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16 就是,不讲情义

216 就是,不讲情义

作品:《龙抬头

    杀我?

    祁六虎的语气淡然,仿佛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想要杀我不过手起刀落而已。

    但是不知怎么,我竟一点也不慌张,可能是因为知道木头在暗中保护我吧。不过,这个祁六虎应该坐了一会儿了,木头怎么没出来呢,是因为我的性命还没受到威胁?

    我看了一眼架在我脖子上的刀,忍不住问:“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我们这栋别墅日夜有人巡守,里里外外有着二三十个兄弟,对方还能无声无息潜进我的客房,未免有点太邪门了。这些家伙要是这么能干,我们直接回县城吧,这还打什么啊,完全不是对手!

    “想知道吗?”祁六虎晃了晃手里的刀,说:“起床吧,去外面看看就知道了。”

    祁六虎往后退了退,刀也收回去了。

    显然,他根本不怕我逃跑或是还手。

    “你能转过身去吗?”我说:“我要穿衣服了。”

    “穿你的吧,老子又不是娘们?”祁六虎翻了一个白眼。

    我只好当着祁六虎的面穿衣服,接着又穿裤子,在穿裤子的时候,我的两条腿突然猛地蹬出,朝着祁六虎的胸口来了个连环腿,接着又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支匕首,疯狂地朝他刺了过去!

    让我束手就擒,门都没有!

    但是祁六虎比我想象中的反应要快,他先疾速后退,躲开我的连环腿后,接着同样朝我刺来匕首。

    也就一瞬间的功夫,我们二人已然交手,“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匕首已经纠缠十几回合。

    二叔教给我的格斗功夫比较全面,拳打、脚踢、摔打、擒拿,以及各种武器的使用都有涉猎,这也是每个特种兵都要掌握的基本技能。匕首的使用就是其中之一,我的水平当然不能和真正的特种兵相媲美,但也相当有模有样,足够唬住普通人了。

    但我和祁六虎一交手,心中不禁大吃一惊,因为我可以肯定,我绝不是他的对手!

    祁六虎的匕首又快又猛,于我来说如同闪电一般迅疾,我拼尽全力也跟不上他的速度。忍不住想,估计锥子能够和他交手,可这家伙哪去了呢,不是还在睡懒觉吧?

    也就十几回合,我就有点扛不住了,要是再打下去,非得被他割破喉管!

    我不自觉地往后退,打不过他总能跑吧,但是祁六虎不依不饶,一个箭步冲到我的身前,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脚下在我小腿处一绊,我的整个身子朝后栽倒。

    与此同时,祁六虎的匕首也刺下来,径直扎向我的喉管!

    这个时候的我处于失重状态,已经没有任何余力还击,浑身上下惊出一层冷汗,心想木头叔啊木头叔,我的生命有危险了,你也该出来了!

    可是木头从头到尾也没现一下身。

    我的身体重重跌在地上,祁六虎的匕首也刺了下来,“叮”的一声扎在我脖子旁边的木地板里。

    只有毫厘之距。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不知道该庆幸自己捡了条命,还是该抱怨木头怎么没有现身。

    “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可不是扎偏了。”祁六虎压在我的身上,阴沉沉说。

    我也只能承认这点。

    他是饶了我一命。

    “你不是我的对手。”祁六虎站了起来,“所以我不建议你继续反抗。”

    我只好顺从地站了起来,在祁六虎的“押送”下往外走去。

    下楼来到客厅,才发现这里站满了人,也趴满了人,不过站着的人一个也不认识,趴在地上的人倒是全部认识。有锥子,有南霸天,有大飞和黑熊,还有昨天晚上赶过来的兄弟,此时无一例外都在地上趴着。

    锥子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么?

    我的心里往下一沉。

    我看到锥子浑身是血,被一个男人踩在地上,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但是肌肉发达,贴在身上的衣服也紧绷绷的,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不过,陈五虎显然也不轻松,身上同样有着不少血迹,看来经历过一番恶战。

    “五哥,挺顺利哈?”祁六虎笑呵呵地和那人打招呼。

    这我就知道了,原来他是“荣海七虎”中的陈五虎。

    陈五虎气喘吁吁地点了点头:“还可以,也不是很顺利,这家伙被我打倒三次又站起来三次,确实很久没有遇上这么强劲的对手了。”

    锥子确实是这样的性格,当初和二条打的时候,也是不倒地不罢休。

    据我所知,荣海七虎是按实力来分座次的,锥子在我们这边已经是很强的高手了,几乎仅次于赵虎之下,竟然连他们的五虎都打不过……

    我的心里顿时一片黯然,两边确实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这时候,陈五虎又问:“你呢,怎么这么长时间?”

    祁六虎说:“我上去的时候他还在睡觉,你知道打扰人睡觉不太礼貌,所以我就只能等他醒过来了。”

    祁六虎推了推我,我就继续往下面走,最终来到客厅,让我也趴在地上了。

    我往左右看看,发现昨晚逃走的杨七虎也在,他的一双大脚正踩在南霸天的身上。杨七虎已经没有了昨天的颓废之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得意,显然是找回了场子。

    这才是真正的全军覆没啊……

    不对,不是全军覆没,因为我没看到赵虎。

    赵虎还没输么?

    这时候,陈五虎也问道:“四哥呢,没和你一起下来?”

    祁六虎回头看看楼上,有些迷茫地说:“不知道啊,我没见他,不过不用担心他吧,四哥实力那么的强……”

    我明白了,荣海七虎这次出动了四虎,分别是钱四虎、陈五虎、祁六虎和杨七虎,这可比昨晚的阵势大多了,看来昨晚的惨败让他们吸取教训,这次没敢在掉以轻心了。

    七虎出了四虎,确实对我们挺重视的。

    我们已经提前防备,可还是被对方一网打尽了——除了赵虎。

    赵虎和钱四虎还没下来,也不知道他们情况怎么样了,我们的希望也完全放在赵虎的身上了……

    陈五虎皱皱眉说:“这么久了还没动静,老六你上去看看吧,不是四哥出啥事了吧?”

    “行,我去看看。”

    祁六虎正准备上去,楼上终于传来脚步声,客厅里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有两个人走了下来,一个正是赵虎,另一个三十多岁年纪,皮肤很黑、人也很瘦,眼睛也充斥着彪悍的光,一看就是个相当不好惹的人物,显然就是荣海七虎中的钱四虎了。

    两人也是一前一后走下来的,一个人押着另一个人。

    不过是赵虎押着钱四虎。

    赵虎的大斧子架在钱四虎的脖子上,钱四虎一脸的愤怒和不甘,可也一点办法没有。

    我的妈呀,看来看去还是赵虎最靠谱,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都不太行。

    但是赵虎和钱四虎的身上都有不少的伤,四处血迹斑斑,显然也是经过一番恶战的。这不过是荣海四虎中的第四虎,就已经这么猛了,前三虎那还了得?

    总之,因为赵虎,我们总算是没全军覆没,简直就是我们的希望之光。这一瞬间,客厅里趴在地上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面含激动地看向赵虎,大飞甚至叫了起来:“爹呀,你可算是出来了,快救救你儿子吧。”

    赵虎下了一半台阶,突然停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客厅里所有的人。

    站在客厅里的众人,尤其是那几头老虎,各个面上露出不可思议,显然没想到他们心目中如同神一般的四哥竟然会输,竟然会被人用斧头架在脖子上押着走出!

    “四哥,出了什么意外?”陈五虎吃惊地问道。

    “没有意外。”钱四虎仍旧一脸不甘:“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几头老虎面面相觑。

    他们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还想趁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赵虎一手抓着斧子,一手挖着自己的鼻孔说道:“不知道老子在梦里也喜欢杀人吗?”

    现场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

    赵虎把手放下,把抠出来的鼻涕抹在钱四虎肩膀上,钱四虎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行了。”赵虎说道:“胜负已定,你们该认输了。”

    有道是擒贼先擒王,赵虎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这个偷袭计划显然是以钱四虎为首领的,只要把钱四虎握在手里,其他人还不束手就擒?

    我松了口气,正要从地上爬起,结果祁六虎一脚把我踹趴,又踩在了我的背上。

    其他人也是一样,刚想动就被踹翻了,有的甚至拿出家伙威胁,不让我们的人动。南霸天哇啦啦骂着:“你们眼瞎了吗,没看到你们四哥被绑了啊,想让你们四哥死吗?”

    “少他妈废话……”杨七虎狠狠一脚踩在南霸天后脑勺上,南霸天终于安静了。

    赵虎看看左右,有些讶异地说:“各位,怎么个意思,不相信我会要你们四哥的命啊?”

    赵虎一手抓住钱四虎的头发,猛地将钱四虎的脑袋一拉,用斧锋对准了钱四虎的脖子。

    只要轻轻一剌,大动脉上的鲜血就会喷涌而出。

    “不是,你尽管杀,我们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陈五虎说:“我们荣海七虎能够活到现在,靠的就是不讲情义,大家平时各忙各的,有事才会聚在一起,没有多深的兄弟感情,死了谁也没有关系,反正还有别人顶上。别说我们四哥,就是我们老大被你绑了,大家也没什么反应的。所以,你这招没用啊,我们不会被威胁的。”

    听完陈五虎的长篇大论,我们众人都是一脸“……”的表情。

    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说自己不讲情义,还这么理直气壮、言之凿凿的人。

    牛逼牛逼,社会社会。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