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66 潜在的情圣 为弎爷的玉佩加更

166 潜在的情圣 为弎爷的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我和程依依一脸幽怨地回头看向木头。

    叔……没有这么占便宜的啊。

    “哪来的瘪三!”

    男人一声大吼,手持菜刀朝着我们冲了过来,一身酒气呛得我们差点呕吐出来。

    总有男人是这样的,喝了一点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拿着一把菜刀就敢胡乱、到处砍人。

    程依依最先冲了上去,一脚踢飞男人手里的菜刀,接着我又冲了上去,狠狠一脚踢在男人的胸膛上。至少二百斤的男人朝后跌出,“咣”的一声撞在后面的餐椅上,我和程依依又一起冲上去,朝着男人就是一番拳打脚踢。

    老板娘和两个孩子都看呆了。

    木头走过去,看着已经伤痕累累、却还是把两个孩子护在身下的老板娘,长叹口气,低声说道:“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接着,他便俯下身去,将老板娘抱了起来,我和程依依也走过去,一手拉住一个孩子。

    老板娘认出我们是今天来吃过饭的客人。

    更认出木头是每天都来店里吃饭的男人。

    老板娘有些发呆,但还是任由木头抱着,大概是从木头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关爱和怜惜,长期以来备受煎熬、忍辱偷生的她,忍不住流出了泪……

    我们一起往外走去。

    男人倒在地上,还在骂骂咧咧:“你们是谁,什么要管我家的事,我要到派出所去告你们……”

    我们根本没搭理他,直接就出了门,直奔医院。

    和木头猜得一样,老板娘的身上确实伤痕累累,无数的旧伤又添新伤,前几天的清淤还未消散,今天又增加了数块红肿,密密麻麻、层出不穷,比还珠格格里被容嬷嬷扎过的紫薇还惨。

    还好两个孩子在老板娘的长期庇护下一直平安无事。

    那天晚上,木头跑上跑下,缴纳了不少医疗所需的费用,还给老板娘整了个单人病房,让她能够好好养伤。时间已经很晚,两个孩子已经在我和程依依的怀里睡着了,通过和老板娘的聊天,我们知道她的名字叫徐凤娘,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十年之久,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在谩骂和殴打中度过的。

    徐凤娘当然求助过娘家,甚至报过警。

    但都没用。

    娘家劝她忍气吞声,还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让她好好伺候丈夫,一定能够温暖丈夫。民警来了,也只能教育教育男人,不能真的把他给抓起来,男人当时保证一定会改,回头又对徐凤娘拳打脚踢。

    徐凤娘甚至想过逃走,可又舍不得两个孩子,知道自己一离开的话,孩子留在这个家里更完蛋了。

    带着两个孩子,她又没有能力独自抚养他们长大……

    日久天长,徐凤娘也放弃了,面对丈夫的殴打只能忍辱偷生,日子过得麻木不仁,只想孩子能够快快长大,早日脱离这个地狱一般的生活。

    处置男人挺简单的,只需要我一个电话,关他三年五年不是问题。

    而且我说到做到,当场就打了电话,让人去抓徐凤娘的丈夫。

    至于徐凤娘,木头也帮她想好了出路,说会帮她在服装厂找个活计,赚不了太多的钱,但是抚养两个孩子也足够了。

    总之,这个结局还算完美。

    徐凤娘连声对我们道谢,说我们就是她的恩公,给了她新的生命。

    但实际上,我们只是举手之劳。

    单人病房里只有两张床,一张病人躺的,一张陪护躺的。两个孩子不能在这睡一晚上,所以我和程依依抱着两个孩子到外面开房去睡,木头则留下来照顾徐凤娘。

    我和程依依很少开房,之前我俩都太忙了,温存的机会都没多少,好不容易闲下来了,又开始接受二叔和木头的特训,每天累得要死,更没心思做什么了。

    这次好不容易出来开一回房,还带着两个拖油瓶,那是一点辙都没有。

    一晚上好不容易混过去了,两个孩子大清早地醒了,就嚷嚷着要找妈妈。我俩也没办法,只好带着孩子去医院里面,顺便在路上还买了点早餐。到了病房,徐凤娘正在输液,身上有很多伤需要消炎,老板娘当到这个份上也挺惨的。

    木头则还是很木讷,沉默地打扫着卫生,打水、擦桌子什么的,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睡了没有。

    两个孩子见到妈妈,都扑到妈妈身上。

    两个孩子毕竟还小,离不开妈妈。

    徐凤娘询问他们昨晚睡得怎样,还说吃过饭后要去上学,但是两个孩子都不肯去,要在这里陪着妈妈。徐凤娘没有办法,只好给老师打电话请假,完事以后又问两个孩子:“你们喜欢现在的爸爸吗?”

    两个孩子都摇头,说不喜欢,大一点的孩子甚至说道:“他就是个畜生,我希望他早点死掉!”

    仇恨,已经在两个孩子心底滋生。

    徐凤娘的丈夫当爸爸当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不过这也说明,那个男人是真的坏,就连孩子都恨他恨到极点。

    徐凤娘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对他们说:“以后那个畜生不会再欺负咱们了,他已经被警察叔叔抓起来了!”

    两个孩子一阵欢呼雀跃,又是鼓掌又是大叫,简直比过年还要开心。

    我和程依依也忍不住露出老阿姨一般慈祥的笑。

    确实挺开心的,感觉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真的,别说什么单亲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影响确实是有,但有这样的畜生父亲,影响更大,能否活着长大都是问题。

    两权相害取其轻,还不如不要这样的爸爸。

    看着她们一家开心的样子,我和程依依也忍不住在想,这样一来,木头可有机会啦……

    不过木头这么楞,又这么木讷,想要赢取徐凤娘的芳心恐怕有点难啊,估计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这种事别人也帮不上啥忙,完全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我们正这么想着,就听徐凤娘继续对两个孩子说道:“以后,他当你们的新爸爸好吗?”

    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默默干活的木头。

    木头直起腰来,看向两个孩子。

    目光充满温柔。

    比看我和程依依的时候温柔多了。果然,木头也是有感情的,看对谁了。

    对徐凤娘和她的两个孩子,温柔的一塌糊涂。

    两个孩子欢呼起来:“愿意!”

    他们虽然年龄挺小,但也不傻,知道就是这个叔叔帮了自己一家,将那个畜生爸爸送到牢里,还把受伤的妈妈送来医院。哪个爸爸更好,根本就不需要多做考虑,他们这个年纪哪还考虑什么血缘不血缘啊——就算懂得考虑血缘,也绝对不会选择那个畜生一样的爸爸。

    “爸爸,爸爸!”

    两个孩子欢呼着扑向木头,木头也开心地拥抱住了他们两个。

    买一送二,别提多幸福了,虽然一直没有结婚,但是一下就走到了别人前面。

    人生赢家。

    木头领着两个孩子,又走到徐凤娘的床前,握着徐凤娘的手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徐凤娘眼睛微红、泪光闪烁,重重点了点头,接着便把头靠过去,贴在了木头的肩膀上。木头用力抱住徐凤娘,还把两个孩子也搂在一起。

    看着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我和程依依当然看傻了、看呆了,刚才我俩还想,木头要想拿下徐凤娘,恐怕要费点心思了,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结果转眼之间,两人就抱在一起了,两个孩子还叫木头爸爸。

    谁能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进行了怎样不可描述的事,为何事情会发展的如此之快、如此自然,木头和徐凤娘就好像商量好了似的,直接就把这个消息给宣布了!

    难道说,木头是潜在的情圣、泡妞圣手?

    木讷的外表,只是他的伪装?

    一直以来,我们都被他给骗了?

    我们无从知晓,木头也不会告诉我们的,我们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们一家抱在一起。

    呆若木鸡、目瞪口呆。

    明明就在昨天下午,木头还只能直勾勾看着老板娘,眼馋却无从下手,还需要程依依给他勇气,才敢深夜踏入拉面馆的店门啊!

    但这还没有完,接下来的一幕才让我们震惊。

    闻讯赶来的二叔还有几个战友,得知木头有了老婆和两个孩子,也是非常为他开心。二叔甚至说道:“挑个日子,为你俩举办婚礼。算了,不挑了,就今天吧,宿舍楼给你们腾个大点的屋子出来当做婚房!”

    几个战友分头出去准备。

    徐凤娘着急地说:“我还没有离婚……”

    “离、马上离!”二叔十分果断,并把这件事交给了我。

    凭我在县城的地位,搞定民政局不是问题,哪怕男方没有到场,离婚证也顺利拿到手了。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婚礼就在厂区之中进行,厂子也暂时停工了,所有工人都出来看热闹,为这一对新人送上祝福。

    一片起哄声中,二叔和几个战友吹吹打打,还当场上演了一出舞狮。穿着西装的木头,背着穿着婚纱的徐凤娘,还领着两个孩子,喜滋滋进入婚房……

    围观全程的我和程依依彻底傻了,嘴巴张得能够塞下一个鸡蛋,说实话事情的发展真是超出我们预料……

    阅历,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现在的中年人,办事都是这么迅速的吗,这比我们年轻人可猛多了啊!

    但也确实是很开心。

    有情人终成眷属,任何时候都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炮竹声声、礼花齐鸣,看着热热闹闹的厂区,受到这个气氛感染的我,忍不住牵起程依依的手,轻声说道:“我也想娶你啦……”

    程依依靠到我的怀里,极其羞涩的轻轻“嗯”了一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