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8 老狐狸,方鸿渐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9次加更

208 老狐狸,方鸿渐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9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接着,大家便在友好而又融洽的气氛之中进餐、聊天,吃完饭后,就都各自散了。

    方鸿渐还要派车送我们回去,但是被我们给婉拒了。

    因为李磊来接我们了。

    吃饭的过程中,我就给他打过电话,所以他就在会所外面等着。我们上车,和方鸿渐、郑西洋说了再见,也和冯伟文等人暂时告别,就回县里去了。路上南霸天还埋怨我们,说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错过了,荣海市的地下之王啊,多少人想当都当不了,这么大的一块馅饼,都掉到我们嘴边了还不吃!

    赵虎说你懂个屁,闭嘴!

    南霸天就闭嘴了。

    我给程依依打了电话,确定她和韩晓彤确实都回去了,才放了心。

    从程依依的口中,我们得知二叔之前并不打算通过上级关系来帮我们,而是要请最好的律师给我们打官司,所以程依依和韩晓彤才会铤而走险,在酒店的房间里对方杰下手。

    但是现在看来,二叔最终还是出手了,到底还是不忍心看我坐牢吧。

    结果当我回到服装厂,找到正在忙活的二叔时,他看到平安归来的我,竟然大吃一惊!

    他问我,是怎么出来的?

    我更惊讶,说不是你救我出来的?

    他说没有,他是请了荣海最好的律师,准备在法院开庭的时候帮我们打官司,但是绝不可能这么快就把我们给捞出来的。

    一开始我还以为二叔不想承认动用了组织上的关系,后来经过反复确认,才知道他确实没有。

    我并没怪二叔,因为我知道他有自己的做事原则。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方鸿渐怎么好端端地把我们放了出来,还要扶持我们做荣海的地下之王?

    二叔问我怎么回事,我便把之前的经历给他讲了一遍,二叔听完以后陷入沉思,许久之后才沉沉地说:“这个方鸿渐,可真是头老狐狸啊!”

    我当然疑惑不解:“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二叔沉沉地说:“之前我说方家要被连根拔起的事传到方鸿渐耳朵里了。”

    我更疑惑:“那他不是应该对付你吗,怎么反而加倍对我好了?”

    “方鸿渐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二叔说道:“换成方杰,肯定迫不及待地想来对付我了,但是方鸿渐不会的。方鸿渐只会好奇我的身份,然后背地里打听我、打探我,想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实力。”

    “那他经过打探,知道你有这样的实力,之所以优待我,是想向你卖好?”

    二叔摇了摇头:“以他的能力,还打听不出来我的身份!”

    我微微皱起眉头,感觉更奇怪了。

    方鸿渐如果还不知道我二叔的身份,干嘛对我这么好呢?

    “没什么好奇怪的。”二叔淡淡说道:“他越是打听不出来,就越是好奇。所以,他想把你放到火上去烤——荣海的地下之王啊,你和赵虎如果真去做了,可想而知会有多少麻烦,会成为多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而我作为你的二叔,不可能不去管你,插手的次数多了,迟早都会露出马脚。”

    直到这时,我才恍然大悟。

    我和赵虎之前为了拿下县城,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就这还总是不稳,萧墙之祸屡屡发生;如果再去荣海当地下之王,更不知道会引起多少人的不满,危机和麻烦必定层出不穷,二叔不愿意和法律作对,却不会放过这些家伙,一来二去,迟早暴露身份。

    原来方鸿渐打的是这个主意啊,利用这件事来逼迫二叔现出真身,再决定怎么对付我二叔。

    我一摆手,说这个王八蛋,早知道他不安好心,那我们就不去市里面啦!

    “实际上,我想让你去。”二叔突然说道。

    我意外地看着二叔,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不是一向不喜欢我干这行吗,怎么现在改了主意?而且,明知道方鸿渐没安好心,为什么还要往他设好的坑里跳呢?

    二叔长长地叹了口气,问我还记不记得老首长曾经打过他一个耳光?

    这事我当然记得。

    那一巴掌,打在二叔脸上,疼在我的心上。

    “后来我仔细想过。”二叔接着说道:“我应该是破坏了组织上的计划……”

    二叔沉沉地给我讲着一些东西。

    先从杀手门说起。

    他说,杀手门是国内的一个组织,里面的人做事不分善恶,只要雇主出钱,他们可以去杀任何的人。这样无法无天的组织,没有背景是做不下去的,背后必然还有其他势力撑腰。

    他之前所在的飞龙特种大队,已经盯了这个组织很久,也抓过几个杀手门的家伙,但是一直未能挖出这个组织的老底。

    五鬼,是杀手门中处于中流的杀手。

    臭名昭彰、无恶不作。

    恶到连自己人都杀,所以杀手门都把他们逐出来了。

    二叔之前还在部队里的时候,五鬼的名气就传出来了,还上了国家的A级通缉榜,只是他们太狡猾了,一直没将他们逮捕归案。上次无意中邂逅他们,二叔确实是很兴奋,立刻联合金枪、木头等人抓捕他们,最终成功得手。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做了一件错事。

    五鬼投靠方家,飞龙特种大队恐怕早知道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是想顺着这条线索,好好查一查杀手门和方家之间的联系。

    杀手门的弃子,方家怎么会招揽去的,哪里来的渠道?

    方家和杀手门,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以方家的能量,虽然在荣海只手遮天,但还不至于能够庇护杀手门这样遍布国内的恶劣组织,所以他们还想顺藤摸瓜,看能不能挖出更多有关杀手门的东西……

    结果被二叔他们给搅乱了。

    这些东西,都是二叔他们这些日子以来痛定思痛想出来的。

    现在,二叔想要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失。

    他想让我答应方家的邀请,去荣海做那个地下之王,这样就有充足的机会去和方家接触,看看方家平时都和哪些人来往,或许会有杀手门的线索……

    但,二叔又担心我的安危,毕竟这个确实挺危险的,所以才说想让我去,却下不了决心。

    我一听完,立刻说道:“二叔,我去!”

    我也不是有多自负,认为自己一定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只是二叔照顾我的地方太多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事情能回报他,我当然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甚至主动请缨!

    但是这么一说,二叔却后悔了,摆着手说不行不行,这个太危险了,方家和杀手门有牵扯,而杀手门是令飞龙特种大队都头痛的存在,我一个连军都没参过的人怎么能去招惹,简直死路一条!

    我是真想帮二叔的忙,说二叔,你就让我去吧,我和赵虎两个人呢,肯定能照顾好自己的!

    又说:“有你在呢,我们能有什么危险,我们要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肯定会来请你出山的啊!”

    但无论我怎么说,二叔就是不同意,让我老实在县里呆着就行,张家就我这一个独苗了,平平安安比什么都强,还说这事他会想办法去解决的。

    我一着急,说:“我又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算什么张家的独苗?我不管,我就是要去!”

    这一瞬间,我确实想起了很多东西,想起小时候我爸带我去医院做亲子鉴定,做完以后他就失踪了,我妈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连饭都要吃不起了。

    不是二叔,我真的活不下去,他不是我亲二叔,却待我像亲侄子一样,这份恩情就是一辈子都偿还不了,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啊!

    这是我唯一能报答二叔的机会了。

    吼完这句话后,我就冲出门去,二叔怎么喊我也没停步……

    来到厂子门口,我就给赵虎打了电话。

    我把二叔跟我说的,原原本本给他说了一遍,然后问他:“不管你去不去,我都要去,你决定吧。”

    我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就是“龙虎商会”分家,我们两个分道扬镳,各拿一个字走。

    结果赵虎立刻说道:“去啊,干嘛不去?能去荣海当地下皇帝,老子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脑子进水才会放过这个机会!”

    赵虎的语气坚定,言语之中充满豪迈。

    我已经把个中危险跟他说得清清楚楚,但他还是没有一丝犹豫的答应了。

    我再一次觉得,这个兄弟果然没有交错,心里一阵暖洋洋的。

    说真的,我的眼圈都有点红了。

    好在这是手机,他可看不到我哭了。

    “喂,你别哭了行不行,大老爷们不嫌丢人啊?”赵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因为老子就在你背后。”

    我猛地回头,发现赵虎果然就在我身后的不远处。

    这也就算了,和赵虎在一起的,还有程依依、韩晓彤、南霸天、锥子,以及大飞、黑熊、黄大狗……

    有没有搞错,我可是新城区的老大,让这么多人看到我流泪了,面子往哪里搁!

    我赶紧擦擦眼泪,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说你们怎么来了?

    “分钱。”赵虎一边说,一边拍拍拎在手里的两个箱子,继续说道:“三百万,冯伟文派人送来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