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63 绑架,张宏飞 为myppppp的玉佩加更

163 绑架,张宏飞 为myppppp的玉佩加更

作品:《龙抬头

    一看这几个字我就急了,说你怎么发这句话啊?

    赵虎一脸无辜:“不是你让我发的吗?”

    “我什么时候让你发了……赶紧删了!”

    虽然知道冯伟文肯定不怀好意,但是我们拒绝他也就完了,没必要闹成这样子啊。而且冯伟文起码挺礼貌的,我们也该礼貌回绝,就算不去赴他的宴,也不用得罪他啊。

    这回好了,冯伟文一看这回复还不气死,更憋着法儿想对付我们了!

    “来不及了,已经发出去了……”赵虎说道:“得了吧张龙,就算咱们礼貌回绝,他还是不会放过咱们的。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是袁大头或者方杰找的,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咱们,不如提前过过嘴瘾。”

    倒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对方主动找上门来,还想把我们骗到市里,这居心已经很歹毒了,我们又何必跟他客气,直接撕破他伪装的面具显然更爽。

    我们就在县城,哪都不去,干嘛鸟他?

    所以我也不计较了,反而夸赵虎骂得好,还把手机给抢过来,又骂了好几句脏话过去。

    管他的,爽了再说!

    我发了几条,赵虎还不愿意了,把手机抢了回去,让我用自己的手机发,别总是给他拉仇恨。

    管他的,反正已经发了!

    当然赵虎也不傻,又发了一条:上面都是张龙发的。

    我再抢手机,他就不给我了,手掌一挥就不见了,跟变魔术似的。

    发完短信,冯伟文也没有回,估计是被气到了。我和赵虎也没管他,直接就出了门,昨天商量好的,今天要去注册“龙虎商会”的公司,接下来我们要发展自己的产业了,收份子钱虽然轻松,但也少不了一些骂名,还是自己赚钱更加踏实。

    我和赵虎暂且不说,另外一边,冯伟文确实气到了。

    看着手机上数条不堪入目的短信,一向修养很好的冯伟文忍不住开始微微发抖。

    他在荣海市纵横多年,从来没人敢这么骂过他!

    即便是他的敌人,对他也一向很客气!

    “太嚣张了,真是太嚣张了……”

    如果说在这之前,冯伟文还是为了给板儿哥出气,或是为了履行方杰的命令才找上我和赵虎。那么现在,他为的是自己了。

    这份屈辱,他不可能咽下去的。

    冯伟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走到窗边,俯瞰着整个荣海市的景色。过了许久,他才慢慢平静下来,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情生气,干掉我们两人也就够了。

    接着,冯伟文便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进来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叫王二,一个叫李三。

    这两个名字,当然是他们在道上的绰号,一个在家中排行老二,一个在家中排行老三。

    王二和李三,都是冯伟文手下的得力干将,为冯伟文的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在荣海市也是大名鼎鼎的凶悍人物,他们的战斗力甚至不亚于板儿哥,而且地位颇高,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文哥,找我们有什么事?”

    冯伟文把手机交给二人去看。

    二人看完手机上的短信,一个个犹如炸了毛的公鸡,说要带兄弟去县城砍我。

    ——短信上面说得清清楚楚,都是我发的。

    “你们斗不过他的,这家伙在县城有不少兄弟,板儿哥之前就吃了大亏。”

    “那怎么办?”

    “还是要把他引到市里。”冯伟文说:“你俩去县城一趟吧,注意隐蔽自己的身份,想办法绑一个张龙亲近的人来,这样他们就得乖乖来市里了。”

    祸不及家人,这是道上的一句老话。

    但对冯伟文这个衣冠禽兽来说并不存在,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能去做。

    况且,绑人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冯伟文对他的这两个兄弟十分自信,两人跟着他有十多年了,刀山火海、深沟险穴,不知淌过多少遍了。就连杀人,他们也做过不止一次,每一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从未让他有过失望。

    绑架这种事情,对他俩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是!”

    王二和李三领命,立刻调头离去。

    两人听冯伟文的话,隐蔽自己的身份,给自己做了下改扮,把胳膊上的纹身遮了起来,还穿了一套土里土气的衣服。去县城嘛,当然要土一点,两人也没带兄弟,打扮得像个民工,坐了公交车赶往县城。

    绑架,不需要太多的人,多了反而容易扎眼。

    两人来到城里,便开始走街窜巷,混迹各个娱乐场所,旁敲侧击地打听我的资料。

    两人毕竟是老江湖了,打听一点东西还是很容易的。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我的父母早就离婚,且不知所踪,只有一个二叔,和我相依为命。除此之外,我还有个女朋友,叫程依依。要说最亲近的人,肯定就是这个二叔和程依依了,无论绑了他们哪个,都能让我手足无措、乖乖听话。

    王二和李三这些年来没少帮冯伟文干些龌龊的事,但是他们仍旧自恃是有身份的人,绑架一个女人肯定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传出去也容易让人笑话。

    所以,他们决定绑架我二叔,张宏飞!

    反正效果差不多嘛,二叔是我唯一的亲人,把我二叔绑了,肯定能把我给急死,到时候引我到市里面,不是轻而易举?

    两人打得如意算盘是真好啊。

    两人迅速对我二叔展开了一番调查,得知我二叔在县里还算是个挺有名气的企业家,自己开了家服装厂,据说效益还挺不错。得知这点,二人更兴奋了,把我二叔绑了以后,不仅可以完成冯伟文交代的任务,还能再敲诈一笔钱,简直一举两得!

    二人说干就干,立刻展开行动,潜入到了奇峰服装厂中。

    服装厂的门口虽然有保安,但这哪能拦住他们。

    二人潜入厂中,又对厂里的地形做了一番调查,确定了我二叔经常出现的地方,以及绑走我二叔后从哪离开能够神不知鬼不觉。说了,二人是老江湖,做这些事当然得心应手!

    二人制定好初步的计划以后,就潜伏在了服装厂中,等待着夜晚来临。

    夜,很快就来了。

    二人谨慎地像个老狐狸,趴在厂区办公楼附近的花园里一动不动,蚊子已经在他们身上咬了数十个包,但是他们一声痒都没有喊过。因为他们是职业的,在事情未成功前,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分心。

    哪怕对方只是个县城里的土包子企业家,他们也不会掉以轻心,这是多年来的习惯!

    我二叔终于出现了。

    已经深夜,昏黄的路灯投射下一道道斑驳的影子,道路两边的梧桐最近有些衰落的迹象,但还是枝繁叶茂。

    这个点了,大部分工人都已下班,只有值夜班的还在厂里。二叔累了一天,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往办公室走,他不是没有宿舍,但他习惯睡在办公室里,这样有人打来电话,他也能够第一时间接到。

    正是因为掌握到了二叔的作息规律,所以王二和李三才埋伏在了这里。

    二人是富有经验的猎手,这次行动的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而且,二人的战斗力不同凡响,即便在市里也是鼎鼎大名,很多人都在私下评价他们,即便他俩不跟着冯伟文,自己出来单干,也能成为一方大哥!

    这样的两个人,对付一个县城里的企业家,实在想不通有什么理由可失败的。

    目标终于进入二人的掌控范围之内。

    进攻!

    二人犹如导弹一般弹射出去,一个手持木棍,一个手持绳子。

    木棍是用来把二叔打昏的,绳子是用来把二叔绑住的。

    二叔听到风声,疑惑地回过头来。

    一脸慵懒。

    因为他真的很困。

    “去死!”王二手持木棍,狠狠敲向二叔的脑袋。

    二叔一脚飞出,正中在王二胸口,王二整个人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五六米外的梧桐树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直接昏厥过去,倒在树下一动不动。

    二叔又看向另外一边的李三。

    李三手持一截绳子,牙关打颤、瑟瑟发抖。

    他本来想等王二打昏二叔,就立刻把二叔绑起来的,但是二叔没昏,王二昏了。

    李三和王二是多少年的兄弟了,没人比他更清楚王二的战斗力,虽说这些年来有些沉迷酒色,稍稍有点掏空身子……但也绝对不至于被人一脚踹晕啊,整个荣海市也没有这么可怕的人啊!

    眼前这个看上去像是土包子一样的男人,简直是个怪物!

    李三不得不抖。

    抖个不停。

    “你们……”

    二叔本来想问问你们是谁,想干什么,但是李三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碰到这样可怕的怪物,不得不跑!

    二叔没有去追,而是顺脚一踢。

    地上有截木棍,是之前王二被踹飞的时候掉下来的,二叔就这么一踢,木棍便飞了出去,正砸在李三的后脑勺上。

    李三往前栽倒,昏迷过去。

    “哪来的蟊贼……”

    二叔挠挠脑袋,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