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98 新城区的新格局

198 新城区的新格局

作品:《龙抬头

    南霸天终于认输了。

    我也松了口气,放开了南霸天的胳膊和腿,坐在一边呼哧呼哧地喘气。这番打斗下来,我当然也很累了,头上、身上都是汗水,衣服都被汗水给打湿了。南霸天也坐起来,同样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我说:“南霸天,按照咱俩之前讲好的,你以后可要效忠于我了……”

    南霸天的神色顿时有些复杂,看得出来很不情愿,但不等他说话,我又说道:“当然,你也可以抵赖,当着你们南城这么多兄弟的面,你完全可以说你之前讲得都不算数……”

    南霸天是个很要面子的人,现场几乎站着他所有的兄弟,如果我上来就让他做我小弟,他肯定会百般抵赖;但我直说他可以抵赖,反而让他脸上不光彩了,当时就嘟囔着说:“谁说不算数啦,我南霸天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信用’两字,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绝对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以后我就跟着你了,让我往东就往东,让我往西就往西!”

    当着他这么多兄弟的面,南霸天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后悔都来不及了。

    阴谋得逞,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南霸天为什么服赵虎,就是因为赵虎比他厉害,要想让他对我心服口服,这无疑是最快捷、最简单的办法了,比我当一百回诸葛亮都管用。

    “你先别急着笑!”南霸天又红着脸说:“我也丑话撂在前面,今天是我输了,所以我甘愿当你小弟,但我以后仍然会挑战你,有朝一日你输在我的手上,咱俩的位置就要变上一变!”

    这和之前说好的可不太一样,不过我也爽快地答应了,有个人催促着我不断进步也是好事,哪怕是为了让南霸天不超过自己,我也要不间断地努力下去、砥砺前行。

    接着,南霸天便站起身来,冲着四周的人大声吼道:“都来,认识一下咱们的新大哥!”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乱七八糟地冲我叫着:“龙哥!龙哥!”

    一点都不齐声,完全无组织无纪律。

    但我心里还是像抹了蜜一样甜。

    仔细想想的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凭着实力收服人心,终于不用再被人说“靠赵虎”或是“靠二叔”了吧。李磊也下了车,他都不敢相信我单枪匹马来到这里,竟然就收服了南霸天和他的一票兄弟,走到我身前低声说道:“龙哥,我真服了,服服帖帖的服……”

    我和南霸天重归于好,而且他还成了我的小弟,这在县城可是一件大事,需要好好庆祝一下。

    我把南霸天和南城的兄弟们都带到新城区,找了一家酒楼排排场场地租下整个大厅,然后又让各个兄弟过来喝酒,赵虎、锥子、韩晓彤、程依依,还有新城区的、旧城区的都来了。

    我和南霸天站在门口迎接各位兄弟,赵虎坐着他的红旗大轿车来到,那辆车看上去十分的旧,至少有二十年,称得上是老古董了。但是赵虎最爱这车,说我们都是乡巴佬,看不出这车的金贵之处,还说这在当年可是钱都买不到的。

    赵虎还是穿着他那身破衣烂衫,大摇大摆地下了车,过来握住我俩的手,乐呵呵说:“恭贺二位喜结连理,希望你们早生贵子!”

    我直接踹了赵虎屁股一脚,说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赶紧滚进去吧!

    赵虎进去以后,南霸天冷汗都下来了,对我说道:“龙哥,你可真猛,赵虎的屁股你都敢踢……我以前也干过这事,被他按在马桶里面五分钟……”

    听南霸天说以前的事,给我乐得不轻,说没事,以后你是我小弟了,他要再欺负你,我来帮你出气!

    南霸天使劲点头,说好。

    朋友一波又一波地来,大家都知道我和南霸天深仇大恨,竟然说和解就和解了,也是新奇的很,纷纷表示恭喜。程依依来了以后,南霸天立刻毕恭毕敬地叫嫂子,程依依把我拉到一边,说这靠谱吗,不怕他再反水?

    现在南霸天是我小弟了,和我接触的机会也会增多,想要害我简直轻而易举。

    我看了一眼正和其他人聊天的南霸天,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我用了他,就必须信任他。而且我也和他讲了,他随时可以向我挑战,只要他能打得过我,新城区老大的位子随时都能拿走。

    程依依倒吸一口凉气:“你这赌注也太大了!”

    “一点也不大。”我认认真真地说:“我永远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大家都到齐后,晚宴就开始了,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现场十分热闹。

    其实上次打了胜仗以后,我们就该开一场庆功宴了,但是因为钱还没要回来,损失也没得到赔偿,大家的士气普遍低迷,所以也没人提这一茬,正好借这机会聚聚。

    我和南霸天碰了不少次杯,两人都喝得晕晕乎乎,搂着脖子称兄道弟。

    借着酒劲,南霸天也对我说,要不是他废了只手,不一定会输在我的手上。

    还说:“龙哥,你废了我一只手,换成别人得恨你一辈子,但我这人心胸开阔,以前的事就不计较了。”

    我看他现在还嘴硬,就说咱俩打的时候,我可没用一下右手。顿了顿,又说:“而且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右手还在。”

    之前我是剁了他手,但他走的时候也把断手给抱走了,凭借现在的医疗手段,接回去是没问题的,当然肯定不像以前那么灵活、有力。南霸天愣了一下,知道瞒不住了,才把手套摘了下来,露出里面鸡爪一样的右手,五根指头蜷缩在了一起,叹着气说:“现在连筷子都拿不动,其实和废了也没什么两样……”

    但他知道自己理亏,没敢在这事上多做文章。

    之前他伪装的很好,特意做了一只肉色的手套,看上去光秃秃,就跟没手似的——没什么新奇的,魔术师在台上玩“断手断脚”的时候常这么干。南霸天这么干的理由主要有俩,一个是他觉得没手比废了要好,起码看上去让人害怕,就跟道上的人喜欢给自己整两条伤疤一个道理,还有一个就是想让赵虎同情他,可惜这点小伎俩哪能瞒过赵虎的眼。

    不过,南霸天的手确实是废了,拿筷子都费劲,基本没用。

    这都是他自找的,我也没有任何惭愧。而且当初剁了他手,也是赵虎下的决定。

    趁着这个机会,我在新城区给南霸天也分了一块地盘,地方不大,但比南城赚钱多了。收服人心是第一步,收买人心是第二步,不给人家赚钱,人家凭啥跟着你呢,凭义气还是凭情怀啊?

    南霸天对我感恩戴德,当然我也给他讲了规矩,有些钱能赚,有些钱不能赚,杀鸡取卵更不行了。南霸天曾经同时拥有南城、北城,稍微机灵点的都能赚到钱了,可他就是搞得一塌糊涂,可见他在这事上面没有天分;当然也没关系,教他就好,只要他别胡来,吃喝总是不成问题。

    至此,新城区就有了新的格局,一方面由程依依领导,一方面由南霸天领导,锥子则是我的贴身护卫。

    这要再出岔子,我也不用继续干了。

    人到齐了,心也齐了,终于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还是那个计划,绑架。

    冯伟文、板儿哥、杨武,必须每人吐出一百万来,这是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

    为了防止走漏风声,除了参与计划的人,其他谁都没说。

    我、赵虎、锥子、南霸天、程依依、韩晓彤六人,坐在一起反复磋商行动计划,一次又一次推翻,一次又一次重组。

    要想同时抓到这三个人,时机非常重要,前后时差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否则消息会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开,而且一点疏漏也不能出。

    毫不夸张,我们商量了整整一个星期。

    期间,我们不断派出兄弟打探这三个人的行踪,因为这些兄弟也不是专业的,所以信息反馈的速度很慢,算是耽误了不少时间。我忍不住想,要是木头去查这事,一天就能全搞定了——他是侦察兵出身,当初只花了一夜的功夫,就把叶良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个底掉。

    可惜木头不会帮我干这事的,二叔也不让啊。

    没办法,只能我们自己来了。

    虽然挺慢,但终归是打探清了。

    也终于找出了同时绑架三人的一个节点。

    某个中午,李磊开着一辆七座商务车,拉着我们六人来到荣海市的郊区。

    我们找了家路边的苍蝇馆随便吃了顿饭,接着便兵分三路、各凭手段前往荣海市内,赵虎和程依依、韩晓彤一路,我和南霸天一路,锥子自己一路。

    今天下午,我们就要把这三个市里的大哥全绑出来!

    半小时后,我们分别到达了目的地。

    赵虎、程依依、韩晓彤来到市里的一个洗浴中心门前。

    我和南霸天来到市二院。

    锥子则无声无息地潜入一个高层住宅小区……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