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9 一定是装可怜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6次加更

229 一定是装可怜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6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按照我们原本的计划,我和祁六虎送卢念竹回家后,我俩也各回各的家。

    眼看着快到目的地了,祁六虎却突然鬼叫一声,不让卢念竹停车。

    搞什么鬼?

    卢念竹奇怪地问:“为什么?”

    卢念竹一边说,一边踩了刹车。

    “别停,别停!”祁六虎大叫着,甚至伸手去夺卢念竹的方向盘。

    我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跟着说了一声,小竹,继续往前开!

    感觉上,卢念竹更信任我一点。

    卢念竹立刻急踩油门,“嗡嗡嗡”地往前冲去,但还是迟了,四周左右突然冲出来七八辆车,将我们的车团团围住。换成李磊,肯定直接开车撞过去、冲过去了,但是卢念竹哪见过这种阵仗,吓得她立刻刹住了车,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卢念竹紧张地看着左右。

    “砰砰啪啪”的车门声音响起,四周的车上下来二十多人,各个手里都拿着家伙,明晃晃的,十分渗人。我心里也十分吃惊,不知道这群家伙是从哪里来的,又是针对谁呢?

    卢念竹更是吓得不轻,估计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场面,脸色都变得惨白起来。

    很快,挡在我们前面的车里下来个人,四十多岁,个子不高,肌肉结实,衣服紧绷绷的。

    我认识他,是荣海七虎里的陈五虎,锥子都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情况,这还不到一个星期,怎么就来偷袭我了?

    我本能地就掏手机,想把大飞他们都喊过来,坐在前面的祁六虎轻声说道:“别费劲了,不是针对你的。”

    “嗯?”我惊讶地抬起头来。

    “是针对我。”祁六虎轻轻说了一句,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关门的刹那,又对我们说道:“无论发生什么,都别下来,都别管我。”

    我的心中更加诧异,难道他们兄弟之间有啥矛盾?

    卢念竹也紧张地回过头来,问我什么情况,那是谁啊?

    我就给卢念竹说了一下,说那是荣海七虎里的老五,陈五虎,他们兄弟之间可能有啥矛盾,不关咱们的事,看着就好。

    “哦……”卢念竹显然还是不太放心,抬头看去。

    车外的气氛显然十分紧张,无论是陈五虎,还是四周的人,各个都是一脸凝重。祁六虎下了车后,却还嘻嘻哈哈的,斜靠在卢念竹的甲壳虫上,摸了支烟叼在嘴里,笑着说道:“五哥,这么大的阵仗,什么事啊?”

    陈五虎冷冷地说:“什么事,你不清楚?”

    祁六虎还是笑:“我还真不清楚。”

    “车里是谁?”陈五虎用下巴指了指驾驶座的位置。

    “哦,那个呀!”祁六虎乐呵呵说:“这我新搞的马子,怎么样,漂不漂亮?不过你在车外看一眼得了,她可不是圈里的人,胆子特别小,别下来了。”

    陈五虎一字一句地说:“她是卢晨亮的女儿,卢念竹!”

    “哟,五哥,你知道啊!”祁六虎更开心了:“这都不用介绍啦!”

    陈五虎皱了皱眉,说老六,你少废话,大哥今天给了你什么任务,你又干出了什么事?

    祁六虎的神色一黯,低头不语。

    “你糊涂了吗?”陈五虎继续说道:“她是卢晨亮的女儿,能不能搞,你没点数?大哥已经给你打了电话,你怎么就不吸取教训呢?”

    我突然明白陈五虎来干什么了。

    原来他们已经知道祁六虎和卢晨亮的女儿搞在一起,工作也耽误了,之前在学校的时候,祁六虎曾经接到过周老虎的电话,显然挨了训斥。但是祁六虎显然并未听从,继续和卢念竹在一起厮混,这才惹恼了周老虎,派陈五虎过来收拾祁六虎。

    祁六虎却还嘴硬,强笑着说:“卢晨亮的女儿怎么就不能搞啦,恋爱是恋爱,工作是工作嘛,我又没有影响什么!”

    “行啊,你这一天了,应该得手了吧,现在去把卢晨亮的家给烧了,我就信你。”

    听到陈五虎说要烧自己的家,可把卢念竹吓得不轻,我赶紧安慰她,说陈五虎随便说说,不要当真。祁六虎则摆了摆手,说那不可能,烧了房子,我马子住哪?

    陈五虎说:“你不是玩玩吗,你管她干嘛?”

    “谁说我是玩了?”祁六虎一字一句地说:“我对她很认真,前所未有的认真!”

    陈五虎稍稍歪了歪头,把祁六虎从头看到脚,说:“如果我去烧房子呢?”

    祁六虎咬了咬牙,说不行!

    “哦,你是要和大哥作对喽?”陈五虎的声音变得冷酷起来。

    “我没有要和大哥作对的意思。”祁六虎说:“要把卢晨亮赶出去,有很多种可以使用的方法,在这方面方爷的点子多得去了……但是看在我面子上,能不能别骚扰他们的生活?”

    听着二人的对话,卢念竹的面色慢慢凝重起来,她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那就没得可说喽……”陈五虎举起手里的砍刀,冲着祁六虎说:“你知道大哥的脾气,忤逆他的命令,杀无赦!”

    祁六虎咬了咬牙,也从背后摸出一柄小巧的匕首来。

    我认识那支匕首,当初祁六虎和我打架的时候,用的就是那个。

    听到“杀无赦”这几个字,卢念竹愈发紧张,回过头来看我。我沉着脸,说他们是兄弟,应该是放几句狠话,不至于真的会做什么!

    按照我的经验,兄弟之间有点矛盾十分正常,我和南霸天都闹过不知多少次了,也没说要谁的命啊。卢念竹没有说话,仍旧紧张地看着祁六虎,眉目中的担忧之色清晰可见。

    车外的气氛愈发凛冽起来,陈五虎和祁六虎都杀机重重,显然随时都要打起来了。

    就在这时,一连串脚步声又响起来,十多名保安手持警棍冲了过来,大声叱问陈五虎等人在干什么,立刻放下武器离开这里,否则就要报警处理!

    这个小区里的保安还是很尽责的,哪怕人数不如对方,但也第一时间赶来这里。

    可惜的是,陈五虎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冷冷地说:“我是荣海七虎的陈五虎,在这处理一点家事,不关你们的事,滚开!”

    “荣海七虎”的名头实在太大了。

    听到这几个字,再尽责的保安也腿肚子开始抽筋。

    这些保安来回看看,悄无声息地退了开去。

    就在他们离开的瞬间,陈五虎突然发起行动,挥舞钢刀朝着祁六虎冲了上来!

    一柄钢刀,一支匕首,“叮叮当当”斗在一起,顿时火花四溅!

    其他汉子倒是没有动手,站在一边冷眼看着。

    卢念竹紧张地说:“咱们报警吧?”

    我摇摇头,说报警没用。

    这可不是一般的小流氓打架,这是荣海七虎的五虎和六虎啊,报警管用才有鬼了。

    卢念竹虽然涉世不深,但她知道能让周炳坤叫爹的人肯定不同凡响……报警确实不会有用。

    “那怎么办?”卢念竹更慌张了。

    “你做好心理准备。”我说:“祁六虎可能会受点伤,接着会被陈五虎给带走,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在我的想象里,不过是没有完成周老虎的一次命令,不至于真的把祁六虎给杀了,顶多把他伤了,再带回去教育。就像我安排南霸天去做什么事情,他没完成,还和对方的小妞搞了起来,我会生气,会责骂他、惩罚他,但也不至于杀了他。

    果不其然,两人缠斗了一会儿之后,祁六虎就败下阵来,他根本不是陈五虎的对手,没多久就被陈五虎当胸劈了一刀。

    祁六虎捂着流血的胸口,连连后退几步。

    但他很快又咬着牙冲了上去。

    又中两刀。

    一刀肩膀,一刀大腿。

    祁六虎踉踉跄跄,连着后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倒在了车前。

    “六哥!”

    卢念竹终于忍不住了,冲下车去扶住祁六虎。

    我的心中也是一片黯然,这个陈五虎下手可真狠啊,都是自己兄弟至于的吗……不过,这应该结束了吧,陈五虎该把祁六虎带走了,至于祁六虎以后会和卢念竹怎样,那就不知道了……

    “六哥,你怎么样了……”卢念竹十分紧张,看着祁六虎浑身上下渗出来的鲜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龙哥,你快下来啊!”卢念竹带着哭腔叫我。

    但我没有回应,而是闭上眼睛。

    荣海七虎的事,我完全没有插手的资格。

    而且也不关我事。

    “不要叫他,不关他事……”祁六虎躺在卢念竹怀里,有气无力地说:“小竹,其实我知道你对我还没感觉,如果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让你喜欢上我……可惜,我没时间啦,不过有这一天,我也满足了啊……谢谢你,真的谢谢,让我第一次体会到爱情是什么味道……”

    卢念竹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就是受了点伤吗,虽然看着挺重,但也不至于死吧,怎么搞得像遗言似的?

    装可怜,一定是装可怜。

    想用苦情计打动卢念竹呗,男人为了泡妞真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