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1 凭我,比你有钱

171 凭我,比你有钱

作品:《龙抬头

    从李俊现身开始,试图拥抱程依依、摸她的头,还点最贵的酒,询问我的工作等等,无一不是男人之间的暗战和挑衅。

    都说女人心机深,男人又何尝不是呢,只是男人更善于伪装,不会轻易流于表面罢了!就像我对程依依说的,男人能够轻易分辨出来谁是渣男,这个李俊就是不折不扣的渣男,程依依都有男朋友了还过来撩,不是渣男是什么呢?

    在我面前装逼、耍帅、玩深沉、扮成熟,还事事都想压我一头,我当然要见招拆招了,不仅阻止他触碰程依依,还故意把桌上的几瓶酒都打翻——都是男人,他又何尝不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程依依一走,李俊马上就露出了狐狸尾巴,从私底下的暗战变成光明正大的挑衅。

    既在情理之中,又让我觉得很意外。

    情理之中,是因为我早猜到有这一幕,不然我不会让程依依躲到后面去听,我俩“暗战”半天是时候该挑明了;意外,是因为李俊在我印象里还不错,他和吴云峰完全是两种风格,虽然家里也很有钱,但是对谁都笑呵呵的,从来不会仗势欺人。

    当然,可能是他伪装的太好,也可能是以前的我接触不到真实的他。

    不管怎样,李俊既然主动出招,我也不能坐以待毙。

    我装作无辜地说:“这话从哪说起,程依依本来就是我的,怎么就成和你争了?”

    如果程依依现在名花无主,我和李俊同时追她,还能称之为争,这程依依都是我女朋友了,还有什么争不争的,对吧?

    李俊哼了一声,不屑地说:“张龙,你别装了,程依依不是你能驾驭住的!以前我和依依关系多好,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就出国留了个学,就被你小子挖墙脚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能耐啊?依依也就是一时迷了心,才会和你这种人在一起,她迟早会回到我的怀抱!”

    李俊这一番话倒确实戳疼我了,两人以前关系确实挺好,班上同学也都有目共睹,不然大家不会老说他俩以后会结婚的。如果李俊没有留学,两人肯定在一起了,也就没我什么份了。

    但这世界没有如果。

    我毫不示弱地说:“留学?你留了个学,电话丢了还是嘴巴哑了,出了个国还是上外太空了?你几年没有联系,反倒怪我挖了你的墙角,有病吧你?我要没有猜错,你在国外谈了女朋友,才没联系程依依吧?”

    最后一句,我也只是猜测,没想到李俊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对啊,我就是在国外谈了女朋友。我长这么帅,好不容易出国一次,不搞几个洋妞怎么行呢?不过我可没放弃程依依,我知道只要我一回来,她就立刻回到我的怀抱,不管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好猖狂,好自信!

    李俊直勾勾盯着我,所谓的谦和、低调全没有了,眼神之中尽是挑衅、杀意,恨不得当场把我踩死似的。

    “你是在做梦吧?”我很无语地回了一句。

    他以为他是谁啊,行走的潘安,还是活着的宋玉,以为自己稍微勾勾手,全天下的女人都要往他怀里钻了?我一边说,一边悄悄瞥着后面的程依依,程依依的脸果然绿了。

    嗯,气的。

    她这暴脾气,不气才怪啊。

    李俊当然没注意到我的眼神,仍旧无比狂妄地说:“你要不信,就把程依依叫过来,让她好好的选一次,看看选我还是选你!”

    嚯,这么狂的话都说出来了,就程依依的暴脾气,还不往李俊头上砸一酒瓶子啊?

    我是象征性地拦一下,就和程依依一起爆揍李俊呢,还是直接就帮着程依依爆揍李俊?

    我回头看了一眼程依依,发现她并没有冲上来,而是往洗手间方向去了。我只好丢下一句话,让李俊给我等着,便急匆匆去追程依依了。

    李俊在我身后大叫:“把依依带回来,让她选择一下!”

    我没理他,继续去追程依依。

    酒吧里面人挺多的,到处都是群魔乱舞,去七拐八拐,才在洗手间门口追上程依依。我抓住她的胳膊,问她这是怎么了,程依依无比烦躁地说:“把他给我赶出去,看见他就烦!”

    我笑呵呵,说你前男友的锅,你冲我发什么脾气?

    程依依回过头来,气呼呼说:“谁说他是我前男友啦,我和他可没事啊,你别乱造谣。”

    原来程依依没和李俊谈过恋爱啊。

    我还是乐呵呵的,说我哪知道,你俩以前关系那么好,再说你不是谈过好多男朋友吗,我以为他就是其中之一呢。

    程依依眨了眨眼,说道:“我是谈过好多男朋友,不过确实没有他……嗯,以前关系是挺好的,但我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越说越气,又骂起来,“呸,他以为他是谁啊,什么只要一回来,我就扎他怀里去了,要不是惦记以前的关系,我早一瓶子爆他脑袋上啦!行了,你也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把他轰出去吧,我不想再看见他了,以后就当没有这个朋友。”

    我说:“轰出去怎么够啊,我这气还没出够呢。”

    程依依问我还要干嘛,我说这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给他点教训都对不起这个机会。

    李俊要是单纯对程依依有想法,然后光明正大地和我展开竞争,可能我还没这么气,可他说的那番话太过分了,不仅侮辱了我,还侮辱了程依依,这口气不可能咽下去的。

    程依依到底还是向着我的,想了想说:“给他一点教训也行,但是也别太过火了,首先我俩以前关系挺好,不想让他太难堪了。还有就是,李俊也不好惹,他爸李俊明挺有能力,和袁巧柔她爸一样早早就去市里发展,听说和杨武关系挺不错的,反正尺度你自己把握。”

    杨武我知道,和板儿哥、冯伟文都是市里的大混子,我们已经和后面两人都结下梁子了,再得罪杨武的话,处境会更难堪。不过这一口气,我也实在咽不下去,不可能就这么忍了的。

    我说知道啦,我会把握好度。

    程依依又往洗手间走,但我没放开她的手。

    “干嘛?”程依依一脸疑惑。

    “依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以前喜欢过李俊吗?”

    我知道这个问题挺幼稚的,成熟男人不会在意这个,喜欢过又怎样,那都是过去式了,我和程依依是现在进行时——但还是忍不住问出来,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谈恋爱吧……

    “傻样。”程依依笑了起来:“以前小,什么都不懂,哪有那么容易喜欢一个人呀,真的只是把他当做朋友而已!班里那些闲话,你别往心里去,他们还说我和胡海东有一腿呢,这你也信啊?”

    我也笑了起来,放开了程依依的手。

    心里踏实无比。

    我很信任程依依,她说没有就是没有。

    程依依转身进了洗手间,我则满面春风地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

    李俊正在自斟自饮,看我回来,问我程依依呢?

    我说我不知道啊,可能还在洗手间吧,女孩子就是麻烦,你又不是不清楚。

    李俊点了点头,又叹着气说:“她肯定是见到我有些情难自禁,又因为你在身边,让她觉得十分为难,所以暂时躲起来了!”

    我:“……”

    我真不知道,他这是哪里来的自信,长得帅点就能这么自作多情?

    我实在忍不住了,说你出了个国,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你凭什么就觉得依依一定会喜欢你?

    李俊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就凭我长得比你帅……”

    李俊确实长得挺帅,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是校草的入围者之一,拥有数量不少的小迷妹,每年七夕情书都能收到手软;现在二十多了,再加上家境的光环,显得更加成熟、稳重,看着风度翩翩,确实很有男子魅力。

    但他这话还没说完,我就打断了他,说这个打住,帅不帅的全凭个人喜好,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依依说过,在她心里我就是最帅的。

    这话我没吹牛,我和程依依约会的时候,也说过一些腻歪无比的话,其中就有这句。

    而且我长得也不难看,稍微拾掇一下,还是挺精神的。

    谁知李俊听完我这话后,直接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还捂着肚子笑。

    我有点恼火,说你笑什么呢?

    李俊摆着手,说:“好好好,长相这东西确实挺主观的,不能算作评判标准,那就说说其他的吧——就凭我比你有钱。”

    李俊一边说,一边指着桌上的酒,说道:“我过来的时候,你俩桌上什么都没有吧?我就想不通了,你连瓶酒都买不起,是怎么好意思带依依来酒吧的,就蹭人家的歌舞看啊,要不要脸?就算她以后嫁给你,你能给得了她想要的幸福吗?爱情,爱情能当饭吃?连物质都保证不了,你拿西北风养依依啊?”

    我知道李俊家里挺有钱的,他爸的身家至少上千万吧,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数,但是假以时日,一定会有。

    我说我没有点,不代表我点不起,我虽然赚得不多,但桌上这几瓶酒,我也消费得起!

    “这就够了?”李俊语气更加不屑:“这算什么,毛毛雨而已!只要我想,买下这酒吧所有的酒不成问题!”

    我看李俊已经上套,立刻又加了把火,说你别光吹,你要真能全买下来,我就服你。

    李俊被我将了起来,当即猛地一拍桌子,招手叫道:“服务生,过来!”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