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80 大军,压境

180 大军,压境

作品:《龙抬头

    “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兰小溪泪流满面,程依依当然十分吃惊,不过是送了杯红糖水,至于感动成这样子吗?

    “依依姐……”兰小溪还是流着眼泪:“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

    程依依愈发不解兰小溪的心态,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对她好,怎么单单这次哭成这样?不过程依依还是转身,走到兰小溪的身前,用纸巾擦着她脸上的泪,柔声说道:“傻瓜,对你好还需要理由吗,姐姐就是特别喜欢你啊!”

    兰小溪的眼泪愈发汹涌起来。

    她想起了一些东西。

    想起自己和程依依的初识。

    是在一个酒吧,兰小溪和一群年轻男女正在玩乐,这时候程依依走进来,酒吧老板亲自出来迎接,点头哈腰地把程依依引到一张VIP的卡座里。兰小溪已经忘记程依依那天晚上和谁喝酒,她只记得现场所有人都围着程依依打转,单单服务生就配了三个,全方位为程依依服务,众星捧月似的。

    兰小溪的一群小伙伴们纷纷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说自己什么时候能混到这种程度就好了。

    兰小溪那时候还不知道程依依是谁,旁边有个女孩子笑话她:“你连依依姐都不知道啊,她是张龙的女朋友,新城区的大嫂!不过人家可不是花瓶,陪着张龙打过骆驼、干过叶良,地位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拼回来的!”

    原来如此。

    兰小溪再看向程依依的时候,眼神之中已经充满仰慕和钦佩,心想自己如果能和这样的人交上朋友,该是人生中一件多么骄傲的事啊!可惜,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程依依就好像天上皎洁的明月,而她连颗黯淡的星辰都算不上。

    所以“结识程依依”这件事也就被她抛到脑后。

    说来也巧。

    那天晚上,兰小溪这一桌和隔壁桌发生了点冲突。

    年轻人都是火爆脾气,可以理解。

    一言不合,当即开打。

    兰小溪一马当先,用啤酒瓶连爆了五个年轻人的头,虽然是以偷袭为主,但也算是相当不错的战绩了,而且走位风骚、角度刁钻,下手更是稳准狠。现场一片惨嚎,鲜血和玻璃渣子齐飞,惊得四周众人纷纷闪避、后退。

    在酒吧里,当然不会让这种架打得太久。

    保安和看场子的都不是吃闲饭的。

    很快,双方人员都被控制起来,赔偿酒吧损失那是必须的,但是这伙穷光蛋哪里能赔得起,来酒吧消费也只点了几瓶啤酒。就在酒吧老板骂骂咧咧的时候,程依依走了过来,帮兰小溪他们垫上了钱。

    兰小溪等人当然千恩万谢,程依依却独独对兰小溪说:“你还挺能打的啊!”

    兰小溪开心地说:“还可以吧,您是我的偶像!”

    程依依却拉下脸来:“下回再想吸引我注意力,别用这么幼稚的手段了!赔又赔不起,不怕被卖到窑子里吗?”

    兰小溪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没错,兰小溪是故意和隔壁桌的发生冲突,想让程依依见识一下自己的手段,好能在程依依面前混个脸熟啥的,没准从此就一飞冲天了。没想到,因为手段太过拙劣,被程依依一眼就看出来了。

    第二次,是在某个KTV里。

    那是一个陌生的局,兰小溪是被朋友拉过来的,到场才发现好多人都不认识。不过这也无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地就认识了嘛。但兰小溪刚喝了几杯酒,就觉得脑子晕晕的,当时心里就叫糟糕,知道自己是被下药了。

    兰小溪不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少女,但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随便被人糟践。

    兰小溪眼睛一瞥,就看到带自己来的朋友已经晕倒在沙发上了,有个男生正在对她摸摸索索。

    兰小溪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往外走,有人抓住她的胳膊问她去哪,她不回话,用尽吃奶的力气甩开往外面走。她准备到洗手间洗一把脸,争取让自己清醒过来,但她越来越晕,连路都快走不动了,身后的人还在喋喋不休,不停抓着兰小溪的胳膊,说要送她去休息一下。

    不能去,绝不能去。

    去就完了。

    可是眼前越来越花,脚也绵软无力,随时都要倒下去了。就在这时,眼前突然走来一人,兰小溪认识她,正是新城区的大嫂程依依。程依依不是一个人,还有好多人陪着,有说有笑,根本没注意到她。

    兰小溪知道自己和程依依连朋友都算不上,顶多算是一面之缘,还不知道对方记不记得自己。

    可她已经没有退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走到程依依身前,说了一声姐,救救我,就昏过去了。

    昏过去前,她记得自己被一双手抱住,感觉特别踏实、安全、温暖。

    再醒来的时候,兰小溪已经在酒店的房间里了。

    她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已经遭遇不测,但是一看身上的衣服还都完好,旁边竟然还躺着自己的朋友。再一抬眼,发现程依依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正看着电视上的流星花园,咯咯咯乐个不停。

    兰小溪明白了一切。

    “姐!”

    兰小溪跳了起来,无比激动地冲到程依依的身前。

    程依依对她依旧没有什么好脸,黑着脸说:“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

    虽然程依依是在教训自己,兰小溪却还是甜蜜极了,直接给了程依依一个大大的拥抱,说姐,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程依依说去去去,便把兰小溪推开,转身往外走去。

    兰小溪鼓起勇气,冲着程依依的背影喊了一句:“姐,我想跟你!”

    “别闹,你才多大……”

    “我二十了,毕业好几年了!”

    “好好找份工作……”

    “我妈死了,我爸天天赌博,根本没人管我!再这么下去,我真要被卖到窑子去了!”

    “……”

    程依依站住了脚步。

    从那天起,兰小溪就跟了程依依。

    兰小溪确实很出色,无论程依依交给她什么事,她总是完成的非常好,所以升得也非常快。程依依也越来越器重她,给过她很多机会,还把她爸欠的钱都还了,说:“小溪,你看着你爸,他要再去赌博,我来想办法治他。”

    一步步,到了今天。

    程依依对她,不仅仅是当做手下,更是当做姐妹一样,刚送来的红糖水就是证明,兰小溪的心里像明镜一样清楚。

    谁不知道她兰小溪,是新城区大嫂程依依最重视、最宠溺的女孩?

    飞上枝头变凤凰,说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新城区中,多少人羡慕兰小溪,多少人眼红兰小溪!

    没有程依依,哪有她兰小溪的今天?

    没有程依依,或许她在酒吧第一次闹事的时候,就因为赔不起钱被酒吧老板卖到窑子去了;没有程依依,或许她在KTV里就被人给害了,醒来以后或许连肾都找不到;没有程依依,她爸的钱永远都还不上,自己也被放高利贷的人……

    越想这些往事,兰小溪哭得越厉害。

    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呢?

    扇她一个巴掌的不是程依依啊!

    程依依对她只有恩情,可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半分啊!

    再说,扇她的那个巴掌,难道扇错了吗,她试图去抢程依依的男朋友,难道不该打吗?

    打,都是轻的!

    这件事没告诉程依依,得以让她继续装乖扮巧,已经是给她天大的面子了啊!

    程依依没有半点对不起她的地方,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程依依,这叫什么,这叫狼心狗肺、猪狗不如啊。

    越想这些事情,兰小溪哭得越难过,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不断往外泄着、涌着。

    完全不明所以的程依依也懵了,不知道兰小溪这是怎么了,只能不断安慰她、哄她,说:“小溪,有人欺负你了吗,你告诉姐,姐帮你报仇!”

    “噗通”一声,兰小溪跪在地上,流着眼泪说道:“依依姐,我对不起你……”

    程依依莫名其妙地问:“到底怎么了?”

    兰小溪哭哭啼啼的,把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统统讲了一遍。

    程依依听完,脑子顿时“嗡”的一声。

    “姐,我不是人,你打也行、骂也行……”兰小溪红着眼睛说道:“可是现在别了,冯伟文他们马上就要杀进来了,新城区现在根本没几个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姐,你赶紧和龙哥走吧,走得迟了,被他们抓住就完了啊!”

    程依依的脑子嗡嗡直响,确实恨不得一脚踹死兰小溪,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简直辜负自己的栽培!

    可她也知道自己没时间了,按照兰小溪所提供的信息,市里的人天黑就会动手,现在已经差不多了。程依依掉头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给我打电话,声音慌张地问我:“你在哪里?”

    我说我刚到龙虎酒吧,怎么?

    “快走!”程依依冲我大叫:“市里的人杀进来了,新城区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

    我看着新城区满大街的人,有遛狗的有溜街的,还有在街边吃烧烤的,不知道程依依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就是一个人都没了,难道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我们的人都被调走了,根本无力抵抗冯伟文他们的进攻……”程依依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龙虎酒吧是他们的主要目标之一,你快离开那里,别被他们给抓到了!”

    听着程依依的声音,我则面色凝重,眼睛直勾勾盯着街道前方,那里传来无数汽车的引擎声,还有数十、上百辆摩托围绕左右,气势磅礴、浩浩荡荡,犹如一支黑压压的大军压境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