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7 高手,出没

177 高手,出没

作品:《龙抬头

    身为市局的一把手,郑西洋绝对是楚正明的顶头上司。

    但是大家都知道郑西洋拿楚正明没办法,因为楚正明为官清正、从不犯错,想抓他的把柄都抓不住。唯一的一次犯错,还是为了抓捕杀人犯叶良,将我和赵虎私放出来,就这也被郑西洋揪住小辫子,分分钟将他给停职了。

    正打算“运作”一番将他除掉,却有一股神秘力量干预,楚正明又恢复原职了。

    楚正明就像个响当当的铜豌豆,蒸不烂、煮不熟、锤不扁、炒不爆!

    所以大家都很奇怪,郑西洋打算怎么对付楚正明呢?

    郑西洋却没解释,说完这句话后,便把头转过去,继续欣赏起了荣海市的夜景,身影也重新融合在了昏暗的夜色之中。郑西洋的话不多,语气也很淡然,但是没人不相信他,他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冯伟文笑了起来:“板儿哥,现在放心了吗?”

    板儿哥点了点头,作为曾在县城栽了跟头,还被关到号里数天的他,之前最怕的就是当地警方出动,现在有了郑西洋的这一句话,他也就放心了。

    “那我继续说第二个问题。”板儿哥酝酿一番,接着说道:“大家组织了近五百人,表面上看对付‘龙虎商会’的三百人不成问题,可我还是想提醒大家一句,他们真的不好对付,而且他们还是主场作战……”

    也不能怪板儿哥太过小心,之前他在县城里的经历实在太悲催了,作为一个成名已久的江湖大哥,这辈子都没被人虐得这么惨过,简直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面积大到现场所有人都求不出来。

    他是真的很怕,哪怕人多也怕。

    上次自己带着二三十人,不照样被对方一个人就干垮了?

    冯伟文却很理解板儿哥,点着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想告诉你,我还有个杀手锏。”

    还有杀手锏?

    大家疑惑地看着冯伟文,不知他所说的杀手锏从何而来。板儿哥也疑惑地看着左右,据他所知,能来的基本都来了——这当然不是荣海所有的人,但也到了冯伟文面子上的极限。

    冯伟文还是笑着,轻轻拍了拍手。

    脚步声音传来,天台之上的花园之中,一个人影自假山流水之中走出,是个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体重也在两百斤往上的彪形大汉,一脸横肉、满脸杀气,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板儿哥都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凭直觉判断,这人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不过,却没人认识他,荣海市似乎没出过这样的人物。

    众人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仍旧打听不出他的来历。

    这个人也谁都没理,径直走到冯伟文的身前,才转过头来看着众人,仍旧一脸傲气,眼睛都快顶到天上去了。冯伟文给大家介绍起来:“张龙、赵虎他们那个县城分旧城区、新城区,还有南城和北城,这位叫做南霸天,是南城的老大,他和张龙、赵虎有着血海深仇,愿意加入到咱们的阵营中来。”

    王二和李三折了以后,冯伟文没有冲动得立刻就来报仇,而是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我和赵虎,终于把南霸天给研究出来了,认为这人能够为己所用。联系上南霸天后,两人果然一拍即合,南霸天对我和赵虎仇深似海,非常愿意和荣海众人联合起来,倒打一耙反攻县城。

    当然,南霸天也不是白白干的,他的要求就是事成之后,县城要归他管。

    冯伟文乐呵呵说:“这个当然,我们就是为了报仇,对他们的地盘不感兴趣。报完仇后,我们就回市里,县城肯定归你。”

    有了利益,南霸天就更愿意出马了。

    众人也都恍然大悟,知道冯伟文所谓的杀手锏是什么了。而且经过冯伟文的一番介绍,大家知道南霸天有五六十个兄弟,也是一股不小的助力了,胜率显然又增几分。

    更重要的,南霸天是县城的,也给大家一种安全感,产生几分“主场作战”的错觉。

    不要小看这种错觉,两军对垒,“士气”也是很重要的。

    县城里有了我们自己的人,大家来个里应外合,还愁县城不破?

    南霸天的到来,如同给大家心中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不由自主地就振奋、激动起来,仿佛已经看到大破县城的场面,各个眉开眼笑、眉飞色舞。但是也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比如板儿哥就问:“这个南霸天靠得住吗,万一他到时候又倒戈了,反过来对付咱们怎么办?”

    板儿哥之前的县城之行虽然吃了大亏,但他仍旧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总要想到不同的可能性。

    当然,也可能是他太害怕了,本能地就要胡思乱想。

    不过他这一说,也确实引起不少人的揣测:是啊,南霸天到底是县城的,说他和张龙、赵虎有着血海深仇,到底什么仇呢,靠不靠谱?

    为了解答大家心中的疑惑,冯伟文直接举起了南霸天的一条胳膊,冲着众人说道:“这是被张龙砍掉的。”

    胳膊上面空空荡荡,尽头处十分平整,就是没手。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自己的断手,南霸天同样咬牙切齿,目光之中燃着重重火焰。

    现在,没人怀疑南霸天的可靠度了,“断手”之仇,确实仇深似海……

    “还有问题吗?”冯伟文继续看着板儿哥。

    “最后一个问题。”随着南霸天的现身,板儿哥确实松了一大口气,但是仍旧有话要说。

    大家也都很认真地听着,没人表现出不耐烦。

    板儿哥曾和县城的人短兵相接,大家很乐意听听他的意见。

    “就是我说的那个叫木头的人。”板儿哥继续说道:“据老冯说,那是张龙的二叔,叫张宏飞,曾当过兵。他是真的厉害,我在他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王二和李三也是栽在他手上的……毫不夸张地说,这人拥有一己之力扭转全局的可怕能力……”

    回忆起那天晚上的经历,板儿哥仍旧觉得不寒而栗。

    对这件事,大家一样有所耳闻,什么一人干翻二三十条大汉啊,一招搞定王二和李三啊,反正吹得神乎其神,仿佛战神一般。

    这人确实是个麻烦,大家再次交头接耳起来,讨论该怎么办。

    冯伟文却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提起我二叔,其实冯伟文比谁都恼,两个拜把子的兄弟就这么被废掉了,这比往他心口扎一千刀还要难受。为了给两个兄弟报仇,冯伟文已经好几个夜晚睡不好觉,头发也一缕一缕地往下面掉。

    但他不会表现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永远都是淡定从容、风度翩翩。

    “没错。”冯伟文点着头说:“这个张宏飞,之前的确是低估他了,这也导致我的两个兄弟栽了。现在想想,张龙和赵虎年纪轻轻,就能在县城之中崛起,背后少不了这个二叔帮忙,所以县城真正的幕后主使,就是这个叫张宏飞的男人!到时候咱们奇袭县城,除了干翻张龙和赵虎,扫平旧城区、新城区外,最终目标是搞垮张宏飞,砸掉他开的那个服装厂!”

    冯伟文这一番话仍旧无比激昂,再次引得大家纷纷尖叫、欢呼,仿佛已经看到砸烂服装厂的样子。

    板儿哥没有那么容易被忽悠。

    “怎么干掉他呢?”板儿哥问道:“不是我吹,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是他对手!所谓的人海战术,扫完整个县城,到了服装厂后,还能剩下多少人呢?”

    相比众人,板儿哥显得理智多了,每一句话都能切中要害,毕竟他在县城已经吃亏吃怕了。

    “当然不会毫无准备。”冯伟文还是笑着,轻轻拍了拍手。

    上次拍手,叫出了南霸天。

    这次拍手,又会叫出谁呢?

    众人纷纷回头,朝着入口的方向看去,看看会是哪位大神现身。

    但却空无一人。

    没有脚步声也没有人影。

    众人奇怪地回过头来,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冯伟文身后竟然站着五个黑衣人,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走出来的,也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站在那的!

    这五个黑衣人,不光身上穿着黑色衣服,脸上也蒙着黑色面罩,要不是还得露出眼睛,估计全身都遮上了。

    搞得这么神秘,会是谁呢?

    只是,这五个黑衣人的身材未免有点太瘦弱了,像是五根竹竿,风一吹就会倒下。

    有人笑着说道:“老冯,你要让这五个人去对付张宏飞吗?我看有点悬啊,蒙个面就是高手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到底有没有真本事啊,我来试试他们吧,装神弄鬼的可不太行。”

    这人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同时活动着自己的四肢。

    这人生得膘肥体壮、膀大腰圆,在市里面的地位虽然不如板儿哥等人,但也是久负盛名的江湖大哥了,而且实力也很不错,一人打四五个不是问题。能被冯伟文邀请到这里,就足以说明他的地位和身份了。

    他说试试,其实是开玩笑,给大家找点乐子,就算输了也无所谓。

    大家也都开始起哄,让他去和冯伟文身边的黑衣人打架。

    “好好好,我去……”

    这人刚走两步,还跟众人嘻嘻哈哈,就听“飕”的一声传来,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这人的喉咙上已经中了把刀,鲜血正沿着脖颈慢慢流下。这人满脸不可思议,眼睛瞪得如同驼铃,嘴唇微动,似乎有无数的话想说,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轰”的一声重重朝后倒下。

    “还有人想试试吗?”五个黑衣人中,其中一个平静地说。

    现场鸦雀无声。

    众人呆若木鸡。

    杀人啊,这是杀人啊,郑西洋都还在一边坐着,竟然就敢明目张胆地杀人啊!

    “没人就好。”这个黑衣人继续平静地说:“下一把刀,我想射在张宏飞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