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30 你,逞什么英雄

230 你,逞什么英雄

作品:《龙抬头

    在我看来,祁六虎实在太会装了,不过挨了几刀,就要死要活的,还趁机赖在卢念竹的怀里,发表一大堆的爱情宣言,真是影帝都没他会演。

    不过卢念竹太单纯了,就这么轻易地上了当,抱着祁六虎又哭又喊,感觉天都快塌了。

    女孩子啊,还是有点阅历比较好,不然很容易就被渣男骗了!

    陈五虎一步步走了过来,手里拎着滴血的钢刀。

    “你想干什么!”卢念竹张开双臂,挡在祁六虎的身前。

    卢念竹怕得要死,面色惨白、浑身发抖,但她还是一步都没退缩,努力将祁六虎挡在自己身后。

    “姑娘……”陈五虎沉沉地说:“如果你不是卢晨亮的女儿,我现在早就一刀劈下去了。行了,退到一边去吧,你拦不住我的。”

    陈五虎的威压完全释放出来,根本不是卢念竹能抵挡的,但她还是没有退缩。

    “我……”

    卢念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祁六虎已经按住了她的肩膀。祁六虎刚才捂过自己的胸,所以手上都是鲜血,给卢念竹的肩膀也沾了不少。祁六虎喘着气,有气无力地说:“小竹,谢谢你的好意,不过真的不用管我,你还是退到一边去吧。”

    “不……不……”卢念竹倔强地说着,面色愈发惨白。

    卢念竹当然不是因为喜欢祁六虎才这么做,只是因为祁六虎之前帮过她,所以她也想帮祁六虎。

    这确实是个很善良的姑娘。

    “让开!”陈五虎终于发怒,狠狠推了一把卢念竹。

    卢念竹直接摔了一个跟头,“砰”的一声倒在后面的车门上,看上去摔得很重,实际上陈五虎已经手下留情,毕竟她可是卢晨亮的女儿,不会轻易伤害她的。

    但是卢念竹又爬起来,想往祁六虎这跑。

    “别过来!”祁六虎冲卢念竹大叫了一声。

    祁六虎面色狰狞,眼神恐怖。

    这才是真正的祁六虎,杀过人、放过火、饮过血、啃过肉,随便释放出来的杀气都能震慑普通人,之前的他不过是太喜欢卢念竹了,才露出自己最柔软最温暖的一面。

    卢念竹果然不敢动了,呆呆地看着祁六虎。

    “站在那,别动。”祁六虎呼哧呼哧地说:“我说过了,有这一天已经很满足了,谢谢老天让我知道这个世上真有天使存在……”

    啧,真会说话,祁六虎说起花言巧语来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卢念竹还是很呆。

    陈五虎微微弯下腰来,问他:“为了一个女的,值吗?”

    “值……”祁六虎的嘴角咧了起来:“五哥,我知道你觉得我傻,为了一个刚认识的女孩搞成这样……我也觉得我挺傻的,但我竟然一点都不后悔,真的,我不知道你懂不懂这种感觉,我自从认识了她,才发觉自己之前的二十年都白过了……”

    陈五虎微微摇头:“你还是太年轻了,只有你这种小孩子,才会整天为爱要死要活。你再多长几岁,就知道这玩意儿不顶吃不顶喝,能够踏踏实实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那样的话,还不如死了呢……”祁六虎嘿嘿地笑了起来。

    “好吧,看来你是不肯回头了……”陈五虎顿了顿,又问:“有什么遗言?”

    “给我支烟吧……”

    陈五虎摸出支烟,放在祁六虎的嘴里,又帮他点着了。

    祁六虎深深地吸了一口,抬头看着天空,轻轻地说:“五哥,你还记得我爸是怎么死的吗?”接着,他像自问自答,继续说道:“我爸就是为我妈死的,当时你们哥几个联手对付一个敌人,但是那个敌人太过狡猾,提前把你们的家眷都绑架了,想以此来威胁你们就范。但是你们不为所动,根本不理那个敌人,只有我爸,只有我爸……”

    祁六虎说不下去了,眼圈也跟着红了,有泪水浸出来。

    他就是不用说,我也猜得出来后面发生什么事了。

    “所以,你爸就挺蠢的。”陈五虎沉沉地说:“最后人没救出来,自己也搭进去了。绝情一点多好,哪怕事后再为他们报仇呢,受制于人根本就不是多明智的选择……”

    “是啊,你们一个个都很明智,就我爸最不明智,愚蠢透了……”祁六虎低低地说:“可是我想,即便我爸再来一次,也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我妈,因为他真的很爱、很爱我妈,他当初加入‘荣海七虎’就是为了给我妈更好的生活,如果我妈都不在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陈五虎似乎有点听不下去了,皱着眉问:“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想说你们一家子都是情圣么?”

    “那倒没有……”祁六虎又咧开了嘴,这个年轻人长得确实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春风吹过,“我就是想告诉你,做人还是有点情好,不然就跟畜生没区别了……”

    “那你就死在畜生的手里吧!”

    陈五虎恶狠狠地说着,同时狠狠一刀当头劈下!

    “龙哥,龙哥!”卢念竹大力拍着车门,眼泪像洪水一样涌出:“求你,救救他啊……”

    在卢念竹的眼里,她的这个“龙哥”是无所不能的。

    是啊,龙虎娱乐城的老总啊,手底下的兄弟也有好几百个,在荣海地下世界也是跺一脚抖三抖的角色,怎么可能解决不了这种“小场面”呢?

    但她并不知道,她的龙哥真的解决不了。

    她的龙哥和荣海七虎本身就是水火不相容的死对头,不过因为她才和祁六虎有了一点交集,还一起吃顿饭,好像成了朋友;而且她的龙哥,其实实力也不咋地,可能连祁六虎都打不过,就更别提陈五虎了。

    对于她的龙哥来说,荣海七虎的兄弟内讧,反而是一件高兴到不得了的事情。

    怎么可能还去管呢?

    ——但是她的龙哥真就管了。

    她的龙哥下了车,抓住了陈五虎的手腕,制止陈五虎的刀再劈下去。

    她的龙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明明不关他的事啊,明明只要看热闹就好了。

    她的龙哥不明白,也不打算明白。

    只是觉得应该去做,就做了。

    就连陈五虎都愣住了。

    陈五虎盯着身前的我,疑惑地问:“你有病吗?”

    “没有。”我笑呵呵说:“也不是多大的事,不用下这么狠的手吧?”

    一开始我真以为兄弟俩是闹着玩的,天底下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杀人呢,但是后来发现不对,陈五虎好像真要杀人。

    这就有点恐怖了啊。

    “关你屁事?”陈五虎又问。

    我沉默下来。

    确实不关我事。

    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他奶奶的,明显是中二病爆发啊,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行侠仗义的英雄了?

    “放开!”陈五虎恶狠狠说:“要不是一个星期的时限还没到,老子现在能劈了你!”

    躺在地上的祁六虎也说:“张龙,你逞什么英雄,赶紧撒开手!”

    得,连祁六虎都骂我。

    看来我这事做得也挺愚蠢。

    但我没有撒开。

    既然蠢了,那就蠢到底吧。

    好歹算是“朋友”了吧,该管还是要管的。

    “我再说一遍,放开!”陈五虎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如果你不松手,我就当是你们主动放弃‘一周之约’的条件,现在就出手对付你了!”

    我沉默一下,幽幽地说:“现在松开,岂不是显得我很怂吗,以后‘龙哥’这俩字还怎么在江湖上走啊?”

    陈五虎笑了起来。

    他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那你是要和我打喽?”陈五虎反问:“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

    我也反问:“谁说我要和你打了?”

    我一边说,一边侧了侧身,露出站在身后的锥子来。

    锥子阴沉沉说:“你的对手,是我!”

    “交给你啦!”

    直到这时,我才肯放开陈五虎的手,乖巧地退到一边去了。

    哎,好歹是老大嘛,哪能放着手下不用,自己非要亲自上阵杀敌?

    看到锥子,陈五虎不怒反乐:“哎,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谁给你的勇气继续挑战我啊,梁静茹吗?”

    锥子确实曾是陈五虎的手下败将,我们来到荣海的第二天,锥子就被陈五虎伤得不轻,还狠狠地踩在地上蹂躏、羞辱。

    但那毕竟是“曾经”了。

    现在的锥子,明显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唰”的一声,锥子亮出匕首。

    “来啊,试试!”

    陈五虎却不肯试,他的脚步往后退去,冷笑着说:“谁他妈跟你玩单挑?什么年代了,当然要群殴啊!”

    陈五虎未必是怕了锥子,但他知道自己收拾锥子也挺费劲,不如安排自己的兄弟们上。

    四周的二十多人不动声色地围了上来,各个露出凶狠的光。

    “说得有道理啊,什么年代了还玩单挑,当然要群殴啊!”

    就在这时,又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接着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接踵而来,是大飞、南霸天他们带人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