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1 态度决定一切

201 态度决定一切

作品:《龙抬头

    荣海市,某个高档住宅小区。

    这里是板儿哥住的地方,其实他在市里有好几套房子,不过最近比较喜欢这里,因为这个小区安保严格。今天,板儿哥约了一个朋友谈生意,其实谈生意一般在他办公室里,但他最近有些神神叨叨、疑神疑鬼,没事就喜欢往家里钻,觉得家是最安全的地方。

    板儿哥带着朋友回家,跟着他一起的还有十几个小弟。

    板儿哥和朋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谈生意,他的那些小弟则在餐厅打牌、聊天什么的。

    今天,他们谈了一座会所的分账,板儿哥并没有狮子大开口,所开出的条件也在合理范围之内,所以朋友也挺开心。

    两人相谈甚欢、笑声不断。

    但是谈了一会儿,朋友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板儿哥,你为什么在家里还打伞啊?”

    之前在外面的时候,板儿哥打伞还情有可原,比如怕阳光太晒什么的,人过中年也要爱惜自己嘛,所以朋友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可是进来屋子以后,板儿哥仍旧打着伞,这就让朋友有些无法忍受了。

    简直没见过这么神经病的。

    朋友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些小弟也都纷纷朝着板儿哥看了过来,他们也觉得自己大哥有点过于谨慎和小心了。

    板儿哥却不以为然,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疤说道:“如果你和我一样,莫名其妙挨过两瓶子的话,你也会养成随时随地打伞的习惯。”

    朋友稍稍皱了皱眉,还是无法理解板儿哥的心态。

    板儿哥笑了笑,身子往后一靠,说道:“你不了解我们这行,我们永远不知道敌人会从哪里出来,保持谨慎总是没有错的。比如我现在靠在沙发上面,沙发后面就有可能探出把刀,架在我脖子上……”

    话音还没落下,沙发后面真的探出把刀,架在了板儿哥的脖子上。

    板儿哥指着刀说:“看到没,就是这样。”

    朋友一脸惊讶,还以为这是板儿哥安排好的,忍不住鼓起了掌,说真是厉害,你们这行果然时时刻刻充满危险……

    板儿哥都快哭出来了,一动都不敢动,苦着脸说:“您是哪位爹呀,藏在我家里干什么?”

    藏在沙发后面,把刀伸到板儿哥脖子上的当然就是锥子。

    别问锥子是怎么进来的。

    他要连这都搞不定,也不用来办这件事了。

    锥子冷冷地说:“你听不出来我的声音?”

    板儿哥愣了一下,顿时更想哭了:“听出来了!”

    之前在服装厂拉屎的时候,突然被人拿刀顶住脖子,那可真是永生都难忘的回忆,以至于他后来再拉屎的时候,总是左顾右盼、提心吊胆。看着板儿哥欲哭无泪的样子,朋友十分惊奇:“行了板儿哥,你这演得也太逼真了,我相信你们这行充满危险了,赶紧让你的兄弟出来吧,沙发后面多挤啊!”

    板儿哥哆嗦地说:“这不是我兄弟啊,我是真的被人劫持了!”

    “啊?!”

    朋友无比震惊,站起身来连连倒退数步,还不小心把茶几上的杯子给打翻了。

    那些在餐厅打牌、聊天的小弟们终于注意到了,毕竟以他们的角度,可看不到藏在沙发背后的人。随着朋友惊叫、杯子打翻,他们纷纷冲了过来,惊呼着问怎么了?

    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板儿哥脖子上横着的刀,纷纷掏出了藏在怀里的家伙,指着沙发背后的人说:“谁,出来!”

    锥子并没出来。

    锥子冷冷地说:“板儿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道、知道……”板儿哥哭丧着脸说:“你们都出去吧!”

    板儿哥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却知道对方的来历和背景,县城里的那一群人,他是说什么也不敢惹的。

    在板儿哥的命令之下,朋友和那群小弟纷纷退出门去,但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而是赶紧打电话叫人、求援。二十多分钟后,更多的兄弟来了,所谓人多力量大,胆气也足,其中一个地位比较高的小弟试着敲了敲门,说道:“板儿哥,怎么样了?”

    无人应答。

    “朋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是离不开这的!”

    “朋友,有话好好说,搞成这样没有意思。”

    “朋友,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希望你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但无论他怎么说,屋子里也始终无人应答。

    最终,他忍不住了,狠狠一脚踹开了门。

    但是,屋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与此同时,荣海市郊区的某个废弃工厂。

    赵虎把冯伟文弄了过来,我和南霸天也把杨武弄了过来,就差锥子和板儿哥了。

    冯伟文受了重伤,被赵虎一斧子劈得不轻,杨武也还在昏迷之中。我和赵虎、南霸天每人叼了支烟,蹲在工厂门口一边等着,一边聊着各自的经历,时不时开几句玩笑。

    程依依和韩晓彤已经先走,接下来的事不用她们再参与了。

    眼看着夕阳渐渐落下,一辆面包车终于飞驰而来。

    到了工厂门口,车子稳稳停下,锥子从车上跳了下来,接着又从后备箱拖出一个麻袋。

    板儿哥在麻袋里面已经哆嗦成了一只鸡,无比惊恐地看着我们。

    我笑着说:“锥子,咋来迟了?”

    锥子冷冷地说:“我被人包围了,楼又太高爬不下来,只好把板儿哥藏在卫生间的通风窗里,等人都走了才出来的。据我所知,他们正在四处找咱们呢,你们都没留下什么踪迹吧?”

    我们几个都摇了摇头。

    赵虎把烟一丢,说:“事不宜迟,咱们快开始吧。”

    锥子把板儿哥拖到工厂里面,和冯伟文、杨武丢在一起。后面两个也都在麻袋里,我们把麻袋给打开了,露出冯伟文和杨武的脑袋。冯伟文身受重伤,面色惨白无比,看到我们几个,似乎并不意外,而是咬着牙说:“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并没说话,南霸天则拿出一瓶矿泉水,当头朝着杨武浇了下去。

    杨武悠悠醒转,还有点迷迷糊糊,无意识地说道:“医生,照完光了?我的蛋蛋好了没有?”

    我一耳光甩过去,说看清楚老子是谁!

    杨武终于清醒过来,睁大眼睛看我,又看看左右两边的冯伟文和板儿哥,终于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顿时叫苦连天地说:“我还在医院照蓝光啊,你们就把我绑过来了……我的蛋蛋要是出了好歹,你们要负责的!”

    我也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杨武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告诉他,就说:“着什么急,办完咱们的事,你再回去接着弄就行了!”

    杨武这才问道:“究竟有什么事?”

    南霸天一脚把杨武踹倒在地,说什么事,你心里没逼数吗?

    杨武无奈地说:“我真不知道什么事啊,咱们之间不是已经两清了吗……”

    “谁他妈和你两清!”南霸天又一脚踹过去:“我们的损失有多大,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这时候,冯伟文接过话茬,问我们是不是要钱?

    “哟,你可真聪明啊!”南霸天又一脚把冯伟文踹倒在地。

    南霸天最爱干这种事了,所以从头到尾主导全场,我们几个站在一边看着就行。

    冯伟文伤得本来就重,又被南霸天踢了一脚,简直要扛不住了,有气无力地说:“其实这事,你们不用绑架,打个电话过来就行。上次的确是我们的错,赔偿你们损失也应该的,你们直接说个数吧,但凡我们拿得出来,绝对不会还价。”

    冯伟文不愧是荣海市地下世界的领军人物,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沉静、理智,而且说出的话听着就很舒服。

    这才是正确的“做错事要认、挨打要立正”的态度啊!

    因为冯伟文的良好态度,我们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坐下来和他商量起了这事。

    就按之前说的,每人拿一百万,冯伟文第一个表示没有问题,板儿哥也说可以,唯有杨武有些不太情愿。别看现在的一百万连首付都不一定够,但在当年也是很值钱的,不过冯伟文狠狠瞪了杨武一眼,杨武就妥协了。

    接着就是拿钱。

    冯伟文、板儿哥、杨武分别打了电话,汇报了下平安,说自己没事,正和朋友一起喝酒,让人送过一百万来,切记不要报警。

    事情进展到这,一切还是挺顺利的,感觉冯伟文他们都没什么反抗之心,而是真心诚意地想跟我们和解,愿意拿钱出来解决这事。就算我们没这么干,他们一样会拿钱的,因为上次已经见识到了我们的实力,打死他们也不敢再和我们几个作对了。

    这种态度确实挺好,我们也慢慢放下戒心,在等钱的过程中,甚至给他们松了绑,给冯伟文简单包扎了下,还和他们聊起了天。

    后来想想,这是多么英明的决定!

    聊天的过程中,冯伟文告诉我们,上次和我们斗完以后,方杰还想撺掇他们来对付我,但他说什么也不肯了。

    我说:“他也跳不了几天啦,迟早完蛋。”

    我这话当然是吹牛逼的,虽然二叔上次说过方家要被连根拔起,但是“老首长”的那一巴掌过后,这事可能有点悬了……

    不过,底气还是不能丢的,起码要装得我们很厉害的样子。

    眼看着,天色慢慢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