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61 龙虎出征,寸草不生

161 龙虎出征,寸草不生

作品:《龙抬头

    另外一边,号所之内。

    我和赵虎还在讨论晚上吃点什么,号子里面能选的食物不多,但是如果有钱的话,也能吃得不错,有荤有素。但我没法忍受的是,每次肉菜上来都被赵虎给抢光了,净给我剩下些白菜土豆粉条啥的,反而吃不饱了。

    所以我学了个乖,专点一些素菜,赵虎问我为啥要这么干,我说罪孽太多,想吃点素的积积阴德。

    “拉倒,你就是怕我抢你的菜!”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你心胸太狭窄了!”

    “那也比吃不饱强!”

    我和赵虎扭打在了一起,其他号友根本就不敢管,纷纷为我俩腾开场地。其实这也是我和赵虎的业余活动,这里面呆久了胳膊腿都是酸的,活动一下筋骨也是好的。

    当然,我打不过赵虎,每次和他斗个十几招,就被他按在地上胖揍。

    是真的揍,毫不留情,干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大叫:“莫鱼,你咋来了,你掐赵虎脖子干嘛!”

    不过这招已经没有用了,赵虎每次都很得意地说:“莫鱼很久没来找我了,我还怪想他的,你要能叫出他来更好。”

    反正,我俩每天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能打十多回架,我是打不过他,但是也能让他尝到一点苦头,而且我也悄悄学习赵虎的打架技巧,看看他是怎么在毫无招式的情况下,还能把我给一顿胖揍的,这种常年街头打架磨炼出来的实力,未必就比军中一板一眼的套招差到哪了。

    当然,我俩打归打,打完以后又会和好,照样搂着脖子称兄道弟,展开一场激烈的肉菜争夺战。

    这会儿,我俩刚刚打完一场,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他把我的肉菜都抢光了,我只好去抢别人的,这地方就是弱肉强食,排在食物链第二的总归也不会混得太惨。

    我俩正吃的高兴,对面隔壁的号子突然传来一阵大笑。

    这是叶良的笑声。

    我和赵虎还纳闷呢,寻思叶良这是咋了,住了几天号子失心疯了?我俩趴在门上,问叶良是不是有病,叶良一样趴在门上,盯着我们一字一句地:“我刚得到消息,我马上就要出去了!真以为一个退了位的楚正明,还能拿现任的刘正声和市里的方家怎样?告诉你们,做梦!至于你们两个,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赵虎、张龙,这就是你们得罪我的下场,有些人是你们永远都惹不起的!”

    叶良这么一说,我和赵虎心里都是一紧。

    叶良虽然在号子里,可他和外界的消息也没断过,这件事情应该是方杰告诉他的。

    按照叶良以往的作风,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就表示有了十足的把握。

    还是失败了么?

    我和赵虎退了回来,坐在地上低声讨论。

    “楚正明是不是栽了?”赵虎叹了口气。

    “看这情况应该是的,否则叶良不能这么嚣张。”

    “现在只能指望你二叔了你二叔靠谱不啊?”赵虎忧心忡忡。

    “日,我说我二叔只是试试,你非说我二叔没问题,现在没指望了又来找我?”

    我们正说着呢,外面的走廊又传来脚步声。纷杂、嘈乱,不止一人。仔细倾听的话,其中一人步伐稳重、大气,其他人都小心翼翼、唯唯诺诺,这应该不是来了犯人,而是来了领导。

    “哈哈,接我来了!”叶良难掩话语间的得意,再次趴在门上往外张望。

    这种感觉还是挺难受的,我们花了不少功夫才把叶良抓起来的,结果又让他给逃出去了,我们反而困在这里。那个可恶的方家,凭什么就能只手遮天!“早知道,在山上就该把他杀了!”赵虎气得狠狠一拳砸在地上。

    我们不想看到叶良被释放的场景,所以没站起来,仍旧坐在地上,一个比一个沮丧。

    但是门外的脚步声,竟然停在我们门前。

    接着,哗啦啦的声音响起,门被推开。

    我和赵虎诧异地往外看去。

    为首的竟然是楚正明,还有几个管教!

    看到楚正明肩上的两杠三星,我和赵虎同时兴奋起来,迅速扑到门口,惊喜地说:“楚局,您官复原职了?”

    楚正明微笑着点了点头,又低声说:“这次谢谢二位了,这里不方便说话,咱们出去再讲。”

    我和赵虎别提有多兴奋了,这可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我俩都没想到来得竟是楚正明,看来我二叔确实背景挺硬。哪怕号称第一家族的方家从中作梗,也没阻挡楚正明的重新上位。

    但这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和赵虎立刻跟着楚正明走了出来,也本能地看了一眼距离我们不远的叶良。

    叶良整个人都傻了,脸上充满不可思议,连话都不会说了,呆呆地看着我们。

    显然挺震惊的。

    “拜拜了您呐,等着挨枪子吧。”赵虎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耍贱的机会,冲叶良做着各种花式告别手势,恨不得整个人都手舞足蹈起来。

    我们心情愉悦,一路有说有笑,跟着楚正明往外面走。

    “不可能,不可能!”叶良在后面咆哮,使劲摇晃身前的铁门,咣当咣当的声音响彻整个囚室。

    我们根本不搭理他,继续满面春风地往外面走。

    就在这时,有管教匆匆来报,说马上要进一个女犯。

    这间号所的构造有些特殊,男女犯人是分开关押的,但女犯要进女舍,要经过男舍这边。这种构造当然很不合理,但是已经建成,谁也没有办法。为了防止骚乱主要是怕男犯怪吼怪叫,影响秩序,每次女犯进来的时候,所有男犯都要背过身去,不可张望。

    这次当然也是一样,楚正明立刻下令,让所有男犯背过身去。

    接着,才由管教押着女犯进来。

    本来是挺正常的一个事,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一看那个女犯,我就心里一惊。

    是周晴啊

    终究,她还是被抓到了。

    周晴穿着一身蓝色号服,手上戴着手铐,面色憔悴、头发散乱,在几个管教的押送下缓缓朝我们这边走来。走到我这的时候,周晴像是没看到我,面无表情地掠过去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着她,看着她慢慢走过这条长长的廊道。

    走着走着,周晴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一个号中的背影。

    那是叶良。

    叶良也转着身,没有看到周晴。

    “快走!”管教催促。

    “我怀了你的孩子。”周晴说道。

    叶良的背影一僵,缓缓转过身来,讶异地看着周晴。

    “不是张龙的,是你的。”周晴沉沉地说:“答应我,活下去,别让孩子没有爸爸。”

    说完这句话后,周晴继续往前走去。

    我们几个也继续往外出,留下站在原地发呆、发愣的叶良。

    办完手续、出了号所,感觉外面的空气都是新鲜的。更加惊喜的是,程依依和韩晓彤来接我们了,而且还带了一大票的兄弟,开了一整列的豪华轿车。那个年代,大哥出狱都讲排场,我们当然也不例外。

    鞭炮放过以后,大家坐上车子,兴高采烈地去喝接风酒。

    楚正明不方便和我们一起,先离开了。

    不过临走之前,他对我们说道:“叶良背后还有方家,这股势力不太容易对付,不过我会顶住压力,不让坏人逃脱法。”

    有楚正明这一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至此,和叶良的战斗算是告一段落,以我们的最终胜利作为结局。接下来就是对叶良的审判,这应该是个挺长的过程,而且也少不了和方家的拉锯,但是只要楚正明还在位,相信他一定能够秉公处理此案。

    也算是对九泉之下的莫鱼有个交代了。

    这天晚上,我们在好又来聚餐,喝得那叫一个痛快,大块吃肉、大声歌唱。程依依还给我介绍了几个新人,都是新城区的后起之秀,经过了程依依的初步考验和把关,带来让我看看是否合格。

    这几个人,以年轻人居多,个个看着精明强干,程依依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其中还有个年轻女孩,叫兰小溪,长得漂亮,身材也好,眼睛水灵灵的,眨巴眨巴像会说话。

    程依依说别看她是个女孩,挺厉害的,在新城区也挺有名气。

    借着酒劲,我一把将程依依搂在怀里,说你挑的人,我都放心!

    程依依红着脸推我,问我干嘛,这么多人

    “人多怎么啦,我就是想让大家知道,你程依依是我张龙的女人!”我直接低下头,当着大家的面吻住程依依,立刻激起了一片鬼吼怪叫

    当天晚上,除了庆功以外,我和赵虎也宣布了一个我俩在号里就决定好的事情,建立龙虎商会,彻底踏入商界,发展我们自己的公司和产业,依靠双手赚取更多的钱!

    没谁会打打杀杀一辈子的,暴力只是手段,为的还是求财。基础打好以后,就能利用手里的资源做生意了,也就是所谓的洗白上岸。古往今来的大流氓们,没有一个不是走的这一条路,小混混才整天想着称王称霸、打家劫舍。

    口号我们都想好了,叫做龙虎出征、寸草不生!

    白是白了一点,但确实是有激情。

    宣布这一口号的时候,现场所有人都嗨了,一起举起杯来大叫:“龙虎出征,寸草不生!”

    那时我们还没想到,这一句话有朝一日竟会响彻全国!

    只是,在我们兴高采烈、彻夜狂欢的时候,有一个人却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这人就是还在号所里的叶良。

    我们的出狱,楚正明的官复原职,还有周晴对他说的那一句话,都让他无法静下心来,无法进入梦乡。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这样,也不知道方杰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他躺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稍微闭了一会儿眼睛。

    即便如此,他也很快被一阵细碎的声音吵醒。

    叶良立刻翻身坐起,借着窗外的光,他看到一个长相英俊的青年走了进来。

    “杰杰哥”叶良诧异。

    没错,进来的人正是叶良曾经的好兄弟,如今号称荣海市第一公子哥的方杰!

    “良哥,你还是叫我小杰吧。”方杰叹了口气:“那样听着亲切一点。”

    “小结巴?”叶良一脸疑惑。

    “”方杰苦笑着说:“良哥,你啥时候还学会开玩笑了?”

    叶良也笑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那是因为,我知道你能救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