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62 衣冠禽兽

162 衣冠禽兽

作品:《龙抬头

    是的,叶良对方杰很有信心,坚信方杰一定能够救他出去!

    自从他杀死莫鱼,方杰还能帮他搞定以后,他就认为方杰在这世上无所不能。

    让他意外的是,方杰却摇了摇头:“这次不太容易了。”

    叶良诧异地看着方杰,想不明白在这地方有谁能和方家作对?

    “不知从哪下来的一股力量。”方杰继续说道:“不仅让楚正明官复原职,还把刘正声撸下去了,县城里的人事调整,完全没有经过我们方家,我找了我爷爷和我父亲,全都无能为力,那股力量实在太强大了,不是我们方家能忤逆的。”

    叶良心中暗暗吃惊。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让荣海市第一家族都无能为力吗,他实在是不觉得我和赵虎拥有这么强的背景。如果我们真这么厉害,至于被骆驼赶出旧城区,还和叶良斗了这么久,直到今天才把叶良抓捕归案吗?

    早干嘛去了?

    叶良把自己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方杰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是个巧合,我没听说荣海有人比我家势力还大的。这次,可能是无意中被哪个大人物关注到了,或是楚正明越级举报到了哪个相关部门总之,应该是个意外,一切还在我们方家掌控之中。”

    叶良心里燃起一丝希望:“那我到底还有没有机会?”

    方杰摇头:“我不敢给你这个保证,也不能确定那股强大的力量是否还在暗中盯着这事,不过我一定会努力的,至少不会让你死掉,至多判个无期徒刑,然后再慢慢捞”

    叶良心里明白,方杰能说出这种话,就代表他已经尽力了。

    看来,自己要在牢里度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那两个王八蛋”想起我和赵虎,叶良忍不住攥起了拳头,如果不是我俩的话,他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放心。”方杰拍了拍叶良的肩:“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叶良立刻诚惶诚恐:“小杰,你可别掺和这事了,你这么尊贵的身份,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方杰乐呵呵说:“放心,我才不跟他们直接动刀动枪,我能利用的人多了,随便找几个出来都能搞死他们。现阶段,玩白的是不行了,恐怕有人盯着,那就和他们玩黑的!”

    叶良知道,以方杰在荣海市的地位,真是挥挥手就能让无数亡命之徒为他卖命!

    板儿哥这样的人,也只配给他提鞋!

    这可不是以前在职校小打小闹,两群学生砍来砍去的时候了

    方杰出手,堪比千军万马!

    叶良心中振奋,知道我和赵虎的死期到了

    “小杰,我等你的好消息!”叶良激动地说:“我出不去不要紧,我就想看他们两个跌入谷底,最好比我惨一万倍!”

    两人一直聊到天空彻底亮透,方杰才离开了。

    叶良知道,起码自己的命是保住了,这才安心睡去。

    方杰回到市里,一个电话打到冯伟文那里。

    如今的荣海市,地下世界纷纷扰扰、群匪并立,并没有哪个真正能够独霸荣海的。其中比较知名的人物有杨武、冯伟文、板儿哥等等,算是各有所长,各有一方势力,谁也动不了谁。

    但要说真正接近“地下之王”的人,还得说冯伟文了。

    冯伟文总是文质彬彬,穿西装、打领带,还戴一副金丝眼镜,说起话来也文绉绉的,待人总是很有礼貌。但只要是熟悉他的,没人敢把他的外表和内在联系起来,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狠到极点、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他可以一边笑,一边把刀子捅到你肚子里去。

    被他笑着干掉的朋友和敌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如果你以为他只会玩偷袭就错了,真正玩起武力来,他不比任何人逊色,只是他嫌那样麻烦,还是偷袭更快。

    真真正正的衣冠禽兽。

    板儿哥后来喜欢穿西装,还让手下的人也穿西装,就是跟冯伟的,因为这样看着很有范儿。

    荣海市的地下世界虽然挺乱,算是各为其主、各为其事,但如果说有个人能出来挑大旗,将所有人都整合起来的话,就非冯伟文莫属了。论心机、论武力、论狠毒、论无耻,谁也比不上冯伟文,杨武和板儿哥等一系列大哥,其实心里都挺服气他的,当然更多的是畏惧。

    但是冯伟文好像并无野心,这么多年专注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从来不去抢别人的,也从来不去主动惹事。

    大家这才相安无事。

    整个荣海市,也就少了许多腥风血雨。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肯一统整个荣海市的地下世界,冯伟文笑着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不知有多少人盯着我,还是现在轻松自在一点,少赚点就少赚点嘛,挣多少是个够呢?”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手握可以征服天下的利器,却从来不肯轻易使用。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人!

    大家对他的佩服也就更加深了,无论谁提起他都要挑一下大拇指。

    在方杰看来,整个荣海市能干掉我和赵虎的人很多,但他直接挑了一个其中的最强者,就是不想浪费时间,想着赶紧干掉我们算了。动用冯伟文,像是动用二向箔,对于我和赵虎来说犹如空间打击,可以直接将我们两个碾为灰烬、渣滓!

    这样,才好为叶良出一口气。

    冯伟文接到方杰的电话以后,笑着说道:“张龙和赵虎是吗,我知道他们两个,最近在县城里是挺跳的,听说板儿哥也在他们手上吃了点亏。方少,就算你不打这个电话,我也打算找一下他们的麻烦,好为板儿哥出口气呢。”

    方杰说道:“那好,看你的了。”

    冯伟文挂了电话,又托人问了一下赵虎的手机号码。

    板儿哥的事,冯伟文略知一二,知道袁大头的闺女在县城里被欺负了,袁大头就找了板儿哥帮他闺女撑腰。

    板儿哥也没想到县城里的两个土包子也能这么横,根本没当回事,只带了二三十个兄弟过去能不吃亏吗?

    在冯伟文看来,板儿哥是个没什么脑子的人,谈判这种东西,当然是来自己的地盘最安全了,带那么点人就跑到对方的主场去,活该被人家痛揍一顿。县城怎么了,县城就好惹吗,听说赵虎手下将近三百号的兄弟,荣海市里哪个大哥拥有这么庞大的力量了?

    大家彼此彼此,都是百来个左右,凭啥就觉得人家一定要服你呢?

    哦,就因为你是市里的?

    你当这是行政级别啊,省里管市里,市里管县城,县城管乡下?

    大家都是当土匪的,无非就是你所在的山头大点,而且这山头还不是你一个人的,凭啥人家就一定要听你的话,对你卑躬屈膝?

    还是把人叫来,主场作战更稳妥点。

    问到赵虎的号码以后,冯伟文编辑了一条短信:你好,我是冯伟文,本周在荣海市“东升酒楼”设下宴席,邀请你和张龙兄弟前来赴宴,有些生意上的事情或许能够合作。盼回!

    冯伟文发完这条短信以后,就给自己沏了杯茶,耐心地等着回复。

    他相信,自己这么诚意的邀请,对方一定会肯来的。

    另外一边。

    一夜宿醉之后,我的头特别痛,不过还是第一时间出去跑步、锻炼身体。二叔说过,这东西不能偷懒,持之以恒才有效果。我跑了几圈,又打了套拳,直到身上热乎乎了,才去找我二叔。

    二叔已经忙碌起来,在各个部门、车间来回穿梭,我找到他,专程说了一声谢谢。

    这次要不是二叔,我们可能真要坐穿牢底。

    “没什么,我也不是为了帮你们。”二叔说道:“我只觉得楚正明是个好官,就这么被撸下去有点可惜,帮他一把是应该的。至于你们,还是尽量少来找我,我也不想掺和太多肮脏的事。”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我做这行,二叔一开始就不太同意,更不可能做我们的保护伞。

    而且,二叔确实很有背景,但他几乎从来没有用过,当初组建这个厂子,也是白手起家、一步步做起来的,从未利用关系去干什么。也就是那次被骆驼陷害入狱,又担心我和赵虎遭遇不测,他迫于无奈才找了背后的人。

    他自己都不肯用,怎么可能为了我们用呢?

    有些话不用说得太透,我也明白。

    和二叔聊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去找赵虎了。

    来到赵虎家里,他也刚醒,我俩一人叼了支烟抽着,顺便把我二叔的意思告诉他了。赵虎说道:“那必须的,麻烦你二叔一次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能一直麻烦他啊!再说,咱俩出来混的,老靠别人也不像回事,以后有问题还是自己处理。”

    赵虎能这么想,我就很知足了。

    当然,他也确实不是那种死皮赖脸,觉得找到靠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人。

    “对了,给你看个东西。”赵虎把他的手机给我。

    我看了一眼,疑惑地说:“冯伟文?”

    既然入了这行,当然听过冯伟文这个人了,知道那是一个比板儿哥还厉害的存在。

    哟,一个个都找上我们了啊。

    “邀请咱去赴宴,去不去啊?”

    “去他奶奶个腿啊?”我爆了一句粗口,当着赵虎的面不用顾虑太多,苦笑着说:“这明摆着是要收拾咱们,脑子进水了才会去呐。”

    “明白,那我回绝了啊。”

    赵虎一边说,一边在手机上发短信。

    等他发完,我伸头一看,发现他发的是:去你奶奶个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