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97 收服,南霸天

197 收服,南霸天

作品:《龙抬头

    我想过了,我和南霸天之间是该有个了断了。

    他在县城边上的南城,和我们属于一衣带水、唇亡齿寒的关系,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都不算出格;南霸天属于我们的内患,如果这个内患不能搞定,时不时给我们下个绊子、捣个乱,谁也受不了啊。

    而且还不能除掉他,我知道赵虎还是念着兄弟情的,否则当初也不会还把南城给他。

    所以,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南霸天在听到我的建议之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哈哈爆笑起来,在他四周左右的人也都哈哈大笑,狂浪的笑声顿时肆虐在整条街上。南霸天笑得都快喘不上气来了,指着我说:“张龙,你要和我单挑……哈哈哈哈哈,你这和直接把新城区送给我有什么区别?”

    南霸天确实有资格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放眼整个县城,除了赵虎和锥子以外,他就是实力最强的了,而且锥子以前没跟我们的时候,他就仅仅次于赵虎之下。

    在南霸天的印象里,我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小鸡,当初跟着赵虎去南城找他,也就发挥出一点“智将”的作用,为攻打骆驼提供了一个还算完美的计划。除此之外,我就毫无用处,顶多是和大飞一个级别的,庆功宴上连条街都没有分到。

    围攻叶良那次,我俩倒是交了回手,不过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有了程依依等人的帮助才将他给击退。

    再往后,我们再也没交过手,他也不知道我的实力怎么样了。

    我和程依依围攻冯伟文,南霸天倒是看见了,不过看见的是狼狈的一面,没多久就双双被干趴了,南霸天以为我还是很弱。

    不过也好,南霸天越是这么以为,对我的情况就越有利。

    骄傲是胜利的绊脚石嘛。

    我则继续激他:“那你到底敢不敢呢,今天当着你这么多兄弟的面,倒是给个准话啊!”

    南霸天不可能不敢,也不可能不同意。

    第一,他确实很想拿下新城区;第二,他也不会在众多的兄弟面前丢脸;第三,他有充足的信心打倒我。

    “来啊!”南霸天用刀指着我说:“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出屎来!”

    四周的人也都“呜呜呜”地鬼叫起来,并且迅速为我们两个腾开一片空地,迫不及待地要看南霸天收拾我了。

    我看了看南霸天对着我的刀尖,说道:“咱们到底是一个圈的,动刀动枪的不太好,伤了谁也不太好看,还是空手来打、点到为止吧。至于谁输谁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么多人在这也不可能睁眼说瞎话。”

    南霸天似乎意识到我搞什么鬼,冷笑一声说道:“张龙,你不就是想占我这只断手的便宜么?老实告诉你吧,我就是让你一只手,一样能够赢你!来,那就干吧!”

    “当啷”一声,南霸天把钢刀随意丢在一边。

    别的不说,在男子气概上,南霸天倒是一等一的。

    不用武器、各凭拳脚,南霸天想当然地以为我是占他便宜,毕竟他现在只有一只手了。不过南霸天并不在意,他觉得自己一只手也足够捏死我了。但是我却摇了摇头,一字一句地说:“我一毛钱的便宜也不会占你!”

    我一边说,一边把右手背过身去,只用一只左手伸向南霸天,说来,只要你能胜得过我,新城区就是你的了!

    南霸天不是断了只右手吗,我也用左手来对付他,别说我讨便宜。

    看到我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行,南霸天当然吃惊不已,喃喃地说:“张龙,你可真是想死找不到淹死的河了……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能胜过我,还用一只左手来对付我?”

    南城的人倒是兴奋极了,再次“呜呜呜”地怪叫起来,都认为南霸天这次是稳赢了。

    我却不以为然,说你少废话了,到底敢不敢打,敢打的话就上来吧!

    南霸天的脾气本就不好,被我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激将,容忍得了才有鬼了,当即咆哮一声,快速朝我冲了过来,接着举起他那只砂锅大的左拳,狠狠朝我鼻子砸了过来!

    像南霸天这种类型的流氓,同样没接受过什么专业的训练,就是凭着个子高、块头大,以及一次次的街头磨砺,掌握了一套自己的打架方式,说白了和赵虎叶良他们没啥区别,就是直来直去的拳头,以及过人的反应能力和身体素质。

    南霸天是真高,足足有一米九,比我高一个头。

    块头也是真大,顶我两个。

    力气……更是碾压我了。

    像南霸天这样的人,能够成为街头霸王,能在恶人横行的南城称王,一点都不奇怪!

    南霸天足够凶,也足够恶,在县城除了赵虎,基本谁都不鸟。虽然只有一只手了,可是气势一点不输当年,这一拳头砸过来像是泰山压顶,自然而然地就给人一种压迫之感。

    一点都不用怀疑,南霸天这拳要是砸在人的身上,足够把人打得吐血、跌倒,甚至昏厥!

    而我所拥有的,只有技巧。

    军营里出来的、经过千锤百炼的、无数尖兵总结出来的……杀人技巧!

    我微微一个侧身,就避开了南霸天这只拳头,接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同时膝盖猛地弹起,狠狠撞向南霸天的胸口。军体拳其实并没有固定的套路,只是教人一些普通的攻击招式,以及如何将这些招式的威力最大化,打斗过程中还是要看应变能力,肯定不能生搬硬套,什么时候出什么招,是瞬间和本能决定的。

    所谓本能,就是经过一次次的练习之后,所练就出来的一种肌肉记忆,甚至不用思考,对方一出招,我就立刻能够应变。

    还是要感谢程依依,这个天赋极高的姑娘充当了我的陪练,我们两人几乎把所有战斗中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演练过。

    南霸天根本没想到我反应能这么快,这一下胸口被我撞了个结结实实,饶是人高马大、肌肉发达的南霸天,也“咳咳咳”地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如果我这个时候趁胜追击,或许能够一鼓作气将他放倒,但我并没有那么做,省得他事后说我偷袭,胡搅蛮缠一堆。

    所以我站在原地没动,直到南霸天缓过这口气来,我才冲他伸出了手,说继续!

    我这淡定的样子,显然把南霸天激怒了,他再次朝我狂攻上来,左拳像是上了马达一样,极快、极猛地朝我头上打了过来。说句实话,我都不敢硬接,只能不断后退、闪避,看上去就好像南霸天占了上风一样。

    四周的人再次鼓噪起来,纷纷为他们的大哥鼓掌、叫好。

    我和南霸天就在南城的大马路上开打,好在这里车也不多,不会影响什么交通。就算有车过来,看到情况不对也能掉头离去。我和南霸天拳来腿往,一时间打了个不相上下,南霸天是真没想到我有这个实力,竟然能够和他平分秋色,过程之中不断惊讶、疑惑。

    南霸天也不是莽夫,还是有点小心机的,得知我的实力不错以后,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不再那么冒进,而是耐心和我缠斗。

    这也正是我想要的,省得我赢他后,他又百般纠缠,还要和我再来一次。

    让他心服口服,才是我要做的事情。

    南霸天的实力确实不错,和板儿哥是一个水平线的,和我联手的话肯定能够斗过杨武。越打,我就越笃定这一点,也就越发想要收服南霸天了。大概纠缠了几十回合,终于让我抓住一个机会,狠狠一腿撩在南霸天的小腹上。

    这招撩阴腿,其实能踢南霸天的裆,保证让他半个小时爬不起来,但在下腿的瞬间还是没有忍心,稍稍往上提了一点距离。

    但这也够南霸天受的,南霸天那么大的个子,愣是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在停下。

    “嗷!”

    南霸天当然不会服气,狂叫一声,再次朝我扑了过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我又空中一个侧踢,正击在南霸天的脖颈上,直接把他踢得侧翻出去。

    南霸天更加愤怒、疯狂。

    他一次又一次地冲上来,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我踢飞出去,与此同时我的拳头也没闲着,将他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四周的人都惊呆了,他们大概一辈子都没见过南霸天还能被人打得这么惨。

    当我第十几次把南霸天踢飞出去的时候,琢磨着应该差不多了,谁都看得出来他不是我的对手。趁着南霸天再次倒在地上,我则猛地扑出,先将双腿狠狠压在他的身上,接着又用左手牢牢锁住他的双臂,恶狠狠说:“南霸天,你输了,以后你要效忠于我!”

    “谁说我输了,再打!”南霸天使劲挣扎,却怎么也脱离不了我的束缚。

    他把他那只断手都用上了,虽然没有了手,但力气也比一般人大。

    而我始终都将我的右手背在身后。

    “南霸天,你想抵赖?!”我略带嘲讽地说:“当着南城这么多兄弟的面,你都被我打成这个鸟样子了,还敢说自己没输,到底哪来的脸?不行你让你的兄弟评评理,但凡有一个说你没输的,我就和你重新再打!”

    南霸天抬头看向众人。

    南霸天虽然是南城的老大,一般情况下无人敢忤逆他,但大家也都是人,也都是要脸的,实在没底气说南霸天没输。

    而且他们知道,无论打多少次,南霸天也不是我的对手。

    于是,一个个都低下了头。

    南霸天也自知理亏,他之所以能在南城称霸,就是因为他的武力过人,无人是他对手。在这地方,也确实是武力为尊的。现在当着众人的面,他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哪还有脸让大家再支持他啊。

    但要认输,却始终说不出口。

    我说你不认输也行,咱们就这么杠着吧,看看是谁先撑不住。

    军体拳里不仅有制服敌人的手段,也有相当实用的擒拿手,锁人、擒人轻而易举。

    南霸天一开始还挣扎着,慢慢地就不再动了,最终无力地趴在地上。

    “我输啦……”

    终于,南霸天有气无力地吐出这一句话。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