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1 场面,有些尴尬

221 场面,有些尴尬

作品:《龙抬头

    实话实说,作为这家娱乐城的老总之一,我本不该卷到这场纷争中的,交给手底下的人办就好。

    但是现在,两边身份都不平凡,手底下的人也确实解决不了,我不出面还不行了。看着周炳坤嚣张的样子,我在心里忍不住的吐槽,心想老子要是荣海地下之王,现在就上去甩你两个耳刮子,看看你那个做房地产的老爹能怎么样。

    当然,就算我不是地下之王,以我如今在地下世界的地位,也完全不用鸟这个周炳坤的。

    只是在赵虎回来之前,或者说我们还没站稳脚跟之前,我也不想树敌太多,当初被冯伟文、板儿哥、杨武围攻的场面还历历在目,这样的错误肯定不能犯第二次了。

    想到这里,我便把气压了一下,又让大飞、南霸天等人停手,接着才对周炳坤好言好语地说:“周大少,闹成这样也不好看,对你的名声也有影响,咱们到楼上慢慢说吧。”

    周炳坤指着我说:“你没资格和我说话,立刻把你们老总叫来,我让你在这干不下去!”

    大飞、南霸天等人一看,正要怒骂周炳坤,但是被我瞪了一眼,又都闭上了嘴。卢念竹见状也很紧张,冲着周炳坤说:“你疯了吗,你老为难一个看场子的干嘛?”卢念竹自己虽然也挺难过,但她并不愿意牵扯无辜的人,从这就能看出她还挺善良的。

    但她劝这两句显然没用,而且她越是劝,周炳坤的情绪就越暴躁。

    周炳坤不敢对卢念竹怎样,却敢拿我这个看场子的撒气,愈发不依不饶起来,一定要让龙虎娱乐城的老总亲自出面解决。我的心里明白,卢念竹在这里,事情只会没完没了,我便轻声对她说道:“你先回去吧,这事我会解决好的!”

    接着我便摆了摆手,让大飞、南霸天等人护送她先离开。

    卢念竹还是不放心我,但也拗不过大飞等人,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我冲她摆着手,意思让她放心。

    卢念竹离开后,我便笑着对周炳坤说:“周大少,人帮你赶走啦,现在能消气了吗?”

    “我消你妈!”周炳坤仍旧怒气难平,毕竟脸上被挠了好几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人现眼,一肚子的气无处可泄,仍旧把矛头对准了我,“你不叫你们老总是吧,行,我亲自给他打电话!”

    我惊讶地说:“你还有我们老总电话?”

    “这他妈不是废话?荣海大大小小的场子,哪个老总我不认识?”周炳坤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看他这样,我也不说话了,倒想看看他打给谁。

    过了一会儿,电话还真的接通了,周炳坤说:“赵总,你在哪呢,你们这有几个看场子的惹我生气了,你管不管?哦,你不在是吧,让张总给我解决?行,你把张总电话给我……”

    周炳坤口中的赵总显然是赵虎,张总也就是我了。

    嚯,这家伙没吹牛,真的认识赵虎啊!

    赵虎这王八蛋,来荣海的第二天就跟木头走了,什么时候和周炳坤勾搭上的?

    周炳坤记了一个号码,又打过去。

    我口袋里的手机果然响了起来。

    好吧,我服。

    我接起来。

    “喂,张总,我周炳坤!”

    “嗯,我知道。”

    “你在哪呢?”

    “我在你对面。”

    “???”

    周炳坤一脸迷茫,抬头朝我这边看来,我只好冲他晃晃手机,意思是说:是我没错。

    我和周炳坤面面相觑。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作为荣海第二大少的周炳坤,在别人面前是挺张狂,但他不会跟龙虎娱乐城的老总张狂。他就是再蠢、再坑爹,也知道谁好惹,谁不好惹。我和赵虎虽然刚来荣海不久,但是名声已经远扬各个阶层,谁都知道我们是方鸿渐罩着的,就连冯伟文都跟了我们。

    以周炳坤的身份,不至于怕我们,但也绝对不会得罪我们。

    “这不是巧了吗……”周炳坤讪讪地笑着,还试图用句玩笑来化解尴尬的气氛。

    “是啊,挺巧。”我走过去,用手勾住周炳坤的肩膀,表现出一副我俩很熟的样子,同样笑呵呵地说:“周大少,我出来的迟了,手底下的人又不懂事,消消气哈!”

    “不迟、不迟,挺及时的……”

    “走,上我办公室喝口茶。”

    我搂着周炳坤的肩膀,像亲哥俩似的,一起走出人群,来到我办公室。

    “那个,张总,刚才不好意思哈……”周炳坤摸着脑袋,一脸惭愧。

    “没事,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咱俩互相体谅。”我谦虚地说着,给周炳坤倒了杯茶,“你在我这喝酒,没能保护好你的安全,也是我失职的地方。”

    “嗨,你们保护不了我的,你知道那女的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卢念竹的身份,不过还是假装摇了摇头,说谁啊?

    周炳坤喝了口茶,说道:“也难怪你不知道,毕竟你才刚来没有几天,而且她也不爱抛头露面,平时连门都不出,就是学校、家里两头跑。她啊,是卢晨亮的女儿,卢晨亮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说知道,新来的一把手么。

    接着又说:“那你好福气啊,跟卢晨亮的女儿搞对象,以后你家更发达了。”

    “好什么呀!”周炳坤一脸丧气,把茶杯放在桌上,摇着头说:“谁不知道荣海是方家的天下,卢晨亮还想和方家对着干呢,刚来就说要把女儿嫁给我,其实就是想借我爸扩大势力。我爸和他是老同学,以前还是一个寝室的室友,根本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才订了亲。但是我爸知道,跟着他是死路一条,脑子进了水才跟方家作对呢,所以才给我安排了这一出,故意让卢念竹抓到我干坏事,这样退亲也就顺理成章啦!张总,你见了方爷可说一声,我们周家没有和他作对的意思啊!”

    听了周炳坤的话后,我的心里砰砰直跳,我原以为今晚是个巧合,完全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一出。

    而周炳坤,也是把我当成了方鸿渐的人,所以才没防备,对我全盘托出!

    仔细想想,卢晨亮还真是可怜,在荣海完全孤立无援,好不容易弄个亲家,还被人家背后摆了一道……怪不得没有一把手能在荣海干得长久,总被这么折腾谁受得了?

    方家也确实太强大了……

    我掩饰住内心的震惊,做出一副“理解”的样子,点着头说:“放心吧,你们周家多少年了,方爷还能信不过你们吗?”

    “那是……谁不知道我们周家和方家最好了呀!”周炳坤一脸得意。

    我和周炳坤这点误会说开了也就没事了,毕竟我俩都很明白,我们谁都不好招惹,客客气气是最好的。周炳坤在我这喝了几杯茶,约我改天一起吃饭,就起身告辞了。

    确定没有什么事了,我也回家去了。

    大飞、南霸天等人之前送了卢念竹回家,所以比我回来的早。

    我问他们情况怎样,他们说回来的路上卢念竹一直在哭,他们哄了半天也没哄好,反正最后送回家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我知道卢念竹的心里肯定很不好受,看她钱包里的照片就知道她还挺喜欢周炳坤的。但我觉得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及时认清周炳坤的真面目,总比以后结婚再离婚强吧。

    在我看来,她爸比她更惨,女儿都打算牺牲了,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当然,人家就是调走,去了其他地方也能继续享福,还轮不到我去可怜人家。

    我摆摆手,说行了,也不早了,大家洗洗睡吧。

    众人大眼瞪小眼,似乎有点吃惊。

    我莫名其妙,说你们这啥意思?

    南霸天说:“龙哥,那女的还在家哭呢,你不去哄哄她啊?”

    我哭笑不得,说我又不是她男朋友,哄她干嘛?

    南霸天笑着说道:“大家刚才还说,肯定是你想泡她了,所以才对她那么好,还为她出头。真的龙哥,那女的挺漂亮的,应该把她给拿下啊!”

    我呸了一声,说你们别瞎说啊,我还不想被程依依撕烂耳朵!

    大飞嘿嘿地笑,说:“龙哥,趁着嫂子不在,你应该多开几度春啊!”

    我摇摇头,说就是因为她不在,我才更要保持自律,不能辜负她对我的信任。

    我知道我这番话很难让他们理解,其实干我们这一行的,女人多是常有的事。大哥身边没有几个女人,简直不像大哥。但是我不一样,我从小就有阴影,十分痛恨我那个出轨的妈,连带着痛恨天底下所有不忠的人,自己更不会做这样的事了,而且程依依对我多好啊,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帮助我,我要对不起她简直就不是人。

    我也不管他们能不能理解,转身上楼睡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和锥子又去负重十公里跑,不出意外地又碰到了卢念竹。

    卢念竹挺可以的,发生了昨晚的事,今天还能出来跑步,看来情绪调节的还不错。不过她的眼睛有些红肿,看得出来昨天确实哭了挺久。我还犹豫要不要和她打招呼,她已经主动开口:“嗨。”

    于是我也冲她“嗨”了一声。

    我们两边都站住了脚步。

    “你还好吧?”我随口问了一句。

    “还好。”她点点头,突然冲着我说:“能陪我走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