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65 你奶奶、你爷爷和你祖宗

165 你奶奶、你爷爷和你祖宗

作品:《龙抬头

    二叔虽然声称不愿插手我们的事,可他毕竟不忍看到我有危险。

    今天这场未能成功的绑架,让二叔看到了潜在的危机,所以他决定特训我和程依依,使得我俩能够拥有自保的本事。

    于是从第二天起,二叔对我们的加急特训就开始了!

    但是二叔太忙,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木头来训练我们的,二叔时不时地过来指导一下。这样一来,我也没法和赵虎一起去弄酒吧的事了,装修、宣传的事就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为此,他不止一次给我打电话,说之前讲好的五五分成,现在要改成六四分成,他六我四。

    我恼火地说:“你不是最不在乎钱吗?”

    赵虎说:“以前没钱,所以不在乎钱;现在有了,必须亲兄弟明算账。”

    这个逻辑确实无懈可击,不过赵虎确实比我出力要大,比我多分一成也没什么,是他应该得的。

    我和程依依训练的地方在厂区的某个仓库,这里堆满了货,鲜有人来,倒挺适合我们。木头人如其名,真的很木,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只会告诉我们哪里做错了,哪里需要重来,连着三遍没有做对,就会被他辱骂,说我们是废物、蠢货。

    看得出来,他不是为了激励我们,而是真的觉得我们很废、很蠢。

    即便是获得二叔认可的天才程依依,也没少被他骂。程依依嘴多甜啊,眼睛一眨、嘴巴一笑,多少男人骨头都要酥了,但这一招对木头来说没用,木头根本不把她当做女人,对她和对我没有什么区别,永远都板着脸,对我甚至还好一点,偶尔还跟我说几句话,对程依依只剩下凶了。

    这让一向在男人堆里十分吃香的程依依备受打击。

    只有二叔来了,木头才能松一口气,说宏飞,你可算是来了,教这两个蠢货快累死我……

    程依依私底下悄悄问我:“木头是不是个同性恋啊,感觉他只有见了你二叔才开心。”

    我说去你的吧,别瞎说啊。

    当然,木头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情,每天训练累了也会带我们出去吃饭,不过永远都是固定一家,厂区外面有家拉面馆,回回都来这里。这里的拉面馆可不是日本动漫里面那种高大上的拉面馆,而是北方最常见的、很土气的拉面馆,几张木头桌子一摆,一碗碗的拉面端出来,来吃饭的都是厂区里的工人。

    这里的味道虽然还行,但也不至于天天来啊,更何况厂里还有食堂呢。

    来过几次以后,我和程依依终于发现玄机。

    每当那个三十多岁,甚至快四十的,但却风韵犹存、胸脯和屁股比一般女人都大的老板娘端着拉面出来的时候,木头总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像是想要把她吃了一样。

    只有老板娘进去后厨,木头才肯低头吃面。

    老板娘一出来,木头又立刻抬起头。

    嗯……

    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原来,木头也不是完全对女人没有兴趣,只是喜欢这种比较成熟的类型!

    拉面店的老板娘确实挺不错的,虽然眼角已经出现鱼尾纹,但也五官端正、颇有姿色,尤其身材,更让大部分女人望尘莫及。不过老板娘似乎不爱显露,总是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拉面馆里热得像蒸笼,也不见她穿得凉快一点。

    应该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吧。

    等到老板娘再进去的时候,程依依兴冲冲说:“木头叔,这回你玩得有点大啊,人家有老公、有孩子,这太禁忌了啊!”

    程依依虽然每天被木头骂,但她还是很崇拜木头,所以善意地提了个醒。

    老板娘确实是有老公的,就在后厨做拉面,长得五大三粗、一脸横肉,有时候客人少了,男人才出来坐会儿,抽支烟、喝瓶酒什么的。孩子也有,一个九岁,一个七岁,放学就兴冲冲回来了。

    无论怎么看,木头都没有横刀夺爱的可能性啊。

    “胡说什么……”

    木头竟然也会脸红,一张看似麻木的脸上腾起一丝红韵。

    我和程依依噗噗直笑,好在木头只是想想,不会真的付出行动。

    吃完饭后,我们又一起返回厂里继续训练,每天练到晚上十二点才会解散。这天晚上也是一样,我和程依依挥汗如雨地对打在一起,我们两人练得都是标准的军体拳,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军营里独有的格斗技巧,其实我们两人已经练得很不错了,二叔每次过来都会夸奖一番,说我俩练得越来越好了,只有木头挑三拣四,说我们两人跟女人似的磨磨唧唧、软软塌塌。

    我倒算了,程依依挺委屈的,每次都嘟囔着说:“我本来就是个女人啊……”

    程依依当然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各方面都很完美的女人,可惜木头不这么想,木头把她当男人看,脑子只有那个胸大屁股大的老板娘。

    但是那天晚上,木头破天荒地没有辱骂我们,而是坐在仓库门口抽烟,时不时地抬头看看月亮。

    练到十二点,我和程依依准备回去了。

    “木头叔,我走了。”

    “再见,木头叔。”

    我们两人往前走了几步,就听木头的声音突然幽幽响起:“她过得不好。”

    我和程依依诧异地回过头去。

    木头仍在抽着烟,像是自言自语,喃喃地说:“她丈夫喜欢喝酒,喝完了酒总是打她,将她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两个孩子也跟着遭殃,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

    我和程依依心中吃惊。

    原来那间小小的拉面馆,还隐藏着这么多的故事。

    现在我们明白那个老板娘为什么穿得很严实了,是要遮挡身上的伤啊。

    但我和程依依又忍不住奇怪,木头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尤其老板娘穿得严严实实,怎么知道她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难道两人背地里已经有了什么超乎寻常的关系?

    我和程依依实在克制不住,顿时满脑子淫秽……

    “你们想多了。”木头像是看穿我们,冷冷地说:“我只是从她端碗的状态、走路的姿势看出来的。”

    原来如此。

    木头真是行家,我和程依依就屁都没看出来,看来我们成长的空间还有很多。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有一次晚上路过她家门口,听到那个男人又打又骂,她和孩子则在哭喊。”

    我、程依依:“……”

    “那你为什么不帮她一把?”我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既然木头那么喜欢她、关注她,为她出头也是应该的吧。

    “我不知道她需不需要帮助。”木头低着头说:“她看上去没有任何不情愿的样子,每天还是帮着丈夫端碗、洗碗、照顾小孩……可能,这就是他们家的相处之道,如果我贸然闯入的话,或许会毁了一个家……”

    木头担心的也有道理。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俗话还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家里的事,如果贸然去管,没准还会遭到人家的一致对外,指责你凭什么来管闲事,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程依依却往前走去,站在木头身前。

    “木头叔,我们走。”

    “去哪?”木头抬起头来,有些惊讶。

    “去救那个老板娘。”

    “可是……”

    “你信我。”程依依说:“我是女人,我知道的,没有一个女人愿意承受家暴的痛,这已经不是家务事了,这是触犯到法律的问题!那个老板娘没有表现出不情愿的样子,也没有向任何人求助,可能是她以前试过,完全没有效果,所以绝望了、麻木了,也可能是为了两个孩子忍气吞声……不管怎样,你要信我,身处泥潭的她,一定在内心里渴望着、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脱出那个囚笼!”

    木头惊讶地看着程依依。

    我也有点惊讶地看着程依依。

    说真的,我觉得她的身上好像有光。

    原来她不止会毒舌,也会关键时刻给人温暖和力量。

    不知怎么,我又想起和周晴表白的那个夜晚,程依依就是这样来到我的身前,告诉我说她喜欢我,让我做她的男朋友,照亮了我心底的光。

    现在的木头也是一样。

    木头大概也想不到,已经三十多岁、身经百战的自己,有朝一日能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点燃勇气。

    木头只愣了一会儿。

    “走!”

    他站起身,大步往前迈去,我和程依依也立刻跟上。

    夜已深,拉面馆早已打烊。

    但是我们都能听到里面传来的隐隐的哭声,有女人的,也有小孩的,还有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程依依一马当先,一脚把门踹开。

    “谁?!”

    一个五大三粗的声音传来,接着那个满脸横肉的汉子,操着一把菜刀冲了出来。

    在他身后,一个女人搂着两个孩子倒在地上,哭哭啼啼。

    这世界上,为什么总有男人自己不如意了,就拿无辜老婆和孩子撒气?

    “你奶奶!”程依依大叫。

    “你爷爷!”我也大叫。

    “你祖宗。”木头站在最后,悠悠地说。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