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10 荣海七虎

210 荣海七虎

作品:《龙抬头

    锥子这一跪,把我都跪懵逼了。

    我知道他一直都想拜我二叔为师,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这么极端,拜不成我二叔,竟然拜起我了!我哪有资格当他师父,我的实力还不如他呢,哪有强者拜弱者当师父的道理?

    我赶紧去扶他,说你别这样,我二叔的事,咱们慢慢再商量……

    锥子却不肯起来,抓着我的手说:“张龙,你二叔不会收我为徒的,他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啊!真的,我拜你和拜他是一样的,反正他会教你,你再教我就可以了,都是一样的啊!你今天要不收我,我就不起来了,师父、师父、师父!”

    锥子一边说,还一边冲我磕头。

    我看出来了,锥子也是个倔骨头,认准的事从不改变,我要是不收他,他就真的不起来了。

    我没二叔那么绝情,锥子要是跪在二叔面前,就是跪一个星期一个月,二叔也不会正眼看他一下。我不行啊,锥子给我打了这么长时间的工,跑前跑后地给我干这干那,我本身就欠着他人情呢,哪好意思让他一直跪着,心一横说:“行行行,我收你了。”

    “谢谢师父!”

    锥子兴高采烈地站了起来,接着四处摸兜,说要给我买点礼物。

    但他身无分文,刚才给我二叔买东西把钱都花光了,我哭笑不得地拦着他,说你不用买了,放在我二叔那的东西,就当是孝敬我了!

    就这样,锥子莫名其妙地成了我的徒弟,恐怕是史上第一个徒弟比师父还厉害的。

    ——孙悟空和唐僧不算,孙悟空拜的是佛法,不是武功。

    所以说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我和锥子以前是仇敌吧,现在竟然成师徒了。如果有朝一日,方杰改口叫我爹了,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锥子既然做了我的徒弟,当然要跟着我一起去市里了,我也答应他以后练功会带着他。

    当天晚上,我们带着一大群人来到市里,方鸿渐和郑西洋牵头为我们接风,陪坐的当然还有冯伟文、板儿哥和杨武。有家金马娱乐城,就是我之前说准备改名龙虎娱乐城的那个,原本是冯伟文他们几个共同参股,因为我和赵虎来了,送给我们做见面礼。

    我们今晚就在这里吃饭,吃完饭后还有一系列属于男人的活动。

    事实证明,不带程依依和韩晓彤是对的,不然很多后续活动都没法展开了——哈哈哈哈哈。

    金马娱乐城在荣海算是比较高档的了,装修的金碧辉煌、奢侈大气,吃喝嫖赌什么都有,进去一趟没有几千块钱都出不来。外面一箱五十块钱的啤酒,里面敢卖五百,更不用说那些洋酒和红酒了,确实是有钱人才能消费起的地方。

    我们过去的时候,金马娱乐城正在拆招牌,准备换成“龙虎娱乐城”这几个字,移交手续前几天就已经妥了,足以说明冯伟文他们的诚意。

    吃饭的时候,方鸿渐和郑西洋就跟我们聊天,询问我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和赵虎笑着说道:“一切都听二位安排。”

    方鸿渐说要扶持我们做荣海的地下之王,我和赵虎也很好奇,到底怎么当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要想踏踏实实当这个地下皇帝,必须要听这两个人的安排,说白了就是要给他们当狗。

    没有办法,无论在哪,要想在地下世界吃得开,官面上的背景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在县城的时候有楚正明罩着,来到市里就得依靠方鸿渐和郑西洋了,这两个人对我和赵虎绝对没安好心,但是我们一样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就忍辱负重一下,暂时捧他们的臭脚了。

    在不涉及原则的基础上,当然要对这两个人言听计从。

    方鸿渐和郑西洋对视一眼,显然也很满足我和赵虎的乖巧、听话。方鸿渐没有说话,端起桌上的茶杯来喝了一口,郑西洋倒是接着说道:“这些年来,荣海的地下世界一直很乱,没有个人出来牵头做事,老冯倒是有点这方面的资质,但他一直不肯往这方面发展。”

    冯伟文苦笑着说:“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本事!而且我这个人没啥野心,总觉得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够了。不过现在想想,得亏自己没做这事,明显是给龙哥和虎哥留着的嘛!”

    冯伟文还是挺幽默的,众人哄笑起来,但是附和声也不少,大家都说他讲得对。

    别看在座的都三四十了,除了方鸿渐和郑西洋外,谁也得叫我们一声龙哥、虎哥,道上从来看的都是实力,不是年龄。

    郑西洋接着说道:“老冯,你老实说,你没有野心的真正原因,除了想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有什么?”

    郑西洋显然话里有话。

    冯伟文的眼神顿时一黯,沉沉地说:“还因为周老虎!”

    周老虎!

    这个名字一出,整个包间里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几分,刚才还谈笑风生、侃侃而谈的众人,突然都变得安静起来,吃菜的吃菜、喝茶的喝茶,谁都不肯再说话了。

    这个名字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仿佛哈利波特里的“伏地魔”一样不大能提,就连方鸿渐的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

    “不错,因为周老虎!”郑西洋的面色变得凝重,转头看向我和赵虎:“二位听过这名字么?”

    我和赵虎都点了点头。

    市里的大人物,我们还是知道几个的,我们听过冯伟文、板儿哥和杨武,当然也听过这位周老虎。

    如果说冯伟文他们几个称得上是荣海市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那么另外半壁就是周老虎了。

    周老虎是真正的平民出身,最早是某个铁厂的工人,后来制度改革、铁厂倒闭,大批工人就下了岗。周老虎不服气,国家给的铁饭碗,凭啥说没就没了呢,于是组织了一群工人去讨说法。

    讨来讨去,也没讨出个啥来,毕竟九十年代的下岗潮是大趋势,全国都这样啊。

    周老虎心一横,仗着年轻的时候练过武,把这群铁厂的工人再度组织起来,干起了拦路抢劫、杀人越货的买卖。周老虎最早有六个兄弟,并称荣海七虎,后来慢慢发展壮大,跟随他们的兄弟越来越多,手下至少七八百人,而且大多都是穷苦出身,没有什么红啊商的背景,属于不要命的类型。

    他们的人很多、很杂,是荣海市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势力。

    周老虎的起家全凭凶残,而且不讨好任何人,也不屑于和白道的人来往,反正就是谁的面子也不给,自己活得高兴就行。活动范围就是铁厂附近,地方不大但是油水还行,违法乱纪的事层出不穷,黄赌毒基本都占全了。

    这样的一个邪恶人物,按理来说郑西洋早把他拿下了。

    但是没有那么容易。

    一来周老虎足够狡猾,现在已经很少出山,大多事情都交给手下去办,抓他几个小虾米也没有意义;二来他们的人确实太凶,属于你动他们一根汗毛,他们就敢卸你一条大腿的类型。

    之前有过一些执法人员去找他们的事,无一例外的都遭到了报复,不是家人惨死,就是房子着火。

    所以,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郑西洋也不会贸然动手。

    他还不想前脚抓了周老虎,后脚就被人点了房子。

    郑西洋都不敢动他,冯伟文等人就更不敢了。

    所以,要想一统荣海的地下世界,成为这里的地下之王,周老虎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儿。冯伟文自认做不到这事,或者说要想做到需要付出许多代价,他在权衡利弊之后决定放弃,安心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够了,这些年来和荣海七虎那边倒是相安无事。

    “周老虎确实很凶。”方鸿渐接着说道:“他们荣海七虎,这么多年为祸一方,是时候铲除他们了。两位,有把握么?”

    方鸿渐笑呵呵地看着我和赵虎。

    我们知道,这是方鸿渐给我们挖的第一个坑。

    周老虎啊,是令郑西洋都头痛的存在,冯伟文等人提到他的名字更是噤若寒蝉,让我们这些县城来的乡巴佬一上来就对付他……

    颇有点越级打怪的意思。

    我们充其量也就是刚出了新手村,居然要去干这么强的BOSS了么?

    但我们也得硬着头皮往下跳。

    赵虎淡淡地说:“龙虎出征。”

    我则接着说了一句:“寸草不生。”

    在座的众人愣了一下,接着一起笑了起来,方鸿渐冲我们竖大拇指,说道:“好啊,好一个龙虎出征、寸草不生!你们尽管去干他吧,老郑会做你们最坚实的后盾!”

    郑西洋挺直腰杆,目光诚恳地看着我们,表示会和我们站在一起。

    有郑西洋的帮忙,我们肯定能够轻松许多。

    我和赵虎刚想谢谢他,我们俩的手机突然同时来了一条短信。

    我俩掏出手机一看,就连短信内容都一模一样。

    不想死的话,就早点滚出荣海。

    落款:周老虎。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