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龙抬头 160 我,自己来了

160 我,自己来了

作品:《龙抬头

    看到我二叔,刘正声也挺惊讶。

    自从二叔上次被骆驼陷害,却又平安无事地走出来后,刘正声就对我二叔高看一眼,猜测我二叔的背景肯定不凡。但是后来的种种事件,包括我和叶良之间的争斗,看上去也没怎么多占上风,尤其我和赵虎都被关起来了,二叔也还无动于衷、无能为力,似乎也没厉害到哪里去。

    刘正声又有了新的猜测:之前应该只是和楚正明的关系不错,楚正明才把他保下来的;现在楚正明一停职,这干家伙没了保护伞,就没号可吹了。

    “哟,张总,你咋来了?”刘正声笑呵呵地打招呼,只要和他没有利益冲突,他对任何人都很和气。

    二叔晃了一下手里拎着的八宝粥,说我来看望一下楚局。

    楚正明虽然已经停职,但是二叔的称呼仍没有变。

    看到二叔现身,楚正明的心中也是一片激荡,毕竟他之前听赵虎说过,二叔正在找关系,帮他官复原职。楚正明为官多年,虽然心性早已变得波澜不惊,可要能够重新上位的话,他还是会很激动。

    虽然楚正明经常能够坚守本心,不在乎什么职位的起起落落,可他毕竟不是圣人,而且还有许多壮志未酬……

    他多希望二叔能够带来好消息,让他官复原职,好收拾一下刘正声这个小人!

    但是二叔没有,他只是和刘正声寒暄了两句,便让开了路,说刘局,您慢走吧,我再坐会儿。

    “好嘞。”刘正声笑呵呵的,出门而去。

    “你不能走!”楚正明怒不可遏,继续追赶刘正声,想把那份档案再抢回来。

    既然二叔没有带来好消息,那份档案就更不能丢了,这可是他唯一的杀手锏了。

    刘正声又回头指了一下楚正明,眼神凌厉,说老楚,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你要再敢跟上来的话,别怪我要用手段拘禁你了啊!

    楚正明根本不鸟这套,仍要上去硬抢。

    二叔却拽住了他,说楚局,您这是干嘛啊?

    “放开我,那家伙把叶良的罪证给抢走了!”

    “哦……”二叔赶紧放开。

    但这一耽搁,刘正声已经坐上警车离开,楚正明的两条腿就是快似火箭也赶不上了。

    “这个混蛋!”楚正明气得直跺脚。

    二叔却悠哉悠哉地来到楚正明身前,说楚局,你急什么?

    “能不急吗!”楚正明指着警车离开的方向:“那可是叶良的罪证啊,我辛苦了好几年才掌握到的,现在让他给拿走了,我这算是功亏一篑!”

    “是吗?”二叔笑了起来:“楚局,我可不信您就这么一份……”

    楚正明愣了一下,面上的急促渐渐消失,就连额头上的汗都神奇的消失了。

    二叔继续说道:“既然这个东西这么重要,您又是这方面的行家了,怎么可能不多准备几份?楚局,我说得没错吧?您之所以装得这么着急,就是想让刘正声以为,那是唯一的一份文件了!”

    楚正明盯着面前的二叔,许久、许久。

    在这之前,他以为二叔就是个脑子略有点精明的生意人,看来今天要重新审视眼前的这个人了。

    “不错,我是还有其他备份。”楚正明点头承认,又看向警车离去的方向,在宽阔的县道上已经成了一个小点。

    二叔笑了起来:“楚局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刘正声这是确定要徇私枉法了,现在我不光要把叶良绳之于法,还要把刘正声也告下来!”

    “市里、省里都有他们的人。”二叔沉沉地说:“方家的能量,不容小觑。”

    两人既然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干脆就说的明明白白。

    “那没关系,市里、省里不行,我就到天城去告,去中央去告,我就不信什么方家还能一手遮天!”楚正明的眼神坚定、语气铿锵,大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

    二叔看向楚正明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浓浓的敬佩。

    “不用那么麻烦。”二叔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是来向你道喜的。”

    楚正明,则惊讶地看向二叔。

    另外一边,拿到档案的刘正声别提有多开心了,还坐在警车上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给方杰打了一个电话,邀功似的兴冲冲说了这事。

    方杰一听也很开心:“那叶良什么时候能出来?”

    “二十四小时之内肯定可以。”刘正声信心十足地说:“等我销毁这些档案,再走一下流程,就能把叶良给你送过去了。”

    “好,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方杰喜滋滋地挂了电话。

    坐在车上,刘正声又拿出档案来看,这里面记录着叶良杀人的详细过程,还有好几个人证的口述,现场的指纹、印记、凶器,统统记录在册,就算叶良不肯招供,单凭这些东西也能定他的罪,死刑肯定是跑不了的。

    为了这桩案子,难以想象楚正明付出过多少时间和精力!

    抛开其他因素不谈,其实刘正声还是很佩服楚正明的,确实是位很有能力和抱负的领导。

    但是,一个念头很快闪进刘正声的脑海。

    这么重要的东西,楚正明真的只保存了两份,办公室里一份,家里一份?

    如果是自己的话,为了以防不测,还不弄个十份八份的?

    楚正明这么富有经验的老刑警,会想不到这些东西?

    “糟糕,上了他的当!”

    刘正声一拍大腿,立刻冲着司机说道:“快,返回老楚那里!”

    等再返回来的时候,却已经人去屋空。

    刘正声的脑子嗡嗡直响,怀疑楚正明已经到上面去告自己了。

    自己刚才的非法行径,可能也被他给暗中录了下来,楚正明绝对干得出这种事情!

    坏了、坏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一招下错满盘皆输!

    刘正声慌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可没有什么后台,方家这根大腿还没抱上,如果现在就出问题,根本没人救得了他。刘正声现在只想把楚正明给抓住,暂时羁押起来都行,就是不能让他坏自己的事!

    刘正声当即通过电话下令,要求全局出动,全城搜捕楚正明。

    前几天,刘正声下过类似的命令,不过那个时候是抓赵虎,还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毕竟刚刚发生一场混战;但是现在,要抓楚正明却是一点理由都没,他和楚正明共事多年,一根毛的把柄也没抓到。

    但是,刘正声顾不了那么多了,得先把人抓到再说啊。

    命令下达下去以后,刘正声稍微松了口气,这么短的时间,楚正明应该还没出城,一切应该还来得及。

    这件事情,刘正声不敢向方杰汇报,怕方杰再骂自己愚蠢。

    自己已经四十多了,在县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老被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辱骂,谁能受得了啊!

    天气已经入秋,可刘正声仍旧觉得很热,解开了领子上的第一颗扣子,又把帽子摘下来给自己扇着凉风,可还是没有一点效果,仍旧热得冒汗。

    刘正声知道,这是他自己心里焦虑,得把楚正明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彻底清凉下来。

    抓楚正明的事交给手下去办,刘正声自己则先回局里去了。

    来到局里,一路上碰到很多属下,大家都很恭恭敬敬地叫他刘局,但他总觉得大家的眼神怪怪的,看向他时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抓住几个人问,但是大家都说没事,接着很快就离开了

    什么情况?

    应该是错觉吧。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刘正声正要推门而入,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这个办公室了。

    那间挂着“正”字的办公室,才是他刘正声现在的办公室啊!

    想到这件事情,刘正声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这是难以隐藏的得意。

    虽然他现在还挂着“代理”的名号,可他知道假以时日,自己就能转正。楚正明先是得罪郑西洋,接着得罪方家,已经没了翻身的可能。刘正声很快来到那间挂着“正”字的办公室,推开了门。

    想到里面的宽敞明亮,想到那张大红色的木桌,想到足以俯瞰半个县城的落地窗,刘正声的心中更加激动。

    虽然他之前的办公室也很不错,可他还是觉得这间办公室好。

    权力,就是最好的风景。

    这是多豪华的办公室也比不上的。

    无论来多少次,刘正声的心情都无比愉悦,虽然楚正明还没有抓到,但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春风得意的笑,志得意满的笑。

    像是做梦一样。

    但是这次,刘正声一推开门,看到里面的情景就傻眼了,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起来。

    “老,老楚……你怎么在这……”

    坐在办公桌后,肩扛两杠三星,一身黑色警服,面色威严的楚正明,悠悠地说:“老刘,虽然咱俩私交不错,但这里是工作的地方,希望你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称呼我为楚局。还有,听说你派人到处找我?不用那么费劲,我自己来了。”