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5 一个退伍的兵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8次加更

205 一个退伍的兵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8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方杰想干什么,脑子里打些什么主意,韩晓彤一眼就看出来了。

    如果说叶良对韩晓彤还有点“君子情义”的话,方杰则完全是个禽兽不如的牲口了,当初在职校的时候,韩晓彤就把方杰看得清清楚楚,这家伙满脑子都是色欲和女人,比起叶良来可差得远了,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脑子,对付他别提有多简单了。

    只是方杰的背景太过强大,以前不敢轻易对付他而已。

    要不是这次情况特殊,韩晓彤也不会铤而走险。

    这次,韩晓彤确实被逼急了。

    她何尝不知道这么对付方杰太过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但是除了这个办法,也没其他的好主意了。之前,韩晓彤和程依依在市里四处找人,就是为了把方杰给“吊”出来,现在看来还挺成功。

    韩晓彤找来这些壮汉,当然不是真想干嘛,那么恶心的事她也做不出来。

    摆拍一些照片、视频就好。

    几个壮汉娴熟地蹂躏着方杰,或亲吻他,或贴紧他,或者将他拥在怀里,同时做着一些猥亵动作。方杰痛苦地嚎叫着,心里别提多绝望了,一向玩遍女人的他,哪能想到有朝一日会被男人玩啊!

    趁着这个机会,韩晓彤咔嚓咔嚓地拍着照片、录着视频。

    等到一切都搞完了,几个壮汉离开房间,方杰则趴在床边哭哭啼啼,像个受到凌辱的可怜小媳妇。虽然什么实质行为都没发生,但是那些景象也足够成为方杰一辈子的阴影了。

    尤其是经过一些刻意摆拍,从照片和视频里看,好像真的被凌辱了。

    韩晓彤蹲在方杰身前,一张张、一段段地发给他看。

    方杰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说:“白玫瑰,你胆子太大了,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么,我劝你把这些照片、视频赶紧删掉!”

    韩晓彤反手一个巴掌,抽得方杰鼻血都飞了出来。

    “我看你还是没有认清现实。”韩晓彤冷冷地说:“如果你不想让这些照片、视频满天飞的话,最好尽快把张龙和赵虎放出来,我可没有太多耐心,最多给你二十四个小时!”

    说完这番话后,韩晓彤起身就走。

    韩晓彤想过了,如果方杰转身就报了警,那么自己肯定逃脱不了法律制裁,但是她也会把这些照片、视频扩散出去。就算坐牢,她也要和赵虎一起坐,这是她唯一能做到的事了。

    韩晓彤本来想自己做这事的,但是程依依一定要跟着来,因为她们两个都是一样的想法。

    但是韩晓彤想,这种鱼死网破的事,方杰应该不会做的。

    他可是荣海市第一大少,飞扬跋扈、嚣张无限,怎么可能容忍那样的照片流传出去!

    韩晓彤有些放心地往外走着,准备出去以后就找台电脑,把这些照片和视频都备份下来,以防万一。如果自己真的有个好歹,起码能和对方同归于尽,谁都别想好过!

    可韩晓彤一开门就傻住了。

    门外站着郑西洋。

    郑西洋身后,还有一群民警,那几个“猥亵”过方杰的壮汉,此时此刻也被狠狠压倒在地。

    韩晓彤的脑子嗡嗡直响,后面的程依依也傻了眼。

    “郑叔,你可来了!”方杰像是看到救星,几乎喜极而泣。

    “全部带走!”郑西洋冷冷地说。

    韩晓彤不知道郑西洋为什么会来这里,但她知道自己肯定完了,我和赵虎的绑架、勒索未能落实,她的绑架、勒索却被抓个正着,可以说是人赃并获!

    方杰说什么也不可能像冯伟文一样为她们辩护的。

    但是韩晓彤并不后悔,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了,她已经努力过了。

    唯一觉得可惜的,是把程依依也扯进来了……

    韩晓彤和程依依被带上警车,方杰也被救了出来。

    方杰还没从之前的阴影中走出,握着郑西洋的手,哭哭啼啼地说:“郑叔,那几个大汉,一定不能轻饶他们,把他们都关到号子里去,找更多的大汉日日夜夜猥亵他们……还有,照片和视频一定要删掉啊!”

    现在的方杰,也没心思追问郑西洋怎么会出现在这了。

    “放心,放心。”郑西洋安慰着方杰。

    郑西洋派人把方杰送回家去,自己则马不停蹄地赶往荣海市机关大楼。

    郑西洋出现在酒店的房间门口当然不是巧合。

    这几天他一直在对付我们,除了到处搜寻我们的罪证,还把我们身边的人都监控了,当然包括韩晓彤和程依依。所以她们和方杰一见面,郑西洋马上就知道了,后来去了酒店开房,郑西洋也清清楚楚。

    郑西洋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搭救方杰,是因为他觉得不到时候,在方杰最绝望最痛苦的时候进去,才能把恩人的效果和作用发挥到最大,也能让方杰这样的纨绔子弟铭记终生。

    郑西洋能到现在这个位置,当然是有点本事的。

    除此之外,他还要去做一件事情。

    以汇报情况的名义,去向方杰的父亲邀功。

    这种事情,方杰肯定不会外传,为了能让方家知道自己所做的事,只能自己去汇报了。

    ——不能白干是吧?

    方杰的父亲名叫方鸿渐,和小说《围城》里的主人公同名,不过荣海市的方鸿渐可不是个书呆子,说他一手掌控着荣海白道半壁江山都不为过。方鸿渐在组织部工作,而且身居高位,很多人都是他推荐、提拔上来的,也就是所谓的方家势力,包括郑西洋也在其中。

    当然,除了方鸿渐外,方杰的爷爷也很了不起,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是荣海市的诸多高层都是他的学生、出自他的门下。

    方杰的爷爷跺一跺脚,整个荣海市都要抖三抖的。

    说方家是荣海第一家族,绝不为过。

    当然,方杰的爷爷已经很少会出来了,大多都是方杰的父亲方鸿渐料理诸多事情。

    郑西洋很快就来到机关大楼,来到方鸿渐的办公室门口。

    敲门进去以后,方鸿渐正在办公,笑着说道:“老郑,怎么有空来看我了?”

    郑西洋也笑着说:“当然是来和你汇报工作的。”

    方鸿渐摆着手说:“别开玩笑,我可不是你的上级,你跟我汇报什么工作?”

    方鸿渐这话说得没错,虽然他在组织部身居高位,但还管不到郑西洋。不过两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知道郑西洋这位子是怎么来的,也知道整个荣海是谁把持着的,所以寒暄、客套几句过后,该有的尊卑还是要有。

    “老领导,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郑西洋把韩晓彤的手机递给方鸿渐,上面已经有现成的照片和视频,打开就能看了。

    看得方鸿渐双手发抖、怒火中烧。

    “谁干的?!”方鸿渐怒道:“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方鸿渐已经生气,郑西洋可不敢卖关子,立刻原原本本、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为了把事情说得更清楚点,包括我和赵虎的事也都讲了一遍。

    什么叶良、板儿哥、冯伟文……当然也得全部捎上。

    花了足足半个钟头,才把整个事件捋清楚了,过程之中当然也要突出自己的神勇,郑西洋没少描述自己如何打黑除恶、刚正不阿。

    得知儿子只是被摆拍了一些照片,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方鸿渐稍稍松了口气。

    “这个不成器的败家子哟……”方鸿渐无奈摇头。

    方鸿渐已经懒得评价自己的儿子了,方杰是个什么东西,作为父亲的他比谁都要清楚。所以,他在这个话题上浅尝辄止,而是换了一个口吻说道:“这个张龙、赵虎什么来历,怎么冯伟文都倒戈了呢?”

    方鸿渐还是很了解冯伟文的,知道这人一向做事谨慎、小心翼翼,并且很懂得见风使舵、随风而行,以前没少帮方家做些不光彩的事情,这次突然站在另外一方,必然充满玄机。

    在荣海市,谁不想巴着方家,一向唯方家是从的冯伟文这次却逆道而行,也难怪方鸿渐感兴趣了。

    “应该是因为张龙的二叔。”郑西洋沉声说道:“五鬼,就是折在那个人手上的……”

    接着,郑西洋又把那天晚上发生在县城里的混战说了一遍。

    之前的事,一直都是方杰主导,方鸿渐知道的不多,也不爱管,以为儿子就是小打小闹,根本没往心里去过。而且,方家不止窝藏了一个杀手,所以五鬼被抓倒也没有特别在意。

    但是现在,得知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方鸿渐才真正认真起来。

    “那个张宏飞,说我们方家要被连根拔起?!”

    “是的。”郑西洋沉声说道:“一个退伍的兵,有点实力而已,吹牛吹成这样,真是……”

    郑西洋以为方鸿渐要雷霆大怒了,下一步必然就是收拾张宏飞。

    谁知,方鸿渐并没发怒,而是站起身来,来回走着。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方鸿渐喃喃地说着,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看来,这个张宏飞的来头很不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