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5 屠龙杀虎,誓师大会 为张大肉肉丶的玉佩加更

175 屠龙杀虎,誓师大会 为张大肉肉丶的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啪!

    声音清脆,震耳欲聋!

    兰小溪被我打懵了,完全不敢相信我会突然扇她巴掌,整个人都愣住,呆呆地看着我。

    “我和你说三件事。”

    我坐在沙发上,沉沉地说:“第一,我和程依依的关系不是你能挑拨的,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经历过什么,我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

    “第二,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依依,但你最好也老实一点,否则我不会这么轻易再放过你。”

    “第三,穿上你的衣服,滚!”

    兰小溪流出了泪,满脸都是羞耻、愤恨,转过身去穿上衣服,飞快地离开了办公室。

    我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呼了口气。

    这个兰小溪,还真懂得趁人之危、趁虚而入,什么对我一见倾心、被我的男子气概迷倒,如果我不是新城区的老大,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司机,她还会这么说吗?

    程依依不愿和我更近一步,我的心里是很苦闷,但不代表我就怀疑她的感情。

    我永远都忘不了自己最落魄、最凄凉的时候,是她现身站在我这一边,像一道光照进我的心底,给了我温暖、力量和爱。

    就凭这点,我就会永远爱她,任何人都别想插足进来!

    所以,当兰小溪挑拨我和程依依的感情,还要主动“献身”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恼火,接着便是愤怒。我还愿意给她一个机会,是因为我知道程依依很信任她,不想伤了程依依的心,而且兰小溪也确实干得不错,据说把新城区的某一部分治理得井井有条。

    我倾向于相信兰小溪是一时糊涂。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警告她一下也就行了,希望她以后能够吸取教训,别再做这些出力不讨好的事了。

    兰小溪离开后,我又瘫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

    我还是每天早晨起来锻炼身体,反复练习二叔和木头教给我的格斗技巧,程依依当然陪着我一起,她对这事劲头很足,比我一个男人都要上心,确实是天生喜欢这些东西。

    程依依已经从李俊的事件中走了出来,起码表面上看没有什么问题,每天依旧和我有说有笑,开开心心的约会,几乎和我形影不离。

    当然,也还是拒绝我的进一步发展,每次都找各种理由推脱,让我别那么急。

    我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强迫她吧。

    除此之外,我也把一部分重心放在酒吧上,隔三差五就要过去看看,毕竟这是我们龙虎商会的第一个产业,总不能总让赵虎一个人经营吧,现在已经是六四分成,我可不想改成七三或是八二。

    新城区那边,则主要还是程依依在打理,她也依旧信任兰小溪、器重兰小溪,毕竟她不知道那天晚上的事。

    兰小溪也老实许多,因为程依依的缘故,我也见过她几次,她都不敢看我,每次都低着头。应该是知道错了,以后可别再生出什么幺蛾子了,以她的容貌和能力,什么样的如意郎君找不到呢。

    那件事情,就像风沙一样散了吧,没必要再提起,没必要惹得大家不高兴,当做没发生过就好。

    整个县城在我和赵虎的统领下十分和谐,新城区、旧城区、北城都相安无事,大家有生意就往来,没生意就坐在一起喝酒,一切都挺好的。南城的南霸天没敢找我们事,市里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

    李俊的事情过去以后,李俊明没找上来,杨武也没找上来。

    可能性有三种。

    第一,李俊觉得丢人,没告诉他爸这事。

    不过不太可能,李俊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怪了。

    第二,李俊明知道了,杨武也知道了,但是因为板儿哥、王二、李三这些人的前车之鉴,他们不敢怎样,只能忍气吞声。

    第三,杨武、板儿哥、冯伟文三人已经在私底下联系了,商量着怎么对付我们。

    后两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是第二种最好,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第三种就有点麻烦,不过我们也不会怕。

    为了提防第三种可能性,我和赵虎也做了一些措施,比如让大家保持高度警惕,起码手机要二十四小时不关,这样一有情况的话都能联系的到。如果杨武、板儿哥、冯伟文三人真的联合起来了,我们也要拿出全部力量应对,即便主场作战、有些优势,也不能够掉以轻心。

    争取将整个县城守得固若金汤。

    我和赵虎都没什么野心,觉得在县城里就挺好的,赵虎他爸忙活了一辈子都没能做到的事,我们能够做到已经很满足了,现在关键在于一个“守”字。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我们只要维护好这脚下的一亩三分地,就算对得起之前那么多人的努力了。

    另外一边,荣海市。

    我和赵虎猜得没错,杨武、板儿哥、冯伟文三人真的联合起来了。

    李俊出事以后,李俊明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杨武,希望杨武能够为他儿子出这口气。李俊明是个商人,不擅长打打杀杀,所能做的只有出钱,他看到儿子头上的伤,心里别提有多疼了,儿子长这么大,他都没有舍得打过一下,发誓无论花掉多少金钱,也要让我和赵虎付出代价!

    但是杨武有些投鼠忌器。

    杨武当然很想拿李俊明的钱,但他听说板儿哥、王二、李三的遭遇以后,同样不敢轻易招惹我和赵虎,不敢随便进犯县城。

    哪怕是县城里的土包子,发起狂来也是很可怕的啊!

    兔子急了还跳墙呢,更何况我们还不是兔子。

    我们是一龙一虎。

    连板儿哥和冯伟文都吃瘪了,自己是长了三只眼还是六个翅膀,凭啥觉得自己就能完成这个任务?

    但是随着李俊明所出的价码越来越高,杨武还是忍不住有些心动了。

    杨武试着联系了下冯伟文,询问能否合作一下?

    虽然冯伟文也吃了瘪,但杨武还是比较佩服冯伟文的,觉得冯伟文还没有拿出真正的本事,这个令荣海市无数大哥畏惧的西装暴徒,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我和赵虎击败,那他就不是冯伟文了!

    果然,冯伟文说:“可以试试,我先想想办法,随后咱们再碰个头。”

    自从冯伟文见到已经废掉的王二和李三后,这些天来就一直在思索对策,现在已经有些雏形,但还不够完善,所以没急着说。

    挂掉电话,冯伟文又联系了板儿哥。

    作为第一个在县城吃亏的人,板儿哥其实比谁都想报仇,曾经一度恨透了我和赵虎,恨不得将我俩抽筋扒皮。但,自从那天晚上被木头揍过以后,板儿哥的胆子彻底被击碎了,说什么都不敢和我、赵虎作对了。

    因为板儿哥知道,县城不只是有我和赵虎,还有那个战斗力几乎逆天的神秘男子!

    “嗯,你说的那个人我知道。”冯伟文说:“叫张宏飞,是张龙的二叔,我已经查过他了,之前当过几年兵,确实有点本事,王二和李三就是折在他手上的。”

    王二和李三回来以后,没敢说是被我和程依依弄废的,毕竟那样太丢人了,所以把一切责任推在我二叔身上。他们把我二叔吹得神乎其神,这样也能掩盖他俩的无能,不过再掩盖也没有用了,他们已经废了,冯伟文也不会再用他们,顶多出于人道主义负责给其养老。

    板儿哥疑惑地说:“是张宏飞?我好像记得张龙和程依依叫他木头叔……”

    “可能是绰号吧。”冯伟文说:“不用怕他,战斗力强怎么了,咱们可以用人海战术,他能打二三十个,还能打二三百个?”

    “他们的人也不少啊!”板儿哥苦巴巴的。

    “你放心吧。”冯伟文淡淡地说:“既然我敢叫你,就一定是有把握的。”

    冯伟文的心里有些失望,曾经在市里凶名远扬、以一条毛巾干翻十几个大汉的那个板儿哥,现在怎么怂成这样子了?

    板儿哥想了想,说道:“好吧,那我再考虑考虑。”

    袁大头得知这件事后,立刻第一时间怂恿板儿哥,和李俊明一样不断加码,最终使得板儿哥再次心动起来。钱是男人的胆,而且兼具修复功能,板儿哥已经破碎的胆,重新壮大、振作起来。

    于是,荣海市地下世界三大巨头即将碰面。

    地点在市区一家娱乐城的顶层,这是冯伟文的地盘,特地在天台上建了一个空中花园,有假山、有流水,还有吃有喝有玩有乐,那是相当会享受了。

    就在这里,冯伟文把板儿哥和杨武召集起来。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大哥,势力虽然不大,但是也能帮到一点小忙。以及袁大头和李俊明,需要出钱的地方,他们也会不遗余力。甚至,袁巧柔和李俊也跟着来了,他俩一见如故,都视我和赵虎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我们立刻死掉。

    作为组织者,冯伟文给这次见面起了一个名字。

    屠龙杀虎,誓师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