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67 好心当做驴肝肺

167 好心当做驴肝肺

作品:《龙抬头

    木头和徐凤娘结婚的这天,整个厂区都热热闹闹,二叔特例停工、放假一天,而且工资照发,大家从上到下都很开心。

    我和程依依估摸着,木头今天肯定很忙,单身三十多年的他,指不定怎么折腾徐凤娘……大概没时间再训练我们了,所以我们也去玩了一天,吃饭啊看电影什么的,假期当然不能浪费。

    除此之外,我们也去龙虎酒吧转了一趟,现场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近期就能开业。

    赵虎知道我和程依依正在接受特训,没有要求我们两个留下帮忙,只说:“开业那天一定得来,‘龙虎酒吧’怎么能少了‘龙’呢?”

    我说没有问题。

    到第二天,我和程依依才返回仓库,继续接受木头的特训。

    昨天结了婚后,木头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虽然他的脸色依旧很僵、很木,但是眼神之中仍能看出喜悦,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女人的力量!

    木头也知道他和徐凤娘能有今天,离不开我和程依依的帮助,所以特意谢谢我们两个。我俩当然也很开心,觉得这回好了,以后不用被他骂了,结果木头转头就说:“为了表达我对你们的谢意,我决定更加严格地训练你们两个,还有三天就到一周之约了,我要你们的实力再度提升一个档次!”

    我和程依依:“……”

    这到底是谢啊还是罚?

    “开始!”木头喝道:“先绕仓库跑一百圈!”

    木头没有撒谎,他对我们的训练果然更严格了,比前几天至少提升一倍,折腾的我和程依依几乎死去活来,训斥和辱骂也比往日更多、更烈,我们还真是第一次知道有人是这么表达谢意的!

    当然,也有一些改变。

    比如说,木头的话多了一点,平时他除了和我们说正事,绝对不再和我们多讲一个字了。现在,他也会扯些闲话,说我们要想提升实力,要想和人战斗的时候不落下风,除了日复一日的挥洒汗水,根本没有别的捷径可走。

    我知道木头是为了我们好,可我心里面还是有点埋怨,感觉他太急于求成了,这样是揠苗助长啊,我和程依依真正开始练习格斗也就几个月吧,以前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怎么可能短期内就提升那么多呢?

    二叔也说了,一个星期以后,能够打败王二和李三就行,这样下去别说打败他俩,我和程依依估计都要废了。

    我俩只要做错一个动作,或是哪个动作没有到位,木头马上就会惩罚我俩一百个蛙跳!

    一上午下来,我和程依依被罚了三百个蛙跳!

    真的,两条腿都要废了。

    我怀疑木头是不是想和徐凤娘当炮友,结果却阴错阳差地结了婚,还喜当爹多了俩儿子,所以恨上我们俩了?

    看到程依依喘着粗气,几乎浑身都湿透了,还在龇牙咧嘴地往前跳着,我的心里不是一般的疼,忍不住说:“木头叔,让依依歇一会儿吧,她快坚持不住了啊!”

    木头还没回话,程依依就回头说道:“是你坚持不住了吧,干嘛说我?”

    我:“……”

    行吧,好心当驴肝肺!

    快到中午的时候,徐凤娘来了,手里拎着几个餐盒,显然是来给我们送饭的。

    看看,娶了老婆就是好啊,饭都有人送了!

    不过木头一开始并没搭理徐凤娘,而是继续严厉地训练我和程依依,徐凤娘也并不着急,倚在门上静静等着。直到一个阶段的训练结束以后,木头才告诉我俩说可以吃饭了。

    我和程依依立刻飞也似的冲向徐凤娘,木头也慢慢走了过来,眼神温柔地像一潭清泉,徐凤娘也眼含笑意地看着木头。

    啧啧,不愧是新婚的夫妻啊,哪怕已经人到中年,眼神也还是能腻味死人。

    我和程依依以为徐凤娘是从食堂打来的饭,结果打开几个盖子一看,清香扑鼻,而且色香味俱全,显然是自己做的。我和程依依差点泪流满面,我俩都是家庭不幸福的小孩,已经很久没吃过家里做的饭了,当即敞开膀子大快朵颐起来。

    木头也吃,不过姿势比我和程依依优雅多了。

    木头一边吃,一边和徐凤娘聊天。

    “你不吃啊?”

    “我吃过了。”

    “孩子呢?”

    “他俩也吃了,在家休息一会儿,再送他们去学校。”

    “嗯。”

    两人聊得像白开水一样淡,可是并不妨碍他俩彼此深情的凝视,我和程依依这两个年轻人都被他俩肉麻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让我想起钱钟书他老人家的一句经典名言:老年人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没得救了。

    他俩虽然不是老年,用上这句话也恰如其分。

    吃过饭后,徐凤娘收拾好了餐具,木头则问我和程依依休息好了没有,准备继续开始训练了。

    我和程依依怨声载道,平时中午还有个休息时间,这回倒好,吃个饭就当休息了?

    木头说道:“我让凤娘过来送饭,就是想为你俩节约时间。好了,别废话了,现在开始热身,先绕仓库跑一百圈!”

    “!!!”

    我俩就吃了个饭,热什么身!

    我俩就是热的,嗷嗷热!

    我和程依依可怜巴巴地看向徐凤娘,徐凤娘捂嘴轻笑,轻声说道:“两个孩子还小,别这么折腾他们啊!”

    “小什么小,二十多了……跑八十圈吧!赶紧的,”

    还是徐凤娘好使,随便说一句话,就给我俩减了二十圈。

    一圈一百米,二十圈也是两公里了,我和程依依简直感恩戴德,立刻撒丫子跑出去了。

    隐隐的,听到徐凤娘又说:“你别老骂两个孩子,温柔一点。”

    “知道了……”

    别说,徐凤娘这一句话还真管用,下午再训练的时候,木头果然对我们温柔了许多,当然他所谓的温柔,就是骂人的时候声音都小了很多:“你们这两个废物,这么简单的格斗动作都做不好吗?”

    “张龙,你二叔当初可是我们连最强的尖刀兵,你连他的百分之一都不如,你还是不是张家的种?”

    我多想告诉木头,我确实不是张家的啊……

    “程依依,你打出去的拳一点力气都没,软塌塌的像个女人一样。”

    程依依也多想告诉木头,她真的是个女人啊……

    训练之余,我们也挺好奇木头的实力究竟是怎样的,上次见他一个人干翻二三十人都轻轻松松,但还是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问他,木头说道:“你俩谁想试试?”

    我和程依依头摇得像拨浪鼓。

    “你俩可以一起上。”

    程依依跃跃欲试,这姑娘也是个战斗狂,但我制止了她,继续头摇得像拨浪鼓。

    木头站起身来,在仓库里绕了一圈,找到一块足有一厘米厚的钢板,狠狠一脚踢过去,钢板登时凹进去一个洞。

    “极限大概就到这里。”木头说道。

    我和程依依:“……”

    我知道程依依肯定惊出一身冷汗,得亏刚才没答应木头和他试试!

    我们简直不敢想象,这一脚如果踢在人身上会是怎样,肋骨断上几根都是轻的吧,严重的直接死了都有可能……

    简直可怕,人力竟然能到达到这种程度。

    看来,木头那天晚上还是手下留情了,不然板儿哥绝不可能走着离开。

    看到木头那一脚的威力以后,我和程依依也燃起了熊熊斗志,希望有天也能达到如此恐怖的实力,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中了……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这天晚上吃过饭后,我和程依依又活动了一下身子,将肚子里的食物消化得差不多后,仓库的门就在这时被推开了,二叔押着两个汉子走了进来,正是王二和李三。

    这一个星期,二叔把他们关了起来,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一点苦都没让他们吃,为的就是让他们的体力保持巅峰状态。

    一周之约就在今晚,我和程依依必须要打败他们两个,不然就要一个回来开车,一个去车间里裁衣服!

    我和程依依同时握紧双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二和李三。

    “规则已经给你们讲得很清楚了。”站在王二和李三身后的二叔淡淡说道:“打赢他们,你俩就可以走。输了也可以走,当然缺胳膊缺腿啥的就保不齐了。”

    对我,二叔一直都有告诫,让我坚守底线,别做违法的事。但是对王二和李三,这两个臭名昭彰、恶行累累的人来说,完全不用什么底线,对他们的恶意就是对这个世界的善意。

    王二和李三早已明白规矩,他们已经被囚禁一个星期,完全和外界断绝了联系,虽然每天好吃好喝,但还是胆战心惊。

    他们甚至不敢想象,突然失去他俩消息的大哥冯伟文,此刻该有多么着急?

    哪怕是有一线生机能够逃脱,两人也不会放过的!

    所以,两人同样直勾勾盯住了我和程依依,像是两头凶恶的狼盯着猎物,随时准备进攻。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赵虎打来的。

    我接起来。

    “有点不妙。”赵虎低声说道:“冯伟文不知从哪得到消息,知道王二和李三被你二叔抓了,刚才给我打了电话,让我立刻把人给送回去,还说他俩要是伤了一根汗毛,就把咱们的‘龙虎商会’碾为灰烬……”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