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5 万分之一的希望

225 万分之一的希望

作品:《龙抬头

    卢念竹不是想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输给周炳坤的男人来给自己撑场面么,祁六虎就是最佳的选择啊!

    论身份、论地位,论长相、论气概,荣海七虎中的老六,绝对不比荣海第二大少周炳坤差啊。

    更关键的,我能看出祁六虎是真的爱上卢念竹了,从他刚才制止众人砸石头的行为就能看出,确实没有比他更好的护花使者了。有他在,谁都别想伤害卢念竹,谁都别想动卢念竹一根汗毛!

    试问,还有比祁六虎更合适的人选么?

    而且,有了祁六虎的庇护,卢晨亮或许能在荣海待得久点,也就能够继续对付方家和方鸿渐了。

    可谓一举两得!

    可想而知,当我提出这个问题以后,祁六虎顿时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你有办法?”

    我说:“大概是有,看你想不想听。”

    祁六虎顿时更激动了。

    对他来说,距离幸福是如此之近,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到天上的星星。祁六虎抓住我的胳膊,激动地说:“张龙,如果你能帮我追到她,随后我们荣海七虎剿灭你们的时候,我可以向我们老大求情放你一条生路!”

    我:“……”

    他奶奶的,就这么笃定能够剿灭我们?

    我说:“这倒不用,咱们要真打起来了,咱俩该怎么打还怎么打,我不需要你让。我就是觉得你俩男才女貌,天生的一对璧人,不在一起也可惜了,我给你们牵牵线吧。”

    祁六虎点着头说:“是吧?我一看见她,也觉得我们是天生的一对。张龙,如果你帮了我,我就欠你一份人情,以后一定会偿还你的!”

    其实我并不在乎他的人情,就是觉得祁六虎和卢念竹在一起了,对卢晨亮来说应该也是不小的帮助吧。

    接着,我便把卢念竹和周炳坤的事情讲了一下。

    果不其然,已经迷上卢念竹的祁六虎,听了这事以后气得够呛,当场破口大骂起来,恨不得撕烂周炳坤。

    我对他说:“卢念竹现在想找一个冒牌男朋友到学校给他撑场面……”

    祁六虎着急地说:“我就最合适呀!”

    我点点头,说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接着又说:“现在是假装的,处着处着就成真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祁六虎激动地说:“一点没错!张龙,那就拜托你了!”

    我说好说。

    接着,祁六虎便把他的兄弟都遣散了,耐心地等着我的安排。趁着这个机会,我也跟祁六虎聊了会儿天,想从他嘴里套出一点荣海七虎的信息,但这家伙比鬼还精,愣是什么都不告诉我,还说:“你就别费劲了,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还是早点回县城比较靠谱。”

    我便站起身来,说行,那我回县城了。

    祁六虎赶紧拉我,说别介啊,咱们的事还没办呢。

    我说那谁不是对手?

    祁六虎一脸憋屈:“我们不是对手,可以了吧?”

    我嘿嘿地笑。

    祁六虎又一脸鄙视:“占这口头便宜有啥意思,你们还真能胜了是咋地啊?”

    我说你不懂,这叫精神胜利法。

    正说着呢,卢晨亮突然出了门,坐着他那辆奥迪轿车走了。

    祁六虎赶紧推我,说张龙,看你的了!

    我便起身过去敲门。

    过了一会儿,卢念竹开了门,看到是我还挺惊喜,接着又一脸愧疚,说道:“不好意思啊张总,我爸刚才不太客气……”

    我说你爸那个身份,骂我两句也没什么。

    又说:“你还是叫我张龙吧,叫张总太见外了。”

    “那怎么好意思,要不我也叫你龙哥吧……你知道我爸是什么身份?”

    我点了点头,说知道。

    卢念竹叹了口气,眼神中有说不出的悲伤。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爸刚才把她骂了一顿。我的心里往下一沉,说是因为我么?卢念竹摇了摇头,说:“因为周炳坤……我爸说我不该那么冲动,他在荣海只有周家这一个盟友,现在搞得一个都没有了。”

    我心里想,卢晨亮啊,这是周炳坤他爸搞得一个局,目的就是和你划清关系,你怎么就看不出来,还怪上你女儿了。

    如果卢晨亮是这个智商,那他肯定是斗不过方鸿渐了。

    卢念竹接着又说:“我爸还说,让我去跟周炳坤复合,说他在荣海需要周家帮忙,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忍辱负重……”

    我吃了一惊,心想哪有这样的爸,这不是把闺女往火坑里推吗,为了自己的仕途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祁六虎已经按捺不住跑了出来,冲到卢念竹面前着急地说:“你不能和周炳坤复合,那家伙就是个人渣!”

    卢念竹吓了一跳,用眼神问我这是谁啊?

    我说正要给你介绍,我拍了拍祁六虎的肩膀,说荣海七虎听说过没,他就是荣海七虎中的老六!

    祁六虎挺直腰杆,显然很是得意。

    荣海七虎的名头,在荣海可太大了,比冯伟文还风光。

    卢念竹却摇了摇头,说:“没听说过。”

    祁六虎:“……”

    这没办法,卢念竹一看就是那种涉世不深,整天只知道好好学习的乖乖女,没听说过荣海七虎也很正常。我先拍拍祁六虎的肩膀表示安慰,接着又问卢念竹:“你先说说,你要和周炳坤复合吗?”

    卢念竹坚定地说:“不了,我看见他就恶心!”

    “有骨气!”我冲卢念竹竖了下大拇指,接着又拍拍祁六虎的肩膀,说道:“你不是想找个人冒充你男朋友么,他应该可以了。在荣海,他的身份、地位,绝对不比周炳坤差!”

    祁六虎再度挺直腰杆,借着这个机会表忠心:“我一个耳刮子就能扇得周炳坤找不着北!”

    昨晚的事已经传遍荣海大学,卢念竹抓奸不成反而被甩,已经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话,现在的她急需一个男人来撑场面,而且还是不输周炳坤的那种,听我和祁六虎这么一说,立刻问道:“真的?”

    我点点头,说真的!

    祁六虎也跟着说:“周炳坤见了我要叫爹的。”

    这句话虽然有点夸张,但是荣海七虎确实不鸟周家,一个是黑道巨擘,一个是商业大亨,不说谁一定压得过谁,起码荣海七虎不会落于下风。

    听了我和祁六虎的话后,卢念竹也很欣喜,但她有些不太放心,毕竟这是第一次和祁六虎见面,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小心地看了我一眼。我明白她的意思,说道:“你放心吧,这我朋友!”

    可能是因为几次接触,让卢念竹慢慢信任了我,也可能是我的眼神有感染力,总之卢念竹最后还是开心地答应下来,冲着祁六虎千恩万谢,说她一会儿正好有节大课要上,祁六虎只要露个面就够了。

    祁六虎也开心地说:“没关系,我天天露面都行。”

    商量好了以后,卢念竹便开了她的专属小车,一辆蛮漂亮的甲壳虫,载着祁六虎离开了。

    但说实话,虽然我极力推荐祁六虎,但也有点不太放心。毕竟荣海七虎的凶名在外,据说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样样都干,如果祁六虎邪性发作,对卢念竹做出什么事来,那我可就成罪人了。

    想到这里,我便让李磊开车过来,带我跟了上去……

    我们几个都不知道,我们刚刚离开,别墅对面的草丛中就走出两个人来,竟是之前就已经离开了的卢晨亮和他的司机小王!

    “怪了。”卢晨亮喃喃地说:“荣海七虎的老六,和荣海地下世界新晋的后起之秀张龙,怎么都围着我女儿转了,他们是有什么目的么?”

    司机小王问道:“卢书记,那您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坏参半吧。”卢晨亮叹了口气:“作为父亲,我不希望女儿和这种人有来往;但是作为一个被架空的领导,我还是希望这样的人越多越好,甚至各界的人都有,我的地位才能稳固下来,才有足够的筹码去和方鸿渐斗!”

    司机小王是卢晨亮从别处带过来的,也是他在荣海唯一信任的人,所以并不讳言。

    司机小王沉默一番,又问:“那周家那边呢?”

    卢晨亮想了想,说道:“继续和他们保持联系吧,就说我不同意取消婚约……虽然我那个老同学一直想甩开我,但我不能轻易放手,只要我俩的关系没断,方鸿渐就绝对不敢信任他的。方家的力量太过强大,能削一点是一点吧……就是委屈小竹了,等到这事过去以后,再另外给她找个优秀的男友吧!”

    司机小王叹着气说:“是啊,我都心疼小竹了啊。卢书记,方家实在太难对付,在荣海树大根深,您这又何必在这受气呢,学学之前的几个一把手,申请调到其他地方不就行了,怎么着也比在这强啊!”

    卢晨亮的眼中精光暴射,一字一句地说:“党和上级把这艰巨的任务交给我,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一定要坚持下去,将方家连根拔起!”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