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3 我又没念过书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4次加更

223 我又没念过书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4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心想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这人为什么一下来就让我滚?

    但也不得不说,这个中年男人确实气场强大,一看就是那种常年身居高位,才能如此颐指气使的人。中年男人面带怒色,眼睛里甚至含着杀气,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可在他的面前愣是没敢支声,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锥子一样很懵,但他还是往前跨了一步,时刻准备保护我这个半吊子的师父。

    “爸!”卢念竹突然叫了一声:“你别这样!”

    爸?

    我一瞬间就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卢念竹的父亲,荣海刚调来的一把手卢晨亮。卢晨亮虽然被架空了,整日郁郁不得志,不过气势还是有的,威吓我这个平民百姓不在话下。

    得知让我“滚远一点”的就是卢晨亮,我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这我还是能接受的……

    与此同时,我的心里愈发奇怪,我们无仇无缘的,他干嘛让我滚呢?

    “小竹……”卢晨亮在和卢念竹说话的时候,语气变得柔缓许多,还夹杂着一丝无奈:“我不是和你说过,离这群人远一点吗,你怎么还和他们说话?”

    原来如此。

    再联想到卢念竹之前对我们的态度,看来卢晨亮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还知道我们是方鸿渐的人,不论站在父亲角度还是职务角度,都希望卢念竹能离我们远点,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卢念竹之前一直都很听话,不过发生昨晚的事后,她对我们的态度有所改变,知道我们人都不错,愿意和我们来往,甚至希望我能假扮她男朋友。

    “爸……”

    卢念竹还想解释什么,但是卢晨亮粗暴地打断了她,厉声说道:“别说话了,跟我回家!”

    接着,卢晨亮又转过头,指着我和锥子说道:“我再警告你们一次,你们以后离我女儿远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我心里想,大哥啊,你都被架空了,除了你的司机,整个荣海谁听你话,你拿什么对我们不客气啊……

    当然,这种话我也不会说出口的。

    卢念竹也没办法,有些愧疚地看了我一眼,跟着她父亲一起上了车,车子很快驶离……

    看着远去的车子,锥子幽幽地说:“妞没泡成,还惹了一身骚……”

    “我再说一遍。”我认认真真地说:“我从来没想过泡她。”

    “你是不敢,我师娘能剁了你……”

    “……”

    我知道我怎么解释都不行,只能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了。

    卢念竹的事情看来不用我们操心了,我和锥子返回我们住处后面练起拳来。

    不得不说,练拳这个东西还是要有对手,尤其旗鼓相当的对手最出效果。以前我和程依依一起练拳,就能相互督促、共同进步;现在我和锥子一起练拳,虽然我的实力比不上他,但是也能和他缠斗一会儿,也有利于我的进步。

    锥子以前都是自己琢磨,在打架上有着一套自己的技巧,说白了和赵虎、叶良是一样的,完全就靠天分吃饭。现在,我把二叔和木头教给我的都教给他,我也说不上来这些拳法、腿法、擒拿都有什么好处,明明就是网上随便都能搜到的东西,但是锥子学了以后真的有在慢慢进步。

    “不一样,和网上的不一样。”

    锥子总是这么说,但是到底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赵虎正被木头特训,我和锥子自己特训,除了必须做的事外,我们几乎二十四小时沉浸在格斗之中。

    “看我这腿!”

    锥子在空中一个翻转,狠狠一个侧踢朝我脑袋袭来,呼呼的风声几乎贯穿我的耳膜。

    “雕虫小技!”

    我给出四个字的评价,接着便用手臂格挡,“咣”的一声挡住他的侧踢。

    当然,还是连连闪出去好几步。

    “该我了!”

    我一声厉喝,犹如一道疾风冲向锥子,接着狠狠一记右钩拳砸向他的脸颊。

    我这一拳也很好破,锥子要么闪开,要么同样用手臂挡。

    锥子举起手臂,看来是要挡了,我也没有罢手,继续砸了过去。反正是切磋嘛,也不会真的造成伤害,而且以锥子的实力,我想伤他还有点难。但是说来奇怪,锥子挡着挡着突然又不挡了,手臂僵在半空,没有继续往上,我这一拳真就结结实实砸在了锥子的脸上。

    我这一拳的威力可想而知!

    即便是锥子也扛不住啊,整个人都翻了出去,“咣当”一声摔砸在地。

    “你搞什么?”我还有点发愣。

    锥子却没答话,却是翻身坐起,眼睛向后望去。

    那是一片桑树林,因为这才初秋,所以仍旧郁郁葱葱。这片别墅小区环境很好,而且本身就是依山而建,所以这样的林子比比皆是。锥子盯着那片林子目不转睛,但是那片林子看上去什么动静都没。

    风都没有一点。

    不过,我知道锥子不会无缘无故就这样的。

    他和赵虎一样,对待危险有种天生的敏锐和直觉。

    趁着锥子还在盯着那片树林,我立刻给南霸天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叫所有的兄弟出来!

    不一会儿,大飞和南霸天领着二三十个兄弟过来,询问我们出了什么事吗?

    与此同时,我和锥子都发现那片林子有了动静,似乎有些影影绰绰的人,正用一种隐蔽的方式潜行而来。

    我一挥手,说大家藏起来!

    众人在我的安排之下,迅速藏至各处的草丛或是树后。

    还是那句话,这片别墅小区的绿化不错,各种奇花异草层出不穷,树林子也比比皆是。不过,这里毕竟是住人的,空旷的地带显然更多。不一会儿,那群人影从树林子里出来,朝着另外一个树林奔去。

    他们的行动十分敏捷,一看就是老手,不是小区里那群保安能察觉的。

    他们的目标,似乎正是我们这里,正在隐秘地靠近过来。

    随着他们越来越近,我们终于看清楚了。

    对方领头的人是荣海七虎中的祁六虎!

    准确地说,是二代祁六虎,上次我俩还较量过,他说他爹已经死了,他接了他爹的班。那是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小伙,皮肤比女人的还白,眼睫毛比女人的还长,也是刚刚二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纪。

    又来偷袭我们?

    我的心中隐隐有点恼火,不是说好了给我们一个星期吗,这还不到时候啊,怎么就又来了,说话不算数啊!

    堂堂荣海七虎,在荣海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想到是这么的言而无信。

    还好,他们来的人不多,也就十几个而已,而且领头的是祁六虎……

    我不是祁六虎的对手不要紧,锥子对付他总没有问题,况且我们这边这么多人,足够将他们给全歼了!

    我藏在一棵树后,用手势指示大家准备进攻。

    众人纷纷点头。

    很快,祁六虎等人已经来到我们住所附近,并进入了我们的包围圈中。

    我以手作刀,往下一划,一个“上”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大飞猛地冲了出去,一头跪倒在祁六虎的面前,哀求地说:“我们认输,别打我们!”

    大飞的这一举动,搞得我们全愣住了。

    祁六虎也一脸懵逼,看着大飞说道:“啥,啥意思……”

    “认输啦,认输啦……”大飞连连作揖。

    看着大飞那没骨气的样子,我的心中一股子火,冲出去就骂了起来,说大飞,你有毛病啊,干嘛要认输啊?

    锥子、南霸天等人也都跑了出来,冲着大飞就是一顿臭骂。

    大飞跪在地上,愣愣地说:“刚才你不是让我们认输吗,用手势这样、那样……”

    “我那是‘准备进攻’的意思!”我气得几乎吐血,我实在想不明白,大飞这智商是怎么当上大哥的,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手势都看不懂?

    “哦,我误会了。”

    大飞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进攻嘛,你早点说,比划什么,谁看得懂,我又没念过书……”大飞摸出插在腰后的砍刀,气势万千地指着祁六虎冲我们说:“不过我不是他的对手,交给你们了啊!”

    大飞猛地就往后跑!

    “上、上!”

    我立刻发布号令,众人也都一哄而上。

    没有别的可说,我和锥子一起朝着祁六虎扑了上去。

    祁六虎连连往后退着,口中大叫:“有毛病啊你们,好好攻击我们干嘛?”

    我说你来偷袭我们,还不许我们攻击你了?

    我一边说,一边摸出匕首往祁六虎的身上划,锥子也是一样,我们两人联手进攻,逼得祁六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谁说我要偷袭你们啦!”祁六虎一边退一边叫。

    “你不是偷袭我们,还往我们这跑?”

    这个时候想不承认,迟了!

    “求你不要这么自恋,小区里面上百户人,我们只是路过你这,你有毛病啊突然窜出来……上回不是说了,给你们一个星期时间!再说我要偷袭你们,怎么可能才带这么点人?”祁六虎气得面红耳赤,哇哇直叫,大有六月飞雪无处申冤的架势。

    看他那样,好像真的被冤枉了。

    我一摆手,示意锥子停手。

    “那你要偷袭谁?”我站住脚问他。

    “关你屁事,滚!”祁六虎还是在气头上,压根不理我和锥子,招呼着他的兄弟们,“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