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84 嘿,我来晚没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184 嘿,我来晚没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作品:《龙抬头

    那是一瓶未开封的啤酒。

    “砰”的一声,酒瓶四分五裂,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鲜血混着啤酒沫子一起流淌下来,不仅打湿了冯伟文的发型,还沾得满脸都是,并且弄脏了他的衣领、前襟。

    四周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住了,每一张脸都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板儿哥可是刚讲完这事,说他上次也是差不多的情况,结果被空中飞来的酒瓶砸个正着。冯伟文还觉得他事逼,被一个啤酒瓶子吓破了胆子,直接拒绝他的好意,把头顶的伞给推开了……

    众人嘴上没说,其实心里也有点看不起板儿哥,觉得他还带把伞过来实在太神经了。

    结果转眼之间,冯伟文真就挨了一酒瓶!

    冯伟文在发抖。

    不是怕,而是气。

    气得七窍生烟。

    板儿哥则吓坏了。

    这熟悉的手法,熟悉的一幕……

    “他来了,他来了!”板儿哥浑身发抖,他是真的害怕,那天晚上的阴影至今难忘,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强的人,以至于到现在睡觉还会做噩梦。板儿哥满脸慌张,惊恐地往四周去看,想知道他藏在哪里,好能第一时间转身就跑。

    趴在地上被人按住的我和程依依则是兴奋极了,我俩刚被制服的时候心里暗暗叫苦,新城区没发挥上作用也就算了,现在我俩也被人按在地上了,简直惨的不能再惨,这场架毫无疑问是输定了,而且还成为了别人的累赘……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天降酒瓶,砸了冯伟文一个稀巴烂!

    这熟悉的手法,熟悉的一幕!

    一定是木头来了,北城和新城区已经乱这么长时间了,二叔肯定也得到了消息,所以派木头过来支援我俩!

    可是我俩既希望木头现身,又不希望木头现身,上次板儿哥只有二三十人,木头尚能轻松应对,冯伟文这次带来的人至少有四五百,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几乎望不到头,木头就是真的战神附体也不可能打过这么多人啊!

    “张宏飞,你在哪里?!”冯伟文摸了一把头上的血,咆哮着道:“给老子滚出来!”

    怪了,这事明明是木头干的,冯伟文怎么会叫我二叔的名字呢,难道板儿哥没告诉他?

    板儿哥脸色都发白了,仍旧紧张地盯着左右,哆哆嗦嗦地说:“老冯,你别乱叫,待会儿他真出来了,你赶紧让那什么五鬼出来……”

    五鬼?

    什么五鬼?

    我的心中更加疑惑,心想难道冯伟文还有杀手锏么,这就是他敢贸然闯进县城里的底气?

    冯伟文却不搭理板儿哥,仍旧歇斯底里地叫着:“张宏飞,你敢在背地里摔瓶子,难道不敢光明正大地出来吗?你就这点胆子,让我看不起你……”

    但,不管冯伟文如何乱叫,四周仍旧鸦雀无声,砸瓶子的人始终没有现身。

    冯伟文指着自己流血的头继续大叫:“来啊,砸啊,你不是很会扔瓶子吗,再往老子头上砸一个啊!”

    一向文质彬彬的冯伟文,此刻也不禁动了怒气。

    看来,这人没有什么理智和稳重,不过是看底线有没有被突破而已。

    王二和李三都废了,冯伟文也没这么气过。

    刀子不割在自己身上,谁也不知道疼。

    板儿哥都快崩溃了,赶紧把伞举到冯伟文的头顶,说老冯,你可别叫了,上次我就是这么叫的,那酒瓶真的是说来就来……

    嗯,在这点上,板儿哥倒确实是有经验的。

    “老子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冯伟文用力把板儿哥的伞推开,再次叫嚷起来:“来,再砸老子一酒瓶,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个只会躲在暗中的老鼠……”

    话音还没落地,空中再次响起“飕”的一声,一个酒瓶凌空而来,“砰”的一声砸在冯伟文脑袋上。

    更多的血和更多的啤酒沫子流淌下来。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板儿哥都快哭出来了。

    “在那里……”冯伟文阴沉沉地指着一个方向:“人在那里,给我把他抓出来!”

    第一个啤酒瓶来得猝不及防,没人知道酒瓶是从哪里飞出来的,但是第二次,冯伟文长了一个心眼,仔细观察过酒瓶飞来的轨迹了。

    那是一个巷子口,黑洞洞的,距离自己也就二三十米,酒瓶就是从里面飞出来的。

    在冯伟文的指示之下,一堆人立刻出动,朝着巷子口奔了过去。我和程依依也紧张起来,毕竟现场人太多了,木头不可能应付得来。当然,以木头的实力,也不至于受伤,逃走总是没问题的。

    板儿哥则紧张地说:“老冯,你别冲动,那些人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赶紧把五鬼叫出来……”

    板儿哥已经是第二次提这个“五鬼”了,我也愈发确定,冯伟文不知从哪找了高手,专门用来对付我二叔的。

    板儿哥一边说,一边把伞举到冯伟文的头顶,提防他会再次受伤。

    “别他妈废话……”冯伟文再次把板儿哥推开,并用纸巾擦着自己流血的额头,咬牙切齿地说:“现在人都还没见到,叫什么五鬼?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不值钱,随随便便就现身了?”

    板儿哥无话可说,只能摇了摇头。

    最先冲进巷子口的汉子有了回馈,没发现里面有人,一个人都没有。

    冯伟文挨了两酒瓶,现在连人都还没有看到。

    气得手都哆嗦起来。

    “让开!”

    冯伟文突然大喝一声,将沾血的纸巾丢在地上,然后大步走到我和程依依身前。

    按着我的众人立刻散开,但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冯伟文就一脚踩住了我的脊背,同时手中的刀也对准程依依,不让程依依有机会站起来。接着,冯伟文便大声喊道:“张宏飞,你不肯出来是吧,那就别怪我对你侄子和侄媳妇不客气了!我数到三,你要还是不肯现身,我就要往他们身上砍了!”

    “一!”

    “二!”

    街道上的喊杀声、鸣笛声都已经停了,四处都是一片疮痍,两边布满被砸烂的店面。尤其龙虎酒吧,更被砸得面目全非,大门、玻璃都被敲碎,不用进到里面,就知道已经遍地狼藉。

    其实这些店和他们都没关系,就算砸了也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所为的不过是给我们个下马威。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安静地等着,等着那个“三”字从冯伟文的口中爆出。

    冯伟文一方面踩着我的脊背,一方面用刀指着程依依。

    看这情况,他的第一刀会砍向程依依,我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立刻说道:“冯伟文,你就算要砍,也砍我吧,别动程依依!你不是想让我二叔出来吗,砍我肯定最有用了!”

    “老子怎么做事,不用你教!”

    冯伟文一声暴喝,狠狠一脚踩在我脊背上,这一脚踩得真够重的,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冯伟文也大声喝道:“三!”

    这一声,饱含着冯伟文的愤怒,几乎响彻整条街道。

    但是街上依旧安静,一点动静都没。

    “好,看来你是不肯出来了……你侄子和你侄媳妇的命也不要了吗?”冯伟文冷笑一声,将刀高高举起,朝着程依依劈了下去。

    我哪里还能看得下去,高呼了一声不要,接着就想挣扎起身,不说反抗冯伟文吧,起码扑到程依依的身上啊。但冯伟文将我踩死,让我一动也不能动,我咆哮着、大叫着,用尽世间恶毒的词辱骂冯伟文。

    但是这也未能改变冯伟文的初衷。

    这一刀还是狠狠劈了下去。

    只是,劈到最底下,距离程依依的脊背只有几公分的时候,冯伟文竟然停了下来。

    接着,他抬起头,有些讶异地看向街道对面。

    我也抬头看了过去。

    街上有了动静,刚开始是些脚步声传来,接着又看见了许多人影,在众多拥挤的汽车之间闪烁。黑压压的一片,看上去杂乱无章,却又秩序分明,齐步往我们这边走着。

    我看清了,领头的人是赵虎。

    在赵虎身边,还有韩晓彤。

    看来,韩晓彤已经从北城逃了出来,而且和赵虎汇合到一起去了,她本来就挡不住那支大军,没事就好。

    在赵虎身后,则跟着旧城区的人,有大飞、黑熊、黄大狗等人,再往后则是他们各自的手下,足足有上百人吧,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家伙。

    这已经是县城现在能出动的所有人了。

    乍看上去人还挺多,可和冯伟文这边的人一比就差多了,颇有一种溪流遇到江河的感觉。

    但是他们依旧很有气势,一点都没畏惧冯伟文的大军,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像是准备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

    尤其走在最前面的赵虎,真有一种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手里握着一柄寒光闪现的斧子,一边走还一边用指甲抠着后槽牙,仿佛有根肉丝塞在里面,那叫一个苦恼。

    不多时,旧城区的人就来到我们近前,七零八碎地站在众多汽车之间。

    说实话,看到这个场面我还是有些惭愧的,每次都是我们新城区这边掉链子,每次都是旧城区的人赶过来救场。在当老大上面,我跟赵虎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嘿,我来晚没?”

    看到我被踩在地上,赵虎一点都没发怒,反而笑呵呵地看着我。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