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3 李俊,呆若木鸡

173 李俊,呆若木鸡

作品:《龙抬头

    其实我不准备揍李俊的。

    毕竟程依依也说了,她和李俊以前关系不错,不想让李俊太难堪了。还有就是,李俊他爸和杨武关系挺好,没必要把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我们近段时间已经树敌太多。

    而且酒吧开业第一天就打架,传出去也实在不太好听。

    就想着坑他点钱,让他吸取一下教训,以后别缠程依依也就够了。要是他爸找上来了,我们把钱退了就行,反正酒也没有开瓶。

    但我看到他去搂程依依的腰,实在忍不住了。

    脑子里就像炸了一样。

    不打他的理由有千万个,打他的理由却只有一个,因为他的手太贱了。

    试问,哪个男人能够允许别的同性三番五次地对自己女友动手动脚?

    这和理性不理性、成熟不成熟毫无关系,心胸再宽广的男人也接受不了啊!

    就是个八十岁的老头子,也会一巴掌呼上去的,更何况我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还当着酒吧里这么多朋友、客人的面!我他妈要是忍了,以后还怎么出来混啊,谁不指着我在背地里笑话?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一瓶子爆下去后,李俊竟然求助的是赵虎。

    当然想想也能理解,两人刚才还称兄道弟的,赵虎又是这个酒吧的老板,李俊挨了一瓶子,当然要求助他。

    当然可想而知,赵虎无动于衷。

    四周的人也都一片嘘声,心想这人神经病啊,竟然让赵虎打我,不知道我俩是结拜兄弟啊?有一些人甚至捂嘴笑了起来,李俊此刻已经成为最大的笑话。

    鲜血不断往下流着,李俊抹了一把自己的头,看到赵虎还没行动,有些不解地问:“怎么回事?”

    赵虎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张龙混得不错,我不太方便下手啊!”

    李俊倒吸一口凉气。

    之前,李俊以为我就是个穷逼,毕竟我和程依依连瓶酒都买不起,只能站在角落免费蹭酒吧的歌舞看。可是现在,酒吧老板赵虎竟然说我混得不错,不太方便下手,让他怎么能不惊讶?

    李俊不解地说:“就算他混得不错,可我在你酒吧里挨了揍,你作为老板也不能不管我吧,我还是你店里的顶级VIP客户呢!再说,他能混得多不错,还能比你混得还好?”

    “嗯、嗯,是……”赵虎继续搓着手,面色更加不好意思:“如果是其他人揍了你,我肯定会管你的,但是他嘛……”

    赵虎很为难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至于他混得有多不错,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知道我这酒吧叫龙虎酒吧,也知道‘虎’就是我赵虎,那你知道那个‘龙’是谁吗?”

    李俊疑惑地说:“总不能是张龙吧?”

    “答对了,就是张龙!”赵虎噼里啪啦地鼓起掌来:“太聪明了,加十分!服务生,送他一个果盘!”

    服务生立刻端了一个果盘来到李俊身前,里面有爆米花、香蕉片、西瓜片之类的。

    李俊开始发抖,不是怕,是气。

    气得浑身哆嗦。

    他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我是这个酒吧的老板之一,所谓和朋友做了点小生意,就是和赵虎一起开了酒吧。之前我煽风点火、千方百计让他买酒,也不过是为了帮酒吧提升业绩。

    我不是穷逼,至少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穷。

    现在他花了钱,还挨了打,成了酒吧里最大的笑料。

    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像在看一个小丑。

    李俊把唯一的希望放在程依依身上,希望她能成为自己翻身的筹码,他流着血、淌着酒,可怜巴巴地看着程依依,神情无比凄苦地说:“依依,你男朋友这样对我,你还能看得下去吗?身在异国他乡的时候,我无时不刻都在想你,可我那个时候离你太远,担心自己给不了你幸福,所以才没敢联系你!现在我回来了,是老天又睁开眼,让我又遇见你,我克制不住激动的心,和张龙说我要对你展开追求,他就各种害我、打我、辱我!你要对我有一丝丝心疼,就带我离开这吧,我不想当一个小丑!”

    李俊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虽然他被坑了钱,还被我给揍了,可只要得到了程依依,当众挖了我的墙角,他就不算输得难看,而且还是最大的赢家。

    不过可惜的是,任凭他装得多可怜、多凄惨,程依依也不会正眼看他一下。

    “神经病。”

    程依依丢下三个字后,转身就走。

    我很理解程依依,她是真的不想再看见李俊了,哪怕之前让李俊先走,也不过是出于人道主义,不想以前的老朋友太难堪了。

    但要到了真正选择的时候,程依依还是义无反顾地站在我这一边。

    在李俊眼巴巴的目光中,程依依迅速离去,连个影儿都没留。

    现在,他成为了真正的小丑。

    每一个人都知道,他试图撬我墙角,还被我给整了、打了。

    又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跟着笑的人越来越多,笑声这东西确实会传染啊,慢慢的整个酒吧都笑起来,里里外外充斥着欢乐的笑声。大飞甚至扯着嗓子喊道:“这他妈哪来的臭傻逼啊,连我龙爹的墙角也挖?”

    李俊也算是个天之骄子,家境优越,还出国留过学——那个年代,出国留学绝对是件骄傲的事了。而且他长相帅气、人缘不错,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存在,今天却在这个酒吧里面栽了,成为了他人生中最为耻辱和不堪的回忆。

    面对四面八方的笑声,李俊气得更加发抖,来来回回地指着众人,哆哆嗦嗦地说:“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众人不理会他,反而更加大笑起来。

    李俊又指着我和赵虎,咬牙切齿地说:“你俩等着,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接着,李俊便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了。

    大家也都安静下来,想看看他会打给谁呢?

    李俊知道大家都在看他,也知道这是自己唯一扳回一局的机会了,所以特意打开免提,让大家看看他多厉害。

    电话很快通了,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小俊?有什么事?”

    “刘叔!”李俊扯着嗓子叫道:“我在龙虎酒吧被人打了,你快派人过来帮我!”

    原来是刘正声。

    说来也怪,无论袁巧柔还是李俊,出事之后总是第一个打给刘正声。

    刘正声确实比楚正明交游广阔。

    一个副的,比一个正的认识的人都多。

    “龙虎酒吧?!”刘正声吃惊地说:“你怎么可能在龙虎酒吧挨打呢,那地方可是县里最安全的娱乐场所了,张龙和赵虎没管你吗?”

    “就是他俩打了我!”李俊都快哭出来了:“还坑了我二十多万,你可要为我讨回公道啊!”

    赵虎一听,立刻不悦地说:“我可没打你啊,都是张龙干的,你告状也告他。”

    因为是免提,刘正声也听到了赵虎的声音。

    刘正声沉默下来。

    “刘叔?刘叔?”李俊连叫两声。

    过了一会儿,刘正声终于回话:“小俊,这事恕叔叔不能帮你。张龙、赵虎这俩人我了解,他们不是那种随便欺负别人的人,既然他们打你,肯定是你做错了事,你还是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吧!”

    嚯,没看出来刘正声现在这么会说话了。

    说明刘正声学精了,坚决不踩我和赵虎的雷。

    酒吧四周又传来一些窃窃私语,有一些人在说:“听到没有,看看人家这背景,打了人,刘正声还说打得对……”

    刘正声挂了电话。

    李俊呆若木鸡。

    呆也正常,是我,我也呆啊。

    打电话求助刘正声,对方反而让他检讨自己。

    天底下没有这么离奇的事了。

    李俊一次又一次地出洋相,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置于十分不堪的境地,四周的人又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还有人大叫着:“滚吧,滚吧!”

    李俊也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再呆下去,在众人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中,狼狈而又不堪地离开酒吧。

    赵虎直接指着卡座里满登登的酒说:“既然他不要了,那大家就分了吧!”

    众人欢呼、大叫,一哄而上,疯抢起来……

    我和赵虎看得十分乐呵。

    开业第一天就碰上这么好玩的事,实在太有趣了。

    但有趣归有趣,屁股却不得不擦。

    李俊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不可能不回家告状,到时候我们要面对的不只是李俊明,还有和板儿哥、冯伟文齐名的大混子杨武。

    “要不,咱们把钱退回去?”我试探着问赵虎。

    “退鸡毛啊?”赵虎骂骂咧咧:“进了我口袋的钱还想拿出来,做白日梦呢吧?”

    以前大家盛传赵虎不在乎钱,现在看来是因为他没钱。

    现在有了,比谁都在乎啊。

    赵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

    只有一个杨武,我们肯定不会鸟他,但就担心他们三个联合起来,毕竟现在都被我们给得罪了。

    赵虎掰着指头给我算账,说道:“你看啊,他们各自都有百把号兄弟,加起来满打满算也就四百来人。咱们可是将近三百人呢,至少也能打个平手,而且咱们不去市里,他们要是过来的话,咱们就是主场作战,更加能够干翻他们。”

    赵虎这账算得不错,让我感觉我们天下无敌。

    当然话说回来,赵虎也确实没有怂过,叶良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赵虎这么一说,我也有了十足的信心,感觉我们确实谁都不怕,只要守好我们自己的县城,不去轻易侵犯别人地界,有的是好日子享受。

    这么想本来没错。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却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和预料……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