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2 滚远,一点

222 滚远,一点

作品:《龙抬头

    陪她走走?

    当然没问题了,因为她父亲的缘故,我也希望能够接近下她。

    我点点头,说可以,又顺手拉上了锥子,说一起吧!

    反正是走,多一个人也无所谓吧。卢念竹也没拒绝,于是我们三人便沿着小区里的道路慢慢往前走去。小区里面绿化不错,正是初秋时节,不少叶子已经泛黄,但是一眼望去仍旧绿油油的,而且秋老虎还在发威,天气热得可以,烈日炎炎、普照大地。

    既然是卢念竹提出来走走,肯定是她有话要说,果然很快就开口了,对昨晚的事表示谢意。

    我说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那个……周炳坤后来没为难你吧?”卢念竹支支吾吾地问了一句。

    昨天大飞他们送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和她说明了我的身份,但她显然还是不太放心,所以又问了我一遍。我笑了笑,说没事,后来误会说开了,周炳坤还上我办公室喝了杯茶呢。

    卢念竹点点头,说那就好。

    接着,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我们三人沿着小路不断往前走着,我还犹豫要不要告诉卢念竹实情,其实是周炳坤故意让她抓到,以达到解除婚约的目的等等。但是后来又想,卢晨亮这么高的身份,应该很容易参透这个事吧,不用我多嘴了。

    而且祸从口出,如果我乱说的话,没准麻烦会烧到我们身上。

    于是我就转移话题,说我那几个兄弟昨天送你回来,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我倒是不担心大飞他们会干什么,就是怕他们嘴太臭了,惹得卢念竹不高兴。

    卢念竹说:“没有,你那几个兄弟人挺好的,回来的路上还安慰我,我还没谢谢他们呢。”

    我心里想,那是因为有我,没我的话试试,他们几个一个比一个坏,指不定怎么欺负你呢。当然,我嘴上还是说:“没什么好谢的,大家是邻居嘛,互相帮忙是应该的。而且你也真没必要因为这事难过,周炳坤本身就不是个东西,你没和他在一起算福分了。”

    从卢念竹红肿的眼睛来看,昨晚确实没少伤心,顺口安慰下她也是应该的。

    卢念竹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也想通了,还好我们没有真的结婚,不然我要后悔一辈子了。”

    卢念竹说这话的时候,我也在仔细观察着她,确定她不是因为面子才这样说,而是真真正正地想通了、放开了。我又试探着问:“那你爸呢,你爸知道这事了吗?”

    卢念竹又点点头,说知道了。

    知道以后又怎样了,卢念竹没说,我也不好意思再问。

    我估摸着,卢晨亮应该挺沮丧吧,本来指望老同学能帮自己一把,现在更加的孤立无援了,空有这么高的位置,却在荣海施展不开,任谁都挺无奈的吧。

    我倒是想帮卢晨亮,但也不知从何下手。

    不知不觉,我们三人已经绕着整个小区走了一圈,太阳渐渐爬高,我琢磨着再走下去也没意义,是时候回去练练拳了。赵虎正在特训,我也不能掉链子啊,正准备和卢念竹告别的时候,她突然又开口了:“张龙,我能拜托你件事吗?”

    我立刻站直身体,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

    我固执地认为,多和卢念竹接触肯定没有坏处,虽然卢晨亮被架空了,但是要想扳倒方家,他仍旧是最重的筹码,百足之虫还死而不僵呢,更何况一个真正的一把手呢。

    所以,卢念竹的忙,我肯定能帮就帮。

    然而,卢念竹一开口就惊到了我。

    “我想请你做我的男朋友。”

    “啊?!”我吃惊地看着卢念竹,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

    锥子都有点被惊到了,在旁边咳嗽起来,我赶紧去拍他的背,说你还好吧,锥子摆着手说还好、还好。

    卢念竹说出这句话后,脸也微微有点红了,赶紧解释:“不是真的做我男朋友,是希望你假扮我男朋友!昨天那么一闹,事情肯定在学校里传开了,大家都知道周炳坤把我甩了,我需要一个实力强大的男朋友撑腰,让别人看看我卢念竹离了他一样能活,想来想去觉得你挺合适……你要不愿意就算啦!”

    卢念竹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卢念竹和周炳坤是一个学校的,昨天跟着周炳坤去娱乐城的就有不少同学,昨天晚上那事百分之百已经在学校传开了。毕竟是个小女生啊,还是很看重面子的,不想在学校抬不起头,所以才想出了这个主意。

    而我作为龙虎娱乐城的老总,也算年轻有为、实力强大,作为周炳坤的候补,去做卢念竹的男朋友,绝对给她涨脸,不会让她沦为笑柄。

    表面上看,好像也不是多为难,反正是假装的,没什么不可以吧?

    说白了,不就是撑场子吗,道上还经常这么干呢,打架的时候人手不够,花钱找点人去撑撑场面,再正常不过了。

    看我陷入沉思,卢念竹知道有希望了,再次看向了我:“行吗?只需要你露一面就可以了!”

    我是没有问题,反正也不吃亏,而且坦坦荡荡,但我只担心程依依,怕她知道了会不高兴。虽然程依依不在这里,去给卢念竹撑下场子也神不知鬼不觉,但我还是不愿意瞒着她去做这事,最好还是让她知道,得到她的支持肯定最好。

    想到这里,我便对卢念竹说:“我没问题,不过我要经过我女朋友同意。”

    “啊,你有女朋友啊……”卢念竹赶紧说道:“那不用了,我以为你单身呢,单身帮忙还行,有女朋友就不合适了。”

    我笑呵呵的,说没事,又不是真的,我女朋友不会生气的,她对朋友一向仗义,而且为人也很大气。

    为了表示我的坦荡,我当着卢念竹的面给程依依打了电话,而且按了免提。

    自从来到市里,我和程依依经常会通电话,每天都有说不完的情话。

    我一打,程依依就接了起来,撒着娇说:“今天这么早啊,你跑完步了?”

    我说是啊,想你了嘛,你还没起床呢?

    听她声音,还迷迷糊糊的,真是个小懒虫啊。

    “是啊,我没起床呢。”程依依甜甜地说:“想我就回来啊,让你抱着我睡。”

    我哭笑不得,说你就忽悠我吧,等我回去了又不让了。

    程依依的声音愈发甜软起来:“我没忽悠你,只要你现在回来,我肯定让你……”

    可能是因为我俩的交流太腻歪了,程依依的话还没说完,锥子又忍不住了,在旁边使劲咳嗽起来。就连卢念竹也听得满脸通红,手不知道往哪放了。程依依听到了锥子的咳嗽声,惊讶地说:“旁边有人,你还开了免提?”

    我无奈地说是啊,而且不止一个……

    “你娘个腿……”程依依显然觉得很没面子,先是爆了一句粗口,声音不甜也不软了,气呼呼说:“都有谁,你给我点点,回头我把他们一个个杀了!”

    锥子吃惊地捂住自己的嘴,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卢念竹也有点慌张。

    我赶紧冲他们摆手,轻声说没事,她开玩笑的。

    又对程依依说:“哎,都自己人嘛,不用那么紧张……对了依依,我和你说个事。”

    接着,我便把卢念竹的事和她说了一下,问她可不可以。

    因为当着卢念竹的面,我也不好意思说她的身份,没法跟程依依说出我的真正目的,只说她和我们是一个小区的,想请我帮一个忙,还说我本来可以偷偷摸摸去做这事,但是为了表示我的坦荡,特意打电话给你申请一下。

    我以为我都这么说了,程依依肯定会信任我,大方地说那你去吧,要好好给人家姑娘撑腰之类。

    结果程依依飙过来一连串的脏话。

    “是不是给你三分颜色,你就想开染坊了?张龙我告诉你,你要敢去,我就敢剁了你,连那个婊子一起剁!”

    程依依吼完这句话后,直接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的我,还有点在发呆。

    没从程依依刚才那一连串的脏话中回过神来。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

    锥子扭过头去,轻轻说了一句:“活该……”

    卢念竹也有点发懵,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能把“甜软”和“彪悍”无缝切换的女人吧,明明前一秒还在很可爱的撒娇,后一秒就变身成了杀气十足的悍妇,有点接受不了也很正常……

    “那个,看来我是不能去了……”我先开口,一脸愧疚地看着卢念竹。

    “没事,你有女朋友了,本来就不合适,是我的要求唐突了。”卢念竹显然有点被吓到了,就是我同意去,她也不会同意了。

    “啊,要不让我朋友去吧。”我拍了拍锥子的肩膀,还是不愿意错过这个能和卢念竹搭上关系的机会。

    卢念竹看了锥子一眼,摆了摆手,说不用了。

    锥子一脸憋屈:“我也有女朋友,我还不愿意去呢!”

    不过也能理解,卢念竹需要一个各方面条件不输给周炳坤的,不然这场子可撑不起来,锥子肯定是不够格的。我正琢磨身边谁有这个资格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子突然无声无息停在我们身边。

    很快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面色铁青的中年男人。

    “滚远一点!”中年男人冲我怒喝。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