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4 成年人的游戏

204 成年人的游戏

作品:《龙抬头

    听着二叔的话,木头当然吃惊不已。

    确定二叔真的不打电话,木头忍不住说:“为什么呢,火拳?是因为上次老首长打了你一个巴掌吗,那件事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你曾经是‘飞龙特种大队’的一号尖兵,是老首长最钟爱的大将,老首长也是爱之深、责之切,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排斥你的。”

    二叔摇了摇头,说:“我不是怕遭到老首长的拒绝,我是觉得因为这种事情去找组织不太光彩!如果小龙、虎子是被冤枉的,我还能理直气壮地去找一找,可他们现在被冤枉了吗,我有什么脸去和组织说呢,真要徇私枉法、以权谋私?木头,我做不出那种事来!而且,如果这次帮了他们,难免让他们以为我的背景深厚,以后做事就更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了啊!”

    木头沉默下来。

    木头知道,二叔一直是个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人,转业这么多年从没用过组织上的关系,也就上次被人冤枉入狱,又急于出去办点事情,才给老首长打了一个电话。

    这次,我和赵虎实在算不上是清白,二叔没脸去找组织说明情况,做不出这么龃龉肮脏的事。

    “那怎么办?”木头说道:“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他们蹲大牢么?”

    二叔思忖良久,说道:“找最好的律师去打官司,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帮他们吧……”说到这,又叹了口气,“自从他们踏上这条路,就早该想到会有这一天的,不能觉得自己有背景就为所欲为了啊!”

    木头知道二叔决心已定,只能沉沉说了声好。

    “火拳,你早点休息吧。”

    木头转身出去,默默摇了摇头,知道我们这次恐怕要凶多吉少了。

    其实二叔哪里睡得着呢,他躺在办公室里间的床上,也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一方面他当然很心疼我,毕竟我是他的侄子,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违背原则、违背法律的事绝不能做,在他心里国家和王法永远高于一切!

    一晃,就过去三天了。

    我们几个还被关在拘留所里,一点动静都没,没有任何要出去的迹象。倒是方杰天天过来,幸灾乐祸地说我们要完蛋了,还说这就是和他作对的下场,搞得冯伟文他们人心惶惶,每天询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我们哪他妈的知道!

    而在外面,程依依和韩晓彤已经知道二叔不会通过组织上的关系帮我们了,只会聘请最好的律师来帮我们打官司,开庭的日子却又遥遥无期。两女当然急到不行,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找关系,可惜我们的人脉大多都在县里,想在市里做点什么显然有点难了。

    找来找去,消息就传到了方杰的耳朵里面。

    毕竟方家的势力遍布荣海。

    方杰都乐坏了,亲自给韩晓彤打了一个电话,说白玫瑰,你要找关系,不如来找我,荣海还有比我更硬的关系么?你好好地求一求我,没准我会看在咱们是老同学的份上帮你一把!

    方杰以前念职校的时候,虽然是叶良那边的人,但也没少和赵虎、韩晓彤等人打交道。

    韩晓彤强忍着恶心,说道:“方少,你有那么好心会帮我们?”

    因为莫鱼的事,赵虎和韩晓彤别提有多恨方杰了,要不是惹不起他,早就冲到市里将他宰了,方杰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方杰乐呵呵说:“那不一定,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你要想救张龙和赵虎的话,今天下午在市中心淮南路这边的上岛咖啡厅见吧。”

    韩晓彤知道方杰肯定不安好心,但是见面地点处于繁华地带,也不至于会有危险。韩晓彤思来想去,决定去看一看方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有救我俩的机会当然要试,情况不对掉头走了就是。

    韩晓彤和程依依说了一下,程依依不放心她,说要和她一起来。

    韩晓彤询问方杰可不可以,方杰大方地说:“行啊,来吧。”

    就这样,韩晓彤和程依依准时赴约,下午四点来到上岛咖啡厅,见到了等候已久的方杰。

    方杰和韩晓彤是老相识了,知道韩晓彤长得漂亮,却是第一次见程依依,顿时眼前一亮,笑呵呵说:“久仰大名,果然是大美女!”

    方杰今天也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头上抹了一层厚厚的啫喱水,脸上收拾的比女人还白净,身上更是透着香味。程依依没搭理方杰,直接坐了下来,韩晓彤则面若冰霜地询问方杰到底想干什么?

    方杰叹着气说:“白玫瑰,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到底是我求你,还是你求我?”

    韩晓彤说:“废话少说,你有什么条件直接开出来吧,我才不信你会良心发现地来帮助我们!”

    对于方杰,韩晓彤还是很了解的。

    “唉,你对我的偏见太深了……”方杰叹着气说:“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诚意呢?”

    方杰一边说,一边从桌下拿出一个档案袋来放在桌上,说两位,先看看这些东西吧。

    韩晓彤和程依依立刻翻看起来。

    越看,越是心惊。

    上面当然都是我和赵虎的一些犯罪记录,主要还是集中在打架斗殴、收保护费这块,毕竟绑架、勒索已经行不通了。真有一些商户出来检举我们,不过这也能够想到,郑西洋想做这些东西,简直轻而易举。

    这也就是赵虎一直想“洗白”的缘故,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老干这个容易被人抓小辫子,还是从商安全一些。

    总之,根据档案上的记载,我和赵虎被判三到五年没有问题。

    其实三到五年也不算多,赵虎以前就被叛过五年,可赵虎那会儿才十八岁,出来都二十多了。如果再关进去,出来都快三十了啊,人生还有什么盼头?韩晓彤和程依依看着这些档案,心里复杂、难过之极。

    “看完没有,两位?”方杰还是笑呵呵的,甚至叼了支烟出来抽着。

    “看完了。”韩晓彤把档案放了回去,直视着方杰说:“你怎样才肯放过他们?”

    方杰笑得更灿烂了,眼神在韩晓彤和程依依的身上看来看去,毫不顾忌地露出色欲和贪婪之情,两个女人微微皱起眉头。

    “两位,真是漂亮的很。”

    方杰站起身来,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接着微微弯腰,用手托住了两个女人的下巴,阴沉沉说:“陪我一次怎样?”

    两个女人顿时神色大变,程依依更是直接伸出手掌,狠狠甩向方杰的脸!

    但程依依还没得手,韩晓彤就扯住了她的手腕。

    韩晓彤看着方杰说道:“一次就可以么?”

    “晓彤,你……”程依依吃惊地看着韩晓彤。

    韩晓彤却不搭理程依依,眼睛继续直勾勾地盯着方杰。

    方杰笑眯眯道:“对,一次就可以了!”

    “好,我陪你。”韩晓彤说:“你放依依走吧,这事和她没有关系——你本来就只叫了我一个人,她是陪着来的。”

    方杰却摇了摇头,继续笑呵呵说:“本来是你一个人的,但是她也来了,我就都看上了,必须两个一起!咱们玩点成年人的游戏,放心,我承受的来,我经常这么玩呢……而且实不相瞒,再多我也能够接受!”

    “无耻!”程依依痛骂一声,再次伸出手去打他。

    但也再次被韩晓彤给拦住了。

    “赵虎不能再坐牢了。”韩晓彤低着头,沉沉地说:“再来一次,他的人生就要全毁掉了。”

    韩晓彤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显得十分悲伤、绝望。

    受到韩晓彤的情绪感染,程依依的眼睛也红起来,两个女人差点没有当场抱头痛哭。

    方杰却是笑得更欢快了。

    二十分钟以后,三人来到咖啡厅对面的一家快捷酒店。

    方杰本来想去更高档的五星级酒店,但韩晓彤不希望跑太远了,就在附近速战速决就好。色欲攻心的方杰当然不管那么多了,立刻猴急地开了间房,拥着两女进入屋内。

    “快快快,完事再洗澡!”

    方杰迫不及待地脱着衣服,很快就脱得只剩一个小裤衩了。

    方杰一回头,发现两女还在原地站着,谁也没脱衣服。

    “干什么你们,脱啊!”方杰有点恼火。

    程依依突然飞起一脚,狠狠踹向方杰胸膛。

    方杰是个纨绔子弟,可没叶良那样的本事,当场就被踢得嗷嗷惨叫。韩晓彤也没有闲着,直接摸出绳子,上去就把方杰捆了个结结实实。

    “干什么你们?!”方杰怒吼着说:“敢绑架我,不想活了是不是?”

    “干什么?”韩晓彤冷冷一笑,说道:“当然是玩点成年人的游戏,你不是说你经常这么玩么,再多也能接受?”

    话音落下,房间的门便被推开,四五个肌肉发达的壮汉走了进来。

    他们满脸淫光,吞着口水、舔着舌头,朝着油头粉面的方杰走了过去……

    “不!”方杰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喊。

    韩晓彤则拿出手机,开启录像模式,对准方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