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83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183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作品:《龙抬头

    哪怕是没练过军体拳的人,也一定知道这套拳法里面有着很多阴损的、“正人君子”不屑使用的招儿,比如锁喉,比如插眼,再比如撩阴、踢裆。

    无他,无论哪国的军人,学的肯定是一击必胜的招儿,没道理在战场上碰见敌人了,还你来我往的大战三百回合,当然什么干掉敌人最快就来什么,为了干掉对方永远不择手段。

    在战场上,只看结果,不看过程。

    这腿撩阴,程依依也学过很久了,曾在公园、仓库里面反复练习,当然是用假人,我可承受不了。

    杨武用手挑起程依依的下巴,不光动作轻浮,言语也很轻薄。更关键的,是杨武距离程依依很近,以为程依依已经放弃抵抗了,成为了自己的掌上玩物,所以完全没有防备。

    这时候要不给他来上一脚,简直对不起老天爷给的这个机会。

    自古以来,多少英雄好汉死于轻敌?

    这一脚踢下去,人高马大的杨武立刻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那是真的响彻整条街道,多少急促的鸣笛声在这一刻都黯然失色、自愧不如。

    那可是男人的命根子啊,随随便便踢上一脚都能丢半条命,杨武绝望而又可怜地倒了下去,身子蜷缩成了一团,痛苦地滚来滚去,面色惨白像纸,浑身哆嗦如狗,还发出一阵又一阵凄惨的叫声。

    几乎整条街道的人都诧异地朝这边看来,一个个都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巴。

    谁都不敢相信实力强过板儿哥的杨武竟然倒了下去。

    别说他们,连我都惊得不行,我站在杨武身后,手里握着一块板砖,怔怔发呆。

    是的,我也冲过来了,我看到程依依败在杨武手上,不可能还无动于衷,不顾李磊阻拦,义无反顾地冲了上来。这和理智没啥关系,我和程依依是命运共同体,就是栽也要栽到一起。

    不过我手上没有家伙,所以在冲过来的过程中,随手从路边捡了一块板砖,打算狠狠拍在杨武的脑袋上。

    但还没来得及这么做,程依依就一脚把杨武给踹翻了。

    杨武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左右四周各有好多的人看来,程依依一抬头也看到了我,顿时恼火地说:“不是说了不用管我,你咋那么多事?”

    我也恼火地说:“等我身陷重围,有能耐你也不要管我!”

    这句话一出口,程依依也无话可说了。

    是啊,将心比心,我俩谁能放得下谁?

    只是,我们已经没时间吵架了,四面八方的人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他们本来是在乱打乱砸街边的店铺,看到杨武失手,一个个犹如嗜血的苍蝇,喊打喊杀地围拥过来,谁也不想错过这个立功的机会。

    程依依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柄钢刀,一边战着四周的人,一边想尽办法脱身。

    我都来了,肯定不能袖手旁观,立刻把板砖拍在一个家伙头上,接着从他手里抢过三菱刮刀,“噗噗噗”地捅起了四周的人。因为现场混乱,众人一开始没注意到我,以为我和他们是一起的呢,但看到我不断伤着他们的人,终于意识到我是敌非友,有见过我的,立刻大喊起来:“他是张龙!”

    我心说哟,还有人认识我?

    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板儿哥,那家伙拎着一柄砍刀,上蹿下跳地呼吁众人都来打我。他没有上,估计被木头给吓坏了,担心木头还在我的左右,但他显然是多虑了,木头也有自己的生活,有了美娇妻和两个孩子,哪有时间跟着我啊。

    市里的这些家伙们,听我名字估计都听出茧子来了,“屠龙杀虎”的“龙”就是我张龙,每天都要念叨上百遍。

    听到我的名字,众人更加疯狂,嗷嗷叫着朝我冲了上来,谁都知道拿下我后绝对大功一件。

    这回好了,可为程依依吸引不少火力。

    转眼之间,我们两人一起身陷重围,左右四周各有数不清的对手。我们要是去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所以第一选择还是脱逃,一起想尽办法往前跑着,好在这条街上车多、人多,有着不少天然的障碍物,所以对方虽然人多,也没办法同时赶到我俩身前。

    我俩利用环境闪躲腾挪,各施手段击退身边的人,然后不自觉地往对方靠拢,接着一起往外面冲。

    在这过程之中,我俩也不可避免地受了点伤,身上血迹斑斑、星星点点,有我们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但是我俩战力全开,爆发出了比平时还要生猛的

    战斗力,再加上周围的环境加成,我们暂时还是往前冲着,一时间没人能够拦住我们。

    “都他妈让开!”

    就在这时,一道惊天的声音响起,震得众人的耳朵都嗡嗡直响。

    是冯伟文来了。

    冯伟文本来已经冲进龙虎酒吧,到处又打又砸,顺便找找有什么重要人物。但是很快,他就听到了杨武的惨叫声,他的心中同样无比震惊,不知道谁能伤到杨武,所以特地出来看看情况。

    一看才知道,原来我也现身了,这可让他兴奋极了,刚到新城区就抓到我和程依依,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很多。

    一开始,冯伟文都没打算上场,觉得手下这么多人,足够拿下我们两个。但他看了一会儿,才发现手下都是一群酒囊饭袋,我俩的狡猾也超出他的想象,这么多人竟然没把我俩拿下。

    一气之下,冯伟文大声呼喊,决定亲自动手。

    众人一听,纷纷散开,为冯伟文腾出条路。

    冯伟文根本没和我们废话,显然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手持一柄钢刀冲了上来。

    冯伟文的实力,我们早就听说过了,知道他在市里是独一份的,板儿哥和杨武都难以望其项背。所以我和程依依也不敢怠慢,一起朝他冲了上去,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因为我们知道他是这场大战的组织者,如果能够将他拿下的话,对方肯定不战自乱,如能让他成为人质,别说脱离这个地方,打赢这场战斗都没问题!

    所谓的亲自先擒王,就是这个道理!

    因为兰小溪,新城区出现了重大的失误,我和程依依都难辞其咎,所以格外珍惜这个机会,想着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把冯伟文给拿下来。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冯伟文能够这么多年屹立不倒,还能成为荣海市地下世界众多大哥心中的核心人物,当然不会一点本事没有。别看他穿着西装、踏着皮鞋,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地像个大学教授,可他的实力是真强啊,每一刀劈下来都带着风,我和程依依两人一起战他,而且还是战力全开,愣是一点便宜都没占着。

    不过,我和程依依的实力一样超出他的想象,他是调查过我们的,知道我们有点实力,但也没强到哪。

    这一交手,他才知道自己错了,我们的实力甚至不次于他手下的王二、李三。

    只是,冯伟文反而更加兴奋,毕竟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能够让他战个痛快的对手了。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我们三个人、三柄刀,不断交错、撞击,擦出无数火花。

    我和程依依越打越心惊,冯伟文却是越打越兴奋,口中不断叫着:“好啊,好啊,怪不得你们这么嚣张,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过,你们今天也就到此为止了!”

    话音刚落,冯伟文单刀往上一挑,先把程依依手中的刀击飞,接着又狠狠一脚将她踹倒在地。

    四周的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她给按住了。

    我的心里一急,手里的刀也乱了,一招没有防住,被冯伟文一下斩在肩膀,手也跟着脱力,刀就“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冯伟文一不做二不休,同样狠狠一脚将我踢飞,四周再次涌出不少人来按住了我。

    看到我们两人都被制服,冯伟文松了口气,手里的刀放下,嘴角勾起一丝傲然的笑。

    四周响起一片叫好声。

    这可真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老冯,还是你啊!”

    一阵欣喜的声音响起,板儿哥从人群中奔了出来,手里竟然还举着把伞,遮在冯伟文的头上。

    天并没有下雨,反而晴朗的很。

    冯伟文奇怪地说:“你这什么意思?”

    板儿哥嘿嘿笑着说道:“上次我也是这样的,都快把他俩制服了,空中飞来一个酒瓶,把我砸得头破血流……”

    冯伟文明白了。

    板儿哥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特别准备了把伞,甚至还给他遮上了。

    “不用。”冯伟文轻轻推开板儿哥的伞,淡淡地说:“咱们这么多人,怕他干嘛?今天,张龙他二叔不现身就算了,如果现身,我也让他有来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空中突然传来“飕”的一声。

    快如流星、重若千斤。

    是个啤酒瓶子。

    “砰”的一声,正好砸在冯伟文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