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4 女人中的极品

174 女人中的极品

作品:《龙抬头

    继续说回酒吧。

    李俊狼狈地离开后,酒吧重新热闹起来,大家使劲地喝、使劲地嗨,群魔乱舞似的,每个人都极其投入,毕竟有免费的酒喝。

    我不断地给程依依打电话,但她没接,隔了好久才给我回来一条短信:我烦得很,先回家了,你和他们玩吧。

    我知道程依依为什么烦。

    她是真把李俊当朋友的,最后却闹了这么一个结果,虽然以我们的又一次胜利为告终,但她显然不太喜欢这个胜利。以前和周晴闹翻的时候,程依依也有过类似的情绪,毕竟曾经是好朋友,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我知道程依依没有其他意思,也知道她一定是向着我的,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苦闷。

    因为李俊是个男生。

    和周晴还是不一样的。

    女朋友因为一个男生烦成这样,我的心里当然不大好受,继而又想起很多很多的事。比如我和程依依好了小半年,但是关系依旧停留在牵手、接吻的状态,稍微更进一步都不行了,大家都是二十出头的成年人,怎么就不行呢?

    在第N次被程依依拒绝的时候,我甚至忍不住开她玩笑,说你怎么跟个处女似的啊!

    程依依说:“不是处女我也不会那么随便!”

    我想不通怎么就随便了,我们是男女朋友,又好了这么久,甚至说过结婚的事,到底哪里随便?

    我虽然是个处男,但也没计较过程依依不是处女的事情啊。

    继而又想到程依依交过不少的男朋友,八成都和他们发生过关系了,因为她的作风一向豪放,大家传言她在高中就有过了。这些东西我也都没计较,我觉得我真心喜欢她,这些事情都是无所谓的。

    但我受不了的是,程依依在别人面前那么开放,怎么对我就特别保守、矜持?

    到底什么意思?

    我也不是说有多饥渴,非得要和程依依怎么样,我也一向尊重她的意愿,但一想到程依依区别对待我和别人,这种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和程依依的感情,但是今天晚上因为李俊的事,好多潜在的、杂七杂八的问题都浮了出来,像是一团乱糟糟的毛线充斥在我脑海里。

    于是愈发苦闷起来。

    想要找人倾诉,可是茫然四顾,大家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赵虎和韩晓彤在跳舞,大飞四处揩舞女的油,就连李磊都找到了性感舞伴,一盆苦水实在不知道该往哪倒。

    只好喝酒,一杯又一杯地喝。

    酒这东西,只要心情不好,那就醉得比谁都快。之前我就喝得有点晕了,现在又是十几杯酒下肚,晕得简直什么都看不清了,再配上现场劲爆的音乐,整个脑子都快炸了。

    我晕晕乎乎地站起来,栽栽歪歪地冲进舞池之中,和大家一起狂魔乱舞起来。

    跳了一会儿,胃里实在不太舒服,又吃力地离开舞池,跌跌撞撞地冲进洗手间里,抱着水龙头哇哇地吐了起来。

    脑子越来越晕,勉强洗完手往外走,又“哇”地一声吐了出来,随即脚下跟着一滑,“咣当”一声摔在地上,还是克制不住,“哇哇”往外吐着,弄了一裤子,身上也到处都是污秽。

    终于有人注意到我,惊讶地叫了一声龙哥,接着过来扶我。

    我一抬头,是兰小溪。

    兰小溪也才二十出头,却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女孩,程依依对她委以重任,让她在新城区拥有一席之地,甚至因为她和程依依的关系特别好,地位明显超过其他大哥,算是新城区里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大姐大了。

    程依依在我面前不止一次地夸过她,隐隐有把她当姐妹的意思。

    今夜的兰小溪挺好看的,她本来就长得漂亮,今天晚上又是盛装出席,穿了一条大气的黑色晚礼服,露出大半个白皙的双肩,显得十分美艳动人,像是一只花枝招展的蝴蝶。

    我摆着手,说我没事、没事,但还是忍不住往外吐着。

    兰小溪把我搀起来,说龙哥,我帮你洗洗。

    兰小溪把我扶到洗脸池边上,帮我清洗脸上、身上的污渍。但我吐得实在太多,身上也太脏了,根本清理不完。兰小溪又说:“龙哥,我送你到办公室里休息下吧。”

    晕晕乎乎的,在兰小溪的搀扶下,来到酒吧后面的办公室里。

    大家都在酒吧里嗨,办公室里当然没人,也显得清净多了。兰小溪把我扶到沙发上,又找来一条湿毛巾,细心地帮我清理衣服。整个过程之中,我也晕晕乎乎,斜靠在沙发上几乎要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兰小溪好像帮我清理完了,才拿出手机打电话。

    打了好几遍,但是没人接。

    “怪了,依依姐怎么不接电话?”兰小溪喃喃地说着。

    我心里想,她连我的电话都不接,怎么会接你的?

    但我睁不动眼,也说不出话。

    兰小溪又摇着我的肩膀,说龙哥,你知道依依姐去哪了吗,你这状态可不行啊,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被兰小溪这么一晃,我稍微有了一点力气,苦笑着说:“她回家啦,不用找她。没事,你出去吧,我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下就行。”

    兰小溪说:“那怎么行,你现在需要人照顾呢!”

    兰小溪又转过身,帮我倒了一杯热水,又一口一口地喂着我喝。看我心情苦闷,兰小溪忍不住问:“龙哥,你和依依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今天晚上被你爆了一瓶子的那个是谁?”

    今天晚上恶整李俊,还往他头上开了一瓶子,大家都是看到了的,但大部分人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兰小溪觉得好奇也很正常。

    我本来就有一肚子苦水无处倾倒,兰小溪既然问我,那我肯定就要说了,不然憋着也不好受。

    我便从李俊开始讲起,将今天晚上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兰小溪听了和我一起痛骂李俊的厚颜无耻。接着又引申开去,说起了我和程依依的事,可能也是喝了酒的缘故,脑子有些短路,我滔滔不绝、无话不讲,甚至把程依依不肯和我那个的事都说了。

    我越说越苦闷,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敢相信吗,我都二十多了,竟然还是一个处男!”

    我要是在清醒的状态下,绝不可能说出这么羞耻的话,但是酒精作祟,真是什么丑事都敢往外撂了。

    接着我又说道:“我也不是急着想干什么,可一想到依依同意别人,却不肯同意我,心里真是难受死了。你也是个女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依依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兰小溪低下头,咬着唇说:“我不知道……”

    我苦笑着,就知道得不到答案。

    “但是……”兰小溪突然说道:“我觉得吧,如果一个女孩真心喜欢你,又到了合适的年龄,还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应该是不会拒绝男朋友的……”

    “是吧?”我顿时心有戚戚焉:“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兰小溪没有说话。

    显然,她也不知道程依依在想什么。

    我心里愈发苦涩起来,表现在脸上就是苦笑,一声又一声地苦笑。

    “龙哥,你别这样,我都有点心疼你了……”兰小溪一边说,一边把胳膊搭在我的肩上,同时抱住了我的脖子,还跨骑在我的腿上。

    我们两人距离非常的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龙哥……”兰小溪用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我,深情地盯着我,轻轻地说:“依依姐不愿意,我愿意……”

    声似销魂,语近蚀骨。

    兰小溪的身上很香,香到几乎让人醉倒。

    接着,兰小溪便低下头来,慢慢吻向我的嘴唇。

    我是喝多了,变得神志不清,甚至有些话痨,但我也没完全醉倒。

    兰小溪是很诱惑,她白皙的双肩、轻盈的声音、醉人的体香、如花的容貌,无一不让男人心动。尤其是她那双柔软的唇,几乎要让男人沉醉在这温暖的世界之中。

    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我吃惊地推开兰小溪,说你这是干什么?!

    兰小溪往后退了几步,神色显得有些尴尬,但还是很快调整好了状态,用一种诚恳、认真的语气说道:“龙哥,其实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我被你身上的男子气概折服,算是一见倾心!只不过,因为你是依依姐的男朋友,所以我一直不敢表露心迹。你以为你刚才在洗手间吐的时候,为什么我会恰好赶到?就是因为我一直在关注你啊!刚才听你说了这么多,我确定依依姐不喜欢你,你们在一起也不会长久的。既然这样,我觉得我有机会了,也不该错过这个机会。龙哥,如果你觉得我还可以,那就接受我对你的爱意吧!”

    兰小溪一边说,一边慢慢褪下自己的晚礼服……

    礼服里面,只有一套内衣。

    黑色,充满诱惑。

    兰小溪的身材很好,不仅前凸后翘,而且白皙光滑,可谓女人中的极品。

    没有男人能在这种时候保持理智。

    我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兰小溪招了招手,说你过来。

    兰小溪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仿佛在为自己的胜利感到得意。

    接着,一步步走到了我的身前。

    而我抡圆了胳膊,狠狠扇了她一个巴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