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6 做我,女朋友吧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5次加更

226 做我,女朋友吧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5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另外一边,我和李磊也跟着卢念竹和祁六虎的车进入荣海大学。

    但是荣海大学实在太热闹了,门口熙熙攘攘,李磊的车被堵了一会儿,再进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卢念竹和祁六虎了。

    我和李磊下了车四处张望,怎么找不到他们俩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一回头,竟然是祁六虎,他的怀里还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

    “干嘛你,跟踪我?”祁六虎有点恼火。

    我说不出话,有点尴尬。

    祁六虎却又撞了一下我的肩膀,笑着说道:“不放心我啊?没事的,我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对卢念竹绝对是真心的。这样,你跟我一起去吧,看看我是怎么做的。”

    正合我意。

    我点了点头,说行。

    我和祁六虎一起往教学楼走,李磊则在车里等我。

    路上,祁六虎告诉我说,他和卢念竹在车里商量了,卢念竹先进去上课,他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捧着玫瑰进去向卢念竹表白,然后卢念竹再答应他的表白,完成一出人生的逆袭。

    “虽然都是假的,但一想到这个过程,我还是觉得很激动啊!而且我相信,只要我继续努力,假的一定能够变成真的!”祁六虎完全沉醉在幻想之中,又幸福又激动。

    我也觉得挺好,不管他俩最终能不能在一起,卢念竹这场子起码是找回来了。

    不一会儿,祁六虎就和我一起来到卢念竹上课的教室门口。这是一节大课,教室也特别的大,里面至少百来号的学生。老师还没有来,教室里面乱糟糟的,卢念竹坐在角落看书,眼睛还时不时地往门口看,显然正在期待祁六虎的到来。

    祁六虎观察了下环境,正准备捧着玫瑰进去,口袋里的手机却响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神色顿时有些凝重。

    “是我大哥。”祁六虎忧心忡忡地说:“我先去接个电话,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说完,祁六虎便把玫瑰塞给了我,匆匆跑到楼梯拐角接电话去了。

    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捧着玫瑰在原地等他。

    走廊里来来回回不少的人,看我捧着玫瑰都会多瞄一眼,以为我准备跟谁表白呢。好在这种事在大学也不少见,谁也没有大惊小怪,更没驻足观看。我就手捧玫瑰,扒着窗户往里张望。

    卢念竹一个人坐在角落,看得出来她没什么朋友,或者说朋友没和她坐一起。

    以卢念竹的身份,这种场景其实挺不可思议的,换成其他地方的一把手子女,身边围绕的走狗不知有多少啊。

    感觉卢念竹还真是一股清流。

    即便我站在教室外面,也能感受到里面气氛的不同寻常。

    很多人在窃窃私语,甚至偷偷对着卢念竹指指点点。

    显然,昨天晚上的事已经传开了,和卢念竹猜测的一模一样,果然成为了很多人眼里的笑话。

    好在因为卢念竹的特殊身份,他们并不敢大声说。

    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嘴贱的,或者说是不开眼的,真就故意大声地说:“听说没有,卢念竹昨晚去龙虎娱乐城里抓奸,结果被周炳坤给甩了,那叫一个惨啊!”

    “是不是啊,她可是卢晨亮的女儿,周炳坤敢甩她啊?”

    “卢晨亮的女儿怎么了,卢晨亮在荣海什么处境,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四周立刻一片嘘声,大家当然是知道的。

    新来的一把手总是被方家架空,这已经是荣海公开的秘密了,连带着一把手的子女也会遭到嘲笑。世人就是这样,哪怕自己老爹连被架空的资格都没,也要嘲笑被架空的别人家的子女,就好比看到天上的神仙跌落凡尘,那简直比自己登仙还要兴奋。

    ——君不见,那些昔日辉煌的奥运冠军,但凡一次失利,就要遭到无数耻笑?

    世上专有这样一种人,看到别人倒霉,自己比谁都爽。

    以前,卢念竹还有周炳坤这样的男朋友,别人不敢说些什么,现在连撑腰的都没有了,也就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面对此起彼伏的尖刻之声,卢念竹闷声不语,默默低头看书。

    偶尔抬头看上门口一眼,显然是在期待着祁六虎的出现。

    但是人就这样,越软弱越容易被人欺,那几个大声说话的看到卢念竹不敢还嘴,愈发变本加厉,各种刻薄之语层出不穷。跟风也是民众的一大特色,看到那几个人都这样了,卢念竹也没什么反应,也跟着加入到了嘲讽的大军之中,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站在教室外面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一把手的女儿哟,好厉害啊,到头来还不是被人甩!”

    “男朋友都去玩女人了,她也一点辙都没有,活得也没什么意思……”

    “是啊,以前还挺羡慕这种二代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连未婚夫都保不住!”

    还是那句话,一把手的女儿能被这么嘲讽真是世所罕见,我要不是亲眼看见都不敢相信还有这种事情。就是在我们县,再张狂的二代也不会敢惹一把手的子女啊,只能说被架空确实是惨,阿猫阿狗都敢来踩一脚。

    这一幕,让我想起三国里的汉献帝刘协,被曹操“架空”的期间里别提多窝囊了,别说王公大臣,就连太监都敢骑在他的头上。

    那可是个皇帝啊!

    卢晨亮的处境,和刘协就没什么区别。

    卢晨亮的女儿就更惨了。

    这种事情自古有之,而且生生不息、永不停歇,只要还有被架空的领导,就一定会有落井下石、踩上一脚的人。

    面对四周源源不断的嘲讽之声,卢念竹的头愈发低了下去,显然快要受不住了。即便如此,卢念竹还是偶尔抬头看上一眼门口,眼神里面充斥着希望之光,显然在期待着祁六虎。

    但是祁六虎迟迟不来,卢念竹的眼神愈发黯淡。

    别说她了,站在门外的我也很着急。

    我不时地朝祁六虎的方向看着。

    他躲在拐角打电话,我看不到他。

    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过来,这家伙到底靠不靠谱啊!

    我亲自过去看了一下,祁六虎还在打着电话,看我过来,冲我“嘘嘘”了好几下,然后冲我摆手,让我离开。

    没有办法,我只好又回到卢念竹上课的教室门口,心想卢念竹啊卢念竹,你再撑一会儿吧……

    但是卢念竹撑不下去了。

    有个特别贱的男生,长得尖嘴猴腮,一脸的猥琐之气,跑到卢念竹的身前,笑嘻嘻说:“小卢同学,我听说你的事了,被周大少甩了不好受吧?没关系的,你长这么漂亮,肯定不愁男朋友的,要不你考虑下我?”

    猥琐男一边说,一边冲着卢念竹做了几个肌肉男的姿势,说你看我这体格,也算男人中的霸王了,配你绝对绰绰有余啊!

    四周立刻起了一片起哄之声,很多人都在怂恿卢念竹答应他,还有很多人在叫唤:“在一起、在一起……”

    猥琐男被四周的起哄之声冲昏头脑,真的去拉卢念竹的手,说小卢同学,你看看群众的呼声多么高啊,咱们两个绝对金童玉女、天作之合呀……

    卢念竹的眼睛都浸出泪来,显然承受不住这份屈辱了,狠狠打了一下那个猥琐男的手,用力吼道:“滚开!”

    猥琐男顿时恼火不堪,骂道:“怎么着,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还真把自己当金枝玉叶啦?周大少都不要你了,你现在就是个破鞋!我肯要你,是你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

    猥琐男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拉卢念竹的胳膊。

    “不要碰我!”

    卢念竹大叫着,同时身子往后退。

    但她后面也是课桌,根本就退不开。

    四周的起哄声更加大了,猥琐男的手也持续伸了过去。

    “嘿嘿嘿……”猥琐男笑得无比灿烂。

    “砰!”

    就在这时,猥琐男的脑袋突然狠狠砸向卢念竹面前的课桌。

    只一下,就鲜血四溅。

    只一下,猥琐男就昏了过去,趴在课桌上起不来了。

    教室里面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卢念竹也呆呆地看着前方。

    我轻轻叹了口气,随意把猥琐男丢在了一边。

    接着,我把手里捧着的玫瑰,朝着卢念竹递了过去。

    我是很想等祁六虎过来,但那家伙真是不靠谱啊,一个电话快打了二十多分钟了。眼睁睁看着卢念竹被人欺负,我也实在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只能心一横走进来了,先帮卢念竹过了这关再说。

    卢念竹还是呆呆地看着我,显然没想到出现的是我。

    我用眼神暗示她,先收下来。

    卢念竹伸出手来,正要接我的玫瑰,旁边却伸过一只手来,顺手把玫瑰拿了过去。

    我一回头,是祁六虎。

    我的个娘啊,你可算是来了。

    祁六虎拍拍我的肩膀,笑呵呵说:“兄弟,谢谢你了,这没你事了,可以到一边去啦!”

    接着,祁六虎又把玫瑰递向卢念竹,微笑着说:“小卢同学,做我女朋友吧!”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