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89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189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作品:《龙抬头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当初我刚废了吴云峰一条腿的时候,吴老邪就带着二三十个人过来找麻烦,当然他连大门还没进去,就被上百名挥舞着家伙的工人给吓跑了。事后我也问过二叔,如果吴老邪真的闯进来,真的会让那些工人动手么?

    答案是不会,那些工人赚得本来就少,没道理还要帮他打打杀杀,站出来吓唬一下对方就足够了。

    但是现在显然是吓不住的。

    门外站着三四百人,各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彪悍家伙,二叔厂里那点工人就不够看了,所以二叔没叫他们出来,就连保安都被他遣散了,只留自己一个,独对千军万马。

    我知道二叔一向无所畏惧,一向是县城里隐藏最深的那根刺,就是骆驼当初杀进旧城区的时候,都不敢和他硬碰硬,而是选择其他手段。

    可要说我二叔能一个人对付得了这些来自市里的大军,我也是一百个不相信的。

    二叔是很能打,或许还在木头之上,轻轻松松打二三十个,可对方不是二三十个,而是三四百个。就是功夫片里的大侠都未必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力气总会耗尽,车轮战是最伤人的。

    因为现场人多,冯伟文他们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大门里的二叔身上,所以没人注意到我和锥子、程依依三人,我们通过围墙翻了进去,隐藏在靠近门口的花池里。

    这时候我也注意到,原本闹哄哄的厂区,此时此刻安静的很,仿佛空无一人。

    难道二叔把人都遣散了?

    我还没来得及想这些问题,站在门口的二叔已经冲着门外的人说道:“各位,有什么事?我这就是个破服装厂,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吧。”

    语气不温不火,表情不温不火。

    我觉得这才是真的淡定,和冯伟文那种装出来的淡定可不一样。

    然而这种淡定,是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上的。

    拥有实力才能拥有底气。

    冯伟文冷笑一声,表情有些不屑地说:“张宏飞,你装什么,我来这里是为什么,你不知道?”

    接着又指向自己血肉模糊的头:“这是你打的吧?”

    二叔摇了摇头:“不是,我一直在厂子里。”

    冯伟文怒气冲冲地说:“张宏飞,你敢做不敢当是吧?当初你砸了板儿哥两下,现在又用同样的手法砸了我两下,你要是个爷们就承认了吧……”

    “不是我干的我承认什么……”

    冯伟文还要再骂两句,一个人突然急匆匆挤了出来,正是举着伞的板儿哥。板儿哥把伞往冯伟文头上一遮,小声说道:“老冯,那天砸我酒瓶的不是他!”

    “不是他?”冯伟文也很诧异:“那是谁啊?”

    板儿哥压低声音:“是一个叫‘木头’的人,长得有点难看,没有张宏飞这么帅,咱们肯定是搞错人了。”

    冯伟文的脸也拉了下来:“也就是说,像这样的高手至少有两个?”

    板儿哥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冯伟文没再说话,而是沉默一阵,才抬起头来,冲二叔说:“好,就算这两瓶子不是你砸的,我兄弟王二、李三总是你弄残的吧?”

    冯伟文问出这个问题,我的心里也是奇怪,王二和李三明明是我和程依依弄残的,怎么会怪到我二叔的身上呢,难道王二和李三回去,碍于面子没有实话实说?

    不过事情到这一步,二叔为了我的安全,肯定会自己全担下来的。

    果然,二叔说道:“不,那俩人也不是我伤的,是我侄子张龙和他女朋友程依依干的,你那俩兄弟肯定没说实话,你被他们骗了。”

    我:“……”

    程依依:“……”

    好吧,往好处想,二叔是觉得我们能够独当一面了,所以才往我们身上推的。

    二叔这么一说,冯伟文顿时有点毛了:“你的意思是说,你什么都没干过?”

    二叔点了点头:“我确实什么都没干过,所以也不知道你们来这什么意思。真的,我是我,我侄子是我侄子,虽然沾亲带故,可他都二十多了,实在不归我管,你们冤有头债有主,找他行吗?”

    好吧,继续往好处想,二叔觉得我有足够的能力应付这些事情,所以才毫不犹豫地和我划清界限。

    当然话说回来,自从我走上这条路后,二叔确实不像以前那么宠溺我了。

    不过我没觉得失落,毕竟我都已经二十出头,前些年始终在二叔的羽翼之下生活,现在也是时候独自去闯一片天下了。

    只要二叔的厂子不遭破坏,我愿意担下、面对所有的事——当然,这些事和二叔确实也没关系,属于被我给连累了的。

    可惜,冯伟文并不吃二叔这套,用一种洞悉一切的口吻,吼着说道:“张宏飞,你少装蒜!你以为我不知道,所谓的龙虎商会,根本就是你创建的!张龙和赵虎,只是你放在台前的傀儡,真正的幕后主使是你!怎么,你敢做不敢认么?”

    “不是……”二叔莫名其妙地说:“你阴谋片看多了吧,龙虎商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干嘛整两个傀儡出来?我一不是通缉犯,二不是官府要员,想干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干吗?”

    别说二叔,连我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冯伟文从哪听来的这些东西,二叔一向反对我干这个,怎么可能是幕后主使呢……

    冯伟文却固执己见,仍旧阴沉沉说:“张宏飞,别装了,你瞒得了别人,瞒不过我!所谓的龙虎商会,说白了就是黑色集团,你是当兵的出身,不好明着掺和这些事情,所以才让侄子和赵虎在外挂名,实际上都是你操纵的,我没有说错吧?”

    我算是看出来了,冯伟文已经被自己这一套强大的逻辑说服并且洗脑,甭管二叔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这才叫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二叔招谁惹谁了,就被指认为黑色集团的幕后主使了?

    再说,我们凭啥是黑色集团,我们明明是正儿八经的商会啊!

    “你这里可能有毛病。”二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建议你去医院看看。”

    谈话进行到这,已经完全崩了。

    冯伟文咬牙切齿地说:“张宏飞,我建议你还是乖乖认了吧,否则你今天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这句话后,冯伟文便举起手里的钢刀,在他身后的人也都蠢蠢欲动。

    二叔的眼睛眯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冯伟文,我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这几年我在这个厂子上面投注了无数心血,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否则死无葬身之地的肯定是你!”

    二叔不是开玩笑的。

    离他尚有一段距离的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喷薄欲出的杀气!

    真的,如果我是冯伟文,肯定马上掉头离去,绝对不会招惹我二叔分毫的。

    可惜的是,冯伟文并无这个觉悟,他已经下定决心要给我二叔一个教训,顺便再把这个厂子砸了,好让别人都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给我上!”

    冯伟文一声令下,在他两边的人纷纷冲了上去,分别用手里的家伙打、砸厂区大门。

    大门虽然是铁制的,但也经不住这么多人蹂躏,很快就破了一个大洞,接着整扇大门都被破开,眼看着那支大军就要长驱直入。

    二叔的忍耐也到了极限,面对数百杀气腾腾的人,他不仅没有一点退缩,反而迅速往前猛冲。他就像是一枚无坚不摧的导弹,最先冲进来的人被他撞得七零八落,而他的目标并不是这些人,毕竟他也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是拦不住这支大军的,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准备隐藏到人群里的冯伟文!

    擒贼先擒王,这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

    要想阻住这支大军,抓住冯伟文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要想千军万马之中夺取主帅,没有超凡的能力肯定是不行的,我和程依依没有做到,赵虎也没做到。

    二叔或许能够做到!

    冯伟文就是防这一招,所以下完令后立刻就往人群里退,但他退的速度再快,也没有二叔的速度快。二叔数个箭步冲上,人群没一个能拦住,眼看二叔就要抓住冯伟文的喉咙,冯伟文的脸上也露出惊恐的神色,显然没想到二叔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这么猛的气势。

    我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知道这是最最关键的时候了。

    然而就在这时,意外突然陡生。

    二叔突然放弃了冯伟文,同时往后疾退数步,又退到了众人身前。

    市里的人也都吃惊不已,不知道马上就要成功的二叔,为什么好端端又放弃了?

    大家都停住脚步看他。

    冯伟文冷汗直流、面色惨白,站在原地气喘吁吁。

    他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劫,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够逃过一劫。

    二叔站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盯着尚未完全冲进来的门外众人,语气阴沉沉说:“谁?!”

    他的手在喉咙边上,两根指头中间还夹着一支飞刀。

    寒光闪烁、锋利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