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19 潜在的麻烦

219 潜在的麻烦

作品:《龙抬头

    看到这幕,我还是蛮有挫败感的,心想自己长得有那么可怕么?

    肯定是大飞他们连累了我!

    随着姑娘一路逃窜,钱包仍旧留在原地,大飞他们一哄而上,捡起钱包检查起来,身份证、银行卡,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钞票全被翻了出来。也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毛病,估计是以前抢劫抢习惯了,看到钱包就忍不住翻。

    “哈哈,原来叫卢念竹啊!”大飞拿着身份证大叫,众人也都纷纷探头去看。

    “还是荣海大学的大学生呢!”黑熊又翻出来一张学生证。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把钱包抢了过来,说你们别这么无聊,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众人一哄而散,继续嬉戏打闹去了,我则收拾着被他们翻乱的钱包,把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都塞回去。姑娘果然叫卢念竹,是荣海大学的大二学生,证件上的照片也异常清丽,是个不折不扣的九分美女,是那种很容易会让男人心动的清纯类型。

    不过自从我有了程依依后,一颗心就被她全占据了,不会对其他女生产生感觉,所以也没多看,随便往里面装。

    这姑娘把钱包当提包使,什么零碎的东西都往里塞,就连钥匙都有,这要被其他不怀好意的人捡去,估计她家就遭殃了。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照片映入我的眼帘,是卢念竹和另外一个男生的合影,男生阳光、帅气,两人看着挺搭,显然是小情侣。

    我也没有多看,同样塞进钱包,想着一会儿那个姑娘跑回来了,再把钱包还给她——既然她在慢跑,应该还会原路返回的吧?

    但我错了,我和锥子练了一个多小时拳,也没见那个卢念竹原路返回。

    估计是不敢了。

    算了,找找她在哪里,把钱包送过去吧,毕竟里面东西挺多,补办起来也很麻烦,就当做好事了。

    我可不会傻到一栋别墅一栋别墅去找,而是直接找到一名保安,向他说明了一下情况,接着又把卢念竹的身份证拿出来,说你认识这个人吗?

    这片别墅区的保安都很负责,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住户,问他肯定没错。

    果然,保安一看就说:“啊,这是卢书记的女儿,刚刚搬来不久!”

    我疑惑地问:“卢书记?”

    保安说:“对啊,你不知道?荣海新来的市委书记卢晨亮,你沿着这条路过去,C区13栋就是他们家啦!”

    我点点头,说好,谢谢。

    接着我便转身,朝着C区13栋走了过去。

    其实这种小事,我完全可以交给保安去做,还能省去好多麻烦,省得姑娘见了我后害怕。不过听到卢晨亮的名字以后,我还是决定亲自过去看看,毕竟我也听说了一点风言风语,知道这是上级派下来制衡方家的人,方鸿渐这几天正在对付的人就是他。

    要想扳倒方家,没有盟友肯定是不行的,这个卢晨亮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如果我们能在私下合作,必定事半功倍。

    当然,能不能合作先不谈,多认识个人总是没错的,所以我就起了拜访的心。

    还没走到C区13栋的时候,我就看到卢念竹正在门口徘徊,显然没钥匙进不了门。我走过去,她也看到我了,似乎认出我来,眼神瞬间有些提防,同时左右去看,寻找着保安的踪迹,随时准备大叫。

    我也不以为意,知道她刚才被大飞等人吓到,以为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为了让她打消顾虑,离着老远我就拿出钱包晃动,说我捡到一个钱包,是你的吧?

    卢念竹露出一丝欣喜,立刻点头,说是我的!

    我走过去,把钱包交到她的手上,说你检查看看,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

    卢念竹立刻打开钱包,当她看到里面乱糟糟的时候,神色明显一愣。

    我立刻给她解释,说我那群朋友翻了你的钱包,希望没有给你带来困扰!

    卢念竹检查了下钱包,发现没丢什么东西,冲我说了一声谢谢,又从钱包里面拿出几张钞票,说是给我当做谢礼。我摇摇头,说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刚才我那些朋友吓到你了吧,希望你别介意,他们就是嘴巴臭点,其实人不坏的!我已经骂过他们了,以后你可以继续从那边跑,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我都已经把话说成这样了,卢念竹的眼神之中还是有些提防,不过面上倒是挺礼貌的,再次对我说了谢谢。

    家教很好的女生仿佛都是这样,面上恭谦有礼,实则拒人千里。

    我来这里,本身是想拜访卢晨亮的,看到卢念竹连门都进不去,就知道卢晨亮不在家了。无所谓了,反正知道他家在这,有机会再过来吧,便和卢念竹说了一声再见,转身离开。

    在我刚走不久,一辆黑色的奥迪A6就开到了C区13栋的门口。

    卢念竹还在整理自己的钱包,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父亲从车上走了下来。

    “钥匙丢了?”卢晨亮一边问,一边从身上摸钥匙。

    刚才女儿打电话给他,说钥匙找不到了,他正好在附近参加一个活动,路过家门口,顺便就过来了。这栋别墅是上级分配下来的,不过他一般不来这住,倒是女儿挺喜欢这,隔三差五就要过来。

    “找到啦!”卢念竹晃了一下手里的钱包和钥匙,又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

    对卢念竹来说,刚才在慢跑的时候经过我们,确实被我们那群人吓了一跳,因为我们看上去就不是善类,不知道我们是怎么搬到这的。倒是我,刚才来给她送钱包的时候彬彬有礼,才让她打消了一点固有印象,但也仅是一点而已。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有那样凶巴巴的朋友,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听着女儿的讲述,卢晨亮同样起了疑心,他同意女儿在这里住,就是知道认为的安保不错,那些“看上去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是从哪里来的?

    卢晨亮立刻回过头去,让司机小王去保安处问一问。

    司机小王立刻调转车身开了出去。

    不一会儿,司机小王返了回来。

    “是方鸿渐的人……”司机小王在卢晨亮的耳边说了一阵。

    卢晨亮听完之后,已经对我们有了一个大概了解,顿时眉头紧锁、一脸厌烦,立刻说道:“把家里的锁,从上到下都换一遍!”

    “是!”司机小王立刻着手安排。

    同时,卢晨亮又对女儿说道:“以后离那群人远点,一丝接触都不要有!”

    卢念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说好。

    她一向很听父亲的话。

    而我,对这些情况当然一无所知,回到我们住的那栋别墅后面,继续和锥子练起了军体拳。

    我们一想到赵虎正在接受特训,归来之后实力又会大进,我们就产生了一种焦虑感,生怕自己会被远远甩开,所以也比平时练得更起劲了,除了吃饭和休息之外都在练拳。

    当然,也就仅限我们两个,大飞和南霸天他们一点危机感都没有,还是无忧无虑地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除非我说他们几句,他们才会跟着练上几下。

    每天早晨起来,我和锥子先绕着别墅区负重跑十公里热身,接着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之中。在我们跑步的时候,还是会遇到卢念竹,但她已经不从我们那边跑了,每次都会远远绕开,看来还是提防我们。

    有几次和她遇到,我试着想和她打招呼,但她理都不带理我,仿佛不认识我,低头就离开了。

    得,不理就不理吧,无所谓了。

    除了白天的训练以外,晚上还是要到各处去转转的,龙虎娱乐城更是必去不可的地方之一。

    这天晚上,我又照旧来到龙虎娱乐城,上下检查过一遍没发现问题。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卢念竹。

    刚看到她的时候我还纳闷,心想这个乖乖女也来这种地方啊,这可打破她在我心里的印象了,不过男人能来这里寻欢作乐,女人当然也可以了。这里不光有公主,也有少爷,专门给富婆陪酒的,卢念竹绝对算是个小富婆了,一掷千金不是问题。

    我看到卢念竹的时候,卢念竹也看到了我,但是她的眼神十分厌恶,仿佛很嫌弃我来这种地方。

    我的心里当然哭笑不得,心想你还能来,我怎么不能来了?

    不过她没和我说话,我也没和她说话。

    但她仿佛不是来消费的,而是趴在一个又一个的包间门口往里张望。这种情况不是没有,我们这里经常会有女人过来抓老公或是抓男朋友的,属于潜在的麻烦之一,我便和身边的人交代了下,让他们注意着点卢念竹,别让卢念竹闹出了事。

    因为知道卢念竹的特殊身份,所以我也特意关照了下,让他们对她客气一点。

    吩咐完后,我就回楼上歇着去了。

    不一会儿,果然有消息传来,说卢念竹和某个包间的人打起来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