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4 六哥,该动手了

224 六哥,该动手了

作品:《龙抬头

    祁六虎这一声“走”字出口,他的兄弟们也都纷纷停手,跟着祁六虎一起往前奔去。

    “回头再跟你算账!”祁六虎狠狠瞪了我一眼,带着他的兄弟们离开了。

    我知道祁六虎说的“回头”是“一周之约”以后,看来他们荣海七虎还是挺守信用的,是我之前错怪祁六虎了。看着祁六虎等人渐渐消失,锥子问我:“师父,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南霸天等人也过来表达出相同的疑惑。

    我知道他们的意思,好不容易看到祁六虎落单,这是一个干掉他的好机会,荣海七虎也会损失一员大将。不过,这样做的后果不堪设想,我们现在根本扛不住荣海七虎的进攻,更何况赵虎临走的时候说过,千万不要进犯荣海七虎!

    所以我坚定地点了点头,说放过他们!

    现在,肯定不是得罪他们的好时机……

    既然祁六虎不是针对我们,我们也没必要自找那个不痛快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挺好奇他们是来偷袭谁的,能在这片小区住的肯定非富即贵,是哪个大人物得罪荣海七虎了呢?按理来说这也不关我事,我和锥子继续练拳就好,但我看着祁六虎等人渐渐远去的方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难道他们想要偷袭……

    没错,那个方向就是C区13栋,卢晨亮的家!

    卢晨亮刚回来不久……

    对得上号!

    我天,他们也太大胆了吧,就算卢晨亮被架空了,那也是上级派下来的一把手啊,真要出个好歹他们能有好果子吃?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现在还不能够印证,我总觉得他们应该不至于吧……

    我突然想去看看热闹。

    我和锥子说了一声,也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

    很快,我便来到C区13栋的附近,果然看到祁六虎等人埋伏在这,卢晨亮的那辆黑色奥迪轿车还在门口停着,对谁下手显然不言而喻。祁六虎他们已经埋伏好了,要么藏在树后,要么藏在草中,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别墅。

    祁六虎趴在一束草丛之中,盯着别墅上的窗户。

    我小心翼翼地潜过去,趴在了祁六虎的身边。

    祁六虎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我,说道:“你有病啊,跟过来干嘛?”

    我说有病的是你吧,你知道这谁家吗?

    祁六虎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当然知道,卢晨亮么,荣海新来的一把手。”

    嚯,门清啊。

    我说你既然知道,还敢偷袭人家,真把豆包不当干粮啊?

    卢晨亮是被架空不假,现在空有一把手的名头,但也不是随随便便让人偷袭的吧,上面知道了不派特警下来解决才有鬼了。当然,我很乐意看到荣海七虎被解决掉,我这么问也不是想要劝阻他们——我也不可能劝得住——我就是想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果然,祁六虎看向我的眼神更不屑了:“你懂个屁,谁说我们要偷袭他了?”

    我说那你干嘛?

    祁六虎看看别墅,似乎还没到行动的时机,也不介意和我多聊会儿天,说道:“说了你们是乡巴佬吧,什么都不懂!就你们这样的,还想来荣海闯闯?我先问你,你知道这个卢晨亮的处境么?”

    我说这我还是知道的,方家不是正在挤兑他,想把他弄走吗?

    “对啦。”祁六虎说:“我们就是方爷派来的。”

    祁六虎一边说,一边盯着别墅里的动静,继续说道:“这个卢晨亮,比之前来的几个一把手都强硬,被挤兑成什么样了就是不肯走,还给方家制造了很多麻烦……方爷现在挺生气的,所以让我们来骚扰他、吓唬他,看能不能用这种法子来赶走他。”

    原来如此。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真对卢晨亮下手呢,人家好歹算是钦差大臣,除非不想活了,想要和他同归于尽!

    “哦……”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卢晨亮真够惨的,在工作中被挤兑、被架空也就算了,在生活中还要被流氓骚扰,我觉得我越来越同情他了。

    “这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来干的,必须得是方爷特别信任的人……”祁六虎突然幽幽说道。

    我明白祁六虎的意思。

    他是想说,在方鸿渐的眼里,荣海七虎还是比我们重要多了。

    确实,骚扰卢晨亮啊,这种事情哪能随随便便交给普通的小流氓。

    我们就在这个小区住着,行动可谓最方便了,但是方鸿渐没找我们,而是找了荣海七虎,确实能够说明问题,方鸿渐打心眼里就没把我们当自己人。

    还好,我们也没真的把他当做靠山,不然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所以我没支声。

    祁六虎继续说道:“你们怎么还不走呢?真计划等上一个星期,和我们荣海七虎决一死战啊,你们是对手吗?”

    我幽幽地说:“这你不用管了,反正一个星期嘛,怎么支配是我们的自由。”

    祁六虎说:“也就方爷现在忙着对付卢晨亮,没空搭理咱们两边的事,否则一个星期也不给留,直接就让我们干掉你和赵虎了。”

    祁六虎的语气之中充满优越,仿佛干掉我们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似的简单。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我听了也不爽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准备起身离开了,他们继续骚扰卢晨亮吧,反正不关我事。

    祁六虎也意识到我不想和他聊下去了,倒也没继续埋汰我,而是用手势指挥手底下的兄弟。大家纷纷点头,从怀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石头,个个都有鹅蛋大小,看样子准备砸卢晨亮家的门窗玻璃,还有卢晨亮家的车。

    这在我们道上太常见了,要账的基本都这么干。

    不过他们显然是更高阶的流氓,行动十分统一,而且分工明确,哪个准备砸车,哪个准备砸窗,一目了然。

    而且这些,都是通过祁六虎的手势来指挥完成的。

    我的心里不禁黯然,看看人家的兄弟,再看看我的兄弟,大飞咋就那么蠢啊,“进攻”都能看成“投降”,简直没天理了……

    他们准备动手,我也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别墅的门突然开了,卢念竹走了出来。

    祁六虎立刻指示大家暂停动手。

    他们是来骚扰,不是真的伤人,砸到人肯定就不好了。

    于是众人纷纷潜伏下来,静候下一个合适的时机。

    卢念竹手里提着一个水壶,站在别墅的小院子里给几个花盆浇水。

    那几盆花显然都是她自己养的,我也叫不上来什么名字,反正姹紫嫣红的,十分好看。卢念竹微微弯腰,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将水浇在这几盆花上,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来,让她整个人都沐浴在金色的光华之中。

    阳光,绿地,红花,美人。

    不得不说,这幅画面还是挺好看的。

    一想到这么美的画面待会儿就要被破坏了,整个院落和房子都要被砸满石头,我还是挺唏嘘的。

    不过,我也没打算行侠仗义,一来我没那个本事,二来这也不关我事。

    等我再回头看祁六虎的时候,却被他给吓到了。

    祁六虎好似灵魂出窍一样,正呆呆地看着卢念竹,嘴巴微微张开、眼睛一眨不眨,完全傻了、木了。

    显然被这一幕的美给震撼到了。

    我承认卢念竹是挺好看,但也不至于这样子吧,只能说每个人都不一样。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祁六虎连着低呼两声,用手捂着自己的心脏,目瞪口呆地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姑娘!”

    祁六虎彻底陷入痴迷,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了,眼睛里只有卢念竹。

    我怀疑我这时候就是捅他一刀也能轻松得手。

    至于吗,大佬?

    卢念竹很快浇完了水,又提着水壶回到屋内。

    祁六虎却还盯着卢念竹消失的门口,怔怔发呆。

    四周的小弟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攥着手里的石头,纷纷往祁六虎这边看着,有人低声问道:“六哥,该动手了!”

    祁六虎没有听到,还在呆呆看着门口。

    “六哥,该动手了!”

    祁六虎终于听到了,回头看了众人一眼,看到大家都准备砸石头,不禁怒火攻心,低声喝道:“动你娘个腿!谁敢把石头丢出去,我要谁的命!”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祁六虎低下头去,似乎还不能完全平复下来,过了半晌才低声说道:“我天,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姑娘,就是为她丢了性命我也愿意!”

    我看出来了,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祁六虎已经深深爱上了卢念竹。

    像祁六虎这样的人,又有身份又有地位,而且长得还不赖,多的是女人会喜欢他。

    ——这可是荣海七虎的老六啊,在荣海的地下世界,跺跺脚都要抖三抖的,冯伟文都不敢和他叫板,想要女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但爱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说来就来了。

    说爱上卢念竹,就爱上卢念竹了。

    这本来不关我事。

    但我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对他说道:“你想做她的男朋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