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20 叫,你们老总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3次加更

220 叫,你们老总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3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果然还是发生了!

    之前看卢念竹趴在包间门口鬼鬼祟祟往里张望的样子,就猜到她估计是来抓自己男朋友的——总不可能是来抓老爹的。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没觉得有多吃惊,直接吩咐手下,说把他们两边赶出去就行了。

    “赶不动啊龙哥!”手下无奈地说:“包间里的男人是周大少,被那个女的挠了好几道子,这会儿正不依不饶呢。我们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是把女的赶走,但你刚才又说对那女的客气一点……”

    周大少?

    作为龙虎娱乐城的老总之一,我还是知道这个名字的,在荣海的二代圈子里,周大少是仅次于方杰的存在了。论背景,肯定方杰更胜一筹,但论有钱,还是得说周大少,人家老爸是干房地产的,毫不夸张地说,荣海市三分之一的房子都是他家盖的。

    正赶上房地产爆发的年代,周大少家里更是想象不出的有钱,在我们这也是最为顶级的VIP客户,一晚上砸个十几万眼睛都不带眨的,这就是财神爷啊。

    这种客户,也难怪我们的人不敢惹了。

    不止不敢惹,还要时刻保护他的安全,不允许场子里的任何人伤害到他。

    其实这种事情,还轮不到我这个老总出马。但是因为我发过话,说对卢念竹客气一点,搞得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眼睁睁看着卢念竹在周大少脸上挠了几道。周大少大发雷霆,指责我们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卢念竹也不依不饶,说今天要和周大少同归于尽,下面别提多热闹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走吧,下去看看。

    跟着手下来到事发现场,这里已经挤挤嚷嚷,好多人都出来看热闹了,暂时看不到事发的中心点,但能听到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卢念竹,你他妈的疯啦,知道老子的脸值多少钱吗,你是不是觉得你爹很了不起啊,也不看看你爹现在什么处境,要不是我爸帮忙护着,你爹早被方家赶回老家去了,你还敢对我这样!人呢,人呢,赶紧把这疯婆子赶走,还让不让我在你们这消费了?”

    这人显然就是周大少了。

    接着,卢念竹的声音又响起来:“周炳坤,你真不是东西,你平时怎么和我说的,结果你就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告诉你,咱俩的事和我爸无关,你也别拿你爸说事,今天要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和你没完!”

    “我和你交代什么?你和老子在一起一个月了,什么都不让我碰,我还不能来这发泄下了?”

    “我们都订婚了,你就那么急吗?”

    “你少扯淡,咱俩结合是为什么,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想让你爸在荣海干不下去,就给老子憋着、忍着!”

    “周炳坤,你不是东西!”

    “啊……”

    现场再度一阵混乱,似乎又打起来了,我挤过去一看,就见卢念竹和一个男人果然撕扯在了一起。我是第一次见周大少,但我记得他的长相,确实和卢念竹钱包里的照片一样,看来卢念竹之前还是挺喜欢他的,所以现在才会这么激动。

    别看周炳坤是个男人,可他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而卢念竹每天跑步、锻炼,身体反而结实得多,就算不会打架,只会又拍又扯,也愣是把周炳坤打得身上青一道紫一道的。

    嗯,确实是身上。

    因为周炳坤没穿衣服,身上只有一条小裤衩。

    显然,周炳坤正在包间荒唐,就被卢念竹给抓出来了。

    堂堂荣海市第二大少,竟然丢人丢到这个地步,也是够现眼了。

    “来人啊,人都哪里去了,快把这个疯婆子赶出去!”周炳坤一边抵挡一边大叫。

    周炳坤来这里玩,其实也带了不少走狗,但是这些走狗显然都知道卢念竹的身份,并不敢上去拉架,周炳坤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场子里的保安身上。虽然我也挺看不上周炳坤的,感觉他跟方杰就是一路货色,除了坑爹就是坑爹,但是我也不能放任场子里面发生这种事情,所以我立刻吩咐手下,让他们去把卢念竹给拖开。

    得到我的指令,众人立刻一哄而上,七手八脚地把卢念竹给拖开了。

    现在的卢念竹委屈极了,虽然她没受什么伤,但哭得最凶的是她,哭得那叫一个可怜,口中还在不断骂着周炳坤。之前和她有过一次接触,感觉她是涉世未深的类型,估计从小就被保护得很好,根本想不到家里安排的男朋友会做这种事情,所以情绪一下就爆发了。

    周炳坤终于脱离束缚,立刻让人给他送来衣服,一边穿衣一边骂骂咧咧,说卢念竹就是个疯婆子,回去就跟她取消婚约。

    卢念竹蹲下身去,靠在墙角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好歹是卢晨亮的闺女,竟然让人欺负成这个样子,真是不胜唏嘘。

    但也没有办法,荣海就是这样,真正的掌权者是方家,上面派多少个一把手下来也不管用,权力完全被架空了,就连周炳坤这种商人之子都能耀武扬威,也算世所罕见。

    在荣海做一把手,要么顺从方家,要么负气离开,没有第三条路。

    好在周炳坤虽然狂妄,但也不敢对卢念竹动手——而且可以想到的是,他平时对卢念竹必然很好——现在也只能不断骂骂咧咧,还把脾气撒在看场子的人身上,指责他们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能在这里看场子的,也都是些会说话的,赶紧向周炳坤道歉。但是周炳坤仍旧不依不饶,冲着我们的人骂个不停,大家也只能唯唯诺诺。周炳坤指着他们骂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立刻把她给赶出去!”

    要是其他的人,这些汉子肯定二话不说,抬着卢念竹就走了。

    但是卢念竹的身份必定不同寻常。

    众人回过头来看我。

    我只好走过去,蹲在卢念竹的身前轻声说道:“回去吧,留在这也没有意义。”

    卢念竹抬起头来,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似乎没想到是我,怔怔发愣。

    “你就是这里看场子的?!”周炳坤大步朝我走了过来,他已经穿好了衣服,满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正好看到这一群人都以我为中心,想当然地以为我是看场子里的老大了。

    如果我在市里多呆一段时间,肯定避免不了和周炳坤打交道,那他就能认识我了。

    可惜现在还不认识。

    我站起来,刚想答话,周炳坤已经走到我的身前,狠狠一拳朝我砸了过来。

    “半天不出来,你要死吗?”

    显然把我当做了出气筒。

    我肯定不能让他如愿,伸手握住了他的拳,果然软绵无力,怪不得能被卢念竹痛殴呢。

    我挂着礼貌的笑,说周大少,我是出来迟了不好意思,不过你脾气也太大了,怎么这就要打人啊?

    “我不光打你,还他妈要踢你!”

    周炳坤又一脚朝我踢来。

    我也用腿去挡。

    小腿撞小腿。

    天地良心,我真的只是挡,没有任何要伤害他的意思。

    但他实在太脆弱了,狠狠踢到我的腿上,反而把他弹了出去,疼得他嗷嗷直叫,还摔倒在了地上,捂着小腿来回打滚。

    “反了天啦,连我都敢打,叫你们老板来……”

    跟随周炳坤来的那些狗腿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们不敢对卢念竹怎样,却敢对我这个“看场子的老大”不客气,纷纷冲到我身前来骂了起来,问我是不是瞎了眼,连周大少也敢打?

    “看来你是不想在这干了!”

    “立刻把你们老板叫出来,今天要不给个说法,这事绝对没完!”

    “你敢踹周大少,今天废了你这条腿!”

    现场变得又吵又乱,看场子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这时候,又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是大飞、南霸天他们来了,他们之前在别处巡视,刚刚回到龙虎娱乐城,得知这边发生了事,立刻过来看看。

    一看,就发现我被一堆人围着在骂。

    这还了得?!

    大飞、南霸天等人都是暴烈的性格,迅速冲了上来,朝这帮人就是又踢又打,揍得他们嗷嗷直叫、满地找牙。

    周炳坤都惊呆了,他纵横整个荣海的娱乐场所,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他的走狗!

    “你们好大的胆子!”周炳坤指着我们大叫:“今天这事完不了了,我要让你们老总亲自过来解决!”

    看到事情越闹越大,卢念竹也站了起来,有些紧张地对我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但你还是赶紧走吧,你是惹不起他的!”接着又回头冲周炳坤说道:“你疯了吗,逮谁咬谁?人家看场子的做错什么了吗?”

    卢念竹本来在为自己的事难过,看到我被牵扯进来,也很不好意思,赶紧就来帮我说话。

    但她不说还好,越说,周炳坤反而越来劲了。

    “老子收拾的就是这群看场子的!”周炳坤叫道:“谁给他们饭吃,他们没点数吗?连狗都当不好,难道不该收拾?今天谁也别想走,叫你们老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