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92 围攻,冯伟文

192 围攻,冯伟文

作品:《龙抬头

    锥子蹲在板儿哥身后,继续用刀顶着他的脖子。

    板儿哥也在等着冯伟文的回答。

    冯伟文沉默了一阵,说道:“你有毛病是吗,随便找个兄弟给你送过去不就行了,给我打什么电话?”

    板儿哥叫苦连天地说:“别啊老冯,我好歹是个大哥,拉屎没带纸这事传出去多丢人啊,你就行行好给我送一趟吧,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啊……”

    板儿哥好歹是在市里能和冯伟文平起平坐的大哥。

    这种面子还是要给一下的。

    冯伟文有些嫌弃地说:“行了,你在哪里,我一会儿就过去。”

    板儿哥报过具体位置以后,挂了电话。

    “兄弟,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现在能把刀子拿开了吗……”

    “少废话。”

    锥子骂了一声,拿出绳子就往板儿哥的身上缠,板儿哥哀嚎着说:“别这样啊,我屁股还没擦,裤子也没系……”

    锥子根本不管那套,仍旧把板儿哥捆了个结结实实,还抓了把草塞到他嘴巴里,接着就扔到角落里了。

    这动作,果然是专业的。

    原地,只留下了一把黑伞,和一泡……嗯,翔。

    我和锥子、程依依三人分别寻找掩体藏好,尽量营造出天罗地网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冯伟文果然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边走还边叫着:“板儿哥,你在哪里?”

    无人回答。

    我们几个都屏住了气息。

    倒不是怕冯伟文察觉,而是现场真的太臭。

    冯伟文注意到了那把黑伞,继续往这边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叫。

    终于走进了我们的埋伏圈中。

    就是现在!

    我们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抓了这家伙一晚上都没有抓到,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抓住。我和程依依各从一棵树后钻出,犹如幽灵一般朝着冯伟文扑了上去,我们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柄匕首,这是我们防身的东西,她有一把,我也有一把,轻易不会拿出来的。

    看到我们两个突然现身,冯伟文顿时大吃一惊,同时也明白自己是上了当。

    放在平时,他肯定不会把我们两个放在眼里,但是现在他受了伤,而且还是重伤,赵虎那一斧子几乎砍去他半条命。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会和我们硬拼,脚步立刻往后疾退,想要离开这里去搬救兵。

    但也没什么用,冯伟文刚退两步,旁边的树后又窜出一个人来,锥子手持匕首往他身上猛扎,同时也拦住了他的退路。

    冯伟文大吃一惊,知道自己已无退路,勉强闪身躲开锥子的匕首,又朝我和程依依扑了过来,他还是觉得我俩要弱一点,可以从我们这里突围出去。但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我们,我俩要是连重伤的他都制服不了,那也真的不用出来混了。

    而且他还没拿家伙。

    我和程依依一左一右,同时朝着冯伟文扑去,持刀往他身上又划又捅,冯伟文勉强避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有撑住,被我和程依依分别在身上剌了一刀。

    本就是残破之躯的冯伟文再也扛不住了,“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我和程依依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我俩都知道对付他可太难了,一晚上了才有这么一次。我俩一起扑上去,死死将他按住,同时召唤锥子快来绑他。锥子也走过来,摸出绳子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谁知道锥子是干什么的,反正身上从来不缺这些东西。

    锥子绑完,还啧啧地说:“你俩真可以啊,每隔一段时间不见,就感觉你俩的实力增强不少。不过也是,我要有那么强的二叔,我的实力也能进步不少。”

    锥子有这番感慨也是正常的,我们第一次和他交手的时候完全没有抵抗之力,被他轻轻松松一刀就捅倒了。当然也要感谢他,就是因为那次,我和程依依的感情才升温的。

    再后来就是写字楼里的混战了,那时候我已经学了一点格斗技巧,并且能够运用到现实生活中了。

    接着就是现在,看到我和程依依这么利索地撂倒冯伟文,锥子也在啧啧称赞,自然对我二叔更敬仰了,猜到这都是我二叔教的。

    冯伟文则在骂骂咧咧,说我们这是找死,还说我二叔都跑了,我哪来的胆子留在这里?

    之前二叔走的时候,冲我说了一句快跑,冯伟文以为我已经跑了,以为整个厂区都是空壳子了,万没想到我在这里埋伏了他。但我根本没搭理他,直接塞了把草在他嘴里,接着又把板儿哥也拖了出来,有了这两个大哥,足以制止服装厂里的混乱了。

    程依依把头扭过去,满脸嫌弃地说:“你们快把他裤子穿上,真是恶心死了!”

    板儿哥冲着我们使劲点头。

    板儿哥知道我们想干什么,待会儿拖着他到厂房里面,如果还是这副尊荣,那可真是丢死人了。

    我看了锥子一眼。

    “又是我?!”锥子满脸的不情愿。

    “你还想不想拜我二叔为师了?”

    “今天真是倒了大霉……”

    锥子一边抱怨,一边去给板儿哥穿裤子。锥子长这么大,估计都没干过这事,板儿哥也是一样,两人都露出了屈辱的表情。给板儿哥穿好裤子,锥子便把他提了起来,对我们说走吧。

    但我想起一个事来,又把冯伟文嘴巴里的草拔出来,问他:“你能联系上五鬼不?”

    虽然我觉得五鬼不一定能追上我二叔,但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想借冯伟文的口问问五鬼怎么样了。

    冯伟文摇了摇头,说:“联系不上,他们是方杰的人,并不听我指挥。”

    方杰的人?

    我的心里往下一沉,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名字还是不大舒服,因为方杰真的是个很难对付的人。当然,不是说他这个人有多厉害,而是他背后的家世令人头大。

    看到我的表情,冯伟文以为我怕了,立刻得意地说:“张龙,你们真不是方少的对手,看你引以为傲的二叔,都被方少的人给吓跑了,你们到底哪来的胆子和方少作对?真的,我建议你们乖乖认输,然后去给方少认个错、道个歉,事情或许还有扭转的余地!”

    “我认你妈错!”

    我狠狠一巴掌拍在冯伟文的脸上,把他装逼的金丝眼镜都打掉了。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畏惧方杰的,但我知道赵虎不会认输,赵虎对方杰的恨,不比对叶良的少。让赵虎对方杰低头,那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我这番话,也是替赵虎说的,决定也是替赵虎下的。

    打完冯伟文后,冯伟文更加愤怒,再次对我破口大骂。我想到满目疮痍的新城区,想到被破坏的龙虎酒吧,又想到一片狼藉的服装厂,想到二叔的心血已经糟蹋不少,气就不打一处来,狠狠踢起了他的肚子。

    人心似铁假似铁,别看冯伟文表面挺硬,被人痛殴也是会惨叫的。

    而且我专往他身上脆弱的地方踢,比如肋骨啊、胳肢窝啊、下体啊什么的。

    冯伟文的惨叫声几乎响彻整个服装厂,但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巴不得他把人都吸引过来,这样我就能“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但是现场毕竟太乱,到处都是打砸的声音,冯伟文这点惨叫声反而不算什么。最后,没有把冯伟文的人吸引过来,却隐隐走来几个黑影,定睛一看,竟然是那什么杀手门的五鬼!

    看到这几个人现身,我的脸都绿了,这才叫喝凉水都塞牙,碰到他们真是死路一条!

    我赶紧往冯伟文嘴里塞了把草,接着又把他拖到草丛里面藏好,程依依和锥子也是一样,把板儿哥也拖进了草丛中,我们都知道这几个人不好惹。

    五鬼渐渐走近,还和之前一样打扮,黑衣黑裤子还蒙着面。

    “刚才是这传来声音吧?”

    “是啊,就是这里。”

    “怪了,怎么过来一个人都没有?”

    “好臭,是不是有人在这拉屎?”

    五鬼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我的脑子却是嗡嗡直响,眼前天旋地转,几乎昏倒过去。

    因为我清楚地看到,五鬼手里还拖着一个人,正是我二叔!

    二叔身上中了好几把飞刀,肩膀上有,腿上也有,到处血迹斑斑,人也昏迷过去,人事不省……

    “臭死了,快离开这吧。”

    “对了,这个张宏飞怎么处理?”

    “他以前当过兵,还知道咱们的身份,估计是哪个特种大队退了役的,肯定不能留他,否则咱们要暴露了。”

    “好,那咱们找个远点的地方杀他,别让他以前供职的部门找上来了……”

    五鬼七嘴八舌地说着,就要拖着我二叔离开这里。

    而我也终于看不下去了,我知道我不是五鬼的对手,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二叔被他们给带走啊!

    “站住!”

    我暴喝一声,从草丛里面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同时,我还把冯伟文也抓了起来,用刀顶住他的脖子,冲五鬼哆哆嗦嗦地说:“放……放了我二叔,不然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