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3 无事不登三宝殿

203 无事不登三宝殿

作品:《龙抬头

    其实郑西洋和我们并没有过什么冲突,之所以这么针对我们也是方杰指使,由此也能看出方家的势力确实很大,一个纨绔子弟都能命令郑西洋!

    当然,说命令也有点过了,两人应该是各取所需、互相帮助。

    这次卖方杰一个面子,以后总有用得上方家的地方。

    而且听人说过,郑西洋本身就是方家的人。

    听着郑西洋和方杰的对话,我的心里隐隐有点不安,感觉这次不太容易脱身了。就算冯伟文帮助我们洗清绑架、勒索的罪名,可是其他事情怎么办呢,我们本身也不清白啊……

    打架、斗殴、收保护费什么的,我们确实没有少干,如果较真起来,真能判刑。

    但是那会儿想这些也没用了,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带到市局,接着就是审问、审讯。为了防止串供,我们都被分开询问,这么一来我就知道要糟,大家的回答肯定都不一样,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说的,反正我就说我喝多了不记得了,就是约了冯伟文他们一起喝酒,然后谈了一下前段时间的赔偿事宜。

    对方问我赔偿什么,我说我在县里有个酒吧,被冯伟文他们带人砸了,不要点钱怎么能行。

    对方问我怎么不报警处理,我说我报了啊,县里还有记录,当时冯伟文他们都被拘留了,后来不知怎么又被放出来了。

    扯来扯去就这么点事,反正打死不认绑架和勒索。

    接着审讯慢慢深入,对方又让我交代以前犯过的事,那我肯定不能承认,说以前是打过架,不过县里都处理了。反正最后也没问出个啥来,糊里糊涂地被羁押了,又被转移到拘留所里。

    赵虎、锥子、南霸天也是一样,和我一起被关了起来,他们同样没有说啥,没人承认绑架、勒索。

    倒是李磊不见了,可能已经被放走了,毕竟他只是个司机,啥也没参与过。

    另外一边,方杰还在做冯伟文等人的思想工作,询问他们怎么回事,怎么就帮我们说起话了?

    冯伟文说:“方少,不是我要帮他们啊,是他们真没干啥,大家就是约在一起喝个酒,我们砸了人家的酒吧和服装厂,不拿点钱出来也不像回事是吧……”

    反正说来说去,他们也不承认是被绑架。

    最后,方杰都气急了,指着冯伟文的鼻子骂道:“老东西,给你脸了是吧,没有老子罩着,你能在市里这么风生水起?忘恩负义的狗东西,真以为老子离了你就收拾不了他们?等着看吧,老子这次不光收拾他们,你们几个也一起收拾,都给老子蹲大牢去!”

    于是,冯伟文、板儿哥、杨武三人也被转移到拘留所了。

    他们也是一样,干得就不是多清白的事,想要挑出点问题来易如反掌。

    路上,板儿哥还问冯伟文,说咱们这么做值么?还得罪了方家!

    冯伟文坚定地说:“值,一定值。你相信我,咱们这次没站错队,方家不是他们的对手,方家迟早会垮台的!”

    那一晚上的经历,冯伟文见识到了我二叔的强大,认定我们如果和方家会有一战的话,胜利必将属于我们,现在站队还不算迟。

    在整个荣海市的地下世界,冯伟文的机谋是数一数二的,决断力和判断力也远胜常人,板儿哥和杨武一直都很服他,看到冯伟文这么笃定,也就无条件地支持他了。

    说来也巧,冯伟文他们就关在我们对面。

    当然少不了一番交流。

    得知冯伟文他们是为了帮助我们才被关起来的,我们当然十分感动,直说咱们以后就是好兄弟了,有我们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吃的。

    其实这话有点大言不惭,人家可比我们有钱多了,我们能给人家啥吃的啊?

    就是说这个意思,风雨同行、同舟共济。

    冯伟文说:“张龙、赵虎,我也不是要图你们什么,我就是觉得你们值得相交,而且我也不能再助纣为虐了,就是得罪方家也在所不惜!”

    冯伟文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慷慨激昂,好像他就是正义的化身,为人更是宁折不弯。其实我们心里知道,他就是觉得我们比方家强,要攀我们这棵大树,不过看破不说破,人和人之间交往,要是没点利益往来,关系很难支撑下去。

    锥子是为了拜师,南霸天是为了打败我……

    也就我和赵虎之间比较纯粹一点,算是相识于微时的好处,一路扶持到了今天。

    我和赵虎当然也说场面话,跟冯伟文说你放心吧,不会忘了你的好的,咱们出去以后继续喝酒。

    冯伟文笑呵呵说:“我就知道出去对两位来说不难!咱们大概什么时候出去?”

    我和赵虎面面相觑。

    妈卖批,我们哪里知道?

    不过还是要装得人模狗样一点。

    赵虎清清嗓子,说道:“很快!”

    冯伟文满意地点头:“那我就等着了!”

    其实我和赵虎心里明白,时至此刻,唯一的希望就在我二叔身上了,我二叔的背景确实通天,救出我们应该不是问题。但是上次那事过后,也不知道现在还好使不,反正我们心里都挺为难,就算二叔依旧好使,老麻烦他也不好意思啊……

    可是除了靠他,我们也没其他的办法了。

    而在县里,消息也确实传到我二叔那里去了。

    一开始,是我们几个迟迟不归,程依依和韩晓彤十分担心,到后来直接联系不上我们,就知道事情不太对了。她们赶紧派人去市里打听,才知道我们已经被抓起来了,接着又赶紧托楚正明打听情况。

    楚正明和郑西洋虽然不对路,但到底是执法系统里的,打听一些事情还是很容易的。

    楚正明得到的情况是,我们几个涉嫌绑架、勒索,但是冯伟文他们并不承认这点,所以市局又转换了其他路线,决定从我们以往的事件里下手,说什么也要判了我们几个。

    作为这个系统里的人物,楚正明比谁都要清楚,要真铁了心整我们,手段不要太多!

    “这次我是帮不上忙了。”楚正明说:“你们赶紧去通知张龙二叔,或许他有办法!”

    整个县城里面,楚正明谁都不服,就服我二叔。

    楚正明不爱攀附权势,但他也很尊敬真正有本事的人。

    二叔在他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他仍不知道二叔的具体身份,但他知道我二叔绝对大有来头。

    程依依和韩晓彤又连夜赶到服装厂中。

    但是二叔正忙,她们见不到人,只好先去找了木头。

    木头知道此事以后,就让她们先回去吧,会转告给二叔的。

    两人还是不太放心,着急地问:“木头叔,能救出他们么?”

    木头面无表情地说:“小事一桩。”

    两人这才放下了心,回去等消息了。

    木头确实不太着急,根本没把这个当一回事,先把两个孩子哄睡了以后,又和徐凤娘温存了一下,等到徐凤娘也睡了,他才出了宿舍,去找二叔。

    自从厂子被砸,维修、更换机器用了一个星期,前几天才刚刚恢复正常运转,作为老总的二叔确实要忙坏了,里里外外都需要他操持,忙活了整整一天,刚刚清闲下来不久,赶紧回办公室里眯了一会儿。

    但是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敲响了。

    二叔开门,看到木头来了还很惊讶,说你不在家陪老婆,跑我这干什么啊?

    木头说道:“刚陪完老婆,过来看看你,忙完了没?”

    “刚忙完,最近事多。”二叔把木头让进来,还给他倒了杯水,才说:“有什么事?”

    二叔很了解这位战友,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事绝对不会找人闲聊。

    有那功夫,他宁肯打一会儿拳。

    “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事。”木头说道:“张龙、赵虎他们又出事了。”

    二叔皱了皱眉:“怎么?”

    木头便把程依依和韩晓彤告诉他的,从头到尾又给二叔讲了一遍。

    二叔一听,顿时怒从心头起,猛地一拍桌子:“绑架、勒索,他们也真做得出来,到底有没有把法律放在眼里!”

    桌上的茶杯一晃,浸出一点水渍。

    二叔很少怒成这个样子。

    木头看了一眼水杯,说道:“严格来说也不算吧,据说冯伟文跟他们和解了,钱也是自愿拿出来的,说是赔偿。但是郑西洋不依不饶,还要从以前的事里做文章,明摆着就是要整他们几个。而且……我也没觉得他们做错了,咱们的厂子被砸成这样,要点赔偿也应该啊。对付他们那种人,不动粗的难道讲道理吗?火拳,打电话吧,求助一下组织,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龙坐牢吧?”

    二叔长叹了一口气。

    他拿起桌上的手机,但又放了下去。

    想了一会儿,又拿起来,但是不到三秒,又放下去了。

    如此三番五次,二叔也没打出去电话。

    “怎么了,火拳?”木头问道。

    二叔一字一句地说:“这次,我不能帮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