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9 她,泪流满面

179 她,泪流满面

作品:《龙抬头

    冯伟文是个绝对谨慎和小心的人,这种性格在他少年期间就养成了,哪怕是他上课睡觉,也能第一时间听到老师的脚步声。这种习惯保持到了今天,他的睡眠始终很浅,家里就是飞进一只蛾子,他也能够立刻睁开眼睛。

    因为这个性格,冯伟文至今屹立不倒,在荣海市拥有自己独特的地位。

    他本不该轻易相信一个外人,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他就觉得兰小溪值得相信,因为兰小溪的每一句话,乃至每一个眼神,都夹杂着滔天的恨意,那种恨意是伪装不出来的,再好的演员也伪装不出来。

    经过一番交流,冯伟文愈发相信兰小溪了,确定兰小溪是真心来投靠自己的,顿感自己的复仇计划愈发完美,简直天时、地利、人和,想不赢都难了。

    而兰小溪,在听完冯伟文的计划后,点点头说:“挺好,从北城杀进来吧,我会在新城区等着你们,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好极了。”冯伟文满意地微笑。

    计划定在明天晚上,一入夜就行动。

    兰小溪离开之前,冯伟文又忍不住问他:“你到底为什么恨张龙呢?”

    兰小溪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咬牙切齿地说:“因为他,扇过我一个巴掌!”

    现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一个巴掌就能恨成这样,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不过冯伟文却一点都没意外,他知道女人心海底针,有时候看着是一个巴掌的事,其实内幕比想象中要复杂的多,关键看这一个巴掌是在什么情况下打的。

    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僻静无人之所?

    或者,是在床上?

    想象着一些东西,冯伟文的笑容愈发灿烂:“好的,那就明天晚上见吧,预祝咱们的合作能够旗开得胜。”

    兰小溪离开了。

    南霸天也离开了。

    众人也都纷纷散去,为明天的战斗做准备。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整个县城依旧风平浪静,没人知道一场血战即将到来。赵虎还在家里睡大觉,他每天在酒吧忙到很晚,只能趁着白天补补觉了。韩晓彤则在北城,今天晚上有个生意要谈,约见了一位挺重要的客户。

    程依依来服装厂转了一趟,特意来看望她爸的,她爸已经知道闺女现在有本事了,几乎一手掌控着整个新城区。

    程广志苦着脸说:“闺女,你该挺有钱了吧,快把我赎出去吧,我好歹是个大老板,每天在这裁衣服,传出去多丢人啊!”

    程依依说:“哪有钱啊,钱都是张龙的,我给人家打下手呢。”

    “你俩男女朋友,还分这些?”

    “当然要分,我又没嫁给他!”

    其实程依依已经还得起钱了,但她知道父亲的赌瘾还没彻底改掉,据说每天晚上回了宿舍还要和工友玩两把牌,每个月的工资都要输得精光。要不是看在程依依的面子上,二叔早就把程广志的指头给剁光了。

    程依依琢磨着,父亲什么时候改了,就什么时候把他赎出来,否则去了外面也是祸害,不如就在厂里呆着,还能输得少点。

    至于我,也准备出门了,等到夜幕一降临,酒吧就要忙起来了。

    李磊已经开车在楼下等我。

    至于各路的大哥们,则都在自己的地盘晃悠。

    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恶战会在今晚来临。

    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的,竟然是楚正明。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楚正明接到一个来自市局的电话,说让他立即到市里参加一个紧急会议。楚正明问是什么会议,对方则说不便透露,楚正明也没有敢耽搁,立刻安排司机把自己送到市局。

    来到约好的会议室,楚正明推门而入,发现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楚正明正觉得奇怪,身后的门“砰”一声关上了,接着“咔咔”的声音传来,竟然被反锁了。

    楚正明大吃一惊,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砰砰砰”地砸门、呼喊、质问,但是没有人理会他。楚正明拿出手机,发现信号也被屏蔽了,根本没法和外界联系。

    这里是市局,楚正明相信自己的性命不会有危险。

    那他们把自己调到这里、软禁起来是为什么?

    楚正明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可是楚正明却无能为力。

    他只能走到窗边点了支烟,看着窗外慢慢落下来的夜幕,沉沉地说:“张龙、赵虎,这次帮不到你们了,希望你们吉人自有天相,撑过这一天去……”

    楚正明猜得一点没错,因为他刚走不久,刘正声就接到了郑西洋的电话。

    “今天晚上无论发生什么,你和你的人都不要出来,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郑西洋说。

    刘正声同样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今天晚上要发生什么事了。

    可是,前几天才下定决心要站在我们这边的刘正声,突然面临这样的命令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试探着问:“楚局呢?”

    郑西洋回答:“他,今天晚上不会再出现了!”

    接着又说:“你放心吧,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都有方家兜底,绝对牵连不到你头上的。”

    这倒没错。

    自己就是个小虾米,听从上级命令而已,至于这些神仙打架,爱打就打去吧,和他一点关系都没。

    刘正声挂了电话以后,先把自己的电池抠了下来,接着又到局里的配电室里,把报警的电话线给剪断了……

    人死鸟朝天,爱干啥就干啥!

    搞定一切,刘正声同样走到窗边,看着窗外渐渐落下来的夜幕,无限感慨地说:“到底谁更强些,今天晚上就能见分晓了……”

    在新城区,有个人也在准备着。

    这个人就是兰小溪。

    兰小溪已经下定决心背叛,因为那个巴掌实在太屈辱了,几乎将她所有的尊严都击碎了,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不喜欢自己,说清楚就好了,干嘛要用这么激烈的方式?

    这回行了,爱变成了恨。

    兰小溪至今没有明白,我打她不是因为她示爱,而是因为她背着程依依做这种事,对得起程依依对她的信任和器重吗?

    打得是她的狼心狗肺,而她只记住了这一巴掌。

    眼看着夜幕就快降临,兰小溪打出去了好几个电话。

    分别打给新城区的一些大哥。

    告诉他们,刚刚传来消息,今晚要和市里的人展开决战,地点就在十公里外的蟒道山,要求大家带着自己手下立刻出发。为了防止行踪泄露,路上要把手机关掉,到了地点后也不能开机,彼此之间都用暗号联系。

    兰小溪是程依依最器重的人,大家没有丝毫怀疑,立刻乘车出发。

    兰小溪特意给大家打过电话,发现他们果然都关机了,顿时十分满意。

    等到市里的人杀进来,整个新城区将是一座空城,没有丝毫阻滞。

    能看到我倒霉,就是兰小溪最开心的事了。

    办完这一切后,兰小溪也准备离开了,新城区都成空城了,她留在这也没意义。等到大战结束,兰小溪就到市里面去,冯伟文会给她一席之地。破县城,早就不想呆了。

    兰小溪轻快地收拾着东西,喉咙里还哼着歌。

    这是她的办公室,程依依配给她的,记得她刚进来时,还为这里的大气、豪华所震撼了;不过现在,她已经不稀罕了,因为有了更好的发展。

    “傻瓜,乐什么呢这么开心?”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竟然是程依依走了进来。

    看到程依依,兰小溪到底心虚,本能的有点紧张,面色有些发白地说:“依……依依姐,你怎么来了?”

    刚把人调走,程依依就来了,这事未免太巧了点。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程依依走了进来,用手探着兰小溪的额头。

    兰小溪吞了一下喉咙,摇着头说:“还好,没事。”

    程依依笑了起来,用手指点了点兰小溪的额头,说道:“还有两天你就来例假啦,每次你来例假,总是疼得要死要活。我刚打听了个偏方,说是用红糖水煮枸杞、红豆之类的,提前几天喝下,能够大量缓解疼痛,多喝几次还能根治呢!这不,我特意给你煮啦,赶紧趁热喝了,明天再给你送。”

    这时候,兰小溪才注意到程依依手里还拿着个保温杯。

    程依依把保温杯放在桌上,拧开盖子看了一下,接着交给兰小溪。

    “喏,快喝。”

    兰小溪心情复杂地接过保温杯来,试着喝了一口。

    不烫不凉,刚刚好。

    很甜。

    甜到心坎儿里了。

    原来程依依连自己例假的时间都记得。

    只是,这个东西真的管用吗,喝过以后真的就不疼了吗?

    一口一口,总算是喝完了。

    程依依接过保温杯,笑呵呵说:“好啦,明天再给你煮,到时候给你送来。天也不早了,你也快回去吧。”

    程依依转过身去,往外走着。

    “依依姐……”

    “嗯?”

    程依依回过头来,发现兰小溪已经泪流满面。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