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99 洗浴中心那点事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6次加更

199 洗浴中心那点事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6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们之前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冯伟文每个星期五的下午都会来洗浴中心洗澡。

    洗澡是假,按摩是真。

    大部分男人来洗浴中心不就是为这个吗?

    冯伟文是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人,即便来洗澡也会带着一群兄弟。哪怕是去按摩,门里门外也会站着不少的人。赵虎当然不会让韩晓彤和程依依冒充按摩女去接近冯伟文,赵虎还干不出这种事来,而且冯伟文也没那么好骗,他对我们这一干人了如指掌,韩、程二女真的去了也会被他一眼看穿。

    赵虎打算从冯伟文的夫人身上下手。

    冯伟文每次洗澡都会带着夫人一起,以示自己清白和问心无愧。

    但女宾是进不去男浴室的。

    大部分女人,也永远不会知道男浴室里都有什么猫腻。

    不过是个洗澡的地方,何必要装得那么富丽堂皇,甚至一通澡洗下来要花数百甚至上千?

    所有的秘密,当然都在男浴室中。

    男宾洗完澡后,一般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条路是直接出去,还有一条路是通往神秘花园,这里光线昏暗、莺歌燕语,是很多男人向往的天堂。同样都是洗澡一个小时,女宾真就实打实的洗一个小时,男宾则只需要二十分钟,另外四十分钟用来享受。

    一个小时以后,男宾女宾都出来了,男宾到底干了什么,谁也不会知道。

    很多夫妻档、小两口一起来洗澡,男方洗完澡后按摩一下,按摩完了和女方一起回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也就是俗称的灯下黑。

    这是很多男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冯伟文这一招玩过很多次了,夫人一次都没察觉过。

    怎么察觉,她又进不去男浴室?

    冯伟文的夫人是一位彪悍的女人,虎背熊腰、膘肥体壮,要不是有些女性特征,只看背面绝对以为是个男人。文质彬彬、长相斯文的冯伟文之所以会选这样一个夫人,当然是因为夫人家里拥有非常不错的背影,能在事业上帮到冯伟文许多的忙。

    十分善于伪装的冯伟文,在外一直扮演好丈夫的角色,和夫人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恩爱夫妻。

    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孩子。

    无他,因为冯伟文和夫人同房的次数少之又少,说自己有先天的生理缺陷,夫人也相信了,没在这事上面找过麻烦,孤苦寂寞的时候也强忍着,谁让她爱这个男人?

    虽然外界一直风言风语,说冯伟文的情人不少,甚至私生子都好几个,夫人也从来没有信过。

    这次夫妻两个一起过来洗澡,约好一个小时以后在大厅里面见面,夫人和往常一样进入女浴室中,细心地洗着身上每一个角落。虽然浴室提供搓背服务,但她无法接受别人触碰自己身体,同为女性也不可以。

    在她洗头、搓脸的时候,隔壁洗澡间传来两个女孩说话的声音。

    “听说没有,隔壁男浴室有按摩服务呢。”

    “怎么没有听说,很多男的和老婆一起来洗澡,实际上在隔壁和女技师颠鸾倒凤,不要脸的男人实在是太多了!”

    “上次就有一个女人闯进男浴室里,把她老公抓个正着,现场那叫一个惨烈!”

    “男的一般二十分钟,最多半小时就洗完了,时间再长肯定就有猫腻!”

    正在说话的这两个人,当然就是韩晓彤和程依依。

    她们俩的目的,就是勾起冯伟文夫人的疑心。

    她俩讨论的越来越露骨、越来越具体,夫人心中果然渐生疑窦,甚至侧过耳朵去听。

    “有些男人啊,在家不碰自己老婆,说自己没心情、没精力,实际上在外面生龙活虎的呢,简直不要太风流哦!”

    “可不是嘛,还有男人洗澡的时候带了老婆,表面上清清白白,背地里龌龊的很!”

    “可惜哦,有些女人就是太软弱了,明知道老公在隔壁不干好事,也没那个胆子闯男浴室哦……”

    “嘿,总有人敢的……”

    韩晓彤和程依依开始添油加醋、煽风点火。

    这边的夫人,也是疑虑重重。

    人啊,最怕代入,一旦代入到角色中,想象力就完全收不住了。

    更何况,韩晓彤和程依依的这番对话就是为夫人量身定做,不怕她多想,就怕她不想。

    夫人越听越不是滋味,越听越觉得是说自己。

    夫人心一横,擦干身子出了浴室。

    她今天就看一看,丈夫在那边到底玩些什么猫腻!

    夫人穿了浴袍,径直就往男浴室闯。

    她有什么事不敢做呢,从小到大她也是个彪悍霸道的主儿!

    守在男浴室门口的人当然不会让她进入,但她哪管得了这些,一把推开守卫,风风火火闯了进去。

    男浴室和女浴室果然不同。

    浴室门外,额外多了一条走廊,七拐八绕,还有许多房间。其中一个房间门口,站着七八个冯伟文的兄弟。

    夫人怒火中烧,立刻奔了过去……

    冯伟文这会儿确实是在按摩。

    他花二十分钟就洗完澡,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按摩房中,在昏暗的灯光下开始享受按摩服务。每天和那头母老虎在一起,冯伟文完全提不起来兴趣,看到她比自己还要粗壮两倍的身材就想呕吐。

    只有在这,冯伟文才能彻底地释放自己。

    门外站着他的数个兄弟,完全可以保证安全,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任由技师在他身上四处游走,感觉自己舒服的快升天了。

    前些日子实在过得不顺,以碾压般的优势杀进县城,竟然还落了个惨败的结局,这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事,简直耻辱。事后,方杰也和他联系过,说对方的背景确实很了不起,那天晚上出现的神秘人群,到现在都还没查出来。

    虽然没查出来,但冯伟文也是知道一些东西的,那些神秘人一看就是当兵出身,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但方杰又安慰他,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到底是几个退伍的兵,折腾不出什么浪来。

    折腾不出什么浪来?

    冯伟文简直想骂街了,敢情被打的不是你啊!

    那天晚上,冯伟文着实被惊到了,先是神秘莫测的五鬼伏法,接着又出现一大群身手不凡的神秘人物,三拳两脚就把他们的人都打跑了。而且对方还说,方家迟早也被连根拔起——虽然直到现在,方家还没半点动摇,甚至把他和板儿哥捞出来了。

    看上去,方家还是一如既往的硬挺。

    但要让他再去得罪那群退伍的兵,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了。

    冯伟文能活到现在,当然还是有脑子的。

    冯伟文还听说,五鬼被抓以后,方杰没少被他父亲责骂——结果还是不长记性,撺掇冯伟文继续去对付县城里那群人。

    冯伟文嘴上唯唯诺诺,对方杰的说法表示赞同,实际上心里早就暗暗发誓,这辈子都不涉足那个县城了。

    现在,冯伟文只想抛开一切杂念,安心享受男人该享受的东西。

    然而就在这时,按摩房外传来一阵惊呼。

    “大嫂,你不能进去啊!”

    “大嫂,文哥不在里面……”

    冯伟文的兄弟一个比一个慌,冯伟文也“刺溜”一声从床上坐起。

    “还想骗我,冯伟文要是不在里面,你们几个守在门口干嘛,都给老娘滚开!”

    一个虎婆娘的声音响起,接着按摩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冯伟文那个虎背熊腰的媳妇站在门口。

    冯伟文的脑子“嗡”一声响。

    更可怕的是,女技师还趴在他的……身上。

    光着。

    “冯伟文,老娘和你没完!”虎婆娘咆哮一声,扑了上来。

    冯伟文叫苦不迭,忙把女技师给推开,套上浴袍就往外跑。以冯伟文的实力,揍他老婆跟玩儿一样,但他不会这么干的,一个是打老婆没出息,一个是确实心虚,还一个是畏惧夫人家里的背景。

    所以,冯伟文只能跑了。

    冯伟文一把推开夫人,慌慌张张地就往外跑。

    夫人咆哮着追了上来。

    “拦住她!”

    冯伟文大叫一声,吩咐自己的兄弟将她拦住,自己则没命地往浴室外面跑。

    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连连叫苦,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的?

    这是男浴室啊,夫人怎么会闯进来的?

    如果冯伟文能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一下这其中的问题,或许就能避免后来的惨剧了。但他现在哪能冷静下来,夫人的咆哮声每响一次,他的心里就跟着抽上一下,只想不顾一切地离开这里。

    快走、快走、快走!

    冯伟文匆匆忙忙来到更衣室里,准备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离开。

    但他刚把浴袍脱下,一个人影就从衣柜后面走出。

    浓眉大眼、破衣烂衫,手里还拿着一柄锋利的斧子。

    冯伟文的脑子再次“嗡”一声响。

    竟是赵虎。

    他似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现在,自己落单,身上空无一物,别说家伙,连衣服都没有。

    怎么和对方打?

    退,疾退。

    但已经来不及了。

    赵虎挥起斧子,狠狠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