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70 士别三日,刮目相待

170 士别三日,刮目相待

作品:《龙抬头

    挑衅,**裸的挑衅!

    我脑海里蹦出这几个字来,刚才李俊拍程依依肩膀的时候,不可能没看到程依依靠在我身上,也不可能没看到我们还牵着手。可他还是要抱程依依,这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啊,我的怒火猛地从胸腔里炸开,想抓住李俊的手给他来个过肩摔,顺便再锤爆他的狗头。

    不过程依依比我反应快多了,她迅速往后退了一步,微笑着说:“干嘛啊这是?”

    李俊愣了一下,随即讪笑着说:“不好意思,在国外呆习惯了,那边都是这么打招呼的!看到你有些激动,一下没忍住……”

    程依依也笑着说道:“那你可得适应一下,这里可是国内,由不得你胡来!”

    李俊也笑着说:“是、是,那就握个手吧。”

    李俊把手垂了下来,程依依这次挺给面子,和他握了下手。

    看得出来,程依依是把李俊当好朋友的,得亏我刚才没有动手,否则程依依要生气了。而且我已经二十出头,不是冲动的小伙子了,为这点事就发火,显得太不稳重。

    李俊似乎并没恶意,还是看看情况再说。

    程依依和李俊已经聊了起来。

    程依依问李俊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打电话。李俊说刚回来不久,还不太适应国内的环境,所以一直没有出门,也没和以前的同学联系,今天看到楼下有家酒吧开业,就过来看看热闹,没想到就碰见程依依了,还是挺开心的。

    看这意思,李俊也是刚来,没赶上之前酒吧剪彩啥的。

    我们这个年纪,基本都是刚刚大学毕业,出来找工作、混社会,李俊也是一样。不过李俊家里条件不错,不需要去打工,准备过段时间接手家里生意,趁着这个时间打算多玩几天。

    “你呢,你怎么样?”李俊笑着问道。

    程依依也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说她家道中落,父亲欠了一屁股债,这会儿在某个服装厂当小工,反正不太好过。

    程依依没说自己和我的事,应该是不太好意思吧,毕竟我们这个行当不算特别光彩也有可能是怕吓到李俊,毕竟大家生活圈子不一样了,没必要事事都说那么详细。

    李俊听后也很可惜,说道:“你爸以前挺能干的,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很可惜。这样,等我接手家里公司,你来我这边帮帮忙吧,或许赚不了什么大钱,但还还债还是没问题的。”

    程依依她爸欠我二叔几十万,李俊这么轻松就说出口,一来说明他家财力确实可以,二来说明他是把程依依当朋友的。

    程依依却笑了笑,挽着我的手臂说道:“不用,谢谢你的好意啦,我现在和我男朋友一起,平淡一点也挺好的,钱就慢慢还呗。”

    李俊的目光落在程依依挽着我的手臂上。

    但也仅仅是看了一眼,很快就挪开了。

    李俊还和以前一样有风度,说出的话也让人很舒服:“是哦,刚才我就注意到这个小伙子了,是你男朋友啊,挺精神的,介绍下吧?”

    程依依捂嘴笑了起来:“你不认识他啦,他是张龙啊!”

    “张龙?”

    李俊微微皱眉,显然不太记得这个名字,眼睛里面也充满了迷茫。唔,我以前在班上确实没存在感,除了李磊,其他人都不太记得我了。不过,李俊很快就想了起来:“啊,难道是那个张龙……”

    说着,又看向我,从上到下地看,显然很是意外,很是不可思议。

    我和以前相比,变化确实还挺大的,难怪李俊这么惊讶。

    程依依笑得更开心了,说对啊,就是那个家里特穷,连衣服都买不起,整天在教室后面睡大觉的张龙!

    这话如果别人来说,我心里会很不舒服,觉得这是戳我伤疤但是程依依说,我会觉得心里很甜,因为我知道程依依没有嘲笑我的意思。

    她喜欢我,不会嫌弃我的过去,不会为了面子遮遮掩掩。

    有程依依做我强大的精神支柱,我也笑了起来,冲着李俊伸出手去:“你好,李俊!”

    放到以前那个班上,我是绝没有资格和李俊这种人说话还握手的。

    但是现在,我既从容、又淡定,浑身上下一样散发着自信的神采,一点都不比从小就家境优渥的李俊差。

    钱是男人的胆,这话真是一点没错。

    李俊也握住了我的手,同样和我问了声好。

    李俊又看了我几眼,像是在审视我,接着既惊喜又惊讶地说:“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张龙,你太让我意外了。”又看向程依依,“真的,我没想到你俩能在一起。”

    程依依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将我胳膊抱得更紧:“是啊,我把他打扮成这样的,现在算是能拿得出手了,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程依依的语气之中满是骄傲。

    这话倒也没错,之前我虽然有点钱了,但是不会打扮自己,和程依依在一起后,各种衣着品味才上来了。

    “厉害,你一直都很厉害!”

    李俊笑呵呵的,又伸手来摸程依依的头。

    这种行为像是本能、习惯,以前在班上的时候,他们几个玩得好的经常互相摸头、捏脸,关系特别不错,不然也不会传出他俩会在一起的传闻。我就是心胸再宽广、心性再稳重,再不介意程依依的过去,也不能容忍别的男人当着我面摸程依依的头吧?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和程依依谈过恋爱!

    这次不等程依依反应,我就握住李俊手腕,笑着说道:“李俊,这也是国外的习惯吗?”

    这种小事没必要翻脸,但也必须挑明我的立场,不能让李俊觉得我这个男朋友就是摆设,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

    李俊赶紧缩回了手,连声向我道歉,说不好意思,有点激动过头。

    程依依也低声对我说道:“张龙,别生气啊,他可能是刚回来,思维还停留在上学那会儿,还不适应!”

    程依依帮李俊说话,我心里隐隐有点不爽,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因为我知道她确实把李俊当朋友。

    李俊挺尴尬的,只好转移话题,问我们喝不喝酒?

    我刚喝了不少,已经不想再喝,但还不等我说什么,李俊就招手把服务生叫了过来,直接就问最贵的酒都有哪些。服务生是认识我的,刚想和我打招呼,但是被我用眼神制止了。服务生算是挺有眼色,就给李俊介绍了几种洋酒,单价基本都到几千块了。

    李俊点了点头,说都要了。

    啥叫财大气粗,我算是亲眼见着了,我和赵虎现在都挺有钱,但也没有这么造过。

    见状,我就把话咽下去了,正好借这机会帮着酒吧提升销量,我又没有坏处。

    倒是程依依,挺为李俊着想,赶紧说道:“别啊,多浪费钱,喝不了那么多的!”要不是程依依不好意思说这酒吧是我开的,估计都要帮李俊免单了。

    李俊笑着说道:“没事,喝不了就剩下,反正打五折么,花不了多少钱的。”

    我也说道:“是啊,反正李俊有钱,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也算是带咱俩见见世面,就别扫他的兴啦!”

    程依依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显然不满我坑李俊的行为,但是也没说我什么。

    李俊还是笑呵呵的。

    酒都上来以后,我们仨就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李俊问我现在做些什么,我说我和朋友一起做点小买卖。李俊来了兴趣,问我做什么买卖的,没准以后可以合作,我苦笑着说:“算了吧,我真是小买卖,难登大雅之堂,哪有资格和你合作!”

    李俊倒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淡淡地说:“没事,买卖总是越做越大,依依既然看得上你,你肯定有过人之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

    我说谢谢你的吉言,希望我有朝一日也能和你一样潇洒,来酒吧也能点最贵的酒装逼,哦不,享受。

    我一边说,一边佯装举杯要敬李俊,然后“一不小心”碰翻了桌上的酒,几**价值上千的洋酒顿时哗啦啦撒了一地。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我假装很惶恐。

    “没事没事……”李俊还是笑呵呵的,又把服务生叫了过来,把刚才的酒又点一遍,简直风度翩翩。

    这回,程依依忍不住了,低声问我为什么老是针对李俊。

    我说我哪里针对他了,是他针对我好吧!

    程依依有些生气,无奈地说:“人家哪里针对你了,一直对你这么礼貌!”

    我也十分无奈,说依依,你经常说我们男人不懂你们女人,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婊子,可你们女人同样不懂我们男人,一样分不清谁是真正的渣男。我跟你打包票,李俊就是冲我来的,想方设法在我面前装逼,你要不信的话,你假装上厕所,然后绕到我俩身后,他肯定会露狐狸尾巴。

    程依依到底是我女朋友,在感情和信任上还是倾向我的,她将信将疑地看了李俊一眼,还是听我的话,借口上洗手间,先离开了。

    当然,按照我的吩咐,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我和李俊身后去了。

    程依依没走多久,李俊就端起杯,和我碰酒。

    我刚端杯,李俊的脸就拉了下来,冲我阴沉沉说:“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争程依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