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96 往死里,干他们 为吴邪McGill 的皇冠第5次加更

196 往死里,干他们 为吴邪McGill 的皇冠第5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这个消息真让我们震惊不已。

    冯伟文和板儿哥在县城里砸坏那么多东西、伤了那么多人,就凭他们犯下的罪,判个三五年不成问题吧?如果是在市里,有郑西洋的庇护,他们可能平安无事,或者找个顶缸的也就行了,可这是在县里,楚正明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一番打听过后才知道,还是方家在背后捣鬼,因为这事牵扯到市里的人,所以市局把人给带回去了,接着就发生了后来的事。

    这和叶良那个案子不一样,叶良那事从开始到最后都在县里发生,而且楚正明也掌握了他确凿的杀人证据,基本已经板上钉钉,神仙都救不了他。但是冯伟文和板儿哥,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方家终究还是能够只手遮天。

    这我就不明白了,之前二叔还说,随着五鬼落网,包庇、私藏五鬼的方家肯定也要倒霉,怎么现在一点事都没有,还能出来兴风作浪?

    我不好意思再去问二叔了,毕竟他现在还烦着呢。

    但我们心里也咽不下这口气,损失了这么多钱,还伤了那么多兄弟,一分赔偿都没捞着,这亏吃得也太大了。

    没有背景就这么被人玩儿吗?

    冯伟文甚至托人捎来口信,说是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在县城里被一顿痛殴,还见识到了我二叔等人的实力,还有那些神秘的、威武的汉子,冯伟文确实不敢再惹我们,所以打算休战。

    他想得倒美!

    还井水不犯河水,到底谁先犯的?现在把我们这河水搅混了,还想拍拍屁股就走,损失谁来承担?

    我和赵虎、程依依、韩晓彤四个人坐在一起商量,咽下这口气是不可能的,怎么着也得把钱给要回来。

    但是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什么好主意,去跟人家要钱,人家也不会给啊。

    杀进市里去吧,我们也没这个实力,而且容易落下把柄,分分钟就被郑西洋给抓了。

    明着不行,只能暗着来了。

    “张龙,咱们主动惹过事没?”赵虎问我。

    我想了想,说没有。

    确实没有,从一开始的吴云峰,到后来的骆驼,接着是叶良、板儿哥、冯伟文……哪次不是别人先来得罪我们,哪次不是我们被迫还击!

    我们就想安安心心地挣个钱,咋就那么难呢?

    “干他们。”赵虎说道:“这次,咱们就主动惹一回事,往死里干他们!”

    明干肯定不行,只能偷袭。

    而且还不能让警方抓到任何把柄,毕竟市里还是方家的天下,一不小心就要尝到牢狱之灾。

    冯伟文、板儿哥、杨武,主要从这三人下手,我们要得不多,每人一百万就好。

    我们不是勒索,这是我们应得的赔偿。

    服装厂五十万,龙虎酒吧五十万,其他受损的商家一百万(大多都是破了玻璃或门,没有服装厂和酒吧那么严重),以及其他受伤的兄弟一百万。

    明码标价,不含任何水分。

    打完了就跑,天底下哪有这么美好的事,大清朝跟八国联军打完架还赔了好几亿呢。

    目标订好,接下来就该筹备详细的计划了。

    绑架。

    将他们三个绑来,要钱。

    但是他们贵为一方大哥,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堆小弟跟着,想要下手肯定不会容易。而且不能一个一个绑,绑了一个,消息就会传开,其他大哥就会更加小心,下手也就更加难了。

    所以,最好同时下手。

    冯伟文、板儿哥、杨武这三个大哥的实力都蛮强的,尤其是冯伟文,几乎不比赵虎差多少。还有杨武,实力尚在我和程依依之上,想拿下他也不太容易。最好对付的是板儿哥,但是这也分人,大飞等人肯定搞不定他。

    赵虎主动接下冯伟文,但要给他配两个帮手,还说最好是俩女的,最好漂亮一点。

    我哭笑不得,说你直说要韩晓彤和程依依不就完了?

    赵虎嘿嘿直笑:“对啦,要想抓到冯伟文,非得她们两个出马不可。”

    接着,杨武交给我和南霸天。

    杨武实力不错,但是我和南霸天联手的话,足够对付他了。

    上次的事件过后,大家虽然对南霸天心里有气,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挺忠于赵虎的,而且这次想绑市里那三个大哥,还非得用到他不可。我说确定要让我俩搭档,不怕我俩没抓到杨武,反而打起来吗?

    整个县城谁不知道,我和南霸天的仇怨比山高、比海深?

    我可是剁过他一只手的!

    赵虎还是笑:“你想想辙嘛,就不能让他真心实意地服你?你说你新城区也要用人,如果把他归到你那边去,不是两全其美?”

    我思忖良久,说了声好。

    至于板儿哥,就交给锥子了。

    锥子对我说道:“我可不是白给你打工的。”

    我说我懂,我二叔这几天心情不好,过段时间再去帮你引荐。

    安排完了这些事后,我便动身前往南城,去劝南霸天和我一起搭档。

    上次的事件过后,南霸天以为自己居功至伟,赵虎要原谅他了,结果赵虎直接让他滚蛋,这可把南霸天气得够呛,但他一点辙都没有,只能灰溜溜回到了南城。

    李磊开车载我来到南城。

    他都快吓蒙了,问我真的要一个人来这里吗?

    我说是的。

    上次混战过后,李磊平安无事,因为他早躲起来了,他本来就只是个司机,不需要承担太多事情。

    这次跟我前往南城,吓得腿肚子都哆嗦。

    南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穷,南霸天的治下一点变化都没,这人空有一身武力,实在是没脑子,活该发不了财。所以不是赵虎不给他机会,是他确实干不了这些东西,他就当个打手也挺好的,钱也不少分是吧。

    我们的车进入南城,当然很快吸引了南城众人的注意。

    南城能来这么好的一辆车可不容易。

    不过没开多久,我们的车胎就爆了。

    很快有人冲上来,敲着我们的窗户,说补胎两千。

    嗯,经历和我们第一次来南城的时候一模一样,价格还涨了一倍,估计看我们是好车,想要狠宰一笔。

    我直接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南城的人当然都认识我。

    跟我打过多少次架了,怎么可能不认识我?

    “是张龙!”

    “是新城区的张龙!”

    “就是他剁了咱们大哥的一只手!”

    “弄死他、弄死他!”

    愤怒的情绪迅速在街上蔓延,越来越多的人听到消息奔了过来,冲我喊打喊杀,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

    我能理解他们的愤怒,换成我是他们,看到大哥的仇敌过来,一样怒不可遏。

    当然,因为我的特殊身份,他们也没敢动手,只是不停嚷嚷,没谁真的上来。

    我倚在车门上点了支烟,悠悠地对众人说:“想剁我手啊,叫南霸天亲自来吧,我就在这里等着。”

    消息一层一层地汇报上去。

    不用多久,一道惊天的声音便在这条破破烂烂的路上响起:“张龙,你他妈还敢送上门来!”

    声音粗犷、气势震天,正是南城的南霸天来了。

    人高马大的南霸天左手拎着把手,气势冲冲地朝我这边走着,街上众人纷纷散开,为他腾出路来。

    南霸天真是一脸凶相,恨不得当场把我剁成肉泥似的,风风火火、大步流星。

    我一点都不怀疑,他来到我的身前,就会把刀往我头上劈。

    上次在冯伟文身前他没剁我,不是不忍心对我下手,而是想在赵虎面前表现自己,现在则不用了。现在单纯是我们两人之间的恩怨,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我下手,一报之前的仇、一雪之前的恨。

    看到南霸天气势汹汹的样子,我却一点都不在意,依旧倚在门上抽烟。

    直到南霸天走到近前,甚至举刀就往我身上劈的时候,我才悠悠地开口说了一句:“南霸天,你想不想做新城区的老大?”

    可想而知,这一句话对南霸天的诱惑有多大。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南霸天也不想一辈子呆在南城这个穷地方,简直做梦都想当新城区的老大,新城区多有钱啊!之前他和我们闹翻就是因为这事,甚至还被剁了只手。

    听到我的话后,南霸天的刀不往下劈了,眼睛都有点红了,有些激动地说:“张龙,你想通了,决定把新城区老大让给我了?哈哈,你终于想通了啊,我早说你不适合当,你看你当老大的这段时间,新城区被祸害成什么样了?真的,你把老大的位子让给我是最明智的选择,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甚至会让你做二当家!张龙,你真是高风亮节,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剁我手这事我也不计较了……”

    我才刚说了一句话,南霸天就叨叨个没完了,我也是服了他。

    我赶紧冲他摆手,说打住、打住,谁说我要把新城区老大的位子让给你了,不要自作多情好吗?

    这句话一出口,对南霸天来说犹如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更严重点像是从天堂掉到地狱。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南霸天恼火地举起了刀。

    “和我单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赢了,我把新城区让给你,以后我当你的小弟;你输了,从此效忠于我,永生不得背叛。当着南城众多兄弟的面,你敢答应我的条件吗?”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