雄的本钱才行。

    之前我和祁六虎、卢念竹一起回来的时候,就给锥子、南霸天他们打过电话,得知他们一样快到家了。

    在我决定下车阻拦陈五虎前,就让他们尽快赶到这里,看来时间掐得刚刚好。

    我们的人不多,也就二三十个,刚刚好比对方多上一点。

    陈五虎眯眼看着四周,阴沉沉说:“这是正式和我们荣海七虎宣战了么?”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赵虎临走之前还嘱托我,让我千万不要得罪荣海七虎。可我现在已经骑虎难下,自己装的逼含泪也要坚持下去,但也试探地说:“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杀人有点太夸张了……”

    “你这是要插手我们荣海七虎的家事?”陈五虎反问:“你觉得你够格吗?”

    我一时语塞,自己确实不够格啊。

    要不是卢念竹一直求我,要不是看着祁六虎实在可怜……

    我又说道:“你就放他一条命,好歹是你兄弟呢,不用那么狠吧?”

    “关你屁事!”陈五虎大声喝道:“这是我们荣海七虎的规矩,祁六虎今天必死无疑,谁拦谁就是我的敌人!”

    话音落下,陈五虎狠狠一刀劈向祁六虎!

    锥子当然不会让他如愿,“叮”的一声用手中的匕首挡住。老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锥子的匕首有些短小,在陈五虎的钢刀面前很不够看,但是锥子完全施展开来,竟也没让陈五虎占据上风!

    这是锥子和陈五虎第二次打了,上次他俩缠斗的时候我没见着,不过两人都是血迹斑斑,必然经过一番恶战。最后锥子还是败了,被陈五虎踩在地上蹂躏,事后锥子还跟我说,不想再品尝失败的滋味了。

    这第二次的战斗,虽然总得来说没隔几天,对锥子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心里的气已经憋了很久,等这一天也已经很久了。

    锥子这几天的努力我是亲眼见到了的,严格来说我不能算是个好师父,我只是把二叔和木头教我的东西又教了他一遍,我这最多算是导体,成不成的在他个人。

    锥子整天琢磨、比划,找人切磋,以前他打架的时候全凭本能,现在开始有招儿了,这一下划到哪,那一下划到哪,目的是为了什么,都是有套路的。

    锥子的天分虽然不如二条,但也很有天分。

    也才几天就滚瓜烂熟了,把我教他的这一点招使到极致,还能根据他自己的特点灵活运用。

    叮叮叮、铛铛铛!

    锥子的匕首犹如暗夜中的一条毒蛇,总能以出其不意的角度攻向陈五虎,完全避开“一寸短、一寸险”的短处,逼得陈五虎连连倒退!

    昔日的手下败将,没过几天就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陈五虎的心中当然惊骇莫名,额头上也浸出了不少冷汗,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锥子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与此同时,四周的混战也开始了。

    大飞、南霸天等人,和陈五虎带来的那些兄弟斗成一团。

    我们的人数稍微多点,而且都是精兵强将,很容易就占了上风,打得对方哭爹喊娘、四散奔逃。

    陈五虎见状不对,也是撒腿就跑。

    锥子当然去追。

    我还想拦住锥子来着,但是他和陈五虎一溜烟就没影了,让我那叫一个无语,不过应该没事,锥子还是挺机警的。

    我俯下身去看祁六虎,问他怎么样了。

    祁六虎失血过多,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嘴巴微微动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卢念竹也奔了过来。

    卢念竹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走出来,一张脸仍白的像纸,但她还能保持理智,说道:“龙哥,得送他去医院啊!”

    我点点头,说走!

    我把祁六虎拖进卢念竹的车里,卢念竹费劲地把车倒了出来,走前我还吩咐大飞他们,让他们去龙虎娱乐城,把兄弟们都召集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要擅自行动。

    据我估计,今晚这事很快就能传到周老虎耳朵里去,一场疯狂的打击报复很快就要到来,我们也得提前做点准备。

    赵虎没有回来之前,怎么着也得守好我们的地盘吧。

    卢念竹飞快地开着车,我和祁六虎坐在后排,祁六虎伤得挺重,半个身子都被鲜血染红,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使劲拍着他的脸,说你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到医院了!

    卢念竹也很紧张,不时地回头来看,我说你别担心这个,专心开你的车!

    卢念竹就很认真地开着车。

    我继续拍祁六虎的脸,说你一定要坚持啊,老子好不容易把你从刀口下面夺出来的!

    祁六虎微微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但我听不清楚。

    “什么?”

    我把耳朵探过去到他嘴边。

    终于听清楚了。

    “疼……”

    “废话。”我说:“你被陈五虎砍了这么多刀,流了这么多血,能不疼吗?”

    “我是说……你打得我脸疼……”

    我:“……”

    “老子死不了,你别打我……”祁六虎有气无力地说着。

    “好,你能坚持下来就行。”

    “别……别尼玛说得我快死了似的,老子……老子命硬着呢,我还要娶小竹……”祁六虎气若游丝,说这几个字都费了好大力气,说完还咧开嘴嘿嘿傻笑,看着前面开车的卢念竹,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和卢念竹结婚的画面。

    卢念竹没有任何回应,仍旧认真地开着车,眼睛直视前方。

    祁六虎几乎只剩半条命了,衣服上的血一拧都能流成小河,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我也是服了他。

    我忍不住说:“你他娘的为了泡妞还真是下血本啊……”

    祁六虎迷上卢念竹了这我知道,之前就是看他还算诚恳,才让他去冒充卢念竹的男朋友,也知道他确实想和卢念竹在一起。但他为了卢念竹,竟然能和荣海七虎的其他兄弟闹掰,甚至连命也不要了,这是让我没想到的。

    这才第一天认识啊!

    可能这世上真的存在“一见钟情”吧,我是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祁六虎的嘴巴又动了动。

    “什么?”我把耳朵又靠过去。

    “你……你懂个屁……”祁六虎冷笑地说:“你不懂爱。”

    我:“……”

    我也冷笑一声,又使劲拍起了祁六虎的脸,说你醒醒啊,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马上到医院了……

    祁六虎满脸幽怨,但也没有任何办法反抗。

    二十分钟以后,我们终于赶到一家中小型的医院——没办法,那片别墅区实在太偏僻了。

    我背起祁六虎,匆匆忙忙往急诊科跑,卢念竹则去喊医生、护士。过程还算顺利,祁六虎被推进了手术室里,卢念竹也把医疗费用都缴清了,这点钱对她来说不是问题。

    然后我们就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面等着。

    期间,我又给大飞、南霸天他们打电话,得知他们已经顺利赶到龙虎娱乐城,而且也把兄弟们都召集起来了。

    我告诉他们,让大家坚持一下、辛苦一下,无论如何都要撑过去这三天——还有三天就满一个星期,赵虎也就会回来了。说到底,赵虎才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他说一个星期之后再干荣海七虎,我对他充满了信心,现在只要守住就好。

    还有冯伟文、板儿哥和杨武,我也跟他们说了,让他们做好准备,随时过来支援我们。

    忙完这些,我又想起什么,给锥子也打了个电话。

    “你在哪儿呢?”我问。

    之前锥子去追陈五虎,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我希望他也尽快赶去龙虎娱乐城。

    冯伟文不知道能否靠得住,赵虎又没回来,锥子是战斗力最高的了,有他坐镇能够稍微安心一些。

    “刚干掉陈五虎。”锥子说道:“正准备去和南霸天他们汇合。”

    “干掉陈五虎了?”我惊喜地说:“怎么干掉的?”

    既然和荣海七虎撕破了脸,一场决战已经在所难免,当然能削一个是一个了,锥子这活儿干得真是漂亮。

    我原以为锥子只是废了陈五虎,剁了他的手脚之类,锥子却沉沉地说:“我把他给杀了。”

    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

    “你……你……”我有点说不出话,手都有点发起抖来。

    “留他是个祸害,不如斩草除根。”锥子说道:“反正咱和荣海七虎已经彻底闹翻。”

    “但你……你怎么能……”

    杀人啊,这可是杀人啊!

    “那怕什么,方鸿渐不是说了,出什么事都有他兜底么?”

    锥子的语气十分轻松,甚至透着一丝无情。

    赵虎都不敢做的事,锥子却完成的十分自然,我觉得我要重新认识一下他了。

    有点可怕。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你先去龙虎娱乐城吧……”

    挂了电话,我回过头去,看到卢念竹坐在椅子上面,整个人已经哆嗦成了一团,一双眼睛更是无比恐惧地看着我……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