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17 败军之将,无话可说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2次加更

217 败军之将,无话可说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12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场面一时间陷入僵局。

    本以为抓到钱四虎就等于握了一张王牌,谁知道对方却来了这么一出,确实把我们都搞懵逼了。

    赵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赵虎还是有点不死心,抓着钱四虎的头发说道:“看到没有,你的兄弟就是这么对你的,你是不是很寒心啊?”

    “没什么可寒心的。”钱四虎说:“这确实是我们‘荣海七虎’的作风,我们不希望被人威胁,也不喜欢成为别人的累赘,所以这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不过你别以为杀了我就没事了,我们彼此之间不讲情义,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情义,如果你杀了我,周老虎会疯狂地报复你,杀光你的全家。”

    踩在我身上的祁六虎补了一句:“没错,是这样的,我爸死的第二天,凶手的全家都死光了,就连房子都被烧得一干二净。”

    祁六虎说起这段往事,甚至有点得意。

    外界都说,你敢拔荣海七虎的一根头发,他们就敢卸你一条大腿,你敢卸荣海七虎的一条大腿,他们就敢杀你全家。

    看来名副其实,连自己兄弟的性命都可以不顾,做人狠到这个程度,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现场再度沉默下来。

    “想好怎么做了没有?”陈五虎突然开口:“是认输呢还是死全家?”

    “我认你妈!”赵虎额头上面青筋暴起,“我全家就我和我爹了,我爹还半身不遂,拉屎撒尿都费劲,早就活得不耐烦了,杀就杀吧!”

    赵虎再度把斧子横在钱四虎的脖子上,似乎要和对方同归于尽。

    对方竟也无所畏惧,纷纷举起手里的家伙,要了结我们这干人的性命。

    看来他们不是吹牛,想用这种威胁手段逼他们就范,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来不怂的赵虎,这次终于有点怂了。

    对方不讲情义,他可不能不讲情义,这都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哪能说不管就不管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赵虎有些无奈地说:“认输就能放我们一条命吗?”

    这话一出,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了。

    钱四虎说:“什么放你们一条命……我们从来也没打算要你们的命啊,我们来这就是想要和你谈谈。”

    “谈谈?”赵虎瞪着眼睛:“那你用嘴谈就行了,干嘛一上来就动刀动枪的?”

    钱四虎颇有些无奈:“动刀动枪的是你吧,我不过在你床边坐了一下,你就抄起大斧子砍我,天底下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没?”

    “我不讲道理?你睡起来看到有人坐你床边,还贱兮兮地冲你笑,你不砍他啊?”

    “我怎么就贱兮兮了,我那是充满友好的笑……”

    “少废话。”赵虎掐着他的脖子来回摇晃:“你们到底想谈什么?”

    “停、停,头晕……”钱四虎捂着自己脑袋说道:“是这样的,你昨天饶了杨七虎一命,我们老大还挺感激的。我们老大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而且不喜欢欠人的情,既然你们主动投桃,我们也要报李……”

    赵虎打断了他:“我没有饶杨七虎的命,是他自己逃走的。”

    “算了吧,七虎回去和我们讲了,说你是故意放他走的……”

    我们都很诧异地朝赵虎看去,南霸天委屈地说:“原来是你故意放的,你还怪我!”

    大飞就更委屈了:“最后是我背了锅吧……”

    赵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哎,也不是啥深仇大恨,但是方爷让我杀人,我又不能不听,所以才玩这一出。

    “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钱四虎把赵虎的斧子推开了,说大家敞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们来这也不是为打架的,好好谈谈这事该怎么办。

    钱四虎主动走到客厅中央的沙发上坐下,其他几头老虎也都收起了自己的家伙,我们几个爬了起来,还是有些懵逼,不知道这是什么路数。赵虎也把斧子收了起来,一屁股坐在钱四虎的对面,有些嘲讽地说:“不为打架,就把我们的人打成这样?”

    大家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各个伤痕累累,我还算好的了。

    “我们琢磨着先给你们点颜色看看,这样坐下谈话的时候能够占些主动……”钱四虎耸了耸肩:“但是你们的人反抗太激烈了,尤其是你,差点就干翻我。”

    “不是差点,我就是干翻了你。”赵虎大大咧咧地说着。

    钱四虎无话可说。

    “要说什么,说吧。”赵虎靠在沙发背上,还翘起了二郎腿,显得很不在乎。

    这就是胜利者的气场,像我这种被打败的都不好意思坐了,锥子更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走过去查看锥子的伤势,锥子抬起头说:“师父,我没事,但你得教我点有用的了,我可不想一直被人击败。”

    我:“……”

    我也不想啊!

    我把锥子拖到墙角,一声不响地为他处理伤口,该上药上药,该包扎包扎,简单的急救手段还是没问题的。

    而在另外一边,钱四虎和赵虎的谈话也正式开始。

    “我不知道方爷是怎么和你们说的。”钱四虎说:“但是方爷告诉我们,你们几个在县城不好对付,所以把你们骗到市里面来,交给我们荣海七虎收拾,还让我们不要手软,该杀就杀。”

    赵虎则说:“方爷告诉我们,这些年你们越来越不听话,想借我们的手除掉你们,再扶我们做荣海的地下之王。”

    两人说完以后,各自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方鸿渐还真是两头骗啊。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我们两边会坐到一起坦诚相待吧?

    “所以,你们什么想法?”赵虎和钱四虎一起抬头,同时询问对方。

    接着,两人一起苦笑起来。

    任谁被人这么玩弄于股掌之间都会不舒服的。

    我心里想,能怎么办,明知道被对方利用,还要继续打下去的话,那不是贱吗?最好,我们两边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方家。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把这个建议提出来的时候,钱四虎已经开口:“联合对付是不可能的,荣海没人是方家的对手,黑白两道都没有人。所以,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趁早还是放弃。”

    赵虎来了兴趣:“那你打算怎样?”

    钱四虎继续说道:“你们还是退出吧,回去你们县里。你看到啦,你们不是我们荣海七虎的对手……”

    “我没看到,刚才我还把斧子架在你脖子上了!”

    赵虎这一句话把钱四虎噎得够呛。

    噎得他甚至咳嗽起来。

    “咳咳咳……”

    赵虎赶紧起身,很关心地拍着钱四虎的脊背,说你还好吧,以后说话注意一点,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钱四虎咳嗽了好几下才缓过劲儿来,摆摆手说:“赵虎,你的实力确实挺强,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要明白,我在荣海七虎之中只排老四,我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你的实力,最多和我三哥不相上下,我大哥和二哥,收拾你跟玩儿似的!”

    “去你的。”赵虎狠狠一巴掌拍在钱四虎的背上,骂道:“你说是就是啊,让你大哥和二哥来,看我不打出他们屎来!”

    赵虎这倔脾气,最不爽的就是别人说他不行。

    “你别不信……”钱四虎微微摇头,叹气:“我们大哥真的出马,你后悔也来不及了……算了,反正我过来,就是给你提个醒,愿不愿意看你们自己。我们大哥说了,给你们一个星期时间考虑,一个星期以后要是还不退出荣海,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毛的一个星期,有能耐现在就来!”赵虎龇牙咧嘴。

    “说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你饶了杨七虎一命,这是我们大哥的回馈,剩下的你们自己考虑。好了,我要走了,希望以后再也不见。”

    说完这番话后,钱四虎就站起身来,其他几头老虎以及他们的人,也都纷纷跟出门去。

    赵虎十分不爽,挥舞着斧头跟在后面:“走什么呀,继续打呀,来呀、来呀!”

    南霸天、大飞等人也都跟着叫唤:“就是,跑什么呀,继续打呀!”

    啥叫狐假虎威,这就是了。

    我则一声不吭,继续在墙角给锥子上药。

    锥子一样垂头丧气,我俩实在没脸去说什么。

    败军之将,无话可说。

    赵虎他们一直追到门外,眼睁睁看着荣海七虎的人走了,才骂骂咧咧地返了回来。

    “看到没,被我给吓跑了。”赵虎摇头晃脑、志得意满。

    “那是,我虎爹一出马,玉皇大帝也得灰飞烟灭,更别提什么荣海七狗啦……”大飞亦步亦趋地跟着,使劲拍着赵虎马屁。

    但是他们一进来,就愣住了。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面无表情、双眼无神,显得很呆。

    “木头叔,您什么时候来的……”赵虎愣了一下,赶紧就打招呼,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我也惊讶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木头真的坐在沙发上面。

    之前我还一直琢磨木头咋不出来,现在想明白了,祁六虎根本没有杀我的心,所以木头就没现身。

    但是,现在怎么又出来了,还这么光明正大?

    二叔不是让他藏在暗中的吗?

    “回去吧。”木头沉沉地说:“你们确实不是荣海七虎的对手。”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