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85 剁了,张龙的手

185 剁了,张龙的手

作品:《龙抬头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这样挺丢人的,在县城我也算是和赵虎齐名的老大了,“龙虎商会”指的就是我俩。可在统治力上,我好像总是差他一截,他的兄弟也比我的兄弟忠诚。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次事件过后,如果我们还能翻身,我一定要培养自己的嫡系人马。

    当然,赵虎的问题还是要回答的。

    我看看旁边几乎要被砍中的程依依,有些无奈地说:“有点晚了!”

    赵虎要是早来一会儿,我和程依依或许就能逃出生天。

    赵虎继续用手指抠着后槽牙,那根肉丝好像还是没挖出来。赵虎一边抠,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晚也活该,这都是你该承受的……你能不能告诉我,新城区的人都哪了?”

    李磊之前给赵虎打过电话,赵虎知道新城区现在没有一兵一卒,但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上百人啊,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我无奈地跟赵虎解释着原委,从头到尾给他讲了一遍,这事说起来挺丢人的,但也不得不说。

    赵虎听完,也跟着骂了起来,说兰小溪真不是个东西,真是愧对我和程依依的信任。接着又说:“不过你俩也是,怎么能把大权交到一个人的手上,偷懒也没有这么个偷法啊!”

    就是古代的皇帝,也没有把权力交给一个人的,都是设立多个部门,互相掣肘、制衡。

    过分的信任一个人,就容易引来杀身之祸。

    赵虎的语气之中诸多埋怨,他是应该埋怨,否则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绝对不会败得这么凄惨。我这有上百人,他那有上百人,再加上韩晓彤的人,怎么着也能一战了。

    也就我的地位挺高,还和赵虎是拜把子的兄弟,他当众给我留了面子,要是换成大飞啥的,早就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了。

    所以赵虎说我,我一声也没吭,程依依也是一样,低头不语。

    就在这时,“呲啦呲啦”的声音响起,几个大汉拖着个人走了过来,这人浑身血迹斑斑,正是已经被砍翻的兰小溪。兰小溪已经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软塌塌地趴在地上,冯伟文摆了摆手,兰小溪便被丢了出去,倒在我们两拨人的中间。

    赵虎挺吃惊的,有些讶异地说:“冯伟文,她不是你的人吗?”

    赵虎和我一样,都是第一次见冯伟文,但也准确无误地认出了他。

    冯伟文冷笑着说:“本来是我的人,但是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后来又站到张龙和程依依那边去了,我只好一不做二不休,把她给干掉了。你应该挺恨这个人吧,交给你处理了,不用谢我!”

    赵虎摆了摆手,几个人走出来,把兰小溪拖了过去。

    赵虎蹲下身,检查了下兰小溪的伤,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韩晓彤在后面踢了赵虎屁股一脚,说你有毛病啊,摸人家姑娘脸干什么?

    赵虎恼火地说:“你眼瘸啊,我是看她活着没有!”

    “人家活着没有,关你屁事?”

    “怎么不关我事,闹出人命来谁都跑不掉……我得让大家知道她是被冯伟文弄死的,和我没有关系,也别想栽赃我……”

    赵虎这一手玩得确实是溜,虽说法不责众,越是大型混战,事后受到处分的人也就越少,公检法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抓起来。不过一旦出了命案,总得有人出来背锅,赵虎当众这么一嚷嚷,冯伟文就算背景通天,也少不了一些麻烦。

    到底是法治社会,命案更是重中之重。

    方杰当初为叶良开脱,也折腾了好长时间。

    冯伟文忍不住开口:“她不是我弄死的。”

    赵虎说:“你说不是就不是啊,大家可都亲眼看到了,就是你弄死的……”

    “谁亲眼看见了,你别瞎说……”

    “大家都看见了,你别想抵赖啊,一人做事一人当,别想让你的小弟顶缸……”

    赵虎这胡搅蛮缠的本事也不是一般的强,三言两语就把冯伟文气得面红耳赤,冯伟文的淡定和从容再次丢掉,刚想据理力争,几声咳嗽突然传来,趴在地上的兰小溪晃晃悠悠地抬起头来,迷茫而又疑惑地看着四周的人。

    ……原来没死啊。

    冯伟文都松了口气,说道:“大家都看到了,我交到你手上的时候可是活的,你别想再诬赖到我身上了。”

    其实赵虎早知道兰小溪还活着了,刚才一番动作也不是白检查的,他就是吓吓冯伟文而已。赵虎摆摆手,兰小溪便被拖到一边去了。作为这场败仗的罪魁祸首,赵虎不往她身上补几刀就够意思了,不可能还好心地照料她或是送她去医院。

    就地一丢就完事了。

    “好了。”赵虎继续说道:“现在谈谈咱们的事。冯伟文,你打算怎么样?”

    冯伟文又恢复了淡定从容的样子,微笑着说:“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赵虎,你打算怎么样呢?”

    赵虎没有答话。

    赵虎先看了看被冯伟文踩着的我,又看了看被刀指着的程依依,接着又看向整条满目疮痍的街道。新城区的这条主干道确实太惨了,几乎没有一家店面完好无损,什么仇什么怨啊,他们明明一点错都没有……

    最惨的还是龙虎酒吧,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好些没来得及跑的服务生都被砍翻在地。

    刚装修好的酒吧,刚招聘的服务生啊……

    说赵虎心里不疼,那是假的。

    出来创个业,咋就那么难呢?

    说赵虎心里不怒,那也是假的。

    赵虎恨不得把冯伟文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但他看看对方数以百计、人山人海的兄弟,又看看自己这边可怜巴巴的上百人,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是不想报复,是没那个能力啊。

    “我们输了。”

    时至此刻,赵虎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当然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到大飞等人都低下了头,各个都很沮丧。我的心里也不是滋味,这回败得实在太憋屈了,最大的败笔还是出在兰小溪的身上。

    但赵虎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仍旧用手抠着自己的后槽牙,这么久了也没把肉丝给掏出来。

    “做错事要认,挨打要立正。”赵虎说道:“输啦,该怎么着就怎么着,道歉、赔钱,就这些了。多少钱你说个数,能给得起我一定给。”

    这是道上的规矩,没有谁会一直打架,最终都要坐下来谈和的,条件谈不拢那就继续打,打到条件谈拢为止。

    但冯伟文还没说话,板儿哥就疑惑地说:“这就认输了吗,张龙他二叔哪里去了,让他出来继续和我们打啊!”

    提到我二叔,赵虎心里也有些苦涩,其实他何尝不想求助我二叔啊,但他实在拉不下那个脸来,二叔已经帮过我们挺多次了。前不久,二叔还说没事别去烦他,不想掺和我们这些肮脏的事。

    赵虎摇了摇头,说:“我们的事和他无关。”

    “无关,把我脑袋打成这样?!”冯伟文指着自己还在流血的头,怒不可遏地说:“打了人就跑,赔点钱就完事了?没有那么容易,让他给我滚出来!”

    “这是张龙他二叔打的?!”

    赵虎同样吃惊不已,他是真不知道这事。

    他看到冯伟文的脑袋流血,还以为是我和程依依打的,毕竟我俩也受伤了,身上不少的血,显然有过一番恶战,也就没有多问。

    “对,就是他!”想起刚才的事,冯伟文愈发愤怒起来:“立刻把张宏飞给我叫出来,不然我就对他侄子不客气了!”

    看到冯伟文已然发怒,赵虎也说:“好好好,你别着急,我现在就找找。”

    赵虎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赵虎先叫了一声二叔,接着又问二叔人在哪里?

    和我关系不错的,都和我一样叫二叔,当然像大飞这么无耻的,会直接叫二爷。

    “哦,你在厂子里啊……”赵虎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冯伟文,又继续说:“那个,张龙这边出了点问题……”

    赵虎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接着便“哦、哦、哦”了几声,然后挂了电话。

    赵虎抬起头来,面色有些为难地说:“那个,张龙二叔说不是他干的……伟哥,是不是搞错了啊?”

    当然不是我二叔干的,刚才那个手法明显是木头啊。

    但是冯伟文不信。

    “别他妈废话!”冯伟文怒火中烧地说:“敢做不敢当是吗,让他立刻到这里来,我没有太多的耐心!”

    “别啊……”赵虎都无奈了:“二叔刚才说了,这事和他无关,他也不会管的。伟哥,咱俩商量就行,看看这事怎么解决……”

    赵虎是真想和平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冯伟文却愈发大怒起来:“不管是吧?好,那他就别管了!”

    “南霸天,来,剁了张龙的手!”

    一声厉喝过后,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冯伟文身后的人群之中走出,手里还拎着一柄钢刀,正是南城的南霸天……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