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2 这是一个误会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7次加更

202 这是一个误会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7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经过一番交流,感觉我们和冯伟文等人都快成朋友了,大家确实相谈甚欢、气氛融洽。

    道上就是这么个事,哪有永远的敌人呢?

    冤家宜解不宜结,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而且我们之间说白了也没多大梁子,冯伟文是被方杰叫来的,板儿哥是被袁大头叫来的,杨武是被李俊明叫来的,基本都是受人之托,和我们都没直接的利害关系。

    几番交锋下来,我们也没吃多大的亏,加上马上就要到手的钱,可以说是占了便宜。

    大家甚至约好以后多在一起坐坐。

    李磊甚至拿来了酒和菜,大家一边吃喝一边聊天,甚至一起痛骂方杰,说那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

    随着气氛越来越好,赵虎却有些不自在了,不断起身看向门外。

    门外黑洞洞的,什么都没。

    大家没有察觉,我却注意到了,就问虎子,怎么了吗?

    赵虎忧心忡忡地说:“不知道,我总觉得不大对劲,心里有点跳得厉害。”

    赵虎确实是天生吃这行饭的,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总有一种预知和本能。南霸天一听,立刻站起身来狠狠踹了冯伟文一脚,龇牙咧嘴地说:“你他妈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冯伟文也真是冤,因为他是荣海地下世界的领军人物,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将矛头先瞄准他。

    冯伟文捂着胸口,痛苦地说:“我不知道啊……”

    赵虎说道:“老冯,你给你手下打个电话,看看情况怎么样了!”

    冯伟文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得到的回馈是马上就到,没有报警也没带兄弟过来。

    赵虎站起身来,盯着黑洞洞的门外说道:“不对,按理来说不该这么久了还没过来,背地里肯定隐藏着什么阴谋和秘密。此地不宜久留,大家赶紧撤吧!”

    我们很听赵虎的话,立刻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南霸天还问了一句:“用不用带他们几个走?”

    赵虎说:“不用,咱们快走。”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刑警冲了进来,纷纷举起手里的微冲,冲着我们大叫:“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全部抱头蹲在地上!”

    我们哪里敢反抗啊,纷纷抱头蹲了下来。

    刑警们冲了过来,将我们几个按在地上。

    我的心里砰砰直跳,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我们在行动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警察会介入这事,所以我们干得十分谨慎,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没想到警察还是这么快就找上来了。

    “想跑?来不及啦!”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工厂门口站着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正探头探脑地往我们这边看着,一脸得意地笑。

    我回头看赵虎。

    赵虎用口型告诉我说,这就是方杰。

    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

    后来才知道,确实不是冯伟文他们的兄弟报警,我们的行动和计划还是很顺利的。但是无巧不成书,冯伟文、板儿哥、杨武不见的时间段里,方杰恰好有事联系他们,才得知了他们失踪的消息。

    如果冯伟文他们能够早点回报平安,可能也没有后来的事,但是因为锥子在抓板儿哥的时候出现一点岔子,导致时间被耽误了……

    后来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方杰的指示下,市局开始大肆搜捕我们,直到“要钱”的电话打来,他们才确定了方位,立刻席卷而来。

    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虽然我们都被控制住了,但是方杰依旧不敢进来,站在门口大放厥词,说我们这次要完蛋了,这就是和他作对的下场等等。

    我们都被控制住后,一位领导模样的人就走了过来,看他肩上的衔,就知道他是市局的郑西洋了。

    “好大的胆子!”郑西洋看了我们几眼,阴沉沉说:“绑架、敲诈、勒索,这是不把王法看在眼里啊!”

    接着,郑西洋又走到冯伟文等人身前,低头询问:“你们怎么样了?”

    冯伟文他们根本没什么事,之前绑的绳子也早就解开了,正坐在地上和我们一起喝酒吃菜,突然进来一大票的刑警,也把他们吓得够呛。这时候,他们才有点反应过来,纷纷站了起来,杨武刚想说点什么,冯伟文就抢先说道:“郑局,这是一个误会,我们没被绑架!我们就是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冯伟文这话一说,不仅郑西洋吃了一惊,连我们都面目错愕。

    我们是真没想到冯伟文会帮我们说话。

    当然话说回来,我们刚才也确实处得不错,称兄道弟可能假了,但说朋友也不为过。

    将他们“弄”来的手段可能有点极端,但是后来的发展还是不错的,出钱也是他们自己的意愿,并非敲诈勒索。

    在郑西洋发愣的时候,站在门口的方杰已经最先叫了出来:“冯伟文,你疯了吗,你帮他们说话?这可是个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在县里,可能拿他们没办法,但这是在咱们的地盘上,又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干掉他们可是轻而易举,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方杰嚣张惯了,说话也很肆无忌惮。

    相比之下,郑西洋就委婉的多,耐心地说:“是啊老冯,现在种种证据表明,你们就是被绑架了,而且遭遇了额度不小的勒索。你告诉我,是不是他们威胁你了,才让你不敢说实话?没关系,你尽管说,我会为你做主的!”

    冯伟文则诚恳地说:“郑局,我真没被绑架,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们几个坐在一起喝酒,人身完全是自由的!”

    接着,冯伟文又对方杰说道:“方少,我知道你一直想对付张龙、赵虎他们,可我也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啊,他们确实没有绑架我们!”

    方杰都快气炸了,远远地指着冯伟文,说了好几个“你”字,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我们几个仍在地上趴着,不过心里却是很暖,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可能第一印象不是太好,但是后来随着慢慢相处,发现这人还是挺不错的。当然,这也不能说明冯伟文就是个好人了,有关他阴险毒辣的传闻可真不少,可能只是经过深思熟虑、百般权衡之后,决定站在我们这边。

    看来上次的一番混战,让他的思想改变不少。

    他认为,我们的背景要远大于方家,扳倒方家也是迟早的事。

    在这点上,冯伟文显得比刘正声坚定多了。

    还好,他没看到“老首长”扇我二叔耳光的那幕,否则可能就没现在这一出了。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心理,既然他是帮我们的,我们当然对他心存感激。

    同时,我们也在心里暗自庆幸,还好之前给他们都松绑了,否则现在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郑西洋却还不死心,继续问道:“老冯,你说你没被绑架,可你为什么要让你的兄弟送一百万来?还有杨武和板儿哥,都是一样的要求,未免太奇怪了!还有,你们喝酒,干嘛跑到这荒郊野外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里,所以才不敢说实话的?”

    冯伟文说:“郑局,你让我说几遍呢,真的不存在绑架和勒索啊。拿钱,是我们自己的意愿,之前我们之间发生过一点冲突,打坏、损伤了对方一点财物,这是我们自愿给的补偿!之所以来这喝酒,是因为我们想找个清净的地儿,您也知道就我们几个的身份,无论在哪喝酒都会有人上来搭茬……烦不胜烦啊!”

    特别的扯,却又找不出来反驳的理由。

    本来就是这样,我们就是上天喝酒,也和别人没有关系。

    郑西洋凝了凝眉,又回头看向板儿哥和杨武,询问他们是不是真的。

    两人当然以冯伟文马首是瞻,点头说是。

    事情进展到这,显然有些僵了。

    方杰气得不轻,站在门口辱骂冯伟文他们是白眼狼,还说他们以后别想在市里混下去了。

    冯伟文却是面不改色,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好像准备炸碉堡的董存瑞,虽千万人吾往矣,坚定地站在我们这边,声称这是一场误会。

    郑西洋都有点没辙了,但也硬着头皮说道:“这事还有很多疑点,需要将你们带回去好好问问!”

    郑西洋当然有这个权限。

    他就是走在大街上,怀疑某个人不像好人,也能把对方带回去审理,更别提本来就不是好东西的我们了。

    好在我们问心无愧,便站起来跟着郑西洋走,甭管他要羁押我们多久,只要我们没有问题,还是得放我们出来。

    冯伟文、板儿哥和杨武也被一并带回调查。

    出门上车的时候,我隐隐听到方杰着急地问:“郑叔,我也不知道冯伟文发什么疯,突然站到他们那边去了……现在怎么办呢,不会真没辙了吧,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郑西洋阴沉沉说:“落进我的手里还想出去,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