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93 五鬼,不过如此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4次加更

193 五鬼,不过如此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4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一直以为二叔已经跑出去了。

    我一直以为,二叔就算打不过那五鬼,逃出服装厂总是没问题的。

    可当我看到二叔浑身是血、人事不省的样子,我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离谱!这时候的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看到二叔浑身是伤的样子已经完全崩溃,也根本来不及去想木头哪了,二叔的那几个战友哪了?

    我知道我不能这么眼睁睁看着,不能任由二叔被他们给带走、杀死!

    我一手抓着冯伟文的衣领,一手用刀顶着他的脖子,冲着五鬼叫喊,让他们放了我二叔!冯伟文好歹是市里那支大军的头头,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算五鬼不是他的手下,也不会弃之不管的吧?

    因为我太过激动,匕首甚至已经捅进冯伟文的脖子,鲜血也跟着流淌下来。

    我是没杀过人,但我发誓,如果他们敢对我二叔做什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冯伟文!

    程依依和锥子也站了起来,两人把板儿哥抓在手里,同样用刀顶着他的脖子。

    两个市里的老大,还我二叔一个,应该足够了吧!

    但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做出这个动作以后,五鬼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我怒吼着说:“我没和你们开玩笑!”

    我一边说,一边把刀又刺进去一点,冯伟文也有点慌了,他知道我已经失去理智,冲着五鬼等人“呜呜”叫着,示意他们赶紧放了我二叔。

    五鬼却不为所动。

    “年轻人,你以为我们会在乎他吗?”

    “他算什么东西,能让我们就范?”

    “你杀,尽管杀,看我们的眼睛会不会眨一下。”

    “真是有毛病,拿个垃圾来威胁我们,你把我们五鬼兄弟当什么了?”

    “这样,咱们一起下手,看看哪边死得比较快?”

    其中一个蒙面黑衣人拿出刀子,直接就朝我二叔的脖子捅了下去。

    下手又快又狠,确实是不在乎冯伟文。

    “不!”

    我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但无论我怎么叫,也无法阻止蒙面黑衣人的动作。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却发生了。

    本来已经人事不省的二叔,身子突然一跃而起,狠狠一拳揍在了蒙面黑衣人的下巴上。

    蒙面黑衣人猝不及防,这一拳挨得结结实实。

    二叔曾经跟我说过,打人的时候打下巴,能使脑部发生剧烈震荡,很容易就把人打晕了。二叔言传身教,这一拳使出全力,蒙面黑衣人哼都没哼一声,当场昏厥过去,重重摔倒在地。

    另外四鬼见状,哇哇叫着朝二叔扑去。

    我不知道二叔是怎么醒过来的,但他既然动手,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当即冲了上去。锥子和程依依也是一样,紧随在我身后,要帮我二叔的忙。然而就在这时,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四面传来一些响动,接着一支生猛的红缨枪突然从树上探出,狠狠扎在其中一个蒙面黑衣人的肩膀。

    “噗!”

    直接扎了个对穿,而且这还没有结束,一个人从树上跃下,正是二叔的战友金枪。接着,红缨枪继续前冲,蒙面黑衣人被带得步步倒退,“叮”的一声扎在四五米外的一棵树上,再也动弹不得。

    另外三鬼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树上又砰砰砰跳下三个人来,分别是木头、水牛和土匪!

    都是二叔的战友。

    木头迅速奔到一个蒙面黑衣人身前,面无表情的他二话不说,举起自己硕大的拳头就猛往下砸。

    砰砰砰、砰砰砰!

    接连数拳,蒙面黑衣人直接被砸晕在地。

    水牛状似蛮牛,直接举起另外一个蒙面黑衣人,“咣”的一声狠狠摔在对面的树上。蒙面黑衣人跌落在地,水牛又冲上去,再次将他高高举起,“咣”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

    如此三番五次,这个蒙面黑衣人也昏迷过去。

    接着就是土匪,满脸络腮胡子的他没怎么费劲,直接从怀里摸出一把自制的土枪,朝着最后一个蒙面黑衣人的腿上射去。

    土枪因为是自制的,声音特别的大,“砰”的一声跟放礼花似的,一片铁砂喷出,蒙面黑衣人当即摔倒在地,捂着一片血迹的腿哀嚎惨叫起来。

    打完以后,土匪还吹了吹枪口,才把土枪塞回到怀里了。

    至此,五鬼昏迷三个,重伤两个,一个在树上钉着,一个在地上滚着,各个痛苦不堪。

    我和锥子、程依依当然都傻眼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们本来想帮忙的。

    现在看来,显然是不用了……

    我是真没想到二叔的这几个战友都在周围的树上藏着,就等着埋伏五鬼了,所以才能一击而中。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五鬼会来这里?

    只是现在的我,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我二叔没事,还搞定了五鬼!

    我难以掩盖心中的激动,疯了似的朝二叔奔过去,问他怎么样了?

    看到他身上的血迹,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

    “没事,一点小伤。”

    二叔轻松地说着,随手把身上的飞刀都摘下来丢在地上,看上去还真的没事,简直神了!

    二叔的几个战友也都走过来,摸我的头、拍我的肩,笑呵呵的夸我刚才干得不错,竟然把冯伟文给拿下来了,就是现场有点臭。土匪冲我竖大拇指,开心地说:“可以啊龙,这次让我刮目相看,有你二叔年轻时的影子了!”

    “是啊,越来越能干了!”水牛用力抱了一下我的肩膀,弄得我丝丝倒吸凉气。

    “张龙要是去当几天兵,成就恐怕还在咱们之上。”金枪也乐呵呵地说着。

    木头冷冷地说:“那当然了,不看是谁教出来的?”

    “废话,我们张家的种,哪个差了?”二叔一锤定音,自个掏出一个小药瓶来,往身上的伤口洒着。

    看得出来,二叔和他的几个战友都挺开心,一个个眉飞色舞的,我也忍不住询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二叔告诉我说,这五鬼是杀手门的叛徒,无恶不作、恶名昭彰,早早就上了国家的通缉榜,只是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这次遇到也是巧合,他们几个虽然已经退伍,但是碰到这种事也不能不管,所以就下手了。

    但是因为这五鬼出了名的狡猾,而且他们善于远攻,耍得一手好飞刀,要想将他们一网打尽,非将他们引入埋伏圈不可。

    说来也巧,他们设下的埋伏圈,恰好就是我们埋伏冯伟文的地方。

    ——其实也不算巧,厂里就这么大个地方,要想埋伏个人,这里确实是最好的选择,说明我的思路和二叔他们是一样的。

    二叔为了将他们引进埋伏圈内,以身饲虎故意挨了几刀,当然用二叔的话说,这些伤跟挠痒痒似的,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什么杀手门,二叔从头到尾也没细说,我也没有多问,估计是个什么邪恶的组织吧。

    就在这时,被钉在树上的那个蒙面黑衣人突然开口说道:“你们是‘飞龙’特种部队的五行兄弟?”

    二叔转过身去,冲他点了点头,说没错,是我们!

    这个蒙面黑衣人哈哈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这么强呢。行吧,败在你们五行兄弟手上,也是我们五鬼的福气了!”

    五行兄弟?

    原来二叔他们几个还有这种绰号。

    二叔没再搭理他们,只是摆了摆手,让战友们清理现场。

    几个战友一样是专业的,立刻就把五鬼五花大绑起来。

    现在五鬼落网了,冯伟文和板儿哥也落网了,可以说我们已经取得了今晚最大的胜利。虽然新城区被毁了,服装厂也被砸得差不多了,可是成功最终还是属于我们。

    看到五鬼都栽了,冯伟文当然目瞪口呆。

    我走过去,将他嘴里的草拔出来,说看到没,你引以为傲的五鬼也不过如此嘛。

    这是冯伟文的原话,现在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都这时候了,冯伟文还嘴硬,冷哼着说:“那又怎样?告诉你们,五鬼可是方少的人,你们得罪方少,还有好日子过吗?”

    冯伟文口中的方少,当然就是方杰。

    二叔听完,走过来扇了冯伟文一个巴掌,又蹲下身冷冷地说:“还方少呢?方家私藏国家的A级通缉犯,这是多大的罪过你知道吗?老实告诉你吧,方家马上也要完了!”

    冯伟文听完,顿时一个哆嗦。

    而我却是浑身舒爽不已,想到今晚这场战斗不仅搞定了冯伟文等人,还把方家也连根拔起……简直想唱山歌!

    我抓着冯伟文,说二叔,我去让那帮家伙停手!

    那群市里的人还在疯狂砸着厂子,虽然已经砸得差不多了,但是能留多少是多少吧。制服了冯伟文,终于可以进行这一步了。

    但二叔却说不用。

    “为什么?”

    “你自己看。”二叔用下巴指了指对面。

    我也看了过去。

    那是厂区的大门口,大门已经破坏,谁都可以进来。

    看着大门口的情景,我的嘴都张成了“O”字型……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