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87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为吴邪McGill 的皇冠第二次加更

187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为吴邪McGill 的皇冠第二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兰小溪报那一巴掌的仇,本来是下定决心背叛我们的,可是程依依对她实在是太好了,好到让她自己都觉得惭愧不已;可惜已经覆水难收,新城区的人手是调不回来了。

    至于南霸天,则要奇葩一点,他没想着背叛赵虎,他是故意打入冯伟文集团的内部,好在关键时刻玩一出反转,好似英雄横空出世一般,以此来向赵虎证明自己的忠心,顺带证明一下自己非凡的能力。

    但他事先没告诉赵虎。

    也能理解,他想给赵虎一个惊喜,好让赵虎感动的稀里哗啦:啊,原来南霸天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但这一毛钱的用都没有,他才多少人啊,撑死了六七十个,冯伟文他们差不多有四五百个,再玩什么反转也是杯水车薪,根本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

    如果他能干掉冯伟文,顺带干掉所有市里的人,还能在赵虎面前邀功,说声看到了吗,没有哥们帮忙你能行吗,赵虎可能还会好言好语地奉承他,说些哥们你太牛逼了之类的话。

    但是现在……

    赵虎心里只想骂街,什么个鸟玩意儿啊,这就叫做没有自知之明!

    不是英雄,还非逞着当英雄,说的就是南霸天这种人。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翻来覆去就是一个“蠢”字。

    还是那一句话,做个正常的人多好?

    这回可好,英雄没有当着,还被冯伟文分分钟就干翻了。

    不过,赵虎很快接棒。

    赵虎挥动斧子,狠狠劈向了冯伟文。

    冯伟文也舞动钢刀,和赵虎对战在了一起。

    BOSS对BOSS,没毛病。

    我和程依依联手战过冯伟文,感觉这个人的实力确实挺强,但应该还是不如赵虎的,所以我们没帮赵虎,而是守在他的身边,为他清除一些阻碍,避免有人影响到他,毕竟对方的人实在太多。

    大飞、黑熊、黄大狗、韩晓彤等人也是一样,大家默契地围在赵虎和冯伟文两人身边,迎战一拨又一拨涌上来的敌人,为赵虎营造出一个清净的环境来。

    我们这边势单力薄,硬刚是肯定刚不过对方的,最好的办法还是拿下冯伟文,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搞定了冯伟文,对方就会不战自败。我们并肩作战这么久了,这点默契还是有的,现在就看赵虎的了。

    对方是人太多了,源源不断、层出不穷,我们几人也得付出全力,才能勉强不让别人阻碍赵虎。

    只是,赵虎虽然比冯伟文略强一点,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拿下他的,两人一开始打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斗了足足有几十招,经过好一番缠斗,赵虎才终于占了一点上风。

    板斧对钢刀,赵虎走的是刚猛、大力风格,每一斧子劈下去都像沉香救母,仿佛天地都要被他斩开一样;冯伟文则是灵动、飘逸的风格,一柄钢刀耍得像是杂技,炫目而又精巧,不愧是老江湖。

    “嗡嗡嗡”的声音不断响起,赵虎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他也没有什么好看的花招,就是不断地劈、劈、劈,不是左劈就是右劈,要么就是从上往下地劈,没有点本事的还真不敢和他硬刚。

    冯伟文则不一样,到底年纪有点大了,不像赵虎这么精力旺盛,几十回合下来呼呼喘气,无论动作还是速度都慢下来。

    而且赵虎这么的猛,冯伟文还是有点畏惧的,他的心里一怕,气势就不行了,不自觉地就往后退。

    赵虎抓住这个机会,脚步猛地往前一踏,狠狠一斧劈了下去。

    毫不夸张,那可真是皮开肉绽、鲜血横飞。

    赵虎这一斧子,少说劈出去冯伟文半条命。

    冯伟文根本扛不住,脚步噔噔噔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胸前已经弥漫一片鲜红。

    “好样的虎子!”之前受了重伤,退到一边养伤的南霸天大叫:“谢谢你为我报仇,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冯伟文之前劈了南霸天胸口一刀,现在赵虎又劈了冯伟文胸口一斧子,所以南霸天以为赵虎这是在为自己报仇,有感而发地吼了一句。

    我们众人则都在心里碎碎念,这特么也太自作多情了吧……

    赵虎也皱了皱眉,不过他并没有回话,而是继续朝着冯伟文扑了上去。

    冯伟文是被他劈了斧子,但是战斗还没结束,现在只有把他制住,才能真正掌握主动权,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我们的心也悬成一线,祈祷赵虎此举能够顺利,这真的是唯一翻身的办法了。

    但是冯伟文能有今天的地位,也不是随便穿身西装就能来的。

    冯伟文知道赵虎想干什么,也知道我们打的是什么主意。

    所以他没有继续和赵虎硬拼,而是就地一滚,脱离了我们的包围圈,接着就神奇地钻入人群中消失不见了。对他来说,自己的优势就是人多,放弃这个优势去和赵虎单挑,才是蠢到至极的选择。

    人群之中,迅速爆出冯伟文的呼喊:“上啊,大家都上,争取一次把他们灭了!”

    更多汹涌的人群朝着我们攻来。

    旧城区有百来号人,再加上临时倒戈的南城众人,差不多也有小二百人了。这股力量其实已经不小,但是面对市里的大军仍旧难以阻挡,在赵虎和冯伟文鏖战的时候,我们这边的人就以非常快的速度消减,现在更是被市里的人山人海包围,冯伟文又狡猾的逃脱掉,完全没有一点点胜的希望了。

    但是我们众人都杀红了眼,不管今天输得有多惨,也要坚持奋战到底,让市里的人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大家一起杀着、拼着,就是一向怂包的大飞,此刻都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豪气。

    眼望四处,大家或多或少地都受了伤、挂了彩,但是没一个人退缩,每一个人都在努力。

    尤其是我,我是新城区的老大,这片土地就是我的地盘,更加没有退缩的道理!

    所以我杀得比任何人都猛、都狂。

    我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伤,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红的,就连眼睛都是红的。此刻的我,似乎已经不怕死了,满脑子都是杀杀杀、杀杀杀。

    我相信,大家应该和我一样,每一个人都壮志豪情,士可杀不可辱,坚守我们的土地!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声音却响了起来:“跑、跑!撤退!”

    是赵虎的声音。

    怎么会撤退呢,大家正杀的起劲啊。

    众人诧异地看向赵虎。

    赵虎骂了起来:“一个个都有毛病是不是,真把自己当成保家卫国的战士了吗?都给我撤,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随便让他们砸,迟早把这仇报回来!”

    吼完这句话后,赵虎一马当先掉头就跑。

    老大都跑掉了,其他人哪有心情继续战斗?

    士气如土崩。

    兵败如山倒。

    在这场混战中没有倒下的人,哗啦啦跟着赵虎掉头就跑,我和程依依等人也是一样,大家一起没命地往前跑着。只是,双方交缠在了一起,瞬间没有战斗也是不可能的,喊杀声、惨嚎声仍旧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不知从哪就冲出几个敌人,一番交战又会开始。

    但这肯定难不倒我和程依依。

    我俩可是每天负重跑十公里啊,只要不碰上冯伟文这样难缠的强敌,一般人根本拦不住我们两个。

    当然,跑得最快的还是赵虎。

    他跑在第一个,身上的破衣烂衫迎风飘荡,跑得那叫一个潇洒不羁。

    他一边跑,还一边唱歌,唱的什么“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大家知道他是鼓舞士气,但他唱得实在太难听了,没有一句在调上,好比锯子锯木头似的,真比被人砍上一刀还要难受。

    于是,此起彼伏的埋怨声也响了起来,大家都在奉劝赵虎别再唱了,赵虎却是不听,仍旧大声呼喊:“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众人也是服的不行。

    这根本就是两首歌啊,他到底是怎么串起来的?

    本来是件挺狼狈的事,怎么他就那么潇洒?

    大家沿着新城区的路不断地往前跑,市里的人则在不断地追,喊打喊杀之声不断传来,小股战斗也在不断发生。我已经彻底安全,我跑得又快,实力也还可以,暂时没人伤得了我。

    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

    街上还是人山人海、无比混乱,到处都是拿着各种家伙的人,几乎都分不清哪个是县里的,哪些是市里的了。整个新城区一片狼藉,乱到不能再乱,我在心里暗暗发誓,迟早要再返回这里,迟早要把这仇给报回来……

    我们县城不是很大,一条主干道连接南北,也连接着新城区和旧城区。

    眼见着宽阔的道路慢慢变窄,两边的高楼也变成了低矮的民房,不知不觉之中,我们已经到了旧城区的地界上。

    最后跑出来的,大概也只剩下三四十人而已。

    但这并没安全下来,因为市里的人还在身后不断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