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94 战友,重聚

194 战友,重聚

作品:《龙抬头

    与此同时,赵虎、韩晓彤、南霸天等人也急匆匆地往服装厂赶着。

    和他们同行的,是一大票的刑警和县公安局局长楚正明。

    楚正明之前确实出了点状况,被神秘人士软禁在了市局的会议室里,但他当年也是警校的尖子生出身,随着年龄渐长有些疏于锻炼,但是体能仍旧远超于普通人。

    楚正明没有坐以待毙,在经过仔细的勘察地形之后,毅然从五楼会议室的窗户翻了出去,并且顺着下水道管爬了下来!

    赵虎等人到达公安局的时候,楚正明还没有回来,但是刘正声在。可想而知,自然发生一些争吵,两边差点没打起来,好在关键时刻,楚正明终于回来了,立刻出动众多刑警,赶往我二叔的服装厂!

    到了服装厂的门口,已经憋了一肚子气的楚正明,正欲下令把服装厂里那干闹事的家伙全抓起来,看着眼前的景象却呆住了。

    赵虎等人也是一样,站在门口怔怔发呆。

    服装厂门口停着好几辆大卡车——说是大卡车,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军车,只是做过一些伪装,表面的颜色都改掉了,还铺上了一层聊胜于无的塑料布。

    此时此刻,这些大卡车上正在不断下人,那些最多二十多岁不超过三十岁的汉子们,虽然统一穿着不起眼的灰色服装,但还是能看出他们衣服下面隐藏着的肌肉,每一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爆炸般的力量,他们像是没看到楚正明这一干人似的,如同潮水一般涌入服装厂中。

    脚步虽然杂乱,却又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一看就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一群人。

    他们冲进各个厂房之中,打斗声、惨叫声瞬间响彻整个服装厂的上空。

    他们其实人也不多,满打满算不过百来号人,甚至都是赤手空拳,战斗力却是异常彪悍,将市里的三四百人打得满地找牙、落荒而逃。

    像是正规军和杂牌军的战斗,没有一丝一毫的悬念,正规军取得了胜利。

    而且他们下手极有分寸,既没有下死手,也没有穷追猛打,只是把市里的那干家伙都打跑了。

    有了他们的表演,楚正明这一干人反而成了摆设,站在服装厂的门外无语凝噎。

    “我们……不用进去了吧?”楚正明发出一声干笑。

    赵虎的神色同样复杂:“肯定不用了啊……”

    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军人,楚正明虽然不知道对方隶属那支部队,但也不会进去找不痛快。

    “张宏飞的背景……远远超出我想象啊。”楚正明喃喃地说着。

    同样,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我二叔叫来的人。

    楚正明不是不知道我二叔当过兵,但是退伍了还能叫来这么多正规军,实在让人够吃惊的。

    拥有这种背景,谁能欺负得了他啊!

    但是楚正明突然想开了。

    “就算是有部队的人插手……”楚正明慢慢挺直腰杆,“这里也是我的管辖范围,该抓的人还是要抓!大家,跟我进去!”

    在楚正明的带领之下,众多刑警鱼贯而入,争取抓上那么几个漏网之鱼。

    赵虎等人也跟着进来了,当然他们不是为了抓人,而是想要看看情况。

    很快,赵虎就在围墙边上的草丛里面找到了我。

    我还和二叔他们站在原地,看着那些神秘的汉子闯进服装厂中,完全吊打市里的那帮家伙们,身手别提多利索了,打得那叫一个畅快。

    我看得也很畅快。

    我当然能看出来,那些人都是军人出身,虽然他们乔装改扮,但是他们身上的气质无法改变。他们一个个刚正、阳光,浑身上下充满正气,那是军营之中才能熏陶出的气场,和二叔、木头他们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二叔说得没错,确实不需要用冯伟文去要挟他们了,这些军营里出来的汉子已经足够搞定一切。

    二叔、木头等人看着这一群人,眼神之中也是充满骄傲,甚至还有一丝归属感。

    就在这时,赵虎他们找到了我。

    “张龙!”

    “赵虎!”

    我们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像是两个领导人会晤,赵虎满脸兴奋,说都搞定了?

    我说是,都搞定了。

    然后一一把冯伟文、板儿哥,还有五鬼指给他看,给他讲着刚才的事。

    赵虎还是兴奋不已,说早知道就不走了,跟我一起进来看热闹,好不容易把楚正明给请来了,结果什么用都没有起到。

    我说怎么会没用呢,冯伟文和板儿哥不是抓起来了,直接交给他就好了。

    实话实说,我们拿这些市里的大哥也没办法,他们一个个背景通天的,真要干出点啥事来,市局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还是交给楚正明处置最好,他们今天晚上造成多大祸害,这回算是人赃并获,关个几年不成问题。

    “这不好吧?”赵虎低声说道:“方家会保他们……”

    我也低声说道:“放心,方家要完蛋了……”

    我把五鬼的来历、身份给他讲了一下,赵虎听完连连点头,喜滋滋说:“他们真能完蛋就好了,算是老天开眼!”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楚正明也带着几个刑警走了过来,我就把冯伟文和板儿哥交给了他,楚正明也按照正常流程铐了他们。不过,楚正明看了一眼或重伤或昏迷的五鬼,试探着问我二叔:“这些是谁,需要也带他们走么?”

    二叔笑着摇了摇头:“楚局,多谢好意,不过实话告诉你吧,你的权限还不足以羁押他们……放心,交给我吧,我会把他们送到该去的地方。”

    楚正明“哦哦”两声,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我二叔的身份肯定不同凡响。

    “那有事再找我吧……收队!”

    楚正明一声令下,将冯伟文和板儿哥都带走了。

    到这时候,服装厂里的战斗也差不多结束了,那群经过伪装的军人毫无意外地胜利了,甚至还有一种杀鸡用了牛刀的感觉。他们纷纷来到二叔和木头等人身前,“啪啪”地敬着礼。

    “金枪教官!”

    “木头教官!”

    “水牛教官!”

    “火拳教官!”

    “土匪教官!”

    干脆利落的声音此起彼伏,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尊敬。

    原来二叔和木头他们当年是教官啊。

    二叔和木头等人纷纷回礼,说着大家好、好久不见等等。

    敬完了礼,这些人才眉开眼笑起来,纷纷过来拥抱二叔、木头等人,一个个都喜气洋洋的,别提多开心了。

    “火拳教官,我可想死你了!”

    “木头教官,这些年没你踹我屁股,我都不适应啦!”

    “土匪教官,你打算把这胡子留一辈子啊?”

    “……”

    二叔他们曾是教官不假,但同时也和他们是兄弟,而且这份情谊即便退伍也没有变。我虽然没当过兵,可是看到他们热烈地拥抱在一起,眼角也忍不住有点湿润了。

    看得出来,二叔和木头他们的人缘是真不错,几乎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地尊敬他们、爱戴他们。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抱怨的,说二叔他们几个自从退伍以后,比武冠军已经连续好几年被其他特种大队给夺走了。二叔笑呵呵说:“总要给其他特种大队一点机会嘛,‘飞龙’老得第一容易遭人眼红。”

    现场围聚的人越来越多,我和赵虎等人已经没什么存在感了,只好悄悄退到一边,不妨碍人家战友团聚。

    他们彼此之间聊得很热烈,当然少不了要说一下彼此的近况,得知木头已经结婚,还白得了俩儿子,众人又都起哄,说要去看看嫂子。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高声叫道:“老首长来了!”

    这句话一出口,嚯,就跟上学那会儿说声“班主任来了”一样效果,别看这干家伙打起架来那么彪悍,开玩笑的时候也没个正形,什么荤的素的都往外说,但是听到这几个字,立刻安静下来,一个个噤若寒蝉、身姿挺立。

    鸦雀无声。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渐渐走来。

    老者年纪挺大,至少六七十岁,穿着一件很普通的中山装,个头也不太高,却是大步流星、一身正气,仿佛泰山顶上的一棵松,永不可能将他压弯!

    怎么说呢,这位老者一看就是经历了很多沧桑、很多故事,早在经年累月之中磨炼出了一身强大气场,让人不自觉地产生畏惧和敬仰之心。

    在众人面前十分轻松,甚至高高在上的二叔、木头等人,看到这位老者走来,也收起了笑,早早敬好了礼,迎接这位老人的到来。

    老人很快走到了二叔和木头等人身前。

    他没和任何人说话,而是低头看着被五花大绑起来的五鬼。

    这五鬼,有的醒着,有的还在昏迷。

    “火拳,这就是你把我叫来的目的?”老者突然开口问道。

    “是的!”二叔的语气之中隐隐有些骄傲:“我无意中碰到了这五鬼,也知道国家一直在抓捕他们,所以就和金枪、木头、水牛、土匪一起动手,将他们给拿了下来!”

    二叔是真的骄傲,嘴角甚至勾起一丝得意的笑,显然在等这位老人的夸奖。

    二叔在别人面前挺成熟、挺稳重的,但在这位老人面前像个孩子一样。

    让人意外的是,老人并没夸奖二叔。

    而是抬起手来,狠狠扇了二叔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