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6 简直,无法无天

176 简直,无法无天

作品:《龙抬头

    屠龙杀虎。

    顾名思义,就是屠掉张龙、杀掉赵虎。

    这不仅是誓师大会,也是接下来的主要战略和目标。

    板儿哥和杨武等人对这个“目标”没有任何异议,足以说明他们对我和赵虎的愤恨,那是真的想吃我俩的肉、抽我俩的筋。在冯伟文的召集之下,大家渐渐都到齐了,至少来了三四十人,都是荣海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敢说整个城市的精英阶层都到齐了,起码也是半壁江山的存在了。

    荣海市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为了对付我和赵虎,确实挺下血本。

    这其中,不光是冯伟文的面子,还有方杰的暗中操作,除了商界的人,黑白两道都有人来,甚至市局的一把手郑西洋也现身了。

    郑西洋一到,就是现场地位最高的人了,冯伟文邀请他讲两句话,但他摆了摆手,说:“我就来旁听一下,没有别的意思,就不喧宾夺主了吧。”

    冯伟文也就没有继续强求。

    到了冯伟文这个阶层,早就锻炼出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是在客套,还是真的不想去出风头。

    郑西洋显然处于后者。

    郑西洋主动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回过头去就能俯瞰到半个荣海。此时已经入夜,星星点点的灯光将荣海市点缀的十分梦幻,一条条玉带般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上班族们匆匆忙忙往家赶着,争取能够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没人知道这座荣海市第二高的高楼之上,正酝酿着一场杀气腾腾的阴谋。

    郑西洋穿着一身便装,低调地坐在昏暗的角落,和夜色完美融合在了一起。但还是有很多人认出了他,时不时有人上去和他打招呼、问好,但都被他摆手拒绝,大家也就识趣地坐到一边去了。

    这不是什么很严肃、很正规的场合,现场也大多都是随意摆放的塑料椅子,甚至还有一些随处都可拿到的点心、红酒。大家七零八落地或坐或站,好像是来参加一个轻松的聚会,只是大部分人的表情都很凝重,显然是轻松不起来的。

    尤其是李俊和袁巧柔,两人作为曾经的同班同学,又同时被我和赵虎等人所侮辱,算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当然同仇敌忾、团结一心,早早地就站在了一起。

    两人说起各自的经历,两双眼睛不知不觉红了起来,瞳孔之中更是透着极其罕见的恨意和愤怒!

    他们一个被倒过啤酒,一个被爆过酒瓶,算是很有共同语言。

    他们巴不得这场誓师大会早点开启,早点定下“屠龙杀虎”的计划,一雪心中之恨、之耻!

    可是这场大会的组织者冯伟文却不急不缓,仍旧在和各路客人说话,和这个聊聊、和那个谈谈,时不时地还笑两声,看上去比大部分人轻松多了。李俊和袁巧柔不免心中奇怪,按理来说损失最惨重的就是冯伟文了,王二和李三可是他的左膀右臂,少了两个可以帮他打天下的兄弟,这比损失几百万都难受,他怎么就不着急呢?

    其实冯伟文挺着急的,比谁都急。

    一方面是方杰的命令,一方面是两个兄弟的仇恨,冯伟文比现场任何一人都想干掉我和赵虎,只是他不想轻易地表现出来。不急不缓、喜怒无形、遇事从来不慌、永远保持淡定,这些标签早已成为判定一个男人是否成熟、稳重的标签,大家都很喜欢和这样的人来往,觉得这样的人靠谱。

    也确实是这样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谁不认为这样的男人很有魅力?

    所以即便是装,也要装得淡定、从容。

    让大家知道他冯伟文是有把握的、有底气的。

    和现场的大部分人说过话后,冯伟文才缓缓走向花园的一片空地之中,冲着大家压了压手,现场立刻安静下来,齐刷刷看向了他。

    冯伟文不是这个城市的地下皇帝,但却拥有和皇帝差不多的号召力。

    “大家晚上好。”冯伟文微微笑着:“首先,感谢大家给我冯某人面子,肯来参加这个由我组织的‘屠龙杀虎’誓师大会,希望大家能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冯伟文任何时候都是这样文质彬彬、斯文有礼,看上去像个受过优秀教育的企业掌门人,还好现场大部分人都知道他的底细,也知道他是怎么依靠暴力起家的话,否则真要被他给骗过去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为他送上掌声。

    冯伟文继续微微笑着,说道:“我把大家叫到这来的目的,想必在座的各位已经很清楚了。没错,就在前段时间,我们市里的大哥们,甚至一些知名企业家的子女,接二连三地遭到县城某个黑老大的欺辱,大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那个黑老大却变本加厉,扬言干翻整个荣海……唉,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什么叫做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从这一段话中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但这也属人之常情。

    人嘛,在说一件事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抬高自己、贬低别人,努力让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这样再行打击报复的时候也算师出有名。其实现场众人何尝不知怎么回事,只是谎话说得多了也就跟着信了,而且他们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共同的理由来站在一起。

    “不能忍!”

    “太不能忍了!”

    “简直无法无天,法治社会还能有人这么猖狂?”

    “必须治治他们了,否则咱们荣海人的脸都要丢光了!”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各个义愤填膺、怒火中烧,真不知道他们这些社会上的既得利益者,是怎么好意思说别人无法无天的?其中,属李俊和袁巧柔喊得最大声,嚷嚷着要让我和赵虎下十八层地狱。

    冯伟文往下压了压手,继续说道:“这也是我把大家集中在一起的目的,那个县城还是人挺多的,为首的有两个老大,一个叫张龙,一个叫赵虎,手下兄弟加起来大概近三百人……”

    冯伟文调查的不错,当初我们有三百多人,自从把南霸天踢出圈子以后,就不足三百人了。

    “所以,大家知道他们为什么猖狂了。”冯伟文沉沉地说:“咱们市里的这些大哥,因为彼此之间和和气气,很少红脸、吵架、打打杀杀,这个年代都在想着怎么赚钱,所以并没发展什么势力,也就各自百来号人而已,单独去对他们确实容易吃亏。所以,我建议大家联合起来,组成一支‘屠龙杀虎’大军,集合众人之力干掉这两个家伙!”

    冯伟文这一番话极有煽动力,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在他的描述下,大家似乎已经看到“屠龙杀虎”大军杀进县城的样子了……

    于是,现场众人神情激动起来,纷纷大叫:“干掉他们、干掉他们!”

    李俊和袁巧柔也憋红了脸,声嘶力竭地跟大家一起喊着。

    他俩是真恨啊。

    既然统一了作战目标,就要制定接下来的作战计划了,首先就是汇报一下各自所能出的人数。除了板儿哥、冯伟文、杨武这三个大混子外,其他一些小头头也都鼎力相助,最后组织出了近五百人。

    近五百人,比我和赵虎猜得四百多人基本一样,最多往上浮动了几十个人。

    冯伟文对这个数字已经很满意了。

    五百人对三百人,多出将近一倍,怎么看也该胜了吧?

    没和我们交过手的人都兴奋异常,觉得这是一场十拿九稳的架,和我们交过手的板儿哥却是眉头紧锁。

    “板儿哥,你有话说?”

    注意到板儿哥的神态,冯伟文笑眯眯地问道。

    板儿哥点了点头,说道:“我和张龙、赵虎是交过手的,那两个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绝对不能轻看他们。大家要能信得过我,我就提几点意见吧。第一,咱们属于异地作战,还是有些不方便的,当然这个可以在人数上弥补一下。但我要说得是,当地警方是向着他们的,到时候大批刑警出动,难道各位还真敢袭警吗?”

    板儿哥的第一个问题,就让现场众人都哑了火。

    众人面面相觑。

    现场众人或多或少地都耳闻过,知道县城警方是楚正明坐镇的,那个局长出了名的铁面无私、清正廉明,据说连市局一把手郑西洋的面子都敢不给,不少人都在他的手上吃过大亏。

    大家如果真的杀进县城,哪怕就是战斗力超神了,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把我和赵虎干得晕头转向、满地找牙……可是这么大规模的械斗事件,当地警方不可能不管的,到时候大批荷枪实弹的刑警出动,在座的各位哪个不得歇菜?

    如果这个问题无法解决,所谓的屠龙杀虎也就成了泡影。

    现场十分安静。

    冯伟文没有说话,眼睛看向角落里的郑西洋。

    角落很是昏暗,甚至看不清郑西洋的脸,但是郑西洋说出来的话,现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楚正明,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