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7 荣海,地下之王

207 荣海,地下之王

作品:《龙抬头

    我和赵虎愣住了。

    趴在地上的方杰愣住了。

    旁边的南霸天和锥子,以及对面的冯伟文等人也愣住了。

    方鸿渐突如其来的关心,郑西洋对那几个工作人员的斥责,一切都显得很不真实,仿佛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和赵虎对视一眼,心中已然明白,这肯定是我二叔出手了,二叔强大的部队背景,让方杰的父亲方鸿渐都不得不低头了!

    虽然挨了老首长一个巴掌,但二叔还是很好使的。

    我的心中不免得意起来,心想你们方家算个鸡毛,碰到我二叔也得抓瞎了吧。

    我站起身,淡淡地说:“不是太好。”

    确实不好,刚才挨了十几棍子,现在全身上下还疼。

    赵虎更加夸张,直接“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说自己刚才被打惨了,医疗费就得十几万。这就叫做底气,有人撑腰谁还不会狂啊?方鸿渐又把那几个工作人员骂了一顿,接着就说要带我们去医院看,无论花多少钱都行。

    赵虎直接往床上一躺,说浑身疼,走不动啦!

    论作妖,谁也比不上赵虎,我心里觉得好笑,也跟着往床上一躺,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我们也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方鸿渐走了过来,蹲到我和赵虎的床边,笑眯眯说:“行了两位,闹一会儿得了,咱们赶紧出去,还有好多事情谈呢。”

    自从方杰的爷爷退休,方鸿渐就是方家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了,作为荣海市第一家族的头面人物,地位堪称重如泰山。这样的人,肯低声下气地跟我和赵虎说话,可以说是我们俩的荣幸了,但是我俩偏偏不知好歹,继续赖在床上不起来,说这里疼、那里疼。

    “好好好,老夫给你们揉揉。”

    方鸿渐还是笑呵呵的,一点领导架子都没,果然伸手帮我和赵虎揉了起来。不过这人属实厉害,做这些事不仅没有丢人,反而像是慈眉善目的长辈,正哄几个撒娇的小辈开心。

    方杰却有点忍不住了,“刺溜”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嚷嚷着说:“爸,你这是干什么呀……”

    “你给我闭嘴!”

    不等方杰说完,方鸿渐又狠狠地瞪了方杰一眼。别看方杰平时在外无法无天,在自己父亲面前还是挺老实的,被方鸿渐这么一训,终于彻底的老实了,只是脸上充满委屈,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

    “看你做的这些好事!”方鸿渐恨恨地说:“仗着家里有点权势,就在外面随便欺负别人,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要不是我的儿子,我早把你腿打断了!”

    方杰当然吃惊不已,因为父亲还没用这么严厉的口吻和他说过话。

    到底怎么回事?

    方杰看向躺在床上享受父亲按摩的我和赵虎,面上满是复杂之色,同时又充满了愤恨。

    方鸿渐却不再搭理方杰,而是好言好语地跟我和赵虎说话,又问我们怎么样了,还说他的手法不高明,还是到医院请专业的大夫看看。其实我和赵虎屁事没有,这点伤对我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方鸿渐的态度实在是太好了,搞得我俩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能从床上爬了下来,说没事了。

    方鸿渐还是乐呵呵的,说:“没事就好,那就走吧,我还有事和你们谈。”

    说完以后,方鸿渐便往外走去,我则叫住了他,说我这些兄弟呢,能一起出去不?

    我当然指的是南霸天和锥子,还有对面的冯伟文、板儿哥和杨武。

    方鸿渐说:“当然可以,都一起出去吧!”

    我又问方鸿渐,那程依依和韩晓彤呢,方鸿渐说早就送回去了,我才放下心来。

    在郑西洋的安排下,我们这些人都被放出来了,大家兴高采烈地往外走着,唯有方杰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冯伟文等人是见过大世面的,但这次也忍不住有些激动,因为他们赌了一个大的,还赌对了。

    “看到没,我就说他们靠谱吧?方家根本不值一提!”冯伟文得意洋洋。

    “是、是,还是老冯你啊,永远都能站对队伍!”板儿哥和杨武都冲冯伟文竖大拇指。

    南霸天也是喜气洋洋,走路都带风了。

    离开号所,方鸿渐安排了好几辆车来接我们,直接拉着我们去了一家高级会所。方杰也想跟着过来,但被方鸿渐给赶走了。已经中午,方鸿渐安排了一桌丰盛的宴席,说是要给我们压惊、洗尘,这可真把我们当贵宾了。

    赵虎悄悄地和我说:“龙,还是你二叔,就是有本事!”

    宴席之上,郑西洋向我们表示了歉意,说是之前有些误会,现在都清楚了,希望我们不要介意。

    方鸿渐也乐呵呵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算是好朋友了。”

    对于我们来说,这两人当然是虚伪的,要不是我二叔,我们哪有这个待遇?当然,我们也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类型,一样虚与委蛇,说没关系,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

    我们一开始就不打算和方家作对,能有一个这样的结局也算皆大欢喜。

    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气氛还算融洽。

    方鸿渐问了我们不少事情,比如在县里发展的怎样啊,一年大概能赚多少钱啊等等。了解了一些内容之后,方鸿渐又问我们也没有兴趣来市里发展,县里毕竟格局太小,人嘛,总该要往高处走的。

    我和赵虎面面相觑。

    之前我们是真没什么野心,能在县里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已经很满足了,钱不多但是足够花了,从来没想过要来市里发展。方鸿渐这么一说,我们确实有点懵逼,不知如何应对。

    方鸿渐接着说道:“以二位的能力,在县里实在是屈才了。你们要是能来市里,我可以扶持你们做地下世界的王。”

    听到这一句话,我和赵虎更加心惊,就连冯伟文他们几个都很诧异。

    荣海市地下世界的王?

    还是那一句话,我们能在县里称霸已经很知足了,从来没有想过要来市里打出一片天地啊!

    抛开从未有过的野心不谈,我和赵虎真有这个能力么,我们才刚二十岁出头啊!

    方鸿渐和郑西洋能对我们这么好,肯定是因为我二叔的缘故,可我不信这事也是二叔主使,他可一向不同意我干这行的,怎么可能为我保驾护航,还让我们做荣海的地下之王?

    我们更加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谁知道这是不是个套,方鸿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在不确定对方的想法之前,我们肯定不能轻易答应这事,所以有些委婉地说:“谢谢您的好意,我们还是有点太年轻了,可能无法胜任这个位置……”

    方鸿渐“哎”了一声,又说:“这和年龄有什么关系,自古英雄出少年嘛,再说你们也不小了,个个都是大小伙子。我倒觉得,你们完全可以胜任这个位置,老冯和杨武他们在市里多少年了,怎么就对你们死心塌地、服服帖帖,足以说明你们的能力了!”

    方鸿渐一边说,一边看向冯伟文等人。

    冯伟文肯站我们这边,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二叔,和我们的能力没有多大关系。但方鸿渐都这么说了,冯伟文也只能顺着说道:“是的,如果你们两个肯来市里,大家肯定会以‘龙虎商会’为尊,这样也好,荣海的地下世界挺乱,确实需要统一治理下了。”

    以冯伟文在地下世界的地位,他能说出这样的话,等于变相地承认我们了。

    杨武和板儿哥这两个没主意的,当然跟风说是。

    方鸿渐则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怎样,打算把‘龙虎商会’迁来了吗?”

    我和赵虎再次四目相对。

    彼此的眼神之中,也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老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以前之所以没有野心,是因为没有可匹配的实力,现在突然有了称霸荣海的力量,有方鸿渐的保驾护航,还有冯伟文等人抬轿子,堪称天时、地利、人和,野心自然也就来了。

    谁还嫌自己的事业做得大呢?

    我俩都还没有说话,南霸天就有点按捺不住了,不断用眼神暗示我们赶紧答应。

    这可实在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是我和赵虎仍旧有些担忧。

    我们嘴上虽然没有交流,但是心里都在想着同一件事——方鸿渐到底想干嘛呢?

    我们明明素不相识,彼此间也不了解,怎么上来就要扶持我们当老大呢?就算他自知得罪不起我二叔,那么远离我们也就算了,也不至于送这么一大份礼吧?

    一阵思忖之后,我说:“方叔,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件事情,我们需要考虑一下,容我们回去好好想想。”

    每当碰到这种很难抉择的问题时,我还是想咨询一下二叔的意见。

    他比我要睿智的多,经验也丰富的多。

    方鸿渐也没强求,点着头说:“那好,我就等你们的回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