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200 视死如归

200 视死如归

作品:《龙抬头

    市二院。

    杨武今天是来检查蛋蛋的。

    虽然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了,可是杨武想到那天晚上的事,还是感觉蛋蛋隐隐作痛。

    他不知道这是真的痛,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到底还是不太放心,所以特意来检查一下,毕竟他还年轻,刚刚才四十岁,还有大把的人生可以享受,不想影响到以后的功能。

    那个该死的程依依啊,怎么就往这个地方踢呢?

    进入医生的办公室后,杨武让他的兄弟们都在门外守着,这么隐秘的事也不想让别人给听去了。

    但是医生不在,据说是在查房,杨武已经派人去叫了。

    耐心等着。

    杨武还是挺紧张的,生怕一会儿医生来了以后,会告诉他一些不太好的消息。

    而他并不知道,真正的医生已经过不来了。

    泌尿科的医生此刻躺在值班室的地上,我正匆匆忙忙地扒着他的衣服,然后换到自己身上,同时戴上口罩。南霸天站在我的旁边,小心翼翼地问:“龙哥,真的不用我去?”

    我说:“你个子太高大了,过去容易引人注目,还是我去方便一些,你就在楼下等着我吧。”

    南霸天没再说话,接受了我的安排。

    但是没过一会儿,南霸天突然“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这笑声,实在让我毛骨悚然,我忍不住问他发什么神经?

    南霸天说:“我在想啊,如果我想害你的话,只要趁你一进办公室,就把这事告诉门外那几个人,你肯定就完蛋啦!”

    这话说得一点没错。

    我本来就不是杨武的对手,南霸天还刻意害我的话,我是走不出荣海市了。

    我没说话,继续穿着衣服。

    南霸天说:“我都这样说了,你还打算自己去啊,这么信得过我?”

    我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既然咱俩搭档,我就必须信任你。而且你就算害了我,你也当不成新城区的老大,还是琢磨一下怎么打败我再说吧。”

    南霸天的目标是新城区老大,只有打败我这一条路,根本别无他法。

    南霸天笑了起来:“放心去吧,我会在楼下等你。我南霸天虽然不是个东西,但也一向说话算话,在没打败你之前,我会对你忠诚的。”

    我“嗯”了一声,再次整理了下仪容仪表,确定自己没问题后,才大步走出门外。

    既然我是医生,杨武那些站在办公室门外的小弟当然不会拦我。

    我轻而易举地走了进去。

    杨武见我进来,立刻站了起来,搓着手说:“医生,你终于来了,麻烦帮我看看怎么样了。”

    杨武一边说,一边递过来张X光片。

    我坐在椅子上,假装认真地看着X光片,其实我哪里看得懂啊,我只知道上面是俩蛋蛋,其他啥都看不出来。

    不过我还是假装一边看,一边叹气。

    “怎么了,医生?”杨武紧张起来,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了。

    我没说话,皱着眉毛轻轻摇头。

    一副“大事不好”的样子。

    杨武更紧张了,看我这副表情,对他来说如同五雷轰顶。杨武紧张地问:“医生,我还有救么?我还年轻,不想下半辈子就完蛋啊……”

    “事情有点麻烦,但也不是无药可救。”我沉沉地说着。

    其实我和杨武没说过话,也不怕他认出我的声音,但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我到底是怎么了?”

    “你这是被人踢伤的吧,而且是被一个女人?”我假装不经意地问着。

    “是啊……您可真是神医……”杨武的眼睛放出光来。

    我的心里暗自好笑,我亲眼见的,能不知道?

    “伤了大概有……”我假装盘算着,说:“十三天了?”

    “我天,你可太神了!”杨武激动的语无伦次,几乎把我当成一个神医:“医生,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说:“现在主要是内伤,你蛋蛋上有好几根血管都裂开了,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体内造成淤血,迟早会把输精管给堵塞,到时候你就彻底完了,没资格再做一个男人了。”

    我当然是瞎掰,反正一般人也不懂这些。

    杨武果然听得一愣一愣:“不会是还要做手术吧?”

    一想到要在那个地方做手术,无论哪个男人都会虎躯一震。

    我摇摇头,说血管破裂的地方比较微小,还不至于动手术,照照蓝光就可以了。

    “蓝光?”杨武一头雾水。

    “是的。”我耐心给他解释:“是一种比较先进的X光,医院才刚引进不久,能够修复微小的伤口,就是过程有些痛苦,你肯不肯做?不肯的话,就要准备动手术了,那样估计更疼……”

    “做、做!”杨武毫不犹豫地回答着,比起动手术来说,这点疼痛算什么呢?

    再说,能有多疼,总没程依依踹自己的那脚疼吧!

    忍受这一时的疼,也是为了将来的幸福啊!

    “确定?”我又问了一遍。

    “确定!”杨武斩钉截铁:“什么时候做呢?”

    “就现在吧。”我站起身:“也不是什么多复杂的技术,我办公室里就有设备,照一会儿就好了。钱嘛,你也不用出了,反正也不用多少钱的。”

    可不能去交费,否则我就穿帮了。

    杨武感恩戴德、连声道谢。

    我心里想,你可不用谢我,待会儿让你出更多的血。

    在我的安排下,杨武躺在了办公室的一张床上,平时病人就是在那上面检查身体的。杨武躺好以后,我又对他说道:“再说一遍,过程可能有点痛苦,你确定能受得了吗?”

    “确定!”

    我想了想,说在治疗过程中,绝对禁止乱动,为了以防万一,还得把你给绑起来。

    之前我准确地说出踢他蛋蛋的人是个女的,甚至说出具体日期,杨武已经对我佩服、相信的不得了,当然十分配合。我便拿出绳子,将他绑了个结结实实,接着又说:“怕你叫出来,还得塞住你的嘴巴。”

    “可以。”杨武主动张开嘴巴。

    我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块抹布,塞到他嘴巴里面。

    接着,我环顾四周,找到一个看上去很笨重的机器。

    我不知道那机器是干什么用的,医院里面总有各种奇形怪状的机器,统一的共同点是昂贵,而且笨重。我花了很大力气,才把机器给抱到床边,冲着杨武说道:“准备好了没有?”

    杨武冲我点了点头。

    “忍着点啊。”

    我关切地说着,展现出我作为一个大夫的医者仁心,杨武也感激地看着我,大概没遇见过我这么好的医生。

    接着,我便抱起巨大、笨重的机器,朝着杨武的头狠狠砸了下去……

    一下就昏厥了。

    “唔……”我喃喃地说:“没想到一下就昏倒了,看来这抹布是白塞了啊。”

    为了不让杨武叫出声来,我可是煞费苦心呢,没想到完全没用上啊。

    我拍了杨武两下脑袋,确定他是真的昏过去了,才把他从床上搬了下来,又用窗帘将他包裹好了,顺着窗户一点一点放了下去。

    三楼,不是很高。

    南霸天在底下接住杨武,塞进一辆偷来的面包车里,然后冲我竖了下大拇指,说道:“龙哥,可以的,快出来吧,我等着你。”

    我看看左右,说嗯,等着我吧。

    接着,我又整理了下仪容仪表,确定没有露出破绽,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杨武的几个兄弟立刻围了上来。

    我赶紧把门关好,冲他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说道:“你们老大正在接受治疗,刚睡过去不久,别吵醒他!”

    几个小弟纷纷点头,接着问我:“医生,我们老大到底是怎么了啊?”

    我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老大有点惨啊,以后恐怕没法做一个正常的男人了!”

    几个小弟纷纷咋舌,各个唉声叹气起来。

    虽然杨武不肯告诉他们怎么回事,但是他们也能猜到一点东西,现在终于是确定了。

    “医生,真就一点办法都没了吗?”其中一个小弟着急地问。

    “也不是没有。”我说:“还得靠你们啊!”

    “我们?”几个小弟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怎么帮上杨武。

    我看看左右,故作神秘地说:“你们老大基本废了,对女人可能一点感觉都没,但是物极必反,很有可能会对男人产生感觉。你们是他最亲近的人,以后要多爱护他、关心他,甚至挑逗他、诱惑他,或许能够让他重返男人雄风!”

    几个小弟彻底傻了:“这个,这个……”

    “看来你们一点都不关心你们老大……”我轻轻叹着气。

    “我们会努力的!”其中一个小弟涨红了脸,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硬着头皮说道:“其实,我暗恋我们老大已经很久了!”

    其他小弟都惊恐地看着他。

    得,还真勾出来一个出柜的啊。

    “加油,你们老大能否重返雄风,就看你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们老大休息一个小时就能醒来,到时候进去见他就好。”

    “好!”小弟重重点头,眼神之中满是兴奋。

    而我,飘然离去……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